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22章 压力,如期而至

《官神》 第822章 压力,如期而至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22章压力,如期而至

    自从夏想来到郎市之后,他和范睿恒之间的关系就疏远了不少。

    其实他也清楚,他和范睿恒之间,关系一直不牢靠。最早因为高成松的问题,还有过一段时间的敌对,后来高成松一去,燕省恢复了清明气象,在许多问题上,他的立场以及和他关系不错的省委常委的立场,符合范睿恒当时的利益,再加上他刻意和范铮维持了一种良好的关系,就让范睿恒对他另眼看待,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来往密切。

    但夏想很清楚范睿恒的为人,薄情寡义,相当淡薄。他从来没有自得地认为自己能够额外得到了范睿恒的青睐,范睿恒只会利益优先,不可交之以心。

    从范睿恒对严小时一直不冷不热的态度上可以得出结论,和范睿恒共事,只有当有共同的利益时才可交往,没有共同点时,就会渐行渐远,他无法和宋朝度一样,可以交心。也无法和王鹏飞一样,可以交友。

    在范睿恒对待涂筠的事件之上,夏想发现了一些端倪。首先,根据他得知的情况,范睿恒在书记办公会上,虽然没有明确反对省纪委直接提请涂筠,但却明确流露出倾向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立场,指出党和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如果涂筠同志只是一时糊涂犯了小错,省纪委的同志也要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网开一面,尤其是对于一个女同志来说,更要多一些谅解和宽容。

    其次,夏想也从侧面了解到一些耐人寻味的消息,范睿恒指使省纪委的副书记简春村密切关注涂筠一案的进展——尽管涂筠案件是李言弘亲自督办的要案,但简春村是省纪委的老人,老资格,他要是过问的话,一般人还拦不住。

    夏想就知道,范睿恒的立场似乎微妙地向涂筠一方倾斜了。

    坐在办公室之中,夏想前思后想了一番,不经意向窗外望去,见涂筠随同省纪委几名同志,上车而去,他心中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一片平静。因为他很清楚,涂筠只是郎市千丝万缕的关系网之中的一个环节,就算她一去不复返,也不过是才结开一个结,而且涂筠只不过是马前卒而已,她的背后庞大的势力和关系,才露出冰山一角。

    搬开一个涂筠,只不过是他在郎市打开局面的第一步,只让他在市政府班子之中树立了威望,站稳了脚根,而他在郎市,面对古向国的倾扎,面对哦呢陈的黑手,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而且夏想还隐隐有一个预感,艾成文也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他也有城府和心机,而且他现在虽然和自己在对付古向国扳倒涂筠是同一立场,并不表明以后就是长久的合作关系。

    还有要随时提防哦呢陈不一定何时伸出来的黑手,才是在郎市之中最让人防不胜防的不安之处。想到哦呢陈,夏想不知为何突然到了付先先,也是怪事,付先先怎么会这么老实一点也没有烦他?出于关心,他立刻打了一个电话给付先先,提示却是无法接通。

    本想再打她的宾馆房间的电话,突然,有电话打了进来。

    还真是想到谁,谁就来,夏想一见是省委的电话,心中就是一紧,接听以后,果然传来了范睿恒熟悉的声音:“夏想,最近很少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和我疏远了?”

    现任省长、下一任省委书记以轻松的口吻和他说话,夏想的感受不是受宠若惊,而是清醒地认识到,范睿恒是有事找他,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肯定是涂筠之事,因为自从他来到郎市之后,和范睿恒之间的联系日渐减少,今天,还是范睿恒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

    “范省长,您好。”夏想热情而恭敬地回应了一句,“刚到郎市,处处被动,没有打开局面,不好意思向您汇报工作。不过倒是和范铮联系不少,也和他约好过段时间一起到京城看望邹老。”

    夏想的话,立刻让范睿恒体会到了什么,真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避重就轻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暗示他和范铮之间的友情不会变,不会因为政治立场之上的相近或相左而受到影响。

    范睿恒微一沉吟,他的立场也很坚定,不可能因为夏想的一点暗示而动摇:“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在郎市会慢慢打开局面,但是,打开局面有许多种方式,不一定非要踩着别人的肩膀上去……”

    还是说到了正题,夏想心中一沉,他设想了不少来自省委方面的压力,却没有想到,最大的压力竟然来自范睿恒。

    “涂筠同志或许和你立场不同,又有过言语上的冲突,都是工作中的小问题,也是正常现象。她是一个女同志,党和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培养一个女性干部就更不容易了,就算一般干部犯一点错误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何况是女干部?夏想,你要多站在大局观上看待问题,不要动不动就要将别人的道路堵死”范睿恒的语气既语重心长,又有几分严厉,“我个人的看法,适可而止,最好不要人为地制造对立和紧张气氛,郎市,完全可以走和平发展的路线,不一定非要分出胜负。”

    范睿恒的话既是指示,又是暗示,于公来讲,是让夏想得放手时且放手,于私来讲,似乎又出于关心和爱护的角度,夏想更清楚的是,范睿恒是下任省委书记的不二人选,得罪了他,就相当于为自己树立了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但,他在郎市的步伐坚定,布局又十分周密,而且事情发展到了现在,怎么可能说收手就收手?况且现在涂筠已经被省纪委带走,涂筠以后的命运,他也无能为力了。

    如果不是涂筠自作自受,他又如何能将她扳倒?范睿恒向他开口,其实还是一种施压,是让他今后在郎市,最好手脚收敛一些,否则很容易引起省委的反感。

    确切地讲,未必是省委全体常委的反感,但至少是省委书记的反感。

    “郎市的形势很严峻,范省长有所不知,也不是我想如何如何,而是有人让我如何如何,他们的所作所为,和我的原则相抵触也不是关键所在,而是他们违法乱纪,胡作非为。”夏想只好含糊其词地回应说道,既不能太强硬,又不能太软弱,度,不好把握。

    范睿恒沉默了几秒钟,又说:“涂筠的事件,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涂筠涉嫌骗贷3000万元,情节很严重,现在已经是省纪委的问题了,我已经置身事外了。范省长可以找李书记了解一下涂筠的问题,如果她这样的官员还能留在党政机关,会让老百姓对党委和政府失去信心。”

    范睿恒最后说道:“我言尽于此,夏想,你也别怪我语气严厉,我也是为你好,范铮难得有一个好朋友,他一直觉得和你关系最密切了……不过如果有可能,你和李言弘还能说上话,最好让他适当做出让步,涂筠……能不免职最好不免职,否则,你在郎市有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阻力。”

    范睿恒到底是示好还是施压?放下电话,夏想心思浮沉,在屋里踱步。

    平心而论,他对范睿恒的电话更愿意当成一种示警,是想警告他如果再对涂筠穷追不舍的话,会有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后果。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他想收手就能收手的问题,况且说白了,他压根也没想到要收手。

    涂筠是不是大贪巨贪他不愿意去恶意猜测,但他知道,只凭3000万的违规贷款,就绝对可以让涂筠无法翻身。相信李言弘也不会放过涂筠,机会难得,他能让涂筠安然逃过一难他就不是李言弘了。

    不管是从自身的政绩出发,还是从他所处的立场出发,李言弘必然有将涂筠一案做成大案要案的决心。

    夏想揉了揉额头,叶石生离任在即,叶书记一走,随着范睿恒的上位,燕省的局势将比叶石生时代更加复杂多变,因为范睿恒的性格比叶石生更难以捉摸。如果不是因为他和范铮之间还算牢固的友谊,估计他在范睿恒眼中,已经被打入了冷宫。

    不过就算范睿恒上位,也有宋朝度紧随其后接任省长,以宋朝度的手腕和智慧,范睿恒想在燕省一家独大也没有可能,况且省委还有王鹏飞、高晋周和李言弘都和范睿恒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夏想虽然想通了,但范睿恒的电话还是给了他莫名的压力,也让他体会到了涂筠身后势力的强大。

    涂筠被抓,下一步就该是路洪占了,涂筠最终的结局如何,夏想也懒得去想,也不是他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了,想也没用。

    路洪占的问题远比涂筠复杂,因为他不但比涂筠冷静且有城府,而且他的问题隐藏极深,直到现在夏想还没有发现他有手脚不干净的地方,但更清楚的是作为哦呢陈黑势力的最大的警方保护伞,如果说路洪占身家清白也没人相信。

    还有一点,路洪占在公安系统有不小的影响力,他又是政法委书记,在政法系统也有深厚的关系网,确实不好找到突破口。路洪占自身又精于算计,为人又小心,想抓住他的马脚还是不易。

    尽管市委局有表理和英成两位副局长,不过夏想对他们的联手并不乐观。以路洪占对市局的掌控力度,想要瓦解两人的同盟不是一件难事。况且两人的同盟并不牢靠,只是因为有暂时的利益而走到了一起。

    虽然如此,夏想也早就针对路洪占有了布局,反正他已经点燃了导火索,就看什么时候时机成熟,然后就爆发了。

    郎市的局势,现在算是大概有了清晰的脉络。涂筠一去,势必要重新提一名常委副市长,省里少不了又是一番争论,肯定各方势力都会借机安插自己的人手进来,就地提拔的可能性极小,也就是说,邵丁的美梦难以成真。

    如果真要就地提拔的话,夏想宁愿提拔武若岚,尽管武若岚排名最靠后,但她最稳妥,也最容易和他结盟。

    夏想在房间中转了几圈,目光又落在秋海棠上面,不由再起好奇心。几次三番被人特意提起的秋海棠,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还是另有特殊含义?他再次靠近秋海棠,仔细打量半天,还是没有发现蹊跷,正想进一步再检查的时候,电话又响了。

    是京城的号码——最近夏想有点厌烦京城来电,因为近来一段时间,京城来电没有好事,要么是说情,要么是施压,要么是威胁,要么是拉关系,总之让夏想疲于应付。

    不过今天的号码他一看就乐了,很高兴地接听了电话:“杨威,有什么好消息?”

    杨威,是夏想来郎市以来的第一个意外收获,也是重大收获,是赵小峰无意之间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因为连他也没有想到,杨威和赵小峰之间并不是密切的合作关系,也是基于利益的松散的同盟,而且杨威见到他之后,不但积极表示了靠拢,并且显示出了能力超群的一面。

    也正是杨威,第一时间在京城摸到了常国庆的底,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搜集到了常国庆的骗贷证据,甚至连当时用来质押的伪造存单也被他找到了证据,而伪造存单的公司、公章都是常国庆一手操办的,更让夏想惊喜的是,常国庆不但没有销毁伪造的公司手续和公章,还保存起来留待以后再如法炮制,却被杨威逮个正着。

    杨威具体是如何施展手段,如何从常国庆手中得到的证据,杨威没说,夏想也就没有多问,人与人之间的合作,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尊重别人的**是最基本的素质。

    “夏市长,不是好消息,是常国庆失踪了。”杨威的声音有点低落,“本来差一点就能拿到常国庆和涂筠不正当关系的证据,就差一点时,常国庆却平空消失了一样,不见了。估计是躲了起来,就是不想被人抓个正着。晦气,早知道的话,我加紧下手就好了。”

    杨威的能力已经大大出乎夏想的意外了,他已经给了他不少的惊喜,夏想也就没有一丝的埋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杨威,你已经很不错了,帮了我不少忙,真心要谢谢你。”

    “夏市长您可别客气,您一客气,我觉得就和您疏远了,见外了,就心里没底了。”杨威很会说话,话里话外透露出一股亲切之意,就让夏想充分感受到他的真诚。

    不管他是不是真心——毕竟认识时间还短,夏想不敢轻易得出结论——但至少他的态度非常端正,夏想就呵呵一笑:“好,好,等你什么时候再来郎市,一起吃饭,再好好聊聊。”

    杨威的声音立刻轻松愉快起来:“太好了,早就想和夏市长一起坐坐了,早就想当面向您请教了”

    又说笑几句,才挂了电话,感觉和杨威之间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跑了常国庆,涂筠的问题还是很严重,不过最终具体会是一个什么结果,还要看各方博弈和较量了。夏想以为能清静片刻,不想片刻之后,电话又刺耳地响了起来。

    又是京城来电。

    他无奈一笑,接听了电话:“赵总,最近很少见你露面,是不是又春风得意了?”上来就开了一个玩笑,是夏想也隐隐听到风声,赵小峰最近对王蔷薇发动了攻势,而王蔷薇不出所料地半推半就,就让赵小峰欲罢不能。

    赵小峰哈哈一笑:“京城事多,郎市事杂,我现在是两处受累,两处牵挂。一处花小朵,一处王蔷薇,都说万花丛中过,寸草不沾衣,说出来潇洒,做到可就不容易了。”

    男人好色本是常态,有人好色而不yin,有人风流而不下流,有人下流却又自诩为风流,赵小峰也算是风流中人,京城花小朵不想放弃,又在郎市看上了王蔷薇,算是喜新不厌旧的典型代表了。

    当然,夏想可无意和赵小峰谈论风花雪月,话题一转:“赵总打来电话,肯定有重大消息了。”

    “是呀,挠头呀。”赵小峰又叹息一声,“其实我是生意人,以赚钱为己任,打击政敌排除异己非所我所愿,但我家老爷子也算是一号人物了,这不,他刚刚接到电话,有人提出让我外放当一任市长为交换条件,让老爷子收手,夏想,你说怎么办才好?”

    赵小峰也喜欢打埋伏了?夏想很清楚他是故意拿捏,就笑:“赵总,明人不说暗话,要是你想从政,早就下去了,怎么会等到现在?对方的诚意不足,你肯定不会接招了。”

    “唉,想故意拿捏你一把都不行,你就不能假装问一下?”赵小峰无奈了,嘿嘿一笑,“行了,说正事。对方提出的条件是保住涂筠的级别和职务,他们就愿意在新兴农业上面做出让步……”

    PS:求,求票怒了,老何不好意思再开单章求票,但大神们放下身段,一天一个甚至两个单章,有压迫就有反抗,官神的读者也有雄厚的实力,岂能没有一点反抗之力?求,求票,求兄弟们的支持,下午,精彩呈现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