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29章 意乱,事发突然

《官神》 第829章 意乱,事发突然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29章意乱,事发突然

    以为今生再也不会相见,从此天隔一方,世事茫茫,没想到今生还能遇上,而且还是突如其来的偶遇,就让夏想一瞬间也有片刻的失神,只是迟疑一下,还是没有点下刹车,然后又重新顺正了方向,将刚才的女子抛在身后的黑暗之中。

    付先先注意到了夏想的异常,伸手在他眼前挥动了几下:“别眼直了,都看入神了,差点撞了车。刚才是谁?你认识?你初恋情人?你眼光也一般般,刚才那个女人要胸没胸,要腰没腰,就是脸蛋圆一点,也不是很好看……”

    别说,付先先还一下猜中了,她还真是夏想的初恋情人——曾经的初恋情人杨贝

    坝县一别,少说也有五六年过去了,以前也曾隐隐听说杨贝去了南方,也不知道做些什么,没想到在郎市的夜晚,也能意外遇到她,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她在郎市又做些什么?

    夏想的思路只是稍微一走神,就又回到了正常状态,杨贝对他而言,和一个路人也没有太多的不同,刚才只是惊鸿一瞥,或许匆匆一眼之后,以后还是各走各的人生轨道,不再相见。

    不见最好,夏想呵呵一笑,对付先先说道:“看错了,看错了,以为刚才那个人是你,还真吓我了一跳。你明明坐在旁边,怎么又跑路边去了?”

    “去,什么眼光,她象我?她哪里有我貌美如花,洁白无瑕?又怎么比得上我温柔善良、落落大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付先先终于开心起来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夏想急忙打断了她的话:“停,我们到了,一会儿注意一下你的言行,记要你自己的话,要落落大方。”若说付先先貌美如花夏想同意,但说她落落大方又上得厅堂什么的,他就直接左耳进右耳出了。

    和杨威见面的地点是郎市有名的酒店王朝大酒店,是唯一一家可以和哦呢陈的凯撒酒店抗衡的四星酒店,据说老板是津城人,相当有魄力有实力。

    杨威和一名一身红衣的女子站在台阶下面,一见夏想到来,忙向前开门迎接。夏想下车,先和杨威握了握手:“杨威,自己人在一起吃饭,不用讲究排场。”

    杨威嘿嘿一笑:“夏市长,我为人就有两个毛病,您一定得多担待,一是就爱讲排场,尤其是对我认为可交的朋友,一定得有多大心尽多大的力。二就是爱好搜集美女,喜欢搜集但不喜欢珍藏,所以夏市长见到我身边的美女,千万别当她是我的什么人,有时可能就是路边捡来的,看顺眼,陪吃一顿拉倒。”

    杨威比夏想想象中还要有趣一些,人有千面,各有特点,世界才形形色色,有趣味,他才不在意杨威的两大爱好,就替付先先打开车门,请出了付先先:“我来介绍一下,付先先,来自京城的朋友。”

    杨威也听说了夏想勇救付先先的事迹,也清楚付先先的来历,更知道夏想背景很深,关系网复杂,也不多问,只是客气地和付先先打了招呼。

    付先先还算拿得出手,站得笔直,小脸也流露出少见的端庄,有模有样地和杨威握了握手,歪头一想:“杨威?名字很熟悉,是不是京城四大花少之一的杨威?”

    杨威不好意思地一笑,不过脸上还是大有自得的神色:“什么四大花少,都是圈内的朋友乱说乱起的,虚名,虚名,呵呵。”

    夏想也曾听说过四大名少,四大花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见杨威一脸得意的神色,知道重点落在了“花少”上面,也没多问,杨威在笑过之后,伸手拉过旁边的红衣女子:“来,我也介绍下,洪依依,是我的一名来自南方的朋友。”

    洪依依是小鸟依人的类型,长相小巧而可爱,一般红衣衬托得她妩媚多姿,而且小模小样格外惹人生怜。

    几人到了楼上雅间就座,点好饭菜之后,不等夏想开口,杨威就主动讲起了京城四大花少的轶事。

    说来也巧,四大花少四人之姓,正好是百家姓中紧紧相连的四个姓,蒋沈韩杨,杨威名列最末,但也最年轻。花少一说,来源于四人出身不错,有人经商,有人是官二代或富二代,反正就是家中有花不完的钱,又有可以在权限之内嚣张一点的权,两相结合下来,四人又不追名逐利,只想留恋花丛,什么大小明星,什么北影中戏,经常见到他们开着跑车拉着玫瑰的忙碌的身影,几年下来,平均每人每年花销300万以上用来追逐女人。

    本来一开始四人并不认识,蒋草和沈单先在一次酒会上认识了。后来又一次聚会之上,韩略和杨威也认识了。再后来四人就凑到了一起,得知正是同道中人之时,四人打了一个赌,每人出300万,要追求一名当时正当红的女明星,谁先到手谁就将钱全部赢走。

    最后结果如何,就是秘密了,当红女明星有没有沦陷,就更不足为外人道了,反正四人花钱泡妞在京城轰动一时,传来传去,就有好事者将他们冠之以京城四大花少之名。

    花少者,花丛之中年少多金者。

    杨威讲起当年的风流韵事,一点也不避讳洪依依,他说得眉飞色舞,洪依依笑得乐不可支,由此可见洪依依作为杨威临时而短暂的朋友,很有自知之明。

    付先先今天倒是难得,摆出一副端庄的模样,笑不露齿,很给面子绷着脸,不肯没有形象地大笑出声。

    杨威一番演说之后,夏想对他又有了更进一层的认识,也感觉几人之间的气氛活跃了不少,就随意地天南地北地闲谈。杨威的话题三句不离女人,说了不少娱乐圈内的秘闻,哪个大明星表面上光彩照人,实际上真人没法看,皮肤又黑又粗,和洪依依一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又说某某清纯玉女,人前人后好象多纯洁多可爱,背后却认了一堆干爸干哥,乱得不行,如是等等,给夏想大讲特讲娱乐圈的黑幕,最后他感慨说道:“怪不得港地首富不允许儿子找娱乐圈的女人,真是明智之举。不过也是一个悖论,女人想要出名,娱乐圈最快。但娱乐圈是一个大染缸,出了名,人就上了色,名利双收之后,又想嫁给豪门。真正有门风的豪门又不会娶进娱乐圈的女人,所以当我看到曾经还被我耍过的一个女人出名之后,也是梦想嫁入豪门,我就想,唉,那个富贵公子哥也没有什么,比我钱多了不起?还不是玩我都不要的女人?对了,不是玩,是娶。”

    杨威有了几分酒意,话不少,感慨也多:“混了几年,现在总算明白了一点什么,就是踏踏实实做点实事,让人记住你的好,你这一辈子才没有白活。”他敬了夏想一杯,“夏市长是做实事的人,我以后跟您干实业,您如果能象指点天安房产的孙现伟一样指点我几次,我就心满意足了。”

    夏想没接杨威的话。

    杨威和孙现伟有相同之处,喜欢美女,也有不同之处,杨威出身不错,以前风流惯了,现在收心,是否真的想一心干些实事,还有待观察。不过他为人机警,有眼色,办事利落,也深得夏想之心。

    尤其是在涂筠事件之上,杨威可是起到了关键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付先先坚持了不到一个小时的笑不露齿之后,终于坚持不住了,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摇头说道:“真无趣,你们男人之间除了讨论女人就没有别的话题了?男人除了性,还有什么?”

    夏想哈哈一笑:“以后我就出一本书,书名就叫《男人除了性还有什么》,里面一个字也没有。”

    “啊?”付先先一下没反应过来,“没有字的书……是什么意思?”

    杨威立刻明白了夏想的所指:“夏市长才是高人,说话深奥。书名叫《男人除了性还有什么》,里面却没有内容,意思就是说,男人除了性,什么都不想了。”

    “噗”付先先喝了一口饮料,一下全喷在洪依依的身上,她笑得花枝乱颤:“怪不得京城的姐妹常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今天一见,果然如此。”她又伸手帮洪依依擦干净,哪里还有半点淑女形象,擦了几下之后,又和洪依依说,“我们也喝酒,白的还是啤的?”

    今天聚会让夏想有两个收获,一是更了解了杨威的为人,奠定了下一步继续交往的基调,同时他让杨威在投资有机生态农业的同时,可以考虑加大投资,推广观光农业。观光农业大有市场,而且随着大京城经济圈提上日程之后,郎市有可能在以后会成为京城人首选的踏青出游之时,春天摘草莓,夏天摘西瓜,秋天摘苹果,冬天赏雪花,总之观光农业,大有可为。

    杨威深表赞同,表示回去之后要好好研究一下。

    夏想的第二个收获就是付先先和洪依依谈得很开心,难得见付先先重新又恢复了小魔女的外在的一面,也让他大为心慰,知道付先先心结已解。

    告别杨威的时候,付先先已经有了微微的醉意。有人说浴后美人最美,其实醉后的美人也别有情调,付先先双颊飞红,脚步虚浮,粉颈上细细的绒毛都别有风情,她大大咧咧地向杨威和洪依依挥手再见,和刚来时判若两人。

    夏想驱车回家,付先先度过了心理期,让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感觉确实不好,许多人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到家后,泡了一杯浓茶强迫付先先喝下。付先先不听话,他就揪着她的耳朵,非让她喝。还好她醉得不重,一会儿就清醒了许多,简单洗了澡,就睡下了。

    睡到半夜,夏想被呜呜咽咽的哭声惊醒了,他起床披衣,轻敲付先先的门:“怎么了?做恶梦了?”

    付先先委屈的声音响起:“快来抱抱我。”

    夏想迟疑一下,还是推门进去,见付先先坐在床上,抱膝,低头,头埋在****,在不停地抽搐。难道今天的欢笑还没有让她消除以前的阴影,夏想向前来到床前,坐在付先先身边:“没事了,有我在。”

    “骗到你了。”付先先忽然一下笑出声来,猛然起身将夏想蒙在被子里面,“我要推倒你”她的声音迷乱而另有一股诱人的磁性。

    夏想猝不及防被付先先推倒,倒在床上,慌乱中伸手一摸,入手之处竟然是两处软绵绵的富有弹性的事物——他明白了什么,付先先真空上阵,未穿寸缕。

    夏想还穿着衣服,上身披着一件睡衣,下身也穿着睡裤。还没有反应过来,付先先又一翻身坐到了他的身上,开始扯他的衣服:“我想了好几天了,女人早晚会给了男人,都说女人的第一次无比宝贵,你救了我的命,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

    付先先的狂野和疯狂是夏想从未经历过的意乱情迷,他也是许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何况如付先先一样的狂野的味道也是第一次品尝,想拒绝,但生理上已经有了反应,因为付先先正坐在他的要害之上。

    夏想能明显感觉到付先先身上的滑腻和光洁,虽然在被子里面,没有光亮看不真切,但朦胧的夜光也能让他隐隐分辨出付先先身体的轮廓,优美而弧度迷人,胸前高耸自不用说,小腹平坦,腰间惊人的一收,随后又向两侧扩展开来,形成了厚实而弹性惊人的臀部,尽管看不分明,但也不得不说,不穿衣服的付先先确实比穿上衣服的付先先,更诱人百倍。

    付先先也不知是酒精的刺激,还是心开意解之后,突然就色心大盛,她将夏想的上衣扯掉,又用力扯他的裤子,可惜到底没有经验,她坐在上面不下来,半天也没有脱下。忽然又放弃了,一下爬在夏想身上,用力亲起了夏想。

    “我要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你,不求你珍惜,只希望你珍藏。反正一个女人早晚会让男人得手,与其给了喜欢自己而自己不喜欢的人,不如便宜了自己喜欢而未必喜欢自己的人。”付先先亲得夏想说不出话来,也很佩服她的本领,一边亲人,一边还能快语如珠地说话。

    夏想的双手放在付先先的后背之上,抚摸她光洁的肌肤,指尖上的触感如同精灵在跳舞,说实话,作为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逆推难免会激起熊熊**,但他还是强忍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付先先火热的身躯还在微微颤抖,而且刚才付先先一番话,也让他想了许多。

    是的,他救了付先先一命,付先先以身相报,或许别人可以坦然受之,夏想却不能。他渴望女人,但男女之间如果只是简单的**,只是等价交换的话,他宁肯不接受。

    他当付先先是朋友,一个普通的朋友,一旦突破了男女防线,以后好不好相见先不用说,而选择在此时此刻,似乎有乘人之危的不妥。而且他也清楚,付先先未必是真想和他如何,而有可能是一种逆反心理,一种下意识地发泄罢了。

    夏想翻身将付先先压到身下,双手又按住了她的双手,直直盯着她的眼睛:“我救你,没有想到要你的身子,你现在说实话,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想给我?”

    付先先咬着嘴唇,一脸浅笑,因为离得近,她身上的清香入鼻,令人沉迷,她脸上的绯红也令人沉醉,而她双眼如雾,毫不示弱地和夏想对视。

    只是坚持了一会儿,眼中就涌出了眼泪:“我心里难受,一想到万一被坏人糟塌了自己会有多脏就想不如先给了一个人,反正自己也不用后悔了。”

    “也许你今天只是一时冲动,以后也会后悔。”夏想不会做乘人之危的事情,也不会在付先先的冲动的时候占她的便宜,他从她身上下来,轻轻帮她盖好被子,“你是个好女孩,要好自珍惜。咳咳……作为一个男人,说实话,你确实很诱人,不过我不想把一件美好的事情当成交易。”

    付先先明白了什么,蒙着头不敢看夏想,用脚踢腾被子:“知道了,羞死了,你快走。等下次我帮你一个忙之后,我们互不两欠的时候,我再……”

    再什么,她声音小了下去,显然是羞得说不出口。夏想笑了笑,这种事情也要事先约好?真有意思。

    对于今天没有摘取付先先,夏想一点也不后悔,男人当有所担待,他和付先先之间没有未来,而且横亘着太多的艰难险阻,不想因为一场贪欢而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关键是,他心里不舒服,无法说服自己。

    第二天一早,付先先悄悄起床溜走了,还给夏想留了一张纸条,上面有几个娟秀的小字:“后会有期我会想你……”

    估计她是不好意思再面对夏想,只好溜之大吉了。

    离元旦已经只有三天了,各项工作都到了收尾阶段,夏想一上班,正打算好好审核一下市公安局专项资金的开支情况,李财源就端上一杯热茶,刚放到夏想的办公桌上,电话就响了,李财源随手接听了电话,一听之下立刻脸色大变:“什么,杨彬死了?”

    PS:谢谢兄弟们的和打赏,尤其是寶Li寶氣兄弟的五万大赏,咳咳,很给力,表示感谢,成为官神第一个30万盟主。最近情节陆续展开,精彩还会持续不断,投完的兄弟,请票继续支持。接下来,将会有大家意想不到的波折起伏……官神的精彩,由兄弟们的创造。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