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55章 事发,隐患埋下(求月票!)

《官神》 第855章 事发,隐患埋下(求月票!)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55章事,隐患埋下(求!)

    冷质方和古向国关系莫逆。

    早就哦呢陈的土地纠纷之时,就由古向国出面,冷质方配合,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好戏,而在即将到来的余建升的审讯阶段,古向国也和冷质方提前打了招呼,要求尽可能淡化一些不光彩的内幕。

    冷质方满口答应。

    谁也没想到,冷质方竟然死了,而且死得很窝囊很意外。

    冷质方是被一个人一拳打死的。

    冷质方过年的时候走访老干部,在停车的时候,和一个年轻人因为停车位生了冲突,本来以冷质方的年龄和级别,犯不着和一个小年轻一般见识,但因为是在老干部局的停车场,他觉得面子上抹不开,认为太丢人,就大怒之下,对小年轻横眉冷对,并且差一点拳脚相向。

    结果小年轻更是血气方刚,才不管冷质方是谁,再加上小年轻有女朋友在一旁,就更是怒火上涨,就和冷质方生了肢体接触,进而推搡,然后两人都一时火大,开始你一拳我一脚地乱踢乱打。

    冷质方年近五旬,哪里是2o多岁的小伙子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他就被小伙子一拳打倒在地,无巧不巧正好头碰到停车位的铁柱上,当场身亡

    可怜堂堂的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据说有望下一步提升为省高院副院长的冷质方,却死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中,平常威风八面的他,居然因为一个可怜的停车位而命赴黄泉,临死之前,连小伙子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真是可怜到家了。

    小伙子名叫武松,他和打虎英雄武松同姓同名纯属巧合,绝对不是因为他叫武松才会一拳打死了冷质方,实际上小伙子力气不大,平常和别人打架也没有什么胆量,偏偏就今天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挥动铁拳一拳打出,打死了冷质方,也给郎市惹下天大的麻烦。

    武松打死了冷质方不要紧,顶多判一个过失杀人,但冷质方死后的事情,却引了一系列闹剧和惊人的事件。

    冷质方本来一直以廉洁奉公的口碑著称,他一向也为人低调、谦虚,在法院的名声相当不错,而且极有声望,还被评为全省甚至全国的先进工作者,据说年后提拔进省高院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已经通过了考核,只差最后一步了,却被人一拳打死,真是时运不济。

    冷质方一死,武松被拘留,还没有来得及审理案件详情,就先有冷质方的家属第一时间来市局认尸,办理后事。市局负责接待的正是英成,因为事关一名院长的身后事,必须有副局长出面才算慎重。

    让英成大吃一惊的是,前来认尸的家属他不认识——冷质方的妻子名叫吴凯英,儿子冷贡,他都见过面,也算认识,怎么前来认尸的女人和孩子,是另外的两个人?

    女人4o岁左右,孩子是女儿,自称名叫单娜,是冷质方的合法妻子,要求全面负责冷质方的后事,接手冷质方的遗产。英成不信单娜的话,单娜似乎早有准备,拿出了结婚证书以及她和冷质方在一起的亲热照片,还有一家三口的全家照——种种证据表明,冷质方和单娜婚姻合法,是法定的婚姻关系,而不仅仅是事实婚姻。

    英成还没有来得及向市委汇报,随后,冷质方的公开的妻子吴凯英也来处理后事了,也要求接手冷质方的全部遗产。事情闹大了,两个女人一见面就怒目而视,要不是英成拦着,早就大打出手了。

    然而……事情还不算完,正当两个女人都拿出结婚证,声称是冷质方唯一合法的妻子时,都有权继承冷质方的遗产——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又出现了,又有一个女人现身市局,声称也是冷质方的合法妻子,也带着一个孩子,还拿出了结婚证书

    三个女人一台戏,闹得不可开交,乱成一团,突然,差点让人抓狂的事情又生了,又有一个女人现身市局,也拿出了结婚证书,也声称是冷质方唯一合法的妻子,要求分财产

    四个女人,四份结婚证书,四个孩子,四套房子,冷质方如果泉下有知,何尝想到会有事情败露的一天?他一个人如何领到了四份结婚证书姑且不提,四个女人四个孩子全部由他一人供养,他从哪里弄来那么多钱?关键还是,只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英成就大吃一惊,四个女人不但都有四套价值不菲的房产,还每人每月都要从冷质方手中领取一万元以上的生活费,而且还人人有车,家家生活富足。

    之所以拼命争夺遗产,是因为据她们透露,冷质方有上千万的房产和数千万的存款,她们全靠冷质方养活,冷质方一死,她们就没有了生活来源,争遗产,就是争生存。

    好一个廉洁奉公的冷质方,英成迅将案情上报给了路洪占。事关重大,路洪占尽管清楚冷质方和古向国之间的密切关系,他也不敢有丝毫隐瞒,第一时间就上报了市委。

    市委上下,全部震惊

    艾成文当即召开紧急常委会,经过讨论,常委会一致通过决定,要求严格控制冷质方事件的传播,将事件控制在郎市的范围之内,郎市媒体不得有任何影响郎市形象的报道。

    夏想观察到古向国的表情极其复杂,在常委会上几乎是一言不,一脸阴沉,似乎要滴出水一样可怕。难道说,冷质方的贪污受贿和古向国之间,还有什么联系不成?

    夏想猜对了,今年的年,古向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因为年后冷质方的事件引爆之后,让他也引火上身,成为他和夏想之间最大冲突的导火索

    常委会一开完,郎市正式放假,不过今年的春节,郎市市委许多人都过得没滋没味的,因为春节之前埋下了太多的隐患,谁都不清楚等明年,会有什么样的重大转折出现。

    一放假,夏想就和萧伍、凤美美一起,返回了燕市。

    萧伍已经完全没事了,休养了一段时间,反而更加精力旺盛了。夏想知道,他和萧伍之间,上一世是亲如兄弟,这一生是生死之交,也没对萧伍多说什么客气的话,只是告诉他,以后多注意安全,善待身边的人。

    萧伍倒没有觉得做了什么,还为他没有保护好卫辛而深感愧疚。夏想反而劝慰他几句,给他放了假,让他过年的时候,好好陪陪家人。

    夏想也想乘机好好陪陪家人,到郎市上任,风起云涌,确实比他想象中凶险了许多,现在总算告一段落了,虽然还有许多问题悬而未决,但显然麻扬天已经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了

    尽管在针对麻扬天的问题上,上层有过短暂的交锋和犹豫,但夏想也知道,一是麻扬天经济犯罪事实确凿,二是麻扬天雇凶杀人——虽然此事只有人证还没有物证——肯定会引起高层一些人的震怒,国内的政治气候不容许出现官员之间自相残杀的恶**件,所以麻扬天必定会受到严惩。

    但正好赶到过年,也为麻扬天事件增加了一些变数。

    因为过年期间,都是人情来往最密集的时候,麻扬天有了缓和期,肯定会好好加以利用,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命的机会,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打动、说服或者哀求他的后台保他,因此,今年的春节,麻扬天将会度过一个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个春节,是生是死,全在短短几天之内决定。

    夏想手中又拥有了哦呢陈最新提供的证据,就算麻扬天再找到厉害人物,他的证据也会让麻扬天的处境雪上加霜,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再加上又意外出现了冷质方事件,夏想也隐隐感觉到,冷质方的事件极有可能牵连到古向国,他就抱着轻松自若的态度,过一个休闲而放松的年。

    回到了家中,抱着老婆儿子,一颗奔波忙碌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曹殊黧瘦了一些,小脸上写满了担心和想念,就让夏想有点心疼,也不顾儿子在场,就用力亲了两口。

    夏东不干了,把脸凑了过来:“亲儿子,亲儿子,要不儿子生气了。”他倒是胖了不少,而且也白了许多,又白又胖十分喜人。

    夏想就在儿子脸上又亲了一口:“儿子,想老爸没有?”

    “想了,想得不行。”夏东用力抱紧了夏想的脖子,“妈妈说,爸爸天天和坏人做斗争,我就想,爸爸又高又壮,一定能一拳打倒坏人。要是打不倒,东东也要帮爸爸。”说话时,他还动手动脚,做出了要打人的动作。

    夏想呵呵地笑了:“臭小子,挺有暴力倾向,要记住,要文斗,不要武斗。”

    “不,我要文武双全。”夏东仰起了小脸,一脸骄傲。

    夏想和曹殊黧对视一眼,幸福地笑了。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晚上,夏想和黧丫头旧梦重温,虽然轻车熟路,却又有曲径通幽之妙,更有在熟悉的地方现新风景的奥妙,夏想一番卖力,直折腾得黧丫头连连求饶,香汗淋漓,才算各得所愿。

    第二天,大年三十,曹永国就从西省返回,夏想就和曹永国好好进行了一番长谈。

    西省的煤炭工业向来达,并且是西省的支柱产业,一直有民间资本的介入。但近来曹永国却现许多本地人控制的中小煤厂,却逐渐被外地人购买。其实资本市场的运作,买进卖出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交易频繁,而且显然背后有大资本的介入,初步估计有上百亿热钱的涌入,同时曹永国还敏锐地现,热钱基本上全部来自文州。

    联想到夏想在下马区狙击了长基商贸炒房团的先例,曹永国就意识到,有可能是另一起热钱炒作事件在积蓄力量。在经过一系列的调研之下,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涌入的热钱有涉嫌炒煤的嫌疑,其手段和长基商贸的炒房如出一辙。

    夏想虽然不知道幕后的操作者是谁,但一听曹永国的话就知道,和上世重合的是,西省炒煤事件,确实又一次生了。

    夏想胸中有丘壑,详细地为曹永国解释了如何应对炒煤的热钱,如何先放进热钱的涌入,然后再一点点让热钱放松警惕,最后以政策改变为由,将热钱牢牢地套死在西省。

    上一世,曾经2oo亿的热钱在西省被套牢,直接损失1oo多亿,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引了两个省份之间的口仗,尽管事后新闻上不再报道任何相关的消息,夏想也知道,事情还是不了了之了。

    曹永国对夏想的主意大加赞赏,认为确实可行,就让他越看夏想越欢喜,现在才越想越觉得有了夏想这个女婿,不但是他宝贝女儿的福份,也是他的幸运。

    只有有一个有眼光、有运气的好女儿,才能钓来金龟婿。

    年间,夏想拜访了许多省市的领导,叙旧,交流,增进感情,等等,忙得不亦乐乎。人在官场,必须的礼节必不可少,虽然有时也知道是麻烦事,但礼多人不怪,就算怪,也是高兴地埋怨,但如果礼不到,领导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认为你对他轻视和忽视。

    走访过后,夏想就又在燕市会见了从京城赶来的陈风。

    陈风稍微胖了一些,人也比上次在京城见面时精神了许多。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陈风即将外放,自然心情大好。迈入了一省之长的行列,就意味着离封疆大吏只有一步之遥了,以陈风的年龄和资历,基本上成为一省的一把手,只是时间的问题。

    夏想请陈风在燕风楼吃饭,作为他和陈风相识的,燕风楼在夏想的心目中,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陈风一见夏想,就亲热地握住夏想的手,哈哈一笑:“小夏,好样子,在郎市打出了威风和士气,组合拳也打得非常漂亮,我很羡慕你的年轻和勇气。”

    夏想就继续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陈主任过奖了,都老领导了,还这么口是心非地夸我,我都有意见了。”

    陈风笑骂:“还跟我耍心眼?呵呵,你在郎市可不比在燕市,在燕市,由我在,由省委领导在,你有底气。到了郎市,你一人前去,不带一人,单枪匹马,能打开现在的局面,确实不容易。而且郎市比燕市环境复杂多了,小夏,好样的,有大将之风。”

    陈风还在夸他,夏想就急忙敬酒:“陈主任,喝酒,喝酒,您不会想让我跟您一起外放?”

    陈风和夏想干了一杯:“知道瞒不过你……我要去山城担任市长,过上一年,想个办法把你调来担任区长,怎么样?”

    山城是直辖市,区长则是正厅级,相当于一般地市的市长,

    担任山城市长是好事,如果下一步能在山城就地扶正,是要进政治局的,可谓前景大好。但现在时值2oo6年,如果历史还沿着以前的轨迹的话,明年将有一位根正苗红的红二代担任市委书记,和陈风搭班子。

    对于此人,夏想可以说一直十分关注——不关注不行,他走到哪里,都是有争议的人物,并且时时做出引人注目的事情出来。不管是大事还是奇事怪事,总之,他的性格就是张扬而激进。

    关键不是他的为人如何,而是他和陈风能不能合得来。他是一个强势的人物,到了山城之后,开始打黑除恶,手段之狠,让人叹为观止,也让夏隐隐担心,两个强势人物碰到一起,除非有一方退让,否则肯定要碰撞出火花。

    如果陈风稍微圆润一些还好,否则要和他硬碰硬,恐怕会吃亏,因为他不但是红二代,而且还颇有手腕和心机,并且是政治局委员。

    希望陈风能和他和平共处才好,不过历史还是生了一定的偏差,因为在上一世的此时,此人正在担任商务部部长,而且已经是政治局委员了,而现在,他虽然也是政治局委员,但没有担任商务部部长,现在的部长是易向师。

    他的名字叫候康去。

    不管如何,希望陈风能走好每一步,夏想并不是指望陈风走到越高,他越有依仗,从私人的角度出,他也当陈风是一个可以信任值得尊重的长辈,希望他的道路走稳走好。

    夏想就含蓄地点了一点未来的局势,暗示了候康来有可能担任下一任市委书记时,陈风却呵呵一笑:“我早就听说了,基本上就是候康来了,我在京城还和他接触过,感觉他是一个很有个性也很强势的人,和我脾气有点不太对路,不过我们的性格中也有相通的地方,就是疾恶如仇,原则性很强。”

    又说笑了几句,夏想没有再提跟随陈风去山城的事情,陈风也没有再提,事情可为不可为,一时也不好说,只能静观其变了。

    和陈风的会谈,相谈甚欢,夏想也多喝了几杯,有了几分醉意。分手的时候,陈风说到麻扬天的后台,点了一点夏想:“麻扬天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借过年的时候到处活动,逃过一劫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不能掉以轻心。如果想一举打翻麻扬天,一定要想到种种可能。”

    陈风只呆了一天就返回了京城,夏想亲自为他送行。

    原以来忙碌而充实的春节会在安稳中度过,没想到,初六过后,眼见年已经过完,夏想正准备收心投入到年后的工作之中时,突然,燕市又生了一件和夏想有切实利益的大事。

    ps:下午或晚上还有一更,今天万更告急,急求,泪奔求票请新老朋友成全,高抬贵手,在危机时刻,助老何一票之力

    [倾情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