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24章 缘由,前手后手

《官神》 第824章 缘由,前手后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24章缘由,前手后手

    路洪占虽然很想夏想出事,但也必须要做做样子出来:“夏市长,不行,您不能上去,太危险了,我作为局长,要为您的安全负责。”

    夏想不管路洪占是真心还是假意,他现在没有时间去和路洪占勾心斗角,因为他已经注意到疤脸越来越狂躁,而付先先再表现得倔强而勇敢,她终究只是一名弱女子,就是一个大男人被尖刀顶着下巴,也会吓得浑身发抖,何况在他心目之中,也当付先先是一个值得呵护的朋友。

    付先先是因他而来,他不出面谁出面?

    “不要说了……”夏想挥挥手,“我现在就上去,情况急迫,刻不容缓,救人要紧。”

    见夏想决心已下,路洪占也就没有再阻拦。说实话,一瞬间他还对夏想产生了一丝佩服的念头,但随即又被即将可能发生的情况占据了头脑,夏想真的头脑一热就跳进了旋涡之中?这么说,他刚才设想的最完美的结局真的有可能发生?

    想归想,保护夏想安全的工作还必须做到位,毕竟是他的职责所在。就算夏想发生意外,也不能让人从表面上挑出他的毛病。路洪占一系列命令传达下去,数名特警跟随夏想左右,又在对面的楼房之上布置好狙击手以防不测,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夏想在几分特警的掩护下,已经到了五层的走道之中。

    楼层已经清空,付先先所住的514房间,房门紧闭,因为隔音效果不好的缘故,从外面依稀可以听到里面疤脸的吼叫之声。

    英成担心夏想的安危,也紧随夏想一起上楼。他带领几名心腹手下,紧跟在夏想身后,不过对于夏想以身试险的做法,他并不是十分赞成,甚至认为夏想还有作秀的成分。他心里多少有点腹诽夏想,到底是年轻,作秀也要挑场合,可以到人群中作秀,可以到机关事业单位作秀,却来犯罪现场作秀,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不聪明呀不聪明,还是太冲动了一点,英成暗暗叹气,但他和夏想相比,级别差了太多,不好开口相劝,只能尽力保护夏想的安危了。

    路洪占没有跟上来,他在外面布置防护措施,从根本上讲,也是为了置身事外,万一夏想出事,他可以推脱责任,说是不在现场,至少可以减轻方方面面的置疑和压力。

    英成没想那么多,他就是觉得夏想就算有作秀的嫌疑,也当夏想是他必须保护的领导。

    为防意外,夏想让英成带人躲藏在楼道两侧,他不认识疤脸是谁,但知道疤脸肯定不是善茬,而且根据他的观察,疤脸选择在窗户面前劫持付先先,显然是个内行,因为从地势上看,对面的高楼离窗户至少在100米开外,100米的距离对于狙击手来说,不敢保证一枪毙命。而且又是在五层,酒店一共14层高,位于中间,想要强行突破也很难。

    所以当疤脸提出要让他来交换人质时,夏想几乎没有犹豫就决定用自己换下付先先,不仅仅是因为他怜香惜玉,还有他是付先先的朋友,付先先是为他才来的郎市,再有疤脸当众大呼小叫必须要让上去交换人质,就是要制造气氛,还声称他不露面就一刀杀了人质——他不是被人指名道姓还不敢露面的缩头乌龟。

    一个男人,不能让一个女人受到自己的连累,夏想挺身而出,不管是于公于私,他都义不容辞。

    同时他也心里明白一点,疤脸多半是哦呢陈的人,或者是说四小龙的同伙,绑了付先先,应该是看到了他和付先先一同进了酒店,说到底付先先还是受他所累,他必须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不能让付先先因为他的原因,而遭受摧残,尽管夏想并不清楚付先先到底有没有被疤脸污辱。

    他胸中有熊熊怒火在燃烧,如果此次事件还是哦呢陈在背后策划,他不将哦呢陈打得落花流水,他就不是夏想

    夏想深呼吸几下,忽然,英成悄悄地凑了过来,将一把小刀塞到夏想手中:“夏市长,疤脸名叫路飞,是四小龙的结拜兄弟,他不是哦呢陈的手下,以前一直在南方,最近因为四小龙被废才来到郎市……”

    夏想微一点头,心中也明白了一点,要是疤脸是哦呢陈的手下,如果只是为了对付他,也断然不会绑架付先先。因为付先先是付先锋的妹妹,哦呢陈就算不认识付先先,也要打探清楚才敢下手,以哦呢陈的手段,不会做出大水冲了龙王庙的蠢事。

    基本上可以断定,疤脸是为了四小龙的事件而来,但为何会绑架付先先再叫嚣让他前来交换,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想就不得其解了。

    小刀不长,但一看造型就知道是专用刀具,夏想将刀藏在身上,冲英成一点头:“我先去和疤脸谈判,你们负责随时接应人质,同时和路局长保持联系,见机行事。”

    英成犹豫一下:“夏市长,您……真的决定要用自己换下人质了?疤脸是穷凶极恶之徒,他手中有人命,万一他对您不利,我们担不起责任”

    夏想轻松地一笑,也是为了安慰英成:“放心好了,英局,既然我当时敢当众收拾了四小龙,就知道有一天会被人逼到墙角,在无路可退的时候,只有挺身而出才有一丝生机。再说了,对方指名道姓要我出面,我躲着不见,会让百姓认为市委领导都是孬种。”

    一句话让英成肃然起敬

    市委领导在关键时刻孬种多了,但夏想是第一个敢直面孬种的市委领导,就让英成心中大为期待,也许夏市长真能力挽狂澜,一改在市民心目中凡是市委领导都是大腹便便一见危险就第一个逃跑的负面形象。

    曾经有某地发生了大火,当时有人就高喊一声:“让领导先走”据说此人后来还升了官,可见临阵脱逃是某些官员的本性,而且助他们临阵脱逃者还能继续高升,却还口口声声说要为人民服务,鬼才相信。

    英成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万一夏想有什么意外,他拼了性命也要救夏市长安然无事,因为,保护领导的安危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跟随英成的数名特警也顿时对夏想心生敬意,他们见识过不少领导都躲在最安全的地方,然后不懂装懂地进行现场指挥,还是第一次见到夏市长奋不顾身,以市长之尊要换下一名普通的人质。

    英成伸手从特警手中接过一件避弹衣:“夏市长穿上避弹衣,防止疤脸突然发疯。”避弹衣能防子弹,刺上两刀肯定更没有事情,夏想也没有托大,就穿在了里面。

    一切部署妥当,夏想一人来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来了怒吼:“谁?快滚远一点,否则我要对人质先奸后杀了。”

    夏想强忍怒火,十分平静地说道:“你不是想让我来换下人质?我现在就站在门外,你放付先先出来,我就进去”

    “你是夏想?”疤脸大感意外,他疯狂地叫嚣让夏想替换付先先,也没抱什么希望,夏想是常务副市长,会自愿来换下一个女人?没可能,哪怕这个女人是个美女,还是他的情人,他也不可能以命来换。

    以疤脸对政府官员的认识,夏想肯定早早就躲了起来,不敢露面了。没想到,夏想真的来了?是不是有人唬他开门?

    疤脸微一犹豫,付先先听出了夏想的声音,大喊了一声:“夏想,你怎么来了?别犯傻了,你快走,让警察来收拾他。”

    疤脸大怒,一下勒紧了付先先的脖子:“少废话,再多说一句,我杀了你”紧接着里面传来付先先一声惊呼,还有撕裂衣服的声音。

    夏想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里,一脚喘开门,见疤脸正勒着付先先的脖子向床上拖,还将付先先的衣服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洁白的后背。付先先挣扎反抗,连踢带咬,拼了命也不让疤脸得逞。

    表面上新潮开放的付先先,在面对即将遭受的性侵犯时,所表现出来的宁死不屈也让夏想暗暗赞叹。有时一个人外在流露的一面,未必是她的真性情,也许是她刻意的假装和伪装。而在关键时刻所表现出来的顽强,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放开她”夏想恨不得上前一脚将疤脸踢飞,奈何疤脸手中的尖刀时刻顶在付先先的脖子之上,稍微一动付先先就会香消玉殒,他可不能轻举妄动,“我就是夏想,就是你想找的人。你想为四小龙报仇,就冲我来,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疤脸停止了动作,他轻轻松了一松,让付先先能够说话,问道:“他真是夏想?”

    付先先尽管反抗得很激烈,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一见夏想出现,似乎浑身的精力一下抽空了一样,差一点站立不住萎靡倒地,不过仍然咬牙说道:“夏想……”

    只喊了一句就再也说不出话来,眼泪哗哗直流,一脸的委屈和不甘,还有愤恨。

    夏想心情激荡,但也知道现在不能激动,一激动就容易判断失误,就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他就努力平静下来,问了一句:“先先,你有没有受到伤害?”

    不是问她有没有受伤,而是问她有没有受到伤害,显然是两重含义,付先先见夏想对她无比关心,更是止不住眼泪,哽咽说道:“我……我,我没事,他想污辱我,我宁死不屈,他没占到便宜。”

    夏想长舒一口气,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性侵害远比身体上的伤害带来的后果严重,身体受伤,可以随着时间而治愈,而身体被侵犯,会在心理上造成永久的伤痛。

    如果疤脸真的得手了,夏想发誓,他会让疤脸痛不欲生,百倍千倍偿还。

    但现在,也要让他十倍百倍偿还

    疤脸基本上相信了眼前的人就是夏想了,不过他还是不敢相信夏想真会拿自己来换人质:“没想到呀没想到,堂堂的大市长还是一个情种,为了小情人连命也不要了?行,有种,我疤脸平生最佩服的就是有种的人。我说到做到,你留下,女人走。”

    夏想向前迈进一步,疤脸一下吓了一跳,急忙又勒紧了付先先:“慢着,我听兄弟们说你会两下子,得提防你一点。你先自己将床单打一个结然后捆住手……等我确认你没有问题了,我才会放人,否则的话,哼哼……”

    疤脸伸出大手,就要朝付先先的胸前摸去,夏想怒火中烧,明明知道疤脸是想对他不利,让他自绑双手根本就是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做法,但明知不可为却又偏要为之,形势所迫,人生,有时就是要面临两难的选择。

    “住手,我答应你”夏想妥协了,他一把将床上的床单扯了下来,床单上还有血迹斑斑,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就更让他怒意高涨,强压胸中战火,他将床单绕了两绕,缠在了自己手中,然后冲疤脸又说,“放人”

    付先先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她见夏想义无反顾地救人——平生从来不在意任何事情,觉得人生只是一场好玩的游戏的她,完完全全被感动了。在她看来,就算是付先锋——她的亲哥哥在此,为了救她也不一定自绑双手,夏想根本就是完全不顾自身安危舍己救人的做法。

    夏想,在她心目中一直是一个有点担待有点迷人又有点坦诚的男人形象,而在此时此刻她才第一次认识到,夏想比她想象中复杂多了,也高大多了。一个女人一生之中也许可以遇到许多追求者,遇到更多的花花公子或是以玩弄女性为乐的富二代或官二代,也不乏有将女人当成玩物的高官,却很难遇到一个真心爱她视她为生命的真情男人。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夏想对她没有爱,尚且能为她舍生忘死,如果夏想对她有感情,她不管她是夏想的小三还是小七小八,就一辈子跟定了他,打死也不离开。

    什么都不求,只求他对她好上三天,她就心满意足了。

    夏想当然想不到在关键时刻,付先先还有闲情逸致想到情呀爱呀的,到底是男女有别,思维的出发点也大相径庭。他一心所想的是,接下来该如何脱困。还有,疤脸怎么就挟持了付先先?

    夏想不知道的是,上次疤脸在他走后,上楼看到了付先先,就生心歹意,伺机要对付先先不轨。不料付先先一直闭门不出,他等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就转念一想,就在5楼要了一个房间,暂时住下。

    尽管有人劝他住手,但他心中报复的**十分强烈,早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哪里还有一丝理智?更不会在意他害了夏想之后郎市的局势如何,反正他已经不考虑后果了,而且付先先实在诱人,让他垂涎三尺。能办了付先先,杀了夏想,再加上本来就有两条人命在身,死也值了。

    疤脸之所以要了5楼的房间,是因为芙蓉酒店一共14层,5层的位置不高不低,让特警无法轻易突破,而且5层的位置有死角,可以让对面的狙击手无法一枪命中。他身上有两条人命在身,一直亡命天涯,也学会了不少反侦查的手法。

    他的如意算盘是,将付先先绑到5楼的房间,先**,然后再拿她当人质,提出让夏想交换的条件。夏想出面还好,不出面,他就直接杀了付先先,让夏想落一个千夫所指的骂名,造成一起轰动事件。反正他占了便宜,又有了三条人命在身,早晚一死,死,能给夏想带来天大的麻烦,也算为被废的四个兄弟报仇了。而且他也厌烦了四处逃命的生活,临死之后轰轰烈烈干上一票,也死得其所了。

    疤脸一直守候在楼梯之中,也是芙蓉酒店疏于防范,没有注意到疤脸的异常。说到底,还是因为郎市有哦呢陈的缘故,谁都知道哦呢陈在郎市势力滔天,无人敢管,因此疤脸虽然一看就象黑社会,但也没人在意。不是不想在意,是习惯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没人敢再在意。

    疤脸终于等来了机会,付先先下楼了。

    外出的付先先也没怎么化妆,只是穿了一件纯毛大衣,下身牛仔裤,脚上旅游鞋,她哼着小曲看到电梯指示灯停在5楼,电梯门一开,从外面进来一个脸上有伤疤的男人,她不由自主多看了一眼,也没多想,继续哼唱之时——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疤脸男人上来就捂住了她的嘴,然后一刀顶在了腰间,一个低沉并且带有威胁的声音响起:“动一动,要你命。喊一声,让你痛”

    付先先一向自认胆大而开放,从来不觉得人生有什么凶险,一直以来一帆风顺,所以任性而为,突然被人危及了生命,一瞬间她大脑一片空白

    片刻之后她又恢复了一丝清醒,小声说道:“你是求财?好,我有钱,钱全部给你。”

    PS:稍后还有一章……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