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23章 交换,突发事件

《官神》 第823章 交换,突发事件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23章交换,突发事件

    晚了,现在再提交换条件,已经于事无补了,因为涂筠事件既然惊动了省纪委了,就已经超出了对方的影响力之外,也不在夏想的掌控的范围之内,已经上升到了吴家的高度,相信以对方的能量,还不足以憾动吴家的立场

    实际上对方开出的筹码确实没有什么诚意,只是说一是退让一步,二是给赵小峰安排一个外放的机会,两个条件都不诱人,只能说是试探性接触,投石问路而已。赵小峰估计早就回绝了对方,现在打来电话问他,不过为了显示一下赵泉新还是有份量的一号人物,也表明了他坚定的立场,借以向夏想示意。

    夏想就给了赵小峰想要的答案,表示还会继续坚定不移地推动有机生态农业的立项,同时,他又含蓄地对赵小峰介绍杨威和他认识表示了感谢。杨威和他迅速走近,赵小峰肯定心里有数,有些事情说到明面上,才是尊重别人的做法。

    赵小峰却轻描淡写地岔开了杨威的话题,就让夏想明白他要么是不在意杨威的选择,要么是他本来就和杨威关系一般。正当赵小峰又说到王蔷薇的妙处之时,总结出蔷薇有三好,人好,身材好,功夫好等等之时,李财源敲门进来,告诉夏想古市长吩咐,要临时召开紧急会议。

    夏想就中断了和赵小峰的扯闲篇,心中一紧,古向国又有什么后手要施展了?

    一到会议室就发现除了涂筠之外,全部副市长已经到齐,再一看路洪占也列席了会议,夏想就明白了什么,对方是要从杨彬身上严防死守,杜绝再有任何对涂筠不利的证据出现。

    夏想刚一入座,古向国就咳嗽一声:“现在开会……为了加强元旦期间的郎市治安,市委市政府要求市公安局切实做好治安保卫工作,下面请路局长就工作部署做一下简短说明。”

    一点也没有征求夏想的意见,古向国的态度十分拿大,摆明了还是继续架空夏想的立场。夏想也不在意,不过他坐下之后,四名副市长之中,有三位都冲他点头一笑,其中尤以朱睿乐和武若岚的笑意最热切。

    除了两人之外,向夏想示好的又多了一位副市长——王闹。

    王闹其实人很安静,40岁左右,戴一副无框眼镜,喜欢穿一身中山装,长相有点土,乍一看象一名乡村教师。他在市政府之中一向安稳,很少主动发言,是一个低调务实的副市长。

    市政府连同夏想在内,一共7名副市长,涂筠不在,就剩下6人。目前看来,邵丁还是古向国坚定的同盟,柳先柄也是倾向于古向国的立场,其他三名副市长,至少在表面上有了向夏想靠拢的意图。

    刚才的一幕落在古向国眼中,就让他心中再次郁闷之极。夏想在郎市的脚步越来越稳健,他感受到了真实的威胁。

    路洪占清了清嗓子,看了古向国一眼,又下意识地看了夏想一眼,才说:“按照每年的例行安排,今年市局决定安排表理和英成两位副局长到各区县排查治安状况。”

    古向国配合地点头:“嗯,由两位副局长坐镇,可以确保治安工作的顺利开展,好,就这么决定了。”说完,似乎才想起来一样,看向了夏想,“夏市长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实际上作为常务副市长,又是常委,应该是有很大的发言权,而不是建议权,古向国应该问的是夏想有没有什么意见,但却问他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显然是不给他发表看法的机会。

    夏想也不恼,点头一笑,态度十分周正:“没有,古市长和路局长的安排非常合理,我完全赞成。”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夏想本应理直气壮地发表看法才对,他是常务副市长,行使自身应有的权力也正常,全面的退让也太不应该了。更有明眼人也清楚其中的内情,明显是将表理和英成支开的做法,夏想怎么就一点也反对?

    不料夏想说完之后,微一停顿,又说:“倒是有一个问题,我觉得有必要讨论一下。郎市公安局和燕市公安局在级别上差了一级,郎市的规模和燕市又不能相比,但市局每年的财政拨款和燕市公安局不相上下,我认为有铺张浪费的嫌疑,有必要重新审核市局的财政支出,减少不必要的开支,也缓解市政府的财政压力。”

    “嗡……”会议室一阵议论之声。

    夏想的话直接切中了路洪占的痛处,减少财政拨款等于直接拿住了市局的命门。如果他从市政府之中要不到财政拨款,就会在市局之中威望大减。任何领导,只要要不来拨款,只要手中没钱就不是好领导,就不能让手下服帖地听命。

    夏想此举,完全是当面一刀的做法,当着路洪占的面要削减市局的财政拨款,和当面打脸没什么两样

    路洪占大怒:“夏市长,郎市和燕市环境不同,位于京城、津城和燕省的三地交界之处,人流复杂,治安形势严峻,开支和燕市市局相比确实不低,但也有客观原因,不能一概而论。减少市局的财政拨款,就等于置郎市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于不顾,是不负责任的提议”

    反驳很犀利,也没给夏想留什么情面。

    夏想对路洪占的不客气的言论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生气情绪,只是摆了摆手,漫不经心地说道:“也是,郎市的治安状况确实堪忧,我身为常务副市长在郎市都感受不到安全,还几次受到过人身威胁,普通老百姓怎么会有安全感?我就纳闷了,开支不小,警力不少,为什么郎市的治安情况还不尽人意?而且还有黑恶势力猖獗?路局长,你难道就一点也没有认为自己失职?”

    这一句话的力度不小,直接借题发挥,当面质疑路洪占的个人能力,就让路洪占面上无光。

    但夏想说的又是实情,郎市的治安确实堪忧,夏想就受到过两次人身威胁,路洪占还亲眼目睹过一次,他既不能当面否认,又不能无视郎市有哦呢陈横行的事实,虽然也清楚夏想是就借财政拨款一事故意打压他,却又一下想不出有力的反驳的话。

    “夏市长,今天开会的议题是讨论为了确保元旦期间郎市治安安全的问题,不是市局的财政拨款,请不要随意岔开议题。”古向国及时替路洪占解围。

    “就是,就是。”路洪占见古向国出面缓解来自夏想的压力,急忙附和着说,“今天是讨论如何改善郎市的治安环境的问题,拨款的问题,不在今天讨论的范围之内。”

    “我知道。”夏想又笑了,“我就是给古市长和路局长事先通个气,因为我已经就市局的拨款的问题和艾书记达成了一致,打算近期提交到常委会讨论一下。”

    什么?古向国和路洪占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怒气高涨。夏想太嚣张了,刚才古向国不过绕过他一次,他倒好,也直接闪了古向国一下,直接不和市长商量,而和书记商量要砍掉市局部分财政拨款,根本就是十足的挑衅行为

    “我坚决反对。”路洪占知道他无路可退了,夏想的做法就是要一步步压缩他的权力空间,他必须奋起反抗,“希望夏市长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不要带着偏见和有色眼镜开展工作。”

    古向国也是冷笑一声:“减少市局的财政拨款,我不同意,我会直接和艾书记对话”意思是,本该是一二把手才能决定的大事,夏想作为一名副手,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夏想面对两名重量级人物的压力,还是一脸坦然:“古市长不同意也没有关系,我还是会提议召开常委会进行讨论,从我本人的亲身经历和郎市的实际情况展开讨论,我的提议是,如果在半年时间之内,郎市的治安状况没有明显的改善,就建议削减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

    夏想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有提议召开常委会的权利,而且他还分管市政府财政,他的提议肯定会引起重视,而且他一刀砍掉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如果真的通过常委会的决议,市局的财政将会立刻捉襟见肘,路洪占将会威望扫地。

    路洪占怒不可遏地一拍桌子:“夏市长,不要过头了,不要欺人太甚了。市局为维护郎市的治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削减了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市局的各项工作将会无法开展,就无法保证郎市的长治久安了。”

    “这么说,现在郎市就是一片安定和谐了?”夏想反问。

    “当然,现在郎市刑事犯罪率在全省最低,近一年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绑架、**和杀人等恶性案件,都是市局全体干警的功劳……”路洪占话音刚落,他的手机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一看来电号码,他就不顾古向国在场,急急接听了电话,接听之后立刻大惊失色,“什么?**未遂又绑架被害人?在哪里?芙蓉酒店?好,我马上赶到。”

    刚刚还说郎市治安形势大好,就接到了恶性案件的电话,确实也是让人无语加郁闷,夏想没有幸灾乐祸地笑,路洪占自己脸上挂不住了,讪讪一笑:“突发*况,我必须马上赶赴现场。”

    夏想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什么,猛然间想起付先先正住在芙蓉酒店,不会这么巧正是她被人……怎么会?他大惊失色,一下站了起来:“走,路局长,我跟你一起去现场。”

    常务副市长要亲临现场,路洪占也没什么好说的,冲古向国一点头,就和夏想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夏想直接坐在了路洪占的车上,想起上一次打付先先的电话就打不通,就又拨打了一次,提示关机,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付先先要是万一遭遇了不测,他无法原谅自己的疏忽。

    虽然付先先是付先锋的亲妹妹,和他也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在他心中,付先先虽然开放并且新潮,却也不失为一个好女孩,万一在郎市被人糟塌了,将会是他一生的遗憾再想起付先先和他在一起,还曾经帮了他许多,他就更是心急如焚。

    “路局长,立刻调动狙击手到现场部署,情况危急,可以直接将歹徒击毙”夏想下达了命令。

    不料路洪占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先到现场查明情况再说。”他的态度淡漠而消极,就让夏想清楚了一个事实,如果歹徒是哦呢陈的人,路洪占肯定不敢下令开枪。

    时间就是生命,夏想也不顾路洪占在场,拿出电话直接给英成下达了命令:“英局,芙蓉酒店发生重大案件,你尽快赶到现场,并且配备狙击手做好准备。”

    英成也接到了报警,正在赶往现场:“我五分钟后赶到现场,不过狙击手的调动归路局一人指挥,我没有权限。”

    调动狙击手还需要路洪占批准?什么规定夏想心中不满,但现在也不是指责路洪占的规定不合理的时候,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路洪占当初这么做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声称是为了安全起见。

    夏想就又对路洪占说道:“最好立刻让狙击手待命,以防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

    路洪占犹豫一下,还是打出一个电话:“刘华,让狙击手出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待命。”

    说话间就来到了芙蓉酒店,一下车,夏想的心就沉到了谷底。站在酒店下面,抬头望去,只见芙蓉酒店的五层的一个房间,有两个人站在窗户面前,当前一人正是付先先,她披头散发,裸露着右臂,身上的衣服还算完整,就是脸上还有红手印,双眼红肿,一脸倔强,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情。

    裸露在外的右臂上面还在滴血,有几条不深的刀痕。

    她的身后站着一人,双目红赤,状若疯狂,尽管离得远看不太清模样,但仍然清晰可见他的脸上有一道伤疤。

    疤脸手持一把水果尖刀,刀尖抵在付先先的脖子之上,窗户已经打开,他冲下面围观的人群高喊:“你们都滚开,都他**的别看了,再看,我就杀了这个女人我要夏想上来换人质,否则我先奸后杀,再把她大卸八块”

    人群议论纷纷,互相打听夏想是谁。有好事者知道夏想是新任的常务副市长,众人都纳闷疤脸怎么和副市长有仇了。随后众人议论的重点就落到了常务副市长会不会牺牲自身安全,和歹徒谈判,会不会自愿交换人质。

    最后人群几乎得出了一致的结论,夏想是堂堂的大市长,怎么可能会出面拿自己的性命换一个人质的安危?一些老人还说,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没有见过有县长自愿替换人质,更不用说市长了。

    夏想不认识疤脸是谁,路洪占却认识疤脸是何许人也,他正是哦呢陈手下四小龙的结拜兄弟路飞,外号飞疤,一般人都叫他疤脸。

    疤脸虽然不是哦呢陈的手下,但他和哦呢陈也有关系,说不定今天的事情就是受哦呢陈暗中指示所为,尤其是当路洪占听到疤脸要用人质换夏想时,心中一瞬间多了无数个念头。

    疤脸不管是替四小龙报仇,还是受哦呢陈暗中指使故意来害夏想,反正不能一枪打死了事,说不定今天的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路洪占不认识付先先是谁,不过也看清了付先先相貌清丽不俗,暗叫一声可惜,说不定疤脸已经得手了,一棵好白菜又让猪拱了。

    他心中更深的想法是,如果夏想愿意上去替换人质下来,到时疤脸突然发疯,一刀杀了夏想,再让狙击手再开枪一枪击毙疤脸,最后夏想交待了,疤脸也玩完了,世界就太平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虽然说常务副市长遇害,肯定会成为一大新闻,他也会背一个处分,但和夏想丢掉了性命相比,一个处分也不算什么,过一年半载就能消除,郎市没有了夏想,也就高枕无忧了。

    不过路洪占也知道他就是想一想罢了,美梦不可能实现,因为夏想是常务副市长,不可能以身犯险主动去替换人质。路洪占在官场中摸爬滚打几十年,只见到遇到危险就后退的党政干部,还没有见过主动上前的市委领导。

    夏想的心思和勇于承担的勇气,又岂是路洪占之流所能体会的为民请命的正气?更何况被绑架之人是付先先就算在夏想心中,付先先不如宋一凡一样亲如亲人,但夏想就是夏想,他不允许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任何恃强凌弱的事情,而且付先先还是他的客人,而且歹徒还口口声声要用人来交换人质

    夏想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回头对路洪占说道:“路局长,我去换下人质,你负责接应人质,务必要保证人质的安全。”

    路洪占一开始以为他听错了,夏想真要主动上去替换人质,是不是真的?他是傻大胆还是一时冲动?又或者是见色起义,想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却见夏想一脸坚定,既不是冲动又是热血,而是一脸平静,似乎用他来交换人质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PS:兄弟给面子投票,老何心里有数,记得清楚,肯定会以精彩章节回报。鞠躬感谢每一个投下和打赏的兄弟,打赏的兄弟,都有精华可加。投的兄弟,因为系统原因,加不了,想要精华,请留言。请期待明天的精彩……、票,请继续高歌猛进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