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20章 局面,别开生面

《官神》 第820章 局面,别开生面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2o章局面,别开生面

    “不是。”夏想果断地摇头,“我的意思是想提醒一些同志,郎市有内部事务的决定权,但郎市的领导任命以及经济犯罪的调查,还是由省委和省纪委说了算”

    “你什么意思?”涂筠脸色大变,夏想话里的暗示意味太明显了。

    “没什么意思,涂市长不要什么事情都大惊小怪好不好?”夏想一脸浅笑地看了涂筠一眼,“不过如果自身行得正站得直,也不用担心省纪委的同志上门,涂市长不必惊慌,我又没有说你。”

    涂筠本来已经得到了古向国的暗示,不要和夏想当面吵架,因为她容易失去理智,容易失控,和夏想吵架不但讨不了好,还容易失态和失言。她在古向国面前答应得好好的,可是就是受不了夏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总觉得夏想过于故弄玄虚,几句话一过,她就又火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在讽刺我,夏市长,我一没有生活作风问题,二没有经济问题,你就不要白费苦心了。我行得正站得直,在郎市会一直做好本职工作,个别人想用一些拙劣的手段打击我,别做梦了。我倒还想警告他,早晚会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涂筠努力克制着胸中的怒火,还保持着一丝理智。

    古向国想开口制止两人吵架,不过又觉得不让涂筠借机泄一番,她说不定还会憋出病来,就又将话咽了回去。

    夏想见涂筠又涨红了脸,不由暗觉好笑,涂筠为人,确实是涵养不够,城府也不深,她能做到常委副市长的位置,也就是有裙带关系的缘故,否则她肯定卡死在正处迈向副厅的门槛之上。

    夏想本来不想和涂筠吵架,但涂筠实在是咄咄逼人,不还击,反而显得他好象又被古向国和涂筠的联手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一样,就又笑了笑:“有没有生活作风问题,有没有经济问题,涂市长自己说了不算,古市长说了也不算,我说了更不算,省纪委的同志说了才算。而且我听说,市局表理和英成两位副局长经过提审杨彬,杨彬也承认了他在芙蓉酒店有长期包房,也经常在房间之中和女人约会……”

    “胡说八道,满嘴放炮”涂筠再也压制不住怒气了,又拍案而起,“夏想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和杨彬不是开房间去了,是在见面谈话,当时房间内还有别人,你再敢污蔑我,我跟你没完”

    夏想见火候到了,不等古向国来得及插话制止涂筠,也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被别人拍了照片还不承认,还理直气壮?一男一女在宾馆的房间门口偷偷摸摸,不是乱搞男女关系,难道是讨论国家大事去了?还说房间内还有别人,你又想拿谁当幌子来愚弄大家?”

    涂筠火大了,疯了,一下冲夏想扑了过来:“夏想,我撕烂你的臭嘴我……当时房间里还有古市长和哦呢陈,我没有和杨彬上床,你再敢说我,我,我和你拼了”

    眼见涂筠就要冲到夏想面前时,夏想秉承好男不和女斗的原则,轻轻一让,涂筠就扑了一个空。涂筠一眼看见夏想桌子上的杯子,就一下拿过杯子,扬手朝夏想泼去。

    夏想刚才一躲,正好站在门口,见涂筠的水泼来,才不会让她淋湿,就又朝旁边一闪,正好让开了门口,不料等他刚一闪身,门正好被人推开,有两人站在门口,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淋个正着。

    站在最前面的一人最狼狈,不但被淋了个精湿,嘴里还有一根茶叶,要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涂筠正在气头上,一看两人不认识,虽然是被她泼了水,她还以为是下面来的办事人员,就非常气势地说道:“你们哪里的?知不知道政府会议室不能随便进入?连门都不敲就推门进来,懂不懂礼貌?”

    夏想却急忙伸手帮来人拿掉茶叶,歉意地一笑:“对不起了两位同志,刚才涂市长实际上是想泼我一身水,没想到泼到了两位,实在不好意思。请问两位找谁?”

    夏想的态度让两人的尴尬减轻了不少,就对夏想点头致意,又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们找涂筠同志。”

    涂筠一愣:“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找我做什么?”

    古向国的脸色却变了,因为他意识到出了大事,怎么可能?怎么会这么快?

    连同邵丁在内的几位副市长也都是脸色大变,因为他们从两人的神态和语气之中意识到了什么,都对视一眼,心想涂市长真是不幸,泼谁不好,偏偏泼了省纪委的同志一身

    为一人脸色一寒:“原来你就是涂筠同志?刚才的见面礼很有特色,也证明了涂筠同志确实有性格。下面正式通知一下,涂筠同志,我们是省纪委的,请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至此,涂筠才反醒过来,手中的茶杯失手落地,摔个粉碎,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的两人:“省纪委?不可能,你们没有证据,为什么要抓我?我不去,我不跟你们走你们不能抓走我……古市长,救救我”

    刚才涂筠失口说出和杨彬密会时,古向国和哦呢陈也在场的话,就让古向国大为不满,因为他已经注意到了包括邵丁在内的几名副市长都一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显然对他身为堂堂的市长和涂筠私下里会面,还有哦呢陈在场,表示出了强烈的兴趣和好奇,当然,肯定对他也有怀疑和置疑。

    如果他和哦呢陈在公开场合见面还没有什么,却是私下里密会,而且不但有涂筠在场,还有杨彬也在,如此奇怪的组合,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几人凑在一起的真正意图了,就让古向国的形象大大的失分。

    哦呢陈是郎市地下势力,谁都心知肚明。古向国也清楚市委不少人和哦呢陈来往过密,有利益纠葛。但来往是一回事,表面上还是要和哦呢陈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身为市长,和一个涉黑的商人有私密的会面,传了出去好说不好听。

    古向国不免大为恼火,涂筠以前一直很可靠,怎么夏想来了之后,她总是出错不说,还犯一些低级错误?真是差劲,万一被她拖下水就完了。

    正当他气愤难平时,却突然有省纪委人员推门而入,就更让古向国大吃一惊,怎么可能动作会这么迅?明明他在省里开会的时候,还一点风声也没有传出,怎么会在他刚回到郎市,省纪委的人员就紧随其后赶到,而且还在开会的时候将涂筠带走,摆明了就是省里对郎市的不信任,对他本人的不信任。

    古向国又气又愤,又有一丝恐慌,涂筠为人既不省心,又容易情绪失控,万一她被省纪委带走之后,一五一十全部交待了,该怎么办才好?

    正愣神时,吕一可又和两名女同志从外面进来,用手一指涂筠:“这位就是涂筠同志。”

    两名女同志显然也是省纪委的工作人员,两人上前,一左一右站在涂筠身边:“请涂市长配合我们的工作”意思是,不配合工作的话,就会将涂筠架走。

    涂筠愣了一会儿,忽然又清醒过来,顺从地点点头:“好,我会配合纪委同志的工作,请放心。”然后又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古向国一眼,意思是,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最后她的目光又落在夏想身上,冷冷地说了一句,“别高兴得太早了,夏市长,郎市不是燕市,我还会再回来的”

    “请两位同志原谅涂市长,她不是故意朝你们泼水的。”夏想没有理会涂筠的挑衅,而是和两位纪委同志一一握手,郑重叮嘱,“到了燕市,替我向李书记问好,就说夏想期待有机会再向他当面汇报工作。”

    为的纪委同志一听夏想自报家门,立刻一脸喜色:“您就是夏市长?太好了,我还说来郎市应该见见夏市长,卞书记念叨许多次了,她每次到省纪委就都说起您如何如何,让我们对您的大名如雷贯耳。”

    卞秀玲原先在省纪委办公室工作,常回省纪委也在情理之中,没想到她还义务宣传了他,夏想就谦虚地摆摆手:“客气了,客气了,替我也向卞书记问个好。”

    几位纪委同志刚刚和夏想谈笑风生地说完话,一转身,就一脸严肃地对涂筠说道:“涂市长,请吧”

    涂筠怒极,但也知道她的态度越不好,越可能受到不好的待遇,只好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瞪了夏想几眼。夏想假装没有看见,礼送几人出门。

    一场会议被强行中断,而且当着所有政府班子的面带走了涂筠,不管涂筠最后能不能平安返回,她在政府班子的威望完全扫地,再也没有重新拾起的可能了。古向国一言不坐在座位上,脸色阴沉得吓人,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省纪委出手会这么快,快到让他都没有意识到情况严重到了已经直接出面请涂筠协助调查的地步了

    岂非说明,省纪委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一般而言,省纪委出面请去协助调查的党员干部,十个有九个是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的下场。再者说了,就算偶而有一两个漏网之鱼,以涂筠先是生活作风问题还没有消除影响的情况下,又被省纪委请走,她在郎市的政治生命基本上已经宣告了终结

    不管涂筠是不是被纪委查出严重的经济问题,她在郎市基本上不可能再继续担任常委副市长了。在纪委人员出现在会场的一瞬间,古向国就清楚地知道,他在郎市的一条胳膊已经硬生生折断了。

    肯定是夏想在背后做了手脚,不是他又能是谁?古向国怒火中烧,刚刚他还让涂筠负责和哦呢陈接触洽谈投资事宜,转眼间涂筠就被省纪委请走,简直就是当面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让他在全体政府班子成员面前,丢尽了脸面

    古向国生平第一次感到了不可抑制的愤怒,然后在愤怒之中,又有一丝无奈和后怕,夏想真有这么厉害?一切的布局和后手,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他才多大,怎么会有如此精心设计的布局和心机?

    不行,不能让涂筠就这么毁了前途……古向国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散会。”

    不散会还能再怎么开下去?除了邵丁之外,其余四名副市长都紧随夏想其后,走出了会议室。四名副市长分别是朱睿乐、王闹、柳先柄和武若岚,其中武若岚今年33岁,是分管妇联和工商联的女性副市长。

    夏想冲四人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正要回办公室,朱睿乐上前一步说道:“夏市长,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我还有工作要向您汇报一下。”

    朱睿乐排名在邵丁后面,在市政府分管水利等方面,今年38岁的他天生一副喜相,逢人三分笑,说话…腰,一看就是处世圆滑为人机灵的角色。

    只不过今天朱睿乐的表现有点差强人意,也不怪他,而是他向前迈进一步时,没留神离夏想最近的武若岚却挡在身前,也仰起一张干净、素气的脸庞,冲夏想说了一句:“夏市长,我想向您汇报一下工作……”

    朱睿乐没提防武若岚比他抢先一步,结果他向前迈步的时候没收住脚步,一下就撞在了武若岚身上,推得武若岚向前一扑,就让武若岚收势不住,直接就扑入了夏想的怀里。

    武若岚虽然姿色不如涂筠,但也是shu女风范一览无余,一副职业女性的打扮,主要是她的身材最是玲珑,凸凹有致,诱人遐思。

    夏想一下被武若岚扑满怀,忙伸手一扶:“武市长不要激动,还有朱市长不要冲动,我又不会跑掉,就是人跑掉了,办公室还在。”一句话顿时化解了刚才的尴尬事件,武若岚一脸羞红,回头狠狠瞪了朱睿乐一眼。

    朱睿乐不好意思地笑了:“对不起武市长,对不起夏市长,我刚才太匆忙了,没留意到武市长眼疾手快,比我动作还迅。”

    众人都附和着笑了起来。笑归笔,眼中都有了意味深长的眼神。

    涂筠刚被省纪委请走,就有武若岚和朱睿乐争先恐后要向夏想汇报工作的一幕,王闹和柳先柄对视一眼,心里都清楚一个事实,市政府班子之中,古市长一家独大、涂市长狐假虎威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从今日起,是夏市长在政府班子打开局面的开始。

    正好刚才的一幕被从会议室中探出头来的邵丁看个正着,他转身回去,对古向国说了几句什么,惹得古向国再也隐忍不住,一扬手就打了一只水杯。

    随后,古向国回到办公室,立刻拨通了麻扬天的电话:“麻市长,告诉您一个不好的消息,涂市长被省纪委带走了……”

    麻扬天的声音很洪亮,官气十足:“真的?怎么可能?我刚刚和崔书记通过电话,他一点也没有透露风声。”

    崔向是副书记不假,但他在省委的位置很微妙,纪委书记李言弘也是省委副书记之一,虽然排名不如崔向,但听说一向和崔向关系一般。调查一名常委副市长这样的大事,按理说应该在省委书记办公室研究之后,省纪委才会采取行动,崔向如果不是刻意隐瞒,就是事先一点也不知情。

    如果崔向一点也没有听到动静,只以说明一点,他在省委的处境相当尴尬。

    古向国现在没心思琢磨崔向现在的处境,因为崔向在省委时间也不短了,一直不上不下挺尴尬,应该是没有太好的前景了,他现在关心的是如何尽快将涂筠从省纪委捞出来:“麻市长,现在的问题的重点落在怎么样才能尽快让涂市长从省纪委脱身……我担心涂市长会顶不住压力。”

    麻扬天愣了一会儿,才说:“李言弘我也认识,不太熟,但也能说上话,我打电话先摸摸底。不过怎么可能纪委方面动作这么快?昨天我还问过常国庆,他说以前的帐目都处理干净了,没有留下漏洞,纪委又是摸的哪一条线?”

    古向国也是纳闷:“我也是心中奇怪,杨彬现在在市局,具体说了一些什么还不太清楚,但杨彬知道的东西也有限,就算他说了一些内幕,也不可能这么快被省纪委当成了证据。省纪委方面肯定走的是另外一条线,现在涂筠就两件事情可以大做文章,一是生活作风问题,二是经济问题。”

    麻扬天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向国,不是我批评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你对郎市的影响力越来越下降了,怎么杨彬被抓再到审讯,你一点也插不上手?要好好反思一下了。好了,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古向国怒不可遏地说了一句:“都是夏想背后捣鬼,我一定会要他还回来。”

    “夏想……”一提夏想,麻扬天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到夏想,我今天刚刚见了一个人,他说有办法对付夏想”

    ps:零张,心如刀绞,泪奔而逃……多少也要有几张才好,热泪求票今天大神纷纷求票,诸位兄弟,码字老何没问题,但一定拜托大家了。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