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49章 动摇,争分夺秒

《官神》 第849章 动摇,争分夺秒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49章动摇,争分夺秒

    夏想的话如同一记耳光,响亮地打在了和哦呢陈有密切来往的常委的脸上,不少人感觉脸上隐隐烧,虽然心中怒火中烧,但也不得不承认夏想的话虽然难听,但却是实情。

    地下组织部长在民间流传已久,市委也是人人皆知,但从来没有在常委会上提过一次,为什么?说白了还是掩耳盗铃的心理,是自欺欺人的做法,不说,就假装不存在。不听,就假装没有矛盾。

    其实谁都清楚,郎市的治安形势有多严峻,黑恶势力有多猖獗。平心而论,也有不少人对哦呢陈纵横郎市颇为不满,但又能如何?哦呢陈黑白两道通吃,来黑的,他可以对你人身威胁。来白的,他能动市委领导的力量在工作上给你制造麻烦,因此,有些人是逆来顺受,有些人是敢怒而不敢言,当然,也有人是既得利益者,既然哦呢陈许了他好处,其他什么人民的利益,什么郎市的利益,全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

    艾成文一脸沉痛,连连点头:“夏想同志所言极是,同志们,我们掩耳盗铃太久了,如果我们都亲自到百姓中间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就会知道有多少百姓指着我们的脊梁骨骂娘了。骂娘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果老百姓都对市委市政府失去了信心,我们的工作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还有什么意义?”

    “艾书记的话,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夏想十分配合艾成文的表态,继续说道,“如果在郎市市委之中,必须要有一个人勇敢地站出来,不怕生命威胁,不怕黑恶势力,坚决和不法分子做斗争,我希望那个人是我。在我曾经受到四小龙的人身威胁时,我x自己的力量打败了他们。当我被人蓄意谋害未果时,我的朋友却替我身受重伤,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我痛心疾在此我向在座的领导和同志们保证,只要我还在郎市,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和黑恶势力斗争到底,绝对不会后退一步”夏想掷地有声,慷慨激昂地表了一番战斗宣言。

    艾成文带头鼓掌,随后掌声轰鸣,其中既有真心的鼓励,也有被迫的应景,夏想并不在意,他只是想借此机会郑重告诫和哦呢陈站在一起的常委,可以有私心杂念,可以徇私舞弊,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之上,一定要选好立场,否则,有可能会无法收场。

    夏想更清楚,经此一战,他和哦呢陈之间已经没有了和解的可能,和古向国之间也等同于势不两立,和麻扬天之间,更是如同水火,已经没有必要温情脉脉地半遮半露了,有矛盾,就不怕摆在明面上。

    夏想起身,向所有的人鞠了一躬:“我的态度是,打击黑恶势力绝对不能手软,更不能退缩,因为有些人已经将刀架在了市委市政府的脖子上,我们再没有任何表示,我们就对不起省委省政府的重托,对不起郎市1oo多万的父老乡亲”

    ……

    哦呢陈接到古向国的电话之后,得知想在常委会上压制夏想的企图失败之后,不由长叹一声。他的大部分力量还被压制在碧云天和芳草地,根本腾不出人手来对付夏想的班底,而且现在说不定他们已经从容地逃出了郎市。

    现在据守郎市各大出市口的全是夏想的人,夏想的班底想要出市,易如反掌。

    怎么办?哦呢陈想了一想,又给京城打了一个电话,既然艾成文如此力挺夏想,就继续从正面入手,让京城向艾成文施压,迫使艾成文退让一步。

    只要艾成文不再支持夏想,夏想就无势可借了。

    打完电话之后,哦呢陈才想起京城方面的救兵也应该到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是不是哪里又出了问题?他就又一个电话打给了麻扬天,却打了半天一直占线,也不知道麻扬天在忙些什么。

    哦呢陈此时终于有一点慌乱了,如果无法从正面压制住夏想,京城方面再没有救兵,他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有时想想,为了一个余建升硬撑着让自己承受巨大的损失,麻扬天未必买帐,遭受直接巨大损失的是他,他这么做,是不是值得?

    夏想痛下恨手,固然有麻扬天出手谋害夏想未遂的原因,也有夏想趁机要削弱他的力量的因素在内,时间每多过去一分,他的力量就减少一分。但麻扬天也不一定领情,他和麻扬天又不是利益攸关的同盟……

    怎么办?哦呢陈的信心终于动摇了,他只感觉一阵阵的头晕,是血压升高的表现。人民专政的力量只要掌握在对手手中,就是一个梦魇。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呼风唤雨。

    但现在呼风唤雨的是夏想,他是被风吹被雨打的那一个

    哦呢陈头昏脑胀,多少年了,从未没有如此作难的时候,现在,他竟然被夏想逼得无路可退,好一个强硬并且手腕高明的对手。

    金银茉莉见爸爸忧心如焚,都担忧爸爸再忧愁下去,会引病情,就劝慰哦呢陈。金茉莉性子稍软,她劝哦呢陈退让一步,不必为了一个余建升而自己承受损失。

    银茉莉却极不服气:“爸,我去找夏想理论理论,他凭什么查封我们的生意,我……我和他没完。”

    哦呢陈一脸苦笑:“可惜了,要是我有两个儿子,也不至于被夏想欺负到如此地步。小茉,小莉,你们以后一定要找一个有本事的男人,记住,一定要强过夏想。比夏想差上一点的,也不行。”

    终于,麻扬天的电话打了过来,第一句话就让哦呢陈从头凉到脚:“老陈,我的人过不去了,在高路口被一队军人给挡了回来。不回来不行,对方来头很大,我惹不起,棘手得很。这样,你再坚持一下,我让人从正面向艾成文施压,再坚持一天半天的,夏想就会撤了,然后再和他秋后算帐。”

    麻扬天的语气很轻松,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其实他隐瞒了真相,因为现在的他,也已经焦头烂额了。

    之所以要稳住哦呢陈,就是怕哦呢陈顶不住压力,将余建升送给夏想,他不但前功尽弃,而且还有可能引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失误,真是天大的失误,余建升没有弄死夏想也就算了,却笨到没有第一时间离开郎市,就让人十分懊恼。

    轻敌了,太小瞧夏想的政治手腕了,没想到夏想第一时间就在郎市布下了天罗地网,余建升只好狼狈地藏在郎市,想离开郎市一步也不可能。

    夏想,比他想象中可怕多了。

    然而让麻扬天最头疼的不是余建升,而是常国庆。因为郎市事之后,他正在京城遥控指挥各方面的力量之时,突然传来一个让人心惊肉跳的消息,常国庆失踪了

    常国庆其实早就失踪了——只是对外公布的失踪,他的行踪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但在郎市事几个小时后,常国庆就突然失去了联系,真正失踪了,就让他心中一阵后怕,难道说,夏想的手已经伸到了京城?难道说,常国庆的失踪,是夏想在背后下的手?

    万一常国庆落到夏想手中,就是一出无法收场的大戏了。常国庆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他一开口,不但能让涂筠罪加一等,还有可能危及他的政治生命。

    如果真是夏想暗中所为,就完全是釜底抽薪了,常国庆一开口会引什么严重后果,他心里完全明白。没想到呀没想到,夏想在死里逃生之时,还能第一时间想到反戈一击,直接就命中了他的命门,真是冷静到可怕缜密到惊人的一个年轻人。

    更让麻扬天大吃一惊的是,他的人一下高就被人拦住,交涉未果之下,动了手,结果几个回合下来,就有十几人受伤。眼见形势不对,对方又早有准备,知道讨不了好,只好又原路返回。

    夏想,不但冷静、缜密,还算无遗漏,完全是将郎市打造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桶,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没有他夏想高抬贵手,就是一只鸟也休想进出。

    麻扬天终于有点后悔当时一时冲动之下,没有约束一下常国庆,结果就让常国庆弄出了一档子大事,结果就闹成了满城风雨,不但让他陷了进去,还让哦呢陈损兵折将,对了,夏想还借碧云天和芳草地骑在哦呢陈的头上打他的脸

    现在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后悔也晚了,麻扬天很清楚郎市的局势,知道现在古向国独木难支,而夏想之所以呼风唤雨,是因为他很聪明地借了艾成文的势。

    艾成文……他的后台是谁,麻扬天很清楚,只要说动了艾成文的后台,一个电话打过去,艾成文立场一松动,夏想失去了支撑,只能收手。一收手,余建升逃出郎市之后,夏想前期所有的大张旗鼓的行动就都成了他让人诟病之处,可以反过来指责他的行动造成了恶劣影响。

    时间,就是决定谁胜谁负的关键

    麻扬天随即打电话给一个关键人物,在听到关键人物的确切的答复之后,才长舒一口气,想了一想,又给公安部的关系打了一个电话,他让公安部向燕省公安厅施压,尽快放路洪占回郎市。

    路洪占一回郎市,重掌市局,夏想布下了天罗地网即告瓦解,不但可以让余建升从容离开郎市,还可以抓获夏想的班底。

    时间,到底会占在谁的一边?麻扬天知道,他已经动员了最大的力量,唯一的较量,就看是艾成文先妥协,还是路洪占先回到郎市,或是哦呢陈先顶不住压力。

    如果哦呢陈能在艾成文妥协和路洪占回归之前,顶住压力的话,此战,将以夏想的惨败收场。

    麻扬天随即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古向国,让古向国出面安抚一下哦呢陈,千万要顶住压力,不能屈服于夏想的手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郎市市委,市委书记办公室。

    艾成文正在处理公务,忽然桌子上的专电响了,专电直通京城,一般都是长来电,他就心中一紧,知道多半是为了郎市的满城风雨。

    接听之后,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成文,郎市离京城这么近,闹得满城风雨,不太好吧?夏想年轻气盛,火也了,气也出了,见好就收吧。”

    不等艾成文有任何表示,电话就挂断了。

    艾成文一脸无奈地站了起来,眼下是一次绝佳的重创哦呢陈并且削弱古向国的时机,只可惜,出于平衡的角度考虑,上头有人不想让他一家独大也好,或是古向国的后台出面协调也罢,总之,似乎这一场好戏,就要提前谢幕了?

    可惜了,可惜了一次精心准备的大餐,最后还是没有抓住余建升。

    艾成文心中惋惜,他也没有想到哦呢陈如此硬气,一直强挺着就不放人,夏想也算尽心尽力了,他也算尽了最大支持了,现在既然长都话了,就必须收手了。

    艾成文还没有来得及让夏想来他的办公室一趟,就又接到了省厅的电话,省厅通知,路洪占同志的问题已经查清,下午就可以返回郎市了。

    好快的反击,艾成文心中一惊,两处同时出手,看来是志在必得了,他摇了摇头,夏想此次布局,胜算渺茫了,就算他能拖下半天不让夏想收手,等路洪占一回来,哦呢陈底气一足,就更不会放人了。

    艾成文也是大感无奈,本来一次大好的机会却没有笑到最后,真是时运不济。

    “张尧,去请夏市长来我的办公室一趟。”艾成文知道,眼下只能收手了,提前收手,还可以将后果的严重性降低,还可以想个办法弥补一下。

    张尧应了一声,去请夏想。来到夏想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却现夏想不在,李财源说,夏市长去和农民工代表就工资问题谈判去了。

    张尧摇摇头,回去的路上还想,都什么时候了,夏市长还真是一个怪人,一个农民工问题有什么重要的,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有闲心去和农民工代表谈判?都哪出跟哪出?怪人,真是怪人。

    张尧向艾成文一汇报,艾成文也不敢相信,愣了一愣,才无奈地摆摆手,让张尧出去,然后拨打夏想的电话,却打不通。想了一想,算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等等好了。

    事后,艾成文非常庆幸没有打出让夏想收手的电话,让他在夏想的心目中留下了勇于担待的好印象。

    夏想确实是和雁永良见面去了,因为雁永良打来电话说是有紧急事情要向他汇报。夏想也没带李财源,就和汤化来一起来到了约定地点。

    其实,雁永良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夏想打电话的,他并不认为夏想一个堂堂的常务副市长,会被他一个电话召来。没想到,夏想不但来了,而且还很迅,就让他十分感动,就不再怀疑夏市长为他们解决欠薪问题的决心。

    “夏市长,是不是找到常国庆,就能解决拖欠的工资?”雁永良一见面的第一句就让夏想既惊又喜。

    “能找到常国庆,我一周之内为你们解决欠薪问题。”夏想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我相信夏市长的为人。”雁永良下定了决心,“我在京城有几个兄弟,他们知道常国庆有一个秘密的地方,一有风声就会躲在里面不出来。我的兄弟以前跟他干过工程,知道常国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夏想大喜,似乎是一个意外的巨大的收获,其实还是因为他诚心对待雁永良,才换来了雁永良的信任,他拍拍雁永良的肩膀:“永良,等我的好消息,肯定会让兄弟们有钱回家过年,不让他们带着失望和眼泪回家”

    雁永良被夏想的话感动了:“夏市长,您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就叫我雁九好了,我在家里排行老九。熟悉的朋友都叫我雁九……”

    夏想哈哈一笑:“雁九,好名字,以后就叫你了雁九了,电话留给我,等我电话。”

    告别雁九,夏想一个电话打给了杨威。

    杨威也摸到了常国庆有好几个藏匿的地点,但不确定是哪一个,一个一个摸过去,又容易打草惊蛇,正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夏想的一个电话打来,雪中送炭。

    半个小时后,杨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兴奋莫名:“夏市长,得手了。”

    夏想喜出望外:“好,看好了人,我派人去接。”

    一个电话通知了李连长,让他低调从事,带领四五人去京城接人。李连长立刻执行命令,保证两个小时之内,将人带回郎市。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夏想也接到了消息,路洪占已经从燕市动身了,因为下雪的原因,大概晚上7点左右会到郎市。

    而此时,哦呢陈还没有丝毫妥协的迹象。

    争分夺秒,同时夏想也从另外的渠道得到消息,京城方面已经向郎市市委施压了,而他没有接到艾成文的电话,多半是艾成文故意拖延时间。

    夏想还是暗暗感激艾成文的鼎力支持,他回到市委,刚一坐下就接到了哦呢陈的电话,他以为是哦呢陈亲自打来,接听之后才知道是金茉莉。

    “夏市长,我不知道要怎样你才肯放过爸爸?如果你想要我……我的回答是,我答应你”

    ps:投完,兄弟们,票能不能多一点?还有,差不到2o票就能连两名,最有成*人之美的诸位兄弟,可否让官神从14名一跃进入12名?你们是创造奇迹的人

    !!!!!!!!!!!!!1!

    !最!!小!!!!!!6!

    !新!!!!说!!!!k!

    !!!最!!!!网!!.!

    !!!快!!!!!!!!て!

    !!!!!!!!!!!!!n!

    [倾情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