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32章 变数,谁主沉浮

《官神》 第832章 变数,谁主沉浮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32章变数,谁主沉浮

    夏想勃然大怒。

    死了一个杨彬也就算了,还让疤脸成功逃脱,还真以为疤脸是斯科菲尔德,能策划一次完美的越狱?如果说没有人为因素,夏想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看守所就算全是饭桶,也不能让戴着脚镣手铐的疤脸成功逃脱

    夏想清楚,不是哦呢陈的手笔,就是路洪占的后手。

    太嚣张了,嚣张到当市公安局完全当成了自家后院,嚣张到完全无视法律和人命,夏想胸中怒火中烧,他知道,有人故意放走疤脸,就是想给他制造危险。

    疤脸肋骨断了几根,鼻梁骨折,就几天功夫,顶多康复三成,基本上还是半死亡状态,就能成功逃脱?故意放人的嫌疑也太明显了……根本就是赤露o裸的挑衅

    夏想心里有数,对方故意放跑疤脸,就是不想让他省心,就是要放一颗定时炸弹在他周围,让他时刻生活在危险之中,给他制造心理压力,让他天天提心吊胆。

    很歹毒的手段。

    书记碰头会第一时间召开,路洪占一进门,就被艾成文劈头盖脸训了一顿,路洪占态度不错,等艾成文骂完之后,才先是做了自我批评,说是没有做好保卫工作,然后话题一转:“疤脸逃脱的时候,是表理表局长正在值班,我去五堂市分局视察工作去了。”

    五堂市虽然也归郎市管辖,但却是一块飞地,位于京津之间,要去五堂市,要先出郎市地界,同时也是省界,在京城的地界走上十几公里再次进入燕省地界,才是五堂市的管辖范围。五堂市离京城不过30多公里,驱车半个小时。

    路洪占的理由很充分,显然是早有精心安排,一句话就顶得艾成文差点说不出话来。也是,表理虽然是常务副局长,但却是半路出家的公安,又没有做过刑侦工作,和一生从事公安侦破工作的路洪占相比,不管是手段还是布局,都有所不如。

    古向国没说话,眼神之中却有戏谑和得意之意。

    夏想大有深意地看了路洪占一眼,不轻不重地敲打了一句:“路局长,杨彬逃跑被击毙一事还没有得出结论,现在又出现了疤脸逃走事件,市局到底是治理有方,铁板一片?还是一盘散沙,各吃干饭?”

    “夏市长,你……”路洪占本来正暗暗得意呛得艾成文无话可说,表理是艾书记的人,是在表理当班时疤脸逃走的,要怪,应该怪表理才行,不料夏想上来就冷嘲热讽了一句,让他不好回答,“请夏市长客观公正的评论,不要带有偏见地攻击市局的干警和我本人的工作能力。”

    “客观公正会有的,等调查清楚事实真相之后,会给你一个公平的说法。”夏想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认为有必要成立独立的调查组,从省厅抽调力量,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进行独立的调查,路局有没有什么想法?”上次省厅的调查组前来郎市调查杨彬被击毙事件,最后不了了之,只得出了一个和市局差不多的结论,在元旦之前就撤回燕市了。

    路洪占自恃市局的中层力量都是他的人,夏想的手虽然已经伸进了市局,但还是没有掌握住核心力量,他一点也不担心外来力量能调查出什么子丑寅卯,就说:“我举两手赞成,完全没有意见,也想早日还表理同志一个清白……”言外之意是,疤脸的脱逃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就算责任到人,也是表理一人承担。

    艾成文摆了摆手:“我提议由夏想同志担任调查组组长,大家有没有意见?”

    古向国没有意见,知道艾成文动怒了。路洪占也没有意见,因为在座四人之中,只有夏想最合适。

    最近形成共识,由夏想出面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向省厅请调警力,介入疤脸脱逃事件的调查。

    会后,艾成文特意留下夏想,郑重交待几句,对路洪占最近的所作所为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希望夏想能抓住机会,给路洪占迎头痛击,他会坚定地给予他应有的支持。

    夏想清楚,艾成文也被路洪占和古向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激怒了。

    回到办公室,沉思了片刻,夏想给宋朝度打了一个电话,提出了要借调省厅的力量,但同时提出要求,希望让省厅借调下马区分局的历飞进入调查组一起来郎市。

    宋朝度答应了,在得知了郎市险恶的政治环境之后,他反而轻松地笑了:“现在一想,把你扔到郎市还真是明智之举,政治环境复杂,经济形势严峻,挺过去眼前的难关,就是一片晴天。不过,常务副市长还是权限小了一些,打击黑恶势力,必须是一把手牵头才行。”

    夏想也很清楚,他不是一把手,想要打击黑恶势力,困难重重。即使是一把手,如果不把公安力量掌握在手中,也无法挥出重拳。后世最年轻的直辖市的一把手上任之后,想要开展打黑运动,也是将一直跟随他的公安局长调到身边担任了局长之后,才开展了一系列的铁腕打黑。

    而跟随他的公安局长,传闻早年曾因打击黑恶势力妻女都被黑社会绑架,惨遭杀害

    夏想之所以没有带领家属来郎市,也是孤身一人不怕人身威胁的宣告。而他采取了和在燕市截然不同的策略,一是正面寸步不让的对抗,二是毫不含糊的以暴制暴,就是不想让哦呢陈认为他胆小怯懦,让黑恶势力心存可以将他收编的幻想。他要的就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让对方感觉到痛。

    对方确实感觉到了痛,但反击也很迅速,先是击毙了杨彬,现在又放走疤脸,可以说对方虽然刚刚输了一着,但仍然信心十足并且有条不紊地布局。

    是呀,谁也不肯轻易认输,况且又是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之下,不,平心而论对方的实力其实还要强上一些,因为哦呢陈的地下力量必须承认确实很庞大。

    夏想让宋朝度以省公安厅调查组的名义,调来历飞来郎市,是他的一手妙棋,希望计划能顺利进行,从而打开第二步的局面。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就等省厅公安组顺利成行了,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后有望来到郎市。

    下班后,夏想一个人回到家中,见家中凌乱不堪,不由晒然一笑。原先以为是付先先将家弄乱了,没想到自己也不是很整洁,男人就是男人,家中没有女人确实不太象家。

    不知何故,忽然间就想起了杨贝和卫辛。

    杨贝和卫辛作为他前世纠缠最多的两个女子,留给他的是截然不同的感受。杨贝短见而善变,一毕业就义无反顾的分手,毫无留恋,让他曾经伤心过一段时间,尽管他也清楚,大学时的恋爱和山盟海誓,都会在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之中消散,化为往事。但他当时毕竟对杨贝动过真心,不管是不是年少冲动,还是初恋时不懂爱情,确实也为之心伤过一段时间。

    后来又遇到了卫辛,与杨贝的善变不同,卫辛的爱,缠绵而热烈,固执而体贴,犹如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夏想网在了网中央。也是夏想身在福中不知福,又或者他太醉心于金钱,更或者是他犯了和所有人都一样爱犯的错误——日用而不知,习惯了卫辛无微不至的爱,习惯她的存在,就不知道珍惜她的付出,结果在卫辛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一个名份而不可得的情况之下,她终于愤而离去。

    卫辛走后,夏想才体会到原来在他的生命之中,卫辛如空气一样重要。但正和所有人最容易忽视最珍贵的事物一样,对每一个人最重要的阳光和空气,却往往被每一个人不知不觉中忘记存在。卫辛的离去,当时夏想不愿意承认,现在重新想起,却蓦然感受到的是心痛。

    是的,他真的心痛了。

    一个女人几年的等候和付出,一个女人全部的青春和无悔,他随意挥霍而不知珍惜,他何其可恨

    只是今生再次相遇,夏想刻意地疏远卫辛,是真的不想再伤害她一次。而重生之后,他也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卫辛,其实是在内心深处害怕和卫辛相见,他无颜面对卫辛对他的好。

    只不过世事往往出人意料,他还是和卫辛命定的相遇了,而且卫辛没有逃脱人生强大的惯性,还是一如既往地爱上了他,就让他始料不及却又无可奈何。

    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天事情,夏想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和卫辛之间的关系,正打算上床睡觉时,电话却突兀地响了。

    卫辛到郎市了。

    谁也没想到卫辛会选择晚上到郎市,接上卫辛,夏想联想到付先先在酒店的遭遇,还是将她接到家中来住。他的常委楼位置十分僻静,既安全又隐秘,不会有闲杂人等,也不会有人议论,最主要的是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卫辛又瘦了一些,她本来身材就有些苗条,穿了羽绒服和牛仔裤的她,更显细腿蜂腰。和杨贝的圆脸不同,卫辛的脸型瘦长,是标准的鹅蛋脸,如果她再稍微丰腴一些,比起许晴还要漂亮不少,但现在瘦削之后,就略显憔悴。

    卫辛没带什么行李,跟随夏想进屋之后,迟疑一下:“喂,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不冷清?呀,太乱了,真够懒的,臭袜子怎么乱扔?哎呀,内裤还能和外衣一起洗?”

    其实市委给夏想配了一个类似保姆性质的工作人员,不过夏想没让她来收拾。卫辛一进门,先换了鞋了,洗了手,然后脱了外套,就开始动手帮他收拾家。穿紧身毛衣的卫辛,收拾家的时候,格外温柔,格外有女人味,弯腰翘臀,更显成熟风情一览无余。

    夏想感叹,卫辛也不小了,后世的此时,他和她已经相识相爱并且同居了,而今生的现在,依然若即若离。

    卫辛干活很利索,半个小时家中就焕然一新,她拍了拍手掌,又系上了围裙帮夏想做饭。

    冰箱里的东西倒是不少,夏想自己不做饭,但市委有定额配送,所以什么东西都不缺。卫辛俨然如同一个细心能干的小妻子,忙碌的身影来往不停,在夏想面前时隐时现,一时间犹如时光流转,夏想想起后世,不知有多少次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卫辛在厨房进进出出的忙碌,当时只觉得理所当然,一点也没有珍惜来之不易的感动,今天却有所不同,他心中忽然涌动着浓浓的幸福感。

    再看卫辛的身影,忽然近在咫尺,忽然远在天涯,前世今生似乎重叠在一起,不知不觉,夏想的眼睛湿润了。

    卫辛,是他前生今世最亏待的女人,也是他最不愿直面的自己拙劣的一面。

    卫辛是一面镜子,照到了他的不足,让夏想看到了自己的自私之处。

    将饭菜端到桌上,卫辛不经意间看了夏想一眼,见他一脸沉迷,看她看得入了神,不由脸一红,心中一荡,不知何故,一种幸福和满足感油然而生。能为自己喜欢的男人下厨,为他做家务,为他整理扔得到处都是的东西,就是一个懂爱的女人的最大幸福。

    尽管说来卫辛比大部分女人更富有,更有情调,但她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女人,认为女人就应该为男人做家务做饭,为男人打理一切,而不是无所事事只知道虚荣和养尊处优。

    娶妻娶贤,真正有品味的男人选择妻子时,一定会将贤德放在第一位。

    吃饭的时候,卫辛夹了夏想最喜欢的菜到他的碗里,说来也怪,不管是后世的卫辛还是现在的卫辛,都从未问过他爱吃什么,但每次都能做出他最爱吃的饭菜,夏想不免心潮澎湃:“卫辛,你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好女人,希望能找到了一个可以把你珍藏一生的好男人。”

    卫辛笑了笑,笑容中有一丝落寞:“可以珍藏我的人,有不少,但可以珍藏我的心的人,却很少。”

    说话间,卫辛说出了她来郎市的目的,是想在郎市寻找商机,因为郎市的电子信息产业比较发达,主要是离京津较近的缘故,地皮和人工又比京津便宜不少,有较大的优势。京城有不少大型电子集团在郎市都有分厂,相对燕市来说,还是有地理上的便利之处。

    卫辛是从津城前来郎市的,她在京城考察了之后,又到津城呆了几天,最后才落脚郎市,已经做足了前期工作。同时她也和连若菡商议过了,连若菡也支持她来郎市投资电子信息或电子商务。

    饭后,卫辛提出要住宾馆,夏想却说:“就住家里好了,反正有房间,当然前提是你对我放心的话。”

    本来后一句是无心之语,卫辛听了,却蓦然脸红了,看了夏想几眼,有些害羞地说了一句:“我从来就没有怕过你。”

    误解了不是?夏想笑了笑,摇了摇头:“明天让萧伍陪你在郎市考察一下,有需要我出面的地方,就来电话。”

    卫辛睡觉很安稳,一晚上没什么动静,夏想知道她睡着的姿势很安详很可爱。

    第二天一早,夏想起床的时候,卫辛就已经做好了早饭。

    又一次让夏想生发感慨,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真不错。

    上班后,夏想就打电话给萧伍,让他全程陪同卫辛在郎市考察,一定要保护好卫辛的安全,不能有一点闪失。夏想现在承受不起卫辛遭受什么不测,否则他真有可能发狂。

    同时又要求萧伍尽快安排朱虎和孙现伟、李红江来郎市,商议投资大学城事宜。

    中午时分,市委机关忽然热闹起来,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要找艾书记,被人拦下后,哭着不走,最后惊动了夏市长。夏市长让汤化来出面,将女人领了进来,见到了艾书记,说出了当年诬陷李财源的事情是假,是她无奈之下做出的傻事,她现在想通了,要为李财源正名,并且拿出了亲子鉴定书。

    艾成文听了事情的真相之后,感慨万千,连连称赞李财源是一个敢于担待的好男人好同志,并向女人保证,要开会研究李财源同志的处分问题,争取还他一个公正。

    女人千恩万谢,随后她又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先和李财源见了面。两人无语哽咽,最后说了半天话,李财源又领他敲响了夏想办公室的门。

    夏想起身相迎,魏红清迈入办公室的一瞬间,他不由愣了一愣,眼前是一个一脸憔悴的中年妇女形象,虽然努力将一身旧衣服穿得很干净整洁,但泛白的衣角,老旧的款式,以及微小的补丁,都难逃夏想的眼睛。

    衣着上的难堪还好掩饰,但和他同岁的魏红清今年才30岁——30岁的她却苍老如40岁一般,虽然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依稀可见她当年爱美要强的模样,但眼角的皱纹和凄苦的眼神,让夏想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叹息,岁月是一双魔手,让人生让人死让人凄风苦雨,眼前的女人和他想象中的魏红清差距之大,再一次让他感受到物是人非的无奈。

    也许是因为卫辛的缘故,夏想最近多了不少感慨。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魏红清的出现,带来了关于杨贝的消息,而杨贝现今的处境,以及她组建的家庭,意外让他在郎市的斗争,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巨大变数

    PS:新的博弈带着全新的变数,在下周,将会精彩继续。求票,免费的票越多越好。求,最后四天了,兄弟们的就别藏着了,尽情地砸给官神,因为接下来的精彩情节在心中涌动,需要漏*点来推动,需要兄弟们的鼓励来发动,让我们一起在3月的最后,让官神的成绩保持在榜前15名如此,诸位可亲可爱的兄弟姐妹,你们是老何最值得铭记并且感谢的人。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