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30章 蹊跷,因势利导

《官神》 第830章 蹊跷,因势利导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一把从李财源手中抢过电话:“什么情况?”

    话筒里传来英成惊慌的声音:“夏市长,杨彬在从市局转移到看守所的中途试图逃跑,被干警当场击毙!”

    杨彬被捕后一直在市局机关滞留,为了便于审讯,也是为了获取第一手的证据,一连在市局看管了三五夭。不料在表理和英成刚刚下到区县执行任务时,路洪占就提出要将杨彬转移到看守所羁押。

    市局岛看守所有一段距离,中间要经过一处荒废的工厂。到了工厂时,杨彬提出要解手,声称续不住了,警察只好陪同他到背人之地解手。刚转过一个弯,杨彬突然发难,捡起砖头砸晕了警察,然后打开了脚镣手铐,企图逃跑。

    另外两名警察发现后,鸣枪示警,杨彬不但不停下,反而加速逃跑,而且还抢了警察的枪,向警察射击,警察被迫反击,最后杨彬被当场击毙。

    ……尽管英成的汇报有许多细节还不甚清楚,但直觉告诉夏想,杨彬被击毙的事件背后,肯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阴谋的剑锋所指之处,正是元旦后有可能定罪的涂筠。

    是路洪占?还是古向国?抑或有更高层次的人物参预?不管是哪一种,杨彬作为一个牺牲品,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至少他一死,有许多人都能睡一个安稿觉了。

    夏想冷静下来,细心想了一想,知道对手还是过于强大,不仅仅在于后台强硬,还有在郎市无孔不入的关系网,他想要完全在郎市打开局面,熟知各项工作,还需要有很长道路要是。

    同时杨彬之死也给他敲响了警钟,让他清醒地认识到了斗争的严峻性。

    斗争的手段有许多种,表面上的暴力威胁只是最简直最粗渍的手段,但也往往最见效。不过在他露出了两次利齿之后,确实也给对方带来了足够的震憾,哝呢陈不敢用一些人身威胁的低级手段来对付他,转而开始了更隐晦的手法。

    柽彬之死,有没有哦呢陈的影子夏想不敢肯定,但肯定有络洪占的手笔。

    夏想敲了敲额头,路洪占背负了一个处分,虽然对他的威望有一定的影响,但还是不足以在市局对他形成足够的牵制,即使再加上自己现在大权在握,主抓了市局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但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对路洪占形成了制约,并未让他有所收敛。杨彬之死,既是为涂筠铺平道路,也是为了杀人灭口,将诸多秘密扼杀,同时,也是路洪占一次间接的示警,是在宣告他依然牢牢掌控着市局的大权,谁也别想动摇他的根本。

    是呀,夏想也承认,他的一系列的手段确实也撬动了路洪占的利益,但还没有动摇他的根本,杨彬的意外死亡,更让涂筠之案扑朔迷离,也增加了许多变数。

    只是……上次顾社长的内参,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引爆,哪里又出现了意外不成?顾曾的手笔,是夏想的另一个埋伏,只不过时机他掌握不了。

    夏想赶到时,还只有艾成文一人在,一见夏想进来,艾成文示意张尧先关上房门,然后将夏想狂进了里间,才说:“形势很不妙,夏想同志,杨彬死得有点蹊跷。”

    夏想知道艾成文是什么意思,就说:“死得是不是蹊跷得由公安机关下结论,我们不专业,只能凭猜测。但有一点很耐人寻味,就是杨彬死得很是时候。”

    艾成文点点头:“有人不想让他开口,所以他就得闭嘴。我听说,省纪委正准备提审杨彬,要落实一下涂筠和常国庆之间的关系,结果在关键的当口,杨彬就突然死掉了,死无对证了……”

    他摇头叹息,不无惋惜之意。当然不是替杨彬之死惋惜,是无法将涂筠一棍子打死而无奈了。

    夏想就问:“省厅的事故调查组不是还没有走?正好让他们再介入调查一下杨彬事件。”上次劫持事件,省公安厅派来了事故调查组,在郎市呆了一周有余,实际上也!支有调查出什么有价值的结论出来,正准备撤退之时,就又意外发生了杨彬命案。

    省厅调查组还在就有意外发生,对方也是迫不及待了。也是,杨彬不死,涂筠要倒霉不说,古向国也是如芒在背,哦呢陈更是如坐针毡,他一人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为了让大家放心,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好,虽然不一定有用,但略胜于无。”艾成文也不抱任何乐观想法,他的手扬起,迟疑一下,还是做出一个亲昵的动作,柏了拍夏想的肩膀,“虽然取得一点阶段性胜利,但对手依然很强大,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灰心。”

    夏想明白艾成文担心他会退缩,就呵呵一笑:“行百里者半九十,艾书记请放心,退后不是我的性格。两人达成了共识,正好古向国、路洪占一起进来,紧接着,张樱籍

    也来到了。

    人到齐了,开始开会,会议的议题就是杨彬意外死亡事件,由路洪占做重点汇报。

    “根据四名警察提供的现场情况报告,基本上可以断定,杨彬逃

    跑,虽然有干警疏忽和失误的原因所致,但杨彬抢枪之后

    古向国还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对手。

    夏想对两人评价还算中肯,因为路洪占说完,古向国就立刻说道:“既然省厅调查组的人还在,就请他们受受累,再彻底查明杨彬事件的真相,也好还几名押送的干警一个清白。艾书记、张书记,还有夏市长,有什么意见没有?”

    自然都没有什么意见。随后,路洪占又重点汇报了一下劫持案件硌进展情况。

    疤脸枚捕后,由表理和英成联合审讯,以英成为主。不过没有什么重大发现,疤脸一口咬定是他一人所为,没有任何人指使,只是想为四小龙报仇,就是想杀了夏想,反正他也活够了,也不赔本了。

    也就是说,从疤脸身上已经挖掘不到有价值的东西了。

    和夏想设想的**不离十。实际上,真正能触动哦呢陈利益的还是只有杨彬,因为杨彬的口供对哦呢陈极其不利,可以以要求哝呢陈配合调查为由,将哦呢陈带进公安局审问。只可惜,疤脸的意外出现虽然让夏想在妙手推进之下,从市公安局分了权,但也没有来得及进一步推进杨彬的审理,结果就让路洪占从容得手,下了狠手。

    各有得失。

    夏想也没有恝到古向国能狠下心肠杀死杨彬,毕竟杨彬是他的远房亲戚。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古向国的心狠手辣的一面,也小瞧了他壮士断腕的勇气。

    书记办公会结束之后,古向国难得地说了一句:“夏想同志,请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印象中,除了正式的汇报工作之外,夏想还是第一次被古向国亲自邀请,他笑着点头,跟随古向国进了他的办公室。

    古向国找夏想,是关于大学城项日的事情。涂筠被抓,他当时虚晃一枪所说的两处投j$,都没有了影子,还真应了夏想的猜测,就是落不到实处,完全是政客的手腕而已。

    但大学城始终是郎市的心病,古向国知道夏恝善于和投资商打交道,能椅一个全新的下马区建铍起来,商业眼光错不了。

    政治上的事情,本来就是你有初一我有十五,因此古向国也没觉得不好意思,直截了当地就说:“夏市长,涂市长出了事情,大学城项目还得你捡起来,非你莫属。”

    如果夏想非要推脱不接手,古向国也奈何不了他。但夏想不是只为斗争而斗争的政客,他有理想有抱负,既然为官就要为民请命。大学城荒废已久,一直闲置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而且他也清楚在后世,大学城重新兴起之后,确实对邮市的经济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也提升了郎市的形象。他前来郎市,就算是有人要刻意培养他、观察他,或是让他打破郎市的平衡也好,他更清楚的一点是,掌权,是为了更好地运用手中的权力为百姓谋取福利。

    因此明知道古向国很无赖地在大学城项日不能成为政治筹码之后,就又当成了烂摊子推给了他,他也不能蝻气不要,不要,可以让古向国面上无光,但也不利于郎市的络济发展,何况他确实有信心让大学城起死回生。

    拿百姓利益赌气,不是夏想的本心。

    “不是说陈总有意投资大学城?对了,好象还有京城方面的投资?”接手归接手,适当地落落古向国的面子还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他们确实有意投!$大学城,也可以由邵丁同志具体负责,我就不插手了,省得让人对我有意见,说我抢功。”

    夏想话一出口,古向国就微微动容,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呵呵一笑:“经过认真考虑,我还是认为大学城由你来负责最有可能重获新

    生,夏市长就不要推辞了,能者多劳,是不是?”

    回到办公室,夏想无奈笑了笑,厚黑厚黑,官场之上,在利益面前,不脸厚心黑行不通。古向国硬将大学城项目塞给他,一是给他加担子,二是还想让大学城烂摊子成为他绊脚石。

    夏想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本来他想让远景集团投资大学城,现在因为哦呢陈的缘故,他改变主意导,决定让江山房产投资大学城。

    不是萧伍想借助郎市本地商家想进入郎市而不得其门吗?好,正好借大学城项目之名,因势利导,让江山房产名正言顺地进入郎市,以投资大学城的名义,先在郎市扎根,然后再慢慢扩张。江山房产虽然实力不如远景集团,但投资一个大学城还能勉强应付,关键是江山房产有一帮他生死与共的兄弟,让他们前来郎市,也不怕哦呢陈黑恶势力的骚扰。

    夏想有了决定,刚想要打电话给萧伍,却见李财源敲门进来,一脸悲愤,两眼热泪.一进门就哽咽说道:“夏市长,我……”

    夏想知道他是为了杨彬之死而悲痛,就劝慰说道:“杨彬是罪有应得,就算他不被击毙,再经过一系列的审讯的话,不一定能判了死刑。他一死,你也算了了心事。至于真正的幕后黑手哦呢陈,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问题,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财源心潮澎湃,含泪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杨彬一死,我已经很高兴了。我是来感谢夏市长的,要不是您,现在死去的人说不定会是我们一家人……”

    两行热泪滚滚而下,然后李财源又“扑通”一声跪倒在夏想面前:“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男儿有泪不轻俾,只因未到伤心处,见李财源堂堂男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夏想也是一时唏嘘,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李财源怎么全自毁名声,怎么会到如此地步?都是权势滔天的哦呢陈在背后所下的黑手,夏想在感慨之余,心中也是悲愤难平,李财源只是一个缩影,在郎市不知道有多少家庭被嗔呢陈害得支离破碎,甚至家破人亡。

    夏想急忙扶起李财源:“财源,不要动不动就下跪,你再这样,戎就批评你了。”他假装生气地呵斥了李财源一句,随后又说,“还要想办法再恢复你的名声才好,否则有一个政治污点,以后提拔的时候,总是绊脚石。”

    李财源止住了眼泪,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办法,只要夏市长点头,我就尽快实施。”

    “说来听听。”夏想大感兴趣,在他眼中,李财源的点子有时也很有神来之笔的意味,颇有鬼才的手笔。

    “其实也简单,就是让我的女同学再来市委一趟,拿着亲子鉴定书,说孩子不是我的,是她被人强*奸之后生下的孩子,当时为了报复我当年不和她结婚而娶了别人,她故意耒污蔑我的清白。现在她又想通了,觉得不应该陷害我,就来澄清事实。”李财源说完,一脸紧张地看着夏想,唯恐夏想不答应。

    夏想哭笑不得,刚想到李财源是鬼才,没想到他的主意还真是让人无je,什么强*奸什么报复,也太离奇了,就问:“都是真的?”

    李财源一脸黯然:“是的,确实是真的,她被人强*奸后生下了一个

    “强*奸犯抓住没有?”夏想很关心犯罪嫌疑人的命运,因为郎市

    的治安环境太差了。

    “没有。她只对我说过她是被人强*奸的,根本就没有报案,因为她受到威胁,报案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她一个弱女子无权无势,只好屈服了。”李财源握紧了拳头。

    怪不得他的女同学会帮他,原来两人同病相怜。夏想坐下想了一想:“好,就按你的思路去做,到时我和艾书记通通气,看能不能既恢复了你的名誉,又能帮你的女同学抓住祸害她的坏人……对了,她叫作么名字?”

    “魏红清。”李财源说道,又犹豫了一下,“她可能不想报

    案,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怎么一回事。”

    “什么?魏红清?”夏想吃惊不小,魏红清的名字对他来说十分熟悉,一经提起,就有许多前尘往事浮现在心头,让他不由惊讶世界真是如此之小,但又不肯定,又多问了一句,“你和她是什么同学?”

    “高中同学,她在燕市上的大学,是燕省建筑学院。”李财源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啊,她难道也是您的大学同学?”

    夏想感慨万千,是呀,魏红清不但是他的大学同学,还和杨贝情同姐妹!

    飕::有作者和读者问我,怎么样才能每天写十万字?我说,时刻在想,如果少了万字会失信于所有的读者,会让每天等候的兄弟看得不够爽快,自己不写完会睡不着觉!只要一心将兄弟们的感受放在心上,就能每天咬牙坚持万字。正是抱着这种信念,官神坚持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每天万字!兄弟们,求!(及时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