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27章 联合,大权在握

《官神》 第827章 联合,大权在握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27章联合,大权在握

    “在解救人质之前,古市长正在召开政府会议,我当时提议削减市公安局的财政拨款,因为郎市公安局的财政开支和燕市公安局的财政开支不相上下,有铺张浪费的嫌疑。”夏想坐下之后,冲艾成文微一点头,“就削减市局财政拨款的问题,我已经和艾书记达成了共识,在政府会议上,古市长和路局长还坚决反对,反对的理由是郎市治安环境复杂,需要大量的警力和物力……”

    说到此处,夏想微一停顿,目光炯炯地看向了路洪占:“今天的事情证明了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就是市政府拿出大量的财力物力给市公安局,市公安局不要大言不惭地说保护市民的人身安全了,连市委领导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连付总理侄女的安全都保护不了我倒想当着艾书记和古市长的面问问路局长,高额的财政支出都用在了哪里?”

    夏想以亲身经历和付先先被劫持的事实,当着一干常委的面向路洪占当面质问,路洪占还没有完全从突发事件之中清醒过来,早就被各方压力弄得不知所措,被夏想单刀直入地一问,顿时慌了神:“这个,这个问题,我,我需要详细了解一下情况才能回答,不能说得太详细。”

    路洪占的回答完全是颠三倒四,表现大失水准,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威风和镇静。

    艾成文见时机成熟——今天挨了不少训,说到底都因路洪占而起,他有好气才怪,而且路洪占又是古向的人,夏想开门见山看似有失礼貌地不经允许就先发言,实际上还是有备而来,故意为之——他确实也早和夏想敲定了下一步对付路洪占的切入点,现在正是趁热打铁的好时候……

    “今天紧急常委会召开的主要议题就是传达省委的指示精神,表示对夏想同志的深切的慰问,对付先先同志亲切的关怀,既然夏想同志还有议题要提,就正好提出来一起讨论讨论。”艾成文先是打了个官腔,随后语气一转,“从中央到省委,不少领导同志都对郎市的治安提出了看法,总而言之一句话,不满,非常不满。虽然还没有指名道姓,但我身为市委一把手,就是要当众点出来,洪占同志,你身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工作做得很不到位,很失职,不但让市委很失望,也让省委和关心郎市建设的中央领导,非常失望。”

    在在座常委的印象中,艾成文自从担任了市委书记之后,从来没有以如此严厉的语气和严肃的表情开过会,更没有在常委会上直截了当地点名批评一个人,路洪占是第一个被艾成文当众点名批评的市委常委,并且抬出了中央领导和省委两座大山,就是要让路洪占没有狡辩的机会。

    有了中央领导和省委的不满在前,路洪占再狡辩再推卸责任,就是不接受中央领导和省委的批评了。

    古向国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双眼喷火,盯了夏想片刻,又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只是他的失态还是落在了众人的眼中,不仅仅是他的手指下意识地敲击桌子不停,他的双腿也不耐烦地抖动,似乎冻得浑身发冷一样。

    古向国确实感觉到了寒冷,不是身冷,是心冷。

    本来是一件十分简单的劫持人质的意外事件,以路洪占多年处理突发事件的经验,一般就是谈判、说服、一枪击毙三种处理方式,哪怕被劫持的人是付总理的侄女也好,只要处置得当,一枪击毙了疤脸,事后再向付总理赔礼道歉也能掩盖过去,也能让付总理消气。

    谁知事情竟然演变了夏想单刀赴会,单身救美,而且路洪占还躲得远远的,歹徒被人一脚踢昏了半晌,身为市局一把手才姗姗来迟,真是饭桶加傻蛋,平常的机警哪里去了?

    当然,古向国综合分析之后也得出了结论,姑且不管夏想和付先先之间是什么关系——就算他们是情人关系,也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是付家愿意倒贴女儿——但夏想挺身而出救下付先先,而且还受了伤,以身犯险看似不明智,实际上夏想才最聪明,他是一举三得。

    其一,可以缓和和付家关系,让付家对他感恩。其二,可以将颠倒黑白,将疤脸的所作所为说成受哦呢陈的指使,泼哦呢陈一身脏水。其三,就是刚才夏想一进门就提出的议题,从财政上卡住市公安局的脖子,从而达到间接控制市公安局的目的。

    古向国揉了揉额头,感觉有点血压升高,夏想呀夏想,还真是一个让人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的角色,他有果断的一面,更有乱中取利的手腕,有时迂回得让你以为他全面退让了,有时又当面一刀,直接得让你以为他没有多少政治智慧。

    古向国现在知道,夏想是一个明面上智谋多变,背后有强硬狠手,让人两处都不好下手的劲敌

    可以说此次突发事件,借夏想之手的巧妙拨弄,不但路洪占被他耍得团团转,失去了方向,整个郎市市委也陷入了被动之中,而且看样子,事件所带来的恶劣影响,一时半会也难以消除。

    最让古向国大感郁闷的是,路洪占肯定要背负一个处分了,因为他不但指挥不力,还让夏市长受了伤——虽然古向国也听路洪占说,夏想受伤伤得蹊跷,有演戏的嫌疑,但就算是假伤,人家也是上了第一线,比躲在远处看风景的路洪占强上百倍——夏市长受伤只是其一,最重要的被劫持的人质还是付总理的侄女。

    好一根杠杆,正好被夏想拿在手中,用来撬动郎市各方势力的利益。

    古向国的目光斜向艾成文,心中对艾成文又多了一些认识,当机立断,果断出手,艾成文也不是和他表面上的一样绵软,也有干脆利落的一面……他不免大感头疼,小小的郎市,人人都有两把刷子,说是卧虎藏龙之地一点也不过分。

    艾成文对内幕了解得没有古向国多,对于夏想今天的举动也有所猜测,但却不如古向国看得透彻,即使如此,艾成文也清楚既然夏想为他拉开了第一箭,他也有意要打破古向国和路洪占之间牢固的同盟,想在市局打入钉子,就必须拿出一把手的权威出来。

    艾成文的话,立刻就在常委会上引起了不少的议论之声。

    古向国知道今天必须有所退让,否则也无法交待,官场上的规矩就是,谁理亏谁就得适当让步,哪怕以后再找回来也行,但现在就得做出姿态,毕竟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则必须遵守。好歹都是场面人,也有一定的级别,就算再肉疼,也要稍微摆正一点公平的立场。

    古向国就说:“今天的突发事件确实证明了路洪占同志的工作确实存在一定的失误,在解救人质的过程中,指挥不当,警力布置不严密,如果不是夏市长挺身而出,后果不堪设想。在此,我要代表市委市政府对夏市长英勇救人的行为提出表彰,同时,对路洪占同志的指挥不力提出批评。至于夏市长提出的财政拨款的问题,我的意见是,鉴于目前郎市的治安形势比较严峻,最好缓一缓再议。”

    “不能缓,治安问题一向是重中之重,一有风吹草动就能惊动京城,眼下又快到元旦了,怎么能缓一缓?古市长,我们要敢于直接问题,不能讳疾忌医。”吕一可举手发言,他的目光落在夏想的胳膊之上,神情微微有点激动,“我认为夏市长的提议非常合理,市局一向大手大脚惯了,钱花了不少,业绩没见到多少,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实在让人对郎市的治安担忧,我赞成夏市长的提议。我还建议,路洪占同志应该做出深刻的检讨”

    不少人一脸惊讶地看着吕一可,不明白吕一可今天怎么动怒了,而且还是咄咄逼人的口气力挺夏想。

    夏想向吕一可点头致意,对他的支持表示了友好的回应。

    随后,张樱籍、刘一琳、李晓亮、田慧书、伍晓明、潘树枝等人纷纷发言表示支持夏想的立场,常委会呈一面倒的局面,势必要趁机将事情的基调定下,不给古向国和路洪占喘息的机会。

    古向国和路洪占对视一眼,知道今天的一关是过不去了,他才猛然醒悟,没有了涂筠作为急先锋,他在常委会上的发言权果然大减,没有了气势。一想到涂筠,他就又是一阵郁闷,涂筠出事,也是夏想背后下的黑手,夏想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

    先退让一步再说,以后,再一点点让夏想加倍偿还。

    “路洪占同志做出深刻检讨,我也认为非常有必要,但一次性削减市局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力度太大了一点,有可能造成市局警力不足、消极怠工的情况出现,最好有一个折衷的好办法……”古向国见风向不对,也就适当地退让了一步。

    刘一琳第一时间就接过了古向国的话,显然已经有了精心准备:“古市长的提议也很中肯,我倒有一个意见可以供大家参考一下,市局的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也不要说削减就削减,不能简单地搞一刀切……”

    刘一琳到底是什么立场?她的话立刻引起了众人的猜测,不是说她和夏想关系不错,怎么听她的口吻,好象还是倾向古向国的立场?

    刘一琳见成功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就继续说道:“我的建议是,将现有的财政拨款的三分之一剥离出来,成立专项资金,专门用来打击黑恶势力。专项资金要有专人负责,依我看,夏市长是常务副市长,又分管财政,就由他来直接负责好了。”

    原来还有后手,听完刘一琳的建议众人才恍然大悟,刚才她只是虚晃一枪,实际上她的提议比直接削减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更有心机,也更得用人之道。不愧为组织部长,知道在官场之上,唯有人事权和财权最大,将市局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专门剥离出来,交给夏想一人负责,相当于夏想一人就完全控制了市局三分之一的财力。

    三分之一的命门掌握在夏想手中,市局以后行事,不看夏想的脸色也不行了。而且刘一琳美其名曰专项资金,所谓专项,就是专款专用,还被她特意针对性地提议用来对付黑恶势力,摆明了就是又当面给了古向国和路洪占一刀。

    这个女人……不寻常,包括艾成文在内的所有常委都心中一惊,刘一琳的提议一针见血,将夏想的权力最大化了,相当于夏想拥有了影响市局三分之一力量的权力。

    就连夏想也是一时震惊,他也没想到刘一琳刚才所说的手段,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刘一琳的提议比他的设想棋高一着。刘一琳……有心机,有政治手腕,也会大有前途。

    刘一琳的提议一抛出,常委会上顿时鸦雀无声,因为所有人都心中思量一旦提升了夏想的权力,到底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弊。在权力场中,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是要让自己手中的权力最大化,而不是让自己受制于人,夏想权力的提升,相应地会对每一个人形成制约。

    权衡利弊,计算得失,以自己为中心,才是官场众生的原生态。

    好在今天的形势对夏想十分有利,甚至可说形势一片大好,因为夏想不但救下了付总理的侄女,他的伤情还牵动了省委无数领导的心,就让不少常委对夏想多了复杂难言的情绪。也清醒地认识到,夏想的崛起不可遏制,只有顺应潮流,才有可能在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之后,将损失降到最低。

    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艾成文……

    路洪占今天大大的失利,连累古向国面上无光,古向国今天作为市委第二号人物,发言的份量大大减弱,在古向国底气不足的情况之下,艾成文的权威就愈加凸显,也就是说,刘一琳的提议是不是可行,夏想今天能不能乘机拿到市局三分之一的掌控权,全在艾成文一念之间。

    艾成文也犯了难。

    他和夏想是有限合作的关系,不是同盟,夏想的坐大也并非他所乐观的事实。平心而论,他不过是想借助夏想之力逐步削弱古向国的实力,但也明白一点,如果一点好处也不给夏想,也不可能。有限合作,也要有利益相维持,否则合作关系就会瓦解。

    但一下让夏想掌控了三分之一市局的财政拨款的大权,相当于直接让夏想对市公安局有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力,如果他再培植一两个亲信的话,不用多久,夏想甚至就有了掌控大局的实力。

    不能掉以轻心,不能在古向国还没有全面溃败之后,又让夏想迅速崛起,岂非旧患未去又添新忧?一瞬间,艾成文的心思转了数转,目光不经意扫过在座的众人,最后又落在夏想身上,忽然又不无无奈地想,夏想受伤在先,又救了付总理的侄女,又替他打压了路洪占,还扫清了涂筠,如果他不做出一点诚意的表示,不但让夏想失望,也让他身边的人心寒。

    只是让他心中隐有担忧的是,夏想在郎市上升的速度太快了,一旦他掌控了专项资金之后,整体实力就又前进一大步,基本上在市委就拥有了一席之地。

    难题,天大的难题,夏想不但能给古向国制造麻烦,也能给他出难题。好在艾成文也不是没有远见之人,知道夏想的崛起如果势不可挡,就不如继续和他有限合作,反正路洪占经此一事只是一个处分,不会倒台,古向国依然屹立,哦呢陈也没有伤筋动骨,前路还很漫长。

    目光要放长远一些才好,艾成文打定了主意,就有意无意地看了李晓亮一眼。

    李晓亮立刻会意,说道:“刘部长的提议很新颖,也很有创意,我个人比较赞成。夏市长既然主抓财政工作,就多他加加担子,将市公安局的财政拨款划出三分之一成立专项资金,由夏市长全面负责,相信可以充分调动市局的公安干警的积极主动性,可以更好地为郎市的长治久安做出全面的统筹安排……”

    李晓亮能说会道,将夏想抓权的事情上升到了政治高度,基本上奠定了艾成文一系全面支持的基调。

    随后,伍晓明、潘树枝也纷纷表示支持。

    古向国一系缺少了涂筠这位急先锋,而路洪占今天大受打击,精力不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古向国暗叹一声,趁你病要你命,一点不假,大势已去,夏想好手段,刘一琳好心机,四两拨千金,在夏想大打英勇牌之时,借势向前一推,就牢牢掌握了市公安局三分之一的财政大权,不服也不行——古向国输得没有脾气。

    最后常委会全数通过刘一琳的提议,夏想手中又多了一张可以随时制约路洪占的王牌三分之一的财政大权,不能说卡得市公安局举步维艰,至少也能让路洪占束手束脚而且常委会还通过决议,路洪占向市委做出深刻检查,并等待省委的进一步指示。

    散会后,不少人都向夏想表示了慰问,夏想也一一热情地回应。所有人都以为夏想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路洪占也被打压得没了脾气,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不出几天,波澜再起

    PS:谢谢兄弟们投下的和打赏,都是火热的人情和面子。兄弟们给面子,老何得记在心里。话不多说,只差20来票就能前进一名了,就是官神历史最好的成绩了。前书已经完本,我们应该可以前进一步,官神的前进,老何面上有光,也是各位喜欢官神的兄弟缔造的荣耀。谢谢你们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