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25章 狠手,远虑深谋

《官神》 第825章 狠手,远虑深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25章狠手,远虑深谋

    疤脸见付先先还有一丝镇静,不由是暗暗佩服这个小妞看上去养尊处优,没想到也有点胆识,就说:“你老实配合我,我或许还能饶你一命。我不求财,我求色。”

    正当疤脸将付先先眼见就要劫持到房间之中欲行不轨之时,在房间门口,付先先突然大叫了一声:“救命杀人了”

    付先先很聪明,知道她一旦进入房间就难逃恶运,所以事先预警——果然有用,一声大喊顿时惊动了服务员,发现不对的服务员一见情况不妙,大喊一声:“快报警,出大事了”

    正是因为一声预警,保住了付先先的清白之身

    付先先的嗓音穿透力很强,服务员的声音惊惶失措,两人一先一后的呼喊,震惊了5层所有的客人。哗啦一声,不少人都打开房门看看出了什么事情,结果一见有人劫持人质,顿时一片惊慌。

    疤脸本想先神不知鬼不觉地办了付先先,然后得手之后,再制造慌乱,没想到付先先一嗓子喊出去破坏了他的计划,就让他恼羞成怒,扬手在付先先的胳膊上划了几刀。

    随后将付先先劫持到房间之中,外面已经到处是杂乱的脚步声,人来人往乱成一团,就让疤脸十分恼火。场面一乱,他就听不出来到底有没有警察趁乱摸上来,形势对他极其不利。

    又见到付先先一脸倔强的模样,疤脸大怒,扬手打了付先先一个耳光,又动手撕她衣服,就想施暴。付先先拼死反抗,宁死不从,被疤脸撕破了衣服,还在手臂上划了几刀,哪怕血一直在流,还是又咬又踢,让疤脸也疲于应付,最后还是没有得手,就听到警车赶到了。

    疤脸见计划完全被打乱,更是怒气冲天,想暴打付先先一顿,一想打一个女人实在没什么意思,就用刀顶着付先先的脖子,拉开房门威胁众人离开,此时警察也赶到了,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就疏散了人群,提出和疤脸谈判的要求。

    疤脸拒绝和所有人接触,只有夏想出面,他才考虑放人,否则一切免谈,如果两个小时之内夏想不出现,他就杀了人质然后自杀。

    疤脸的要求出乎意外,又让所有人不解。但不解归不解,解救人质还是第一要旨,所以还是按照疤脸的要求,将人群和警察疏散到了安全地带。

    对峙期间,疤脸为了充分制造声势,就怕夏想不来交换,一遍遍冲人群高喊要夏想来交换人质,谁来都不行,否则他就要杀人了。夏想如果是胆小鬼,不敢露面的话,今天人质的死,就完全是他的责任。

    疤脸想要造成的效果就是要逼夏想无路可退,想要好名声,就必须露面。露面,就有危险,就看夏想如何选择了。是露面救他的情人,还是当缩头乌龟,全在夏想一念之间。如果夏想不露面,他就真杀了付先先,拼了一死,也要让夏想名声扫地。

    疤脸低估了夏想的勇气,更低估了夏想的智慧,他不知道夏想有热血漏*点的一面,更不知道夏想还有冷静辣手的一面,所以当夏想真站在他的面前,自缚双手之后,一瞬间他甚至还有点不相信夏想真的为了一个女人连性命都不要了。

    但夏想确确实实是一脸镇静,并且绑了双手站在他的面前

    疤脸想了一想,心中闪过一个罪恶的想法,先杀付先先,后杀夏想——他主意打定,就冷冷地说道:“好,我放人质,你慢慢走过来,不许耍花招,否则我们同归于尽。”

    夏想点头:“没问题。你放人,我过去。”说话间,他脚步轻轻向前迈了一步。

    不知何故,夏想轻轻的一步迈出,疤脸心中忽然一阵寒战,他下意识后退一步:“等下,你先站住。”

    夏想很听话地站在原地不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付先先目光一眨不眨地看向夏想,想从夏想脸上发现什么秘密一样,却失望了,夏想没有任何暗示,也没有什么愤怒,平静得好象局外人一样。

    疤脸微一迟疑,向前轻轻一推付先先:“你离他三米远,慢慢向外走,不许跑,否则我在后面给你一刀。”

    此时夏想插了一句:“先先,听他的话,不要跑,慢慢走,不要急,他要找的人是我,不是你。”

    夏想的话给了付先先莫大的安慰,她慢慢平静了心情,然后向外迈步,一步、两步、三步,眼见就要脱离疤脸伸手可及的范围之时,疤脸突然动手了

    不过让疤脸没有想到的是,他动手,夏想也动手了,而且比他还要快上一步

    夏想早就猜到了疤脸的意图,知道他既然想报仇,肯定就没有打算活命。既然连命都不要了,怎么会放过付先先?疤脸不是哦呢陈的心腹,他不知道付先先是何许人也也正常,就算知道,也未必会当付家和哦呢陈之间的关系一回事,一个连死都不在乎的人,还会在乎付先先是谁?

    付先先来头越大,他杀了付先先就名气越响,就越赚,相反,扣在夏想头上的屎盆子就越臭。

    疤脸一刀就朝付先先的后心恶狠狠地刺去,用力之大,如果让他一刀击中,肯定会将付先先当场穿透他双眼凶光外露,脸上的刀疤狰狞而恐怖,咬牙切齿的样子,如同恶魔。

    夏想比疤脸还是快了一步,疤脸刚举起刀,夏想人已经到了近前,正好横在付先先和疤脸之间,他双手虽然绑得不牢,但还是被床单缠绕,一把抓住付先先的双手,急急说道:“帮我解开。”

    话音未落,疤脸的刀已经狠狠地刺在了夏想的后背之上。

    付先先不及思索,下意识三下两下帮夏想解开,此时,已经发疯的疤脸瞬间在夏想后背连捅了五刀

    五刀,刀刀捅在致命之处,可见疤脸的狠毒,根本就是要致夏想于死地的做法。他状如疯狂,几乎是拼了全力。

    疤脸五刀捅在夏想身上的一幕,落在了对面百米开外的一处房间之中,正在用望远镜观察房间内的动静的路洪占看得一清二楚,心中一阵复杂难言的情绪。

    夏想真的被杀了?真的就这么死了?

    在刚才付先先一闪身的瞬间,有一个绝佳的射击的机会,但路洪占压根就没打算打死疤脸,事先也没有命令狙击手随时开枪。

    尽管他已经私下里和哦呢陈通过电话,得知疤脸并非受哦呢陈指使,哦呢陈没有做出任何暗示,一副听任路洪占处置的态度——匆忙之中,路洪中也没有告诉哦呢陈被劫持的人质是谁,实际上他也了解到了人质名叫付先先,但根本就没有将她和付先锋联系在一起,因为他收到的情况是付先先是来郎市找夏想,也是夏想陪同她住进了酒店,她是夏想的朋友,怎么会和付先锋有关系?

    经验主义害死人——事后路洪占总结了经验教训——不过正是因为得知付先先和夏想关系密切,他也就理解了夏想挺身而出的初衷,他相信付先先是夏想的情人,情人被劫持,疤脸又口口声声让夏想交换,夏想不去,不但面上无光,还失信于情人,只要他是男人,他就不能不去

    而且说不定三人之间还有什么三角恋一类的纠纷。

    不得不说路洪占在男女关系之上,想象力有些过于丰富。不过当他看到夏想被疤脸用刀捅中的时候,还是一瞬间屏住了呼吸,脑中想到的却是如何善后如何向市委提交报告如何逃过一难减轻责任,等等,却没有一点替夏想惋惜的想法。

    尽管路洪占也有点鄙视自己过于狠毒,但官场之上人人倾扎,关键时刻,就是亲爹老子也能出卖,何况是一个陌生的对手?再说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生了一切,他连命令都来不及下,夏想就已经血溅当场了,也怪不得他什么。况且还有英成和几名特警在外面保护夏想,夏想出了大事,他们才是首当其冲的替罪羊。

    只是……忽然路洪占发生了不对的地方,血溅当场?夏想身上一点也没有流血,而且他还稳稳地站立,一点事儿也没有——在高倍望远镜中,路洪占看了他平生永难忘记的一幕——夏想突然回过身来,一脸冷峻,目光森寒,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刀,还是特制刀具,刀光一闪之后,疤脸张大了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手中的尖刀落地,而他的右手,鲜血直流,齐齐掉了三根手指

    路洪占马上明白了什么,疤脸上当了,夏想穿了避弹衣。

    没错,夏想就是仗着避弹衣的优势,硬挨了疤脸五刀。整整五刀,一口气全部扎在他的后背之下,连一丝停顿都没有,可见疤脸的仇恨有多深。也正是疤脸盛怒之下下手太快,没有缓冲,也没有感觉到不对的地方。等他发现疯狂捅了五刀之后,夏想不但一点也没事儿,他反而震得手臂发麻,就知道坏事了,上当了,夏想大义凛然的背面,也早就做到了万全之策。

    避弹衣连子弹都能防住,他的刀就是捅断了也伤不了夏想分毫。

    不过避弹衣只能护住前心后心,却护不住脖子——明白过来之后的疤脸正要重新举刀朝夏想脖子扎去,却见夏想已经后退一步,并且转过身来,不但他双手已经解开,而且他还是一脸嘲讽的笑,对,正是一脸似笑非笑的笑容成为疤脸一生之中最恐怖的恶梦

    夏想向前一步,左手一晃,右手一挥,疤脸只觉右手一凉,也没什么感觉,手中的刀就脱手落地,再低头一看,右手三根手指已经不翼而飞。

    啊,怎么可能?疤脸一愣神的功夫,夏想就又飞起一脚,正中他的胸膛。力度之大,不但将他踢到得横飞出去足足三米远,还一下砸在墙角的沙发上,轰隆一声,将沙发砸得粉碎。

    蕴含了夏想毕生最大力气和满腔怒火的一脚,几乎将全部的怒气都用在一脚之上,只一脚,就将疤脸踢得数根肋骨骨折,倒地之地,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夏想之所以痛下恨手,因为他也知道,路洪占肯定会躲在对面看得一清二楚,他就是要借机机会再向路洪占立威,让路洪占清楚地看到他的威力,也是要借路洪占之口正式转告哦呢陈,想再对他下黑手,休想他不是任人欺负的文弱书生,他虽然没有特种兵的身手,但却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并且敢于正面面对黑恶势力的黑手,想对他用暴力人身威胁,对不起,他有足够的以暴治暴的能力。

    上一次废掉四小龙之时,路洪占赶到时,夏想已经动手完毕,路洪占并没有亲眼目睹夏想的身手。今天,夏想就是有意借此机会,好好让路洪占看一出精彩的大戏——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有些人只有亲眼看到你的真正实力之后,才会对你心存敬畏。

    夏想今天挺身而出要救付先先,目的有三。他不是热血冲动,更不是作秀,也不是想在郎市留下口碑,上演一出英雄救美或是树立正义凛然的形象,而是被劫持的人是付先先,而是疤脸劫持付先先完全因他而起,他是男人,理应保护女人,尽管付先先不是他的女人,但也是找他而来,临阵退缩不是他的性格,迎难而上才是夏想。而且疤脸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要他上去交换人质,他不去,也会有负面的形象。

    此为其一。

    其二,夏想很清楚付家和哦呢陈、古向国以及路洪占之间肯定有隐性的关系,正好根据各方反应来看,路洪占不清楚付先先是谁,哦呢陈估计也没弄明白,就可以借救下付先先的机会,撬动付家和各方之间的利益联盟,至少最低限度可以让付先锋在心里对哦呢陈有腻味想法,从而产生裂缝。

    其三,夏想深谋远虑,有意借助疤脸劫持事件,先向路洪占示威,正面警告路洪占他不仅仅有面对黑恶势力的勇气,还有本钱,不是空有一腔热血的冲动青年,随后,再对路洪占开刀。谋定而后动,夏想很清楚官场之中,步步危机,表面上的风光的背后,其实有着常人无法体会的风险。所谓富贵险中求,他求的不是富贵,是他在郎市应有的地位和权威,是他追求的正义和原则,是他打开郎市局面的关键点。

    乱中取利一向是他最善长的手段,出面救下付先先,于私来讲,是他必须要正面面对的关卡,由他带来的麻烦就得由他出面解决,于公来讲,是郎市黑恶势力猖獗、市局治安不力的有力铁证。

    疤脸昏死过去,他躺在的地方是死角,路洪占等人在外面看不到。夏想近身来到疤脸面前,毫不留情地一脸又踹在他的脸上,将他踢了个满脸开花,鼻梁骨折,门牙脱落,然后又弯腰捡起疤脸的刀,手起刀落,在自己的胳膊上轻轻划了一道,顿时血流如注。

    付先先吓傻了,“啊”的一声,不明白夏想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夏想扔掉刀,冲付先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出去后,一口咬定是疤脸砍伤了我,记住没有?”

    付先先连连点头,被夏想的英勇震惊之余,对夏想不管做什么都已经失去了判断力。

    夏想在死角做了什么,路洪占等人没有看到,不过他很清楚地看到了夏想飞起一脚将疤脸踢飞的一幕,就如电影一样定格在他的大脑之中,几乎一辈子都没有忘记。他震惊了,忘记了呼吸,手中的望远镜也差点摔到地上,只是睁大了眼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不停地的回响:狠,太狠了。厉害,太厉害了。

    上次夏想废掉四小龙时,路洪占没有亲眼目睹,只是事后收拾残局之时才知道夏想下手之狠。虽然狠,他也知道不是夏想亲自动手,是他的手下所为,因此他只是以为夏想只是嘴上狠,离开了几名手下,也是软蛋一个。

    今天他亲眼见到夏想冒着生命危险解救付先先的整个过程,是他所见过的最高级别的高官亲临最危险的现场,并且亲自动手收拾了歹徒最真实又最难以让人相信的事实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说什么也不相信看上去文弱的夏想,发狠起来还真有凶悍的一面。

    不但凶悍,而且还是毫不留情的狠辣。路洪占心中打鼓,双腿发抖,他心里清楚,就是他也不一定能徒手制服疤脸,他还是专业出身,而夏想只是一个普通人。

    却原来夏想气势迸发之时,不但吓人而且惊人,路洪占今天算是真正领略到了夏想的本事,也第一次对夏想产生了根深蒂固的畏惧心理。一个既有手腕又有防身能力的高官,怪不得敢正面面对哦呢陈的黑恶势力,他身手还真是了得。

    路洪占也听说过夏想有两下子,但他犯了所有人的通病,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算是亲见了夏想的身手,就让他忽然有了一个荒诞的想法,以后在常委会上开会,千万别和夏想冲突,说又说不过他,动手的话,也不是他的对手……岂非说明,以后还真无法奈何夏想了?

    PS:两章万字,一气呵成,求,求,求接下来的情节,更精彩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