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33章 机遇,即将破局

《官神》 第833章 机遇,即将破局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33章机遇,即将破局

    魏红清抱着孩子——三岁的小男孩,一双眼睛乌黑发亮,好奇地打量着夏想——她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气宇不凡、沉稳有度的男人,真是当年在班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夏想?现在是堂堂的常务副市长,得是多大的官儿?

    夏想担任了常务副市长之后,也在电视上露过几面,但家中穷得连电视都没有魏红清根本就没有看过新闻。当然她也听说了常务副市长名叫夏想,根本就没有多想,以为只是重名而已,没想到,还真是她的同班同学夏想。

    魏红清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也是,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虽然是同学,但步入社会之后,地位逐渐有了差距,人和人之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单纯的友谊,她现在处于社会最低层,而夏想是高高在上的常务副市长,地位有天壤之别,因此虽然夏想是她当年接触最多的男生之一,却让她一点也生不起亲切之意。

    夏想来到魏红清面前,微微有些激动:“红清,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怎么也不来找我?别觉得我是市长就和同学们疏远了,我还是当年那个有点腼腆有点内向的夏想。”

    “夏想……”魏红清一下回到了大学时光,“夏想”她只说了一句,就嚎啕大哭起来,哭声中,有悲苦和无奈,有生活的艰辛和不易,还有对不平的控诉。

    夏想轻轻拍了拍魏红清的后背,当年他也曾对她有过好感,因为她比杨贝更活泼,就如校园之中的一只百灵鸟,喜欢唱歌,经常是一路走一路唱。只是曾经的欢乐抵挡不住岁月的风霜,魏红清哪里还有半点当年天真烂漫的模样?

    等魏红清哭够了,夏想才扶她坐下,没有一点市长的架子,亲自倒水给她喝,还拿出糖果逗魏红清的儿子魏良。不多时,气氛就缓和了许多,魏红清也平静下来,断断续续地向夏想说出了她的遭遇。

    大学毕业后,魏红清分配到郎市建委工作,负责档案管理,工作还算清闲,没有什么权力,也没有太大的前途。她没有什么背景,分配到建委工作也是托了李财源的关系。

    一晃三年过去了,魏红清还是独身一人,没有结婚,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名日本人——在郎市的日本人不少,有些来自京津,有些是中日合资占住漆的日方管理人员——日本人对她很好,她陷入了爱河之中,以为终于找到了可以依赖一生的男人,不料在一个夜晚,突生变故。

    魏红清虽然思想有些新潮,但骨子里还是传统观念,和日本人谈恋爱时,一直没有答应对方的性要求,做到了守身如玉。谁知一天晚上当她赶到和日本人约好的见面地点时,却意外接到对方电话说是临时有事来不了了,她就一人返回,不料在返回的途中,被人拖进了一处废弃的厂房,然后就被……

    被**后,她本来想报警,但珍惜名誉如生命的她不想被人指着脊梁骨议论纷纷,就忍了下来,打碎牙齿向肚里咽的苦果不好受,本来她还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日本人,却被告知,日本人被紧急召回了国内,不知何时才来郎市。

    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怀孕了。本来也想打掉胎儿,但一时迷糊,她却非要生下孩子。结果可想而知,因为未婚先孕在单位影响不好,她被开除了公职。而观念传统的父母也不能理解她的选择,将她赶出了家门,结果,魏红清一个人拉扯孩子,又没有正式工作,度日如年,无比艰难。

    ……

    夏想隐隐听出了一些什么,看了李财源一眼,李财源微微点头,就更坐实了夏想的猜测,他就直接问出了口:“红清,你说实话,你不报警,又想生下孩子,是不是知道**你的人就是那个日本人?”

    魏红清一下愣住,双眼一下涌出了泪水,看了看夏想,又看了看李财源,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他身的气息,我永远不能忘记。”

    向来是痴情女子负心汉,果然不假,又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也是不虚,夏想无法劝慰魏红清什么,还以为她遭遇了多大的不幸,却原以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让他无言以对。

    夏想本以为还可以为魏红清申冤,不想却是她自愿承受,就让他一腔热诚落不到实处,只好没有再提。感情上的事情最勉强不来,何况对方又是一个日本人,已经不在中国了,能奈何他何?

    夏想就多问了一句:“他回国之后,就一直没有音讯了?”

    魏红清欲言又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小声说道:“他现在就在郎市”

    夏想一愣:“他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不去找他?”

    “叫佐藤直一……他现在是占住漆的日方总裁,我无凭无据怎么好意思去找他?也许他早就忘了我,苦果我一个人吞下就行了,何必再连累别人。”

    女人呀女人,夏想暗暗摇头,要是一个中国人**了魏红清而不负责任,他可以直接找到他,告诉他,要么娶魏红清,要么伏法。但对方是一个日本人,而且还是郎市最大的合资企业的日方总裁,事情就棘手了。因为占住漆是郎市引进了最大一笔外资,也是目前效益最好的合资企业,是利税大户,再加上国人固有的对国际友人的忍让传统,想要替魏红清讨回公道,难度极大。

    夏想叹了一口气:“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的?我尽量为你解决,如果你想讨回公道,说实话,难度不小,只能慢慢寻找合适的机会。”说来上任一个多月了,夏想还没有见过占住漆的日方总裁,对方也没有拜会他,可见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在对方眼中,也没有太大的份量。

    不过夏想清楚的是,后世曾经因为漆的辐射问题,占住漆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期间有一则传闻甚广的新闻,就是关于涂料中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的含量值的争论。

    为了环保和最大限度的减少涂料对人体的伤害,本来业内最新制定的涂料国家标准准备是100gVOC。但在制定的最后关头,业内老大“占住”发话了,认为标准太高,生产不出来由于种种不为人所知的原因,我们的国家标准屈从于占住公司的压力,将国标定为了200gVOC,也由此引发了一场标准之争。实际上,欧美涂料厂家的VOC早就控制在50g以下,适用儿童使用的涂料,更是几乎为0

    由此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讨论,当然,由于消费者对各种数值都如听天书,并没有深入研究,最后还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结局,但占住漆的问题也由此露出了冰山一角。

    正好又有了魏红清的遭遇,夏想就决定有时间要好好会一会佐藤直一,一为正面了解一下他的为人,二来也暗中一探占住漆是否真有狼子野心的事实,三也是伺机寻找机会,为魏红清讨回公道。

    都解放快60年了,还任由日本人在中国横行霸道,还敢**中国女人——而且还是他的女同学,夏想就不由慷慨愤然。

    而李财源的一句话就更让他对佐藤直一有了深一层的认识,李财源说道:“夏市长,据我所知,佐藤直一和哦呢陈关系不错,两人来往非常密切,哦呢陈所有工程都用占住漆,而且我还听说,他一直对金茉银莉姐妹有想法,每次见到她们都眼睛发直……”

    一句话说得魏红清目光黯淡下去,低头不语。

    夏想一拍桌子:“哼,看来有必要抽出时间和佐藤先生好好见一面了。”

    随后,夏想让汤化业负责给魏红清安排一份工作,要求事业单位,工作清闲并且收入高。为了可怜可叹的女同学,夏想也走走后门,特别照顾一下。而且他毕竟是常务副市长,安排一个工作还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他又从身上翻出了3000元交给魏红清母子——看样子,她们的生活实在艰难,可惜夏想身上一般带钱不多,要不他拿出3万元也会毫不犹豫。

    魏红清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只是感动地流泪。夏想也没说什么官话套话,在老同学面前,他流露出的还是真实的一面:“不说别的,就凭我们四年的同学情谊,我也有义务保护你。可惜遇到你太晚了,红清,希望你能坚强一些,如果需要你作证的时候,你能不能勇敢面对?”

    魏红清低下头,犹豫了一下:“我再想想。”

    夏想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也没有逼她过紧,忽然就想起了杨贝:“是不是杨贝也在郎市?”

    魏红清点了点头:“是的,我也听说你们分手了……”她又低下了头,“贝贝说,不让我告诉你她现在的状况。她现在过得不太好,嫁了一个大她许多岁的男人,男人对她很不好,经常打她骂她,她没办法,苦果只能自己承受……我们都是命苦的人。”

    夏想不由唏嘘,杨贝和他虽然说也曾有过感情,但也是大学时代的朦胧而唯美的初恋而已,如果今生不再相见,事过了无痕。不想在坝县相遇,还有过一番纠葛,数年后,竟然又在郎市相见,却听闻她已经为**,而且还生活很不幸,他心中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夏市长也是关心老同学的生活,杨贝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了,怎么这么死心眼?她既然生活得不幸,就让夏市长了解一下是什么情况再说,也许夏市长能解决她的难处。你要真心为她着想,就告诉夏市长实情。”李财源并不清楚杨贝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以为也是普通的同学,出于好心,就劝了魏红清一句。

    魏红清见夏想一脸真诚,想了一想,还是说出了实情:“贝贝三年前来到了郎市,她在南方发展得不太顺利,就来郎市找到我,正好当时占住漆招聘,她去应聘,就当上了行政秘书。后来她母亲得了一场大病,需要很多钱,她没有钱为母亲治病,最后就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个有钱人。那人给了她许多钱为她的母亲治病,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结婚后就一直打她骂她,她母亲的病每天都需要高额的治疗费用,为了母亲,她只能忍了……”

    夏想握紧了拳头,没想到杨贝现在的状况如此之惨,让他心中憋火,就又问:“她嫁给了谁?”

    “陈大头”魏红清生怕夏想不知道陈大头是谁,又补充了一句,“就是哦呢陈的哥哥。”

    送走了魏红清,夏想一个人在办公室转来转去,想了许久,许多前尘往事一起浮上心头,心思浮沉不定,时而皱眉,时而舒展,足足一个小时没有迈出办公室一步。

    郎市,不但政治上利益纠葛不断,经济上复杂多变,还又牵扯到他的前尘往事,还有老同学和初恋,真真正正是一个是非之地。但,夏想就是夏想,面对困难,他信奉的一点是,办法永远比困难多,虽然往往是困难在办法前面,但总能找到解决之道。

    事在人为,所有事情都是人在做,解决了人,就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本来他和哦呢陈之间是立场的不同而造成了对抗,现在看来,又更多的掺杂了私人因素在内。而杨贝竟然嫁给了哦呢陈的哥哥,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夏想心中不知是悲哀还是愤怒,又或者是哀其不争怒其不幸?

    或许都有,他心中五味杂陈,人生就是一出大戏,你不知道下一个出场的是谁,而他又化妆成什么样子?也许是惊喜,也许是惊恐。

    思忖良久,夏想主动打了一个电话给哦呢陈:“陈总,有件事情向你打听一下,方便不方便说话?”

    应该说,是夏想来郎市以后,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哦呢陈。

    哦呢陈正在办公室和陈大头谈话,意外接到夏想的电话,让他心里一惊,说话就有点口吃:“您,您好,夏市长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

    话一出口,哦呢陈就有点懊恼,心虚什么?在和夏想的过招中,他又没有输,他的根基还十分牢固,夏想想要动摇他的根本,没那么容易。

    夏想却不在意哦呢陈的口吃,而是问了一个让哦呢陈十分意外的问题:“陈总,你认识佐藤直一?”

    “认识,老朋友了,怎么,夏市长也想约他会谈?”哦呢陈不解夏想为何突然关心起了占住漆的日方总裁。

    “没事,随口一问。”夏想呵呵一笑,“听说你有一个大哥叫陈大头?”

    “没错,夏市长有何指示,难道是在查户口?”哦呢陈半开玩笑半是探究的口气。

    “那倒不是,呵呵,今天来了一个朋友,无意中说到了陈大头是陈总的大哥,我就求证一下。”夏想要的就是话说一半,点到为止,给哦呢陈留下想象的空间。

    果然,挂断电话之后,哦呢陈一脸不解,沉思了半晌才说:“大哥,你最近有没有惹事?”

    陈大头连忙摇头:“没有,我一向老实,你也知道我一向不出门惹事。怎么了?”

    哦呢陈摇摇头,没有说话,心中却疑虑纷飞。他很清楚为官之人,一举一动都大有深意,尤其是夏想更是深不可测,他会无缘无故地突然问起佐藤和陈大头?肯定不会。如果说问起佐藤还情有可原,毕竟佐藤是一个人物,却毫无征兆地突然问起了陈大头,就让哦呢陈心中嘀咕,难道说,夏想要从陈大头身上下手了?

    陈大头身上确实有不少事情可以大做文章。

    他看了陈大头一眼,知道他这个哥哥心思不多,为人有些简单而粗暴,如果真想从他身上入手,还真是防不胜防。

    夏想一个电话,让哦呢陈如临大敌,他前思后想一番,郑重其事交待了陈大头几句,让他以后少出门,多在家中,少和陌生人接触,更不要出去喝酒闹事。

    陈大头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但见哦呢陈一脸严肃,就表示一一照办。

    哦呢陈还是不太放心,因为他知道陈大头爱喝酒,一喝就醉,一醉就误事,就又打电话吩咐手下最近要看紧一点陈大头,严防他喝酒闹事,虽然陈大头一向不会在外面闹事,就爱在家中打老婆。

    ……

    卫辛在郎市呆了两天,得出了结论,很适合投资电子信息,决定回燕市组织经济班底先做出可行性报告,然后再进行一系列的考察、分析,最后总结出投资金额。夏想让萧伍送走了卫辛,卫辛一走,他心里大松了一口气,因为两天来卫辛住在家中,让他总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仿佛一下回到了和卫辛生活在一起的时光,就让他总担心万一一时轻车熟路和卫辛成就了好事,岂非上床容易下床难?

    最主要的是,疤脸脱逃,他担心时刻危及卫辛的安危,还是离开郎市好一些。

    第二天,从省里传来消息,省公安厅独立调查组已经启程赶来郎市,预计中午到达。调查组由省厅一名处长于兵担任组长,副组长是燕市下马区分局副局长历飞。

    机会终于来了,夏想握紧了拳头,用力一拳砸在沙发上,他期待破解眼下的僵局很久了,终于见到了一丝曙光。

    让夏想更没有想到的是,调查组还没有到来,从省纪委又有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去,涂筠的案件,有了眉目,即将尘埃落定——刚刚平静没有几天的郎市,即将风云再起

    PS:长太息以掩涕兮,哀之多艰不多说了,就是一咬牙,抹着眼泪继续码字,期待有更精彩的内容为兄弟们奉送。情节老何可以努力让兄弟们爽快,但就非老何之力了,就真的要拜托兄弟们了,鞠躬拜托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