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45章 变天,一夜之间

《官神》 第845章 变天,一夜之间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45章变天,一夜之间

    夏想接听了电话之后,只听李沁汇报了情况,然后没有任何指示就挂断了电话。现在已经不需要他出面了,所有布局已经完成,他只需要等候一个结果就可以了。

    坐在卫辛的身边良久,夏想一动未动,感觉紧握在掌心的温柔,思绪已经飘远。回想起前世他多少次握着卫辛的小手,一个曾经为他做饭、洗衣并且将家收拾得干净利落的小手,当时却没有了任何感觉,现在重新握住,才知道,有时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以为理所当然是自己应得的,从未认为是值得珍惜的情义。

    静静地凝视卫辛苍白但依然娇美的脸庞——卫辛之美,不如曹殊黧纯真甜美,不如连若菡娇艳动人,不如古玉清新可人,却自有一种让人沉迷的沉静之美,不管一个男人多么忙碌和劳累,不管他有多少艰辛和不幸,似乎卫辛都可以无限度地将他包容,给他温暖和安定。

    卫辛……夏想轻轻呼唤了一声,也是他第一次柔情并且轻动的呼唤,话一出口,就感觉手心中的小手动了一下,他顿时一喜,又急忙喊了一声:“卫辛,我是夏想,你睁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是你前生今生最牵肠挂肚的人,也是对你来说,最没有良心的一个人。”

    “喂,你什么时候没有良心了?”卫辛睁开了眼睛,没有完全睁开,而是左眼睁右眼闭,是她以前和夏想躺在床上时最喜欢的逗夏想的表情,“我什么时候对你牵肠挂肚了,自作多情。”

    卫辛醒了?夏想喜出望外,却一点也没有觉得脸红,他依然把卫辛的小手紧紧握在手中,郑重说道:“如果你觉得跟了我不会没有明天,愿意做我身后的女人,我会收留并且珍藏你全部的爱。”

    夏想没有对曹殊黧说过如此深情的话,也没有对连若菡说过,更没有对古玉说过,前生今世,只对一个人说过,她是卫辛,她只能是卫辛。

    所有的女人之中,谁也不及卫辛对夏想爱与恨付出之多,谁也不如她对夏想之爱,缠绵而热烈,固执而周密。

    卫辛脸红了,挣脱了夏想的手,将脸扭到一边:“我……我,我要考虑考虑,因为我觉得你太花心了,跟了你,分不到你十分之一的爱。”

    夏想一颗紧提了心终于落回了一半,见卫辛不但醒来,而且还娇羞无限,知道她已经没有了大碍,心中总踏实了不少,就说:“嗯,没关系,我给你时间考虑,一年不行,我等你两年,三年,甚至十年……”

    “一点诚心都没有,我都老了,你还会喜欢我?男人只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卫辛上当了,急忙扭过脸来,眼中涌出了泪水。

    “不,你跟我一辈子,我爱你一生。”夏想举起右手,如同庄严地宣誓一样,郑重其事地对卫辛说道。

    卫辛泪如涌泉:“你讨厌我喜欢了你那么长时间,你好不容易表白一次,也不让我矜持一下,就知道逗我哭。”

    半个小时后,经医生检查,卫辛没有大碍,休养一周就可以出院了。但萧伍的情况还是不见好转,也是让夏想忧心不安。

    又半个小时后,因为阴天下雪的缘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夏想就又接到了第二个电话,是齐亚南打来的,齐亚南的声音压抑不住兴奋,只说了一句话:“领导,一切顺利。”

    一切顺利就好,放下电话,夏想望向窗外,外面的雪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一场大雪掩盖了真实的世界,也掩盖了许多真相,以至于当晚在郎市生的事情,许多人并不知情。但也有许多知情的人,许多年以后回忆起那个大雪的夜晚,依然是心有余悸。

    ……

    位于城东的唯美时光歌厅是哦呢陈旗下的产业之一,唯美时光装修豪华,占地面积不小,上下三层,几乎天天客满,尤其在晚上更是客流最密集的时候,张伟作为哦呢陈的心腹之一,负责照看唯美时光的生意。

    唯美晃时光日进帐5万元,是哦呢陈非常看重的一处产业,今年3o岁的张伟跟着哦呢陈有五六年了,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当年曾经单枪匹马和某北帮三个人对战,打得对方两人骨折,一人重伤,他只受了一点轻伤,因此一举成名,就深受哦呢陈赏识,委以重任。

    今天突降大雪,客人不少反增,就让张伟十分欣喜,算计着今天又能多收入一笔了,老板一高兴,估计又能涨涨奖金了。

    涨奖金不是让张伟最高兴的事情,让他最高兴的是老板对手下最大的奖励是请吃饭。请吃饭不算什么,主要是吃饭的时候,金银茉莉会出场,就是让所有人最期待的幸事。

    能和金银茉莉同桌吃饭,不但是张伟眼中最荣幸的事情,也是他最开心的时刻。虽然他照看唯美时光,而唯美时光也是全郎市陪酒陪舞女最漂亮的娱乐场所,但在他眼中,所有风尘女子都远不如金银茉莉夺目。

    甚至可以说,就算她们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也不如金银茉莉不经意间一笑的风情。

    不过金银茉莉只能想上一想,张伟心里清楚,以他的资格别说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了,就是动上她们一根手指,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哦呢陈对金银茉莉爱如掌上明珠,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妨碍包括张伟在内的许多哦呢陈的手下,对金银茉莉有正常的男人的想法。

    张伟不想还好,越想越浑身燥热,就想起今天唯美时光刚来了几个陪酒女,其中一个叫蓝猫的女孩,长得还真有点象金银茉莉,他就琢磨着把蓝猫骗到手,再玩弄一番再说。

    唯美时光在郎市经营多年,后台强硬,又有十几名手下坐镇,没人敢惹事生非,尽管哦呢陈今天特意打来电话,要张伟多注意一下异常情况,他也没有往心里去,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唯美时光闹事,绝对是自讨苦吃。

    大雪天,又有点闲,暖气又热,再加上刚刚吃饱喝足,张伟就不可避免地犯了所有男人的通病,酒足饭饱思yin欲,他就让人叫蓝猫上来,他要面试。

    蓝猫是陪酒女,*台而不出台,而且她年纪不大,刚刚19岁,是大学城的一名女大学生,因为家境贫寒,无奈之下只好陪酒赚钱,才能完成学业。

    蓝猫长得很小巧,腰细,屁股大,走路的时候就如风摆杨柳,别有味道。她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恐和好奇,还没有被风尘之意掩盖,就更能激起张伟的**。他见多了涂脂抹粉的女人,对于清纯的女学生一样的蓝猫更有了猎奇的心理。

    所以蓝猫一进门,张伟的玉火就一下点燃了,尤其是看到蓝猫一双怯生生的大眼睛,象极了金银茉莉之时,他几乎要按捺不住扑了上去。

    不过还是压住了猴急的心思,装模作样地问了几句蓝猫的家庭状况,蓝猫哪里知道眼前男人的邪恶心思,有问有答,因为她知道眼前男人掌握了她的去留大权。唯美时光陪酒赚得多,好的时候一天能赚几百块,做上几个月,就够她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了。

    虽然也有客人动手动脚,但她坚持了底线,*台不出台,卖酒不卖身。尽管有不少姐妹劝她出台,反正床上一躺,双腿一开,财源就滚滚来,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她可以忍辱负重让男人摸上两把,但却不会和一个又一个男人上床。

    只是不一会儿,蓝猫还是现了张伟的异常,因为他的眼睛只在她身上的敏感部位转来转去,明显流露出贪婪的**,就让她心惊胆战,就想借口离开办公室。

    张伟办公室隔音效果极好,而且办公室宽大、舒适,还有一张沙床,灯光也不亮,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氛围,蓝猫越想越怕,就忙说:“张总,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张伟嘿嘿一阵狞笑,一伸手就捉住了蓝猫:“蓝猫,你就是一只会上树的猫,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来,让我好好疼疼你。别怕,别闹,事后好处少不了你,我可以给你安排最大方的客人,给你指定最豪华的包间,你一个月赚一万块也不成问题。”

    蓝猫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我辞职,我不干了”

    她的声音再响,也穿透不了张伟办公室的隔音墙,而且她身材娇小,又没有力气,哪里挣脱得了张伟的膀阔腰圆?任凭她如何挣扎如何哀求如何哭诉,张伟就是无动于衷,一把将她扔到了沙床上,然后就恶狠狠地扑了上去,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

    张伟在他的办公室内,也不知连哄带骗糟塌了多少个他看上的陪酒陪舞女,在他看来,只要是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人,都可以任由他采摘而不负责任。谁能奈他何?派出所罩着,市局有人,后台又是大名鼎鼎的哦呢陈,整个郎市无人敢惹。

    因此张伟才会为所欲为,丝毫不将蓝猫的求饶和痛哭放在心上,被他欺负了又能怎样?只能忍气吞声罢了,又不能动他一根汗毛。反而蓝猫的拼命反抗和求饶,更激起了他的玉火,一伸手就撕到了蓝猫的上衣,然后又将蓝猫的短裙脱下,露出了里面粉色的带有卡通图案的内裤。

    玉火焚身,张伟见蓝猫的小内裤格外迷人,不由兽血沸腾,一把脱掉自己的上衣,就要解开裤子,欲行不轨。

    就在蓝猫惊吓之下,哭得几乎背过气之时,眼见张伟就要脱下她的内裤,然后就要得手——门“哐当”一声,一个手下跌跌撞撞推门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张哥,不,不好了,有人闹事。”

    张伟大怒:“你***没长眼睛?没见我正在办好事?滚”

    平常畏他如虎的手下却没有立刻消失,而是一脸惊恐:“大事不好了张哥,咱们的舞厅都快让人砸烂了。”

    什么?张伟一下翻身下床,谁敢在唯美时光撒野,活腻味了?他顾不上再理会蓝猫了,穿上衣服就急匆匆而去。

    张伟心中火冒三丈,一是生气有人敢在唯美时光闹事,二是正好撞破了他的好事,就让他憋了一股邪火,决定好好找闹事的人还回来。

    手下告诉张伟,今天一开始来了5名客人,要了一个包间之后,叫了5个陪酒小姐,不一会儿就将小姐轰了出去,都不满意。又换了几个,还不满意,最后让所有小姐都让他们挑了一遍,还是没有看上眼。然后就又挑剔酒里掺水太多,小吃收费太高,音响太次,反正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摆明就是找事来了。

    才5个人就敢来唯美时光砸场子,太拿大了张伟冷冷一笑,吩咐说道:“召集1o个兄弟过来,好好伺候一下几位贵宾。”

    等张伟带领1o余人来到包间的时候,看到5位十分托大的客人,都东倒西歪地坐在沙上,酒气熏天,显然醉得不轻。

    张伟一见5人全是陌生面孔,不由多了一个心眼,上前问道:“几位客人,我是唯美时光的经理,请问本店有什么让你们不满意的地方?请告诉我,我让他们改正。”

    中间一人斜着眼睛问:“你就是经理?是张伟?”

    张伟见对方态度轻蔑,强压怒火:“是的,有何指教?”

    “指教倒没有,泼你一身酒倒是有。”他一扬手,一杯酒就泼在了张伟的头上。

    张伟大怒,在郎市,他何曾受过这种气,一扬手:“打了,好好给他们松松骨”

    十几人正在动手,忽然外面门一响,又一下冲进来十余人,张伟一愣,没再叫人,怎么又来一帮,再一看吃了一惊,不是他的人,难道是……对方的人?

    对方原有5人,再加上外面进来的1o来个人,人数上就占了优势,难道说对方是有备而来,就是砸场子来了?张伟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刚进来的十余人就已经将房门锁死,二话不说,亮出甩棍就是一顿狂轰乱打。

    反了反了,敢动手砸唯美时光,张伟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大喊一声:“动手,不怕打残废,就怕打不对,给我往死里打”

    他话一说完,就猛然朝坐在沙中间的人扑去,因为中间的人看样子应该是他们的头,先拿下他再说。

    张伟刚往前迈出一步,沙上的5人个个动如狡兔,一下跃起,其中两人配合得极好,一左一右一下就架住了张伟的左右胳膊,张伟还没有明白过来凭他的身手怎么可能一个照面就被人架住了——就突然觉得下身一阵巨痛,抬头一看,正是沙正中的人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裤裆之上。

    张伟只疼得表情扭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来不及叫出声来,又一脚飞来,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肚子之上。

    就是上次他一人单挑三人的时候,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张伟一咬牙,努力挣脱一只胳膊,伸手从身上拨出一把匕,拼了,弄死一个算一个,他恶狠狠地就要朝踢他的人刺去。

    不料刚一伸出胳膊,就觉得眼前一黑,后脑一阵巨痛,然后就倒地昏迷不醒了。他被打昏之后还不算完,几人上前,连下狠手,将他的手脚全部打得粉碎性骨折

    眼见是半残废了,以后就算接好,也别想再为非作歹了。

    张伟带来的十余人,只眨眼功夫人,就被前后夹击打得跪地求饶。

    外面没有进来的一些人知道里面生了械斗,急忙报警——哦呢陈事先吩咐过,能打得过就往死里打,打不过,就报警,让政府力量替他们出头,每年给派出所贡献十几万的办公经费,就是要他们关键时刻出面救急。

    不料报警电话打出去之后,半天不见有警车的动静,最近的派出所离唯美时光只有五分钟的路程,要是平常早就警笛大作,今天是怎么了?

    警察不来,他们才慌了,又打电话向最近的城南的花好月圆歌厅求助,谁知电话打过去之后才知道,花好月圆比唯美时光还惨,负责花好月圆的方云,不但被打得手脚全废,还口吐鲜血,有可能会落下终身残疾

    唯美时光的人全傻了,怎么了这是?难道一夜之间,郎市要变天了,纵横郎市多年的陈老大,就要被人伤筋动骨了不成?

    ……

    和唯美时光相比,花好月圆歌厅规模稍小,但档次较高,因为位于城南的富人密集区,所以不管是装修还是档次,都是全市屈一指的昂贵的消费场所。

    负责照看花好月圆的方云是哦呢陈手下最具有商业头脑的一个,所以哦呢陈才将花好月圆交给他来照管。花好月圆虽然客流不如唯美时光,但因为来往的客人都比较有钱,而且常客也多,客源稳定,因此生意也不比唯美时光差多少,就算日收入稍差一点,但胜在稳定,不象唯美时光忽高忽低。

    今天下了大雪,客人也来往不绝,方云照例到各处转了一转,没现什么异常,就回到办公室休息一下。刚坐下就听到手下报告,有两拨客人打起来了。

    方云是转业军人,手下功夫了得,跟了哦呢陈以来,打架无数,从未败过。他一脸怒气,拿上家伙就准备去劝架,劝不住,就打开他们。他没有想到的是,今天,是他有生以来最惨痛的一天

    ps:三更万五完毕,完成任务话不多说,明天,精彩继续希望尽早突破5oo票的大关,谢谢兄弟们了。也希望今天的票数,能到1oo票

    [倾情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