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61章 危机,别有用意

《官神》 第861章 危机,别有用意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61章危机,别有用意

    “陈总,最近忙不?有件事情我想和你面谈一下。”夏想的语气不卑不亢,但自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哦呢陈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后,却说了一句让夏想大吃一惊的话……

    “如果夏市长是为了王蔷薇的事情出面的话,我可以给您一个明确的答复,王蔷薇的车被砸,和我没有一丁点关系”哦呢陈的话斩钉截铁,很干脆,“虽然我大哥代理的是占住漆,但没有必要非要使出下作的手段,实话实说,夏市长,事情是佐藤自己干的。”

    夏想心中蓦然升腾起一股怒火。

    如果是哦呢陈做的还好说一些,但如果真是佐藤的所为,佐藤也太嚣张了,一个日本人还敢在中国行不法之事,还想随意欺负中国人?

    关键是,郎市正常的市场秩序不能由一家日资企业说了算,如果让占住漆一直一家独大下去,国产油漆如何兴起?如果都是在正常的市场竞争之下还好说,但佐藤效仿哦呢陈,暗下黑手,就让夏想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会一会佐藤了。

    说起来一直想和佐藤会面,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而且佐藤显然也很傲慢,从未主动和他联络过,凡事直接和古向国接触,甚至在涉及到他分管的范围之内,也是越过他,直接向古向国汇报请示,堂堂的常务副市长,在佐藤眼中形同虚设。

    夏想也并非非要争一口气,想要一个什么日方总裁的尊重,他想要的是恢复正常的市场秩序,打破占住漆独霸郎市许多年的局面,给国产漆一个发展壮大的机会。

    郎市的占住漆厂是占住漆在国内投资额最多、年产量最大的一家海外分厂,生产的油漆不但占据了整个华北市场,还面向全国,销量极大。在占住漆初期投资国内的十几年间,占住漆利用种种手段,官方的也好,市场上的策略也好,总之无所不用其极来维护一家独大的局面。

    涉及到国计民生的行业必须要垄断才能行得通,但油漆行业并非特殊行业,不需要垄断和独占,是到了该向占住漆动刀的时候了,本来还找不到下手的切入点,佐藤倒好,采取了非正常手段破坏市场,还真以为他可以在郎市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机会来了就不能错过,夏想沉吟片刻,对哦呢陈又说:“那就麻烦陈总转告佐藤先生一句,下不为例。再有下次,后果自负”

    夏想也没有什么客气,话说得也强硬了一些。

    哦呢陈沉默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半晌才说:“夏市长,占住漆是郎市目前最大的优势产业,市委市政府保护还来不及,不能自毁长城。”

    哦呢陈出于自身的考虑,必然会站在占住漆的立场之上说话,而且还和他的大哥有切身利害关系,他也清楚,夏想的语气不善,可能要对占住漆动手了。

    身为常务副市长,虽然不是市政府一把手,但也能足够的手段对付一家企业,哪怕是外企

    “地方保护主义其实才是真正的自毁长城。”夏想也不过多解释,只说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下班的时候,他和李财源、汤化来出去吃饭,刚走到门口,迎面走来了金银茉莉。

    金银茉莉各穿一件薄风衣,在初春的傍晚,如同水边初露鹅黄的杨柳,被微带清凉的春风一吹,摇曳生姿,令人心醉。

    吹面不寒杨柳风,杨柳之风,哪有金银茉莉之姿轻舞飞扬?风吹散了头发,两人一起抬手去拢,露出了光洁的手腕,散发出触目惊心的光泽。

    “夏市长……”首先开口的是银茉莉,她的笑容有点勉强,但声音婉转动听,还是让人心旷神怡,“我和姐姐想单独请您吃饭,不知道您是不是赏光?”

    单独?夏想不接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金银茉莉一眼,金茉莉微微低头,忍着笑,在偷看他,银茉莉一脸倔强,强颜欢笑,在直视他。

    姐妹花出面,演的又是哪一出?夏想不用想也知道,又是哦呢陈的主意,想和他面谈,哦呢陈肯定还是担心占住漆事件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哦呢陈在其中不仅有经济利益,还有政治诉求,同时,他肯定也有更深层次的想法。或者可以说,他是佐藤在郎市的代言人的角色。

    隆重推出姐妹花出面,哦呢陈对此事的重视程度,让夏想不免心生警惕,难道说,占住漆独霸市场的背后,还有什么不能见光的内幕不成?

    思忖片刻,夏想笑了:“我已经和财源、化来约好一起吃饭了,两位美女的心意就心领了,下次吧。”

    银茉莉脸色就变了:“夏市长,我们姐妹一起出面请您,您不能不赏光……”言外之意是,她们姐妹在郎市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金茉莉则更直接,一脸羞红却又大着胆子向前一步,不顾李财源和汤化来在场,一把挽住了夏想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道:“夏市长,求求您了,跟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我们有好多问题想向您请教……您要不去,我会很伤心的,说不定还会哭鼻子。”

    她的眼圈还真的红了,可怜巴巴的样子,象是一个得不到宠爱的恋爱中的少女。

    夏想是何许人也,眼前的金茉莉的手腕虽然令人怦然心动,但不外是当年黧丫头手腕的翻版,甚至还不如黧丫头的手腕浑然天成,不着痕迹。他也不躲开,而是用手一指李财源和汤化来,呵呵一笑:“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夏想从来不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

    一下就闹了金茉莉一个大红脸,她就松开夏想的胳膊,跑到了一边,脸红过耳,不再说话。

    银茉莉见此情景,不知为何心脏不争气地突然加快跳动了几下,因为刚才夏想的样子,确实不是假装,而是一点也不为所动。在她的印象中,大部分男人,不管是高官还是富翁,一见到她们姐妹,别说拒绝了,都恨不得凑得近前冲她们大献殷勤,难道说夏想还真是一个自律的男人?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吧,既然夏市长确实有事,我们就打扰了。不过上次听杨阿姨说过,她好象也想见见您。”

    如果不是提到杨贝,今天金银茉莉和夏想会面的一出,也不会在他心中留下什么波澜……直到金银茉莉走出了很远,夏想还微有失神地站在原地,心思不定。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但如果人生真要相见的话,又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让夏想没有料到的是,杨贝还没有见到,第二天,连若菡意外来到了郎市,而且还是突然袭击,事先没有打招呼。

    连若菡不是一人前来,她连连夏也带来了。

    夏想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连夏了,作为他的第一个儿子,他对连夏的感情最复杂,也最惦念,一见连夏就紧紧抱在怀中,亲个没够。

    连夏却挣脱夏想的怀抱,用手一指连若菡:“亲妈妈,亲妈妈”

    夏想就愣住了,小小年纪就懂得了男女之爱,这还了得?不料连夏随即又说:“电视上演的都是,爸爸一亲妈妈就有了小宝宝,爸爸快亲亲妈妈,连夏想要一个***……”

    夏想无语,瞪了连若菡一眼,连若菡还一脸委屈:“最近没时间管教他,他就看了不少电视,被电视剧教坏了。正好邻居家有一个***,他就和人家一起玩,就想要一个妹妹了。”

    连若菡的眼睛眨动个不停,夏想就明白,她心动了,一算日期,还真是她的危险期,难道说连若菡又母性大动,想再生一个女儿了?

    夏想就忙岔开话题:“美国的事情忙完了?”

    “嗯,基本上没我什么事情了。”在宾馆的房间内,连若菡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和夏想说话,弯腰转身的时候,浑身上下散发的成熟的女人气息,让夏想再次沉迷。

    一个男人,一生之中用情最深的也没有几个女人,往往最初的让他最难以忘怀。夏想最先爱上的是曹殊黧,最动心的却是连若菡,每每想及在国际大厦的第一夜,他依然意乱情迷。

    连若菡,留给了他太多或美好或温馨的回忆。

    而卫辛,留给他的更是一种淡淡的哀伤和遗憾。

    “卫辛的检查结果怎么样?”夏想收回了心思,问起了卫辛的状况。卫辛到了京城检查身体,由连若菡安排了医院,结果出来后,医生却没有公布,说要进行研究之后,再进行一次复查,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夏想的心就一下悬在了空中。

    “还不知道。”连若菡也是一脸忧色,“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卫辛的情况很奇怪,现在不好确定,所以还是不说为好,省得为病人增加心理负担。”

    夏想叹息一声:“但愿她平安无事才好,她才不到30岁……”

    连若菡也是十分怜惜卫辛:“我会请最好的专家会诊,国内技术力量达不到,就带她去国外。”

    连若菡的美国公司已经上市成功,她现在是名符其实的超级隐形富翁,为了带好孩子,她基本上辞去了公司的职务,只定期参加董事会即可,算是有了不少空闲的时间,也难怪她又有了想要一个孩子的心思。

    晚上,夏想留宿宾馆,好不容易等连夏睡下之后,他和连若菡才成就了好事。连若菡肌肤如雪,滑腻宜人,夏想难免留恋忘返,一时澎湃之下,就没有收住,全数精华奉送。

    夏想心满意足之后,才一下惊醒:“糟了,别再怀上了……我还没有做好再当父亲的心理准备。”

    连若菡却故意缠着夏想不放他下来:“再生一个又有何妨?反正也养得起。”

    不是养得起养不起的问题,而是夏想现在子女有好几个了,他真的有心理上的关不好过去。

    虽然他身在郎市,离京城很近,但和肖佳之间,见面也是不多。

    女儿肖夏越长越漂亮,完全结合了肖佳和夏想的优点为一身,比梅亭还更有美人气质。

    但因为繁忙和事务众多,夏想去京城的次数不是很多,当然在麻扬天倒台之前,也有考虑到了安全的问题。主要也是现阶段和哦呢陈之间的争斗,因为情况复杂,环境险恶,涉及到台前幕后多种纠葛,夏想就不想因为他的出现,而让肖佳成为目标。

    又和连若菡缠绵了一会儿,两人都没有睡意,就开始说话。说着说着,连若菡忽然提出吴若天准备涉足油漆行业,看中了郎市的地理优势,想在郎市上马一家油漆厂,她受吴若天之托,特意咨询一下夏想的意见。

    吴若天是吴才河的儿子,今年33岁,现任发改委副司长,副厅级。

    虽然吴家现在有一个政治局委员吴才洋,还有一个正部级的吴才江,另外因为老爷子的影响力还在,有不少省部的一把手都是老爷子的门生,因此吴家第一家族的地位还是名至实归。

    吴家现在如日中天,但吴家的危机已经显现,因为吴家三代之中,没有接替人。

    吴才江孩子还小,没有从政的愿望。吴才洋只有一个女儿连若菡,连若菡更是远离政治。吴才河的儿子吴若天,虽然一直身在官场,但在父辈的庇护之下,33岁时才在发改委成为一个并不重要的部门的司长,还没有在地方上从政的经历,基本上可以说,前途比较黯淡了。

    吴才河就更不用说了,一直任闲职,早就边缘化了。可见,并非只要有出身就有光明的前途,自身不过硬,再有人扶上马送一程,也走不远。

    吴若天夏想也曾经见过,在邱绪峰结婚典礼之上,他和吴若天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也没有怎么说话,只隐约记得,吴若天神色忧郁,不善言谈。

    怎么就突然之间想起了要进入油漆行业?夏想也是微微惊讶。想进军油漆行业也不是不可以,但却选择在郎市开办,就不仅仅是出于经济上的考量了,肯定还有政治上的因素在内。

    更何况,他还是吴若天,是吴家人

    难道是老爷子的主意?

    吴家人做事,不仅仅只考虑经济上的着眼点,更多的还有政治上的考量。郎市本来就是一个三地交界之处,地理优越,地缘政治十分重要,尤其是值此大京城经济圈提上日程之后,重要性就更加突出了。

    吴若天此次突然向郎市伸手,又是最为敏感的油漆行业,看来,其中定是大有深意。

    但究竟是谁的手笔,和夏想猜想得的一样,连若菡并不清楚,她只负责传话,才不会过问事件背后有什么猫腻和文章。大部分女人对政治不感兴趣,连若菡也是一样。

    尤其是现在的她,真的很想再要一个女儿。

    结果夏想就只好一夜之间又劳累了几次。

    第二天,夏想一上班就接到了哦呢陈的电话,哦呢陈正式邀请夏想赴宴,他做东,同时出席宴会的还有佐藤。

    佐藤闻风而动,立刻就做出了反应,还真是一个精明过度的日本人。现在知道慌乱了,早干什么去了?夏想暗暗摇头,他还没有放出风声要整顿郎市的油漆业市场,佐藤就在他上任常务副市长几个月后终于露面了,而且还不是亲自打来电话,却是委托了哦呢陈出面,架子还是很拿大。

    夏想就一口回绝了哦呢陈的邀请,说是最近事情太忙,脱不开身。

    下午,召开了一次政府常务会议。

    古向国主持了会议,说到了两件事情,第一,先是着重指出占住漆是郎市的支柱产业,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和借口影响到占住漆的销售和生产,否则,就是郎市的罪人。第二,因为大学城的兴建,郎市东开发区临近郊外之地,市政府拟规划一座大型立交桥,以缓解由于人口激增带来的交通压力。

    两条提议一经抛出,会议上顿时一片议论之声。

    按理说,在重大提议提上常务会议之前,古向国有必要和夏想提前沟通一下,毕竟夏想身为常务副市长,有极大的发言权。但显然古向国有意忽视了他,根本就没有和他打招呼。

    夏想见邵丁一脸笃定,知道邵丁肯定事先知情。又见王闹和柳先柄也并没有多少惊讶之色,心中多少就更明白了几分,古向国又再次拉拢了王闹和柳先柄。

    形势,再一次向古向国倾斜了。

    也可以理解,古向国毕竟是政府一把手,只要他稍微许下利益,在没有重大分岐之时,副市长向市长倾斜是常态。

    但夏想担忧的不是王闹和柳先柄的态度问题,而是古向国的提议,根本就没有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之上,也没有为郎市的利益着想

    退一步讲,就算他所说的维护占住漆的独霸地位还可以理解,但突然提议在东部上马一座大型立交桥,换了别人也许不知道古向国的良苦用心,夏想却是对他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PS:有兄弟催着老何早日回程,恢复正常速度,嗯,老何也很急,也想和兄弟们一起加快码字速度,但来鲁院学习的机会也是十分难得,既然来了,就必须认真听课,好好学习,争取大有收获,也好磨刀不误砍柴功。有一点请兄弟们放心,在此期间,所有的支持老何都会铭记在心,等回去后,不但第一时间恢复正常速度,争取连续爆发以回报大家

    这几天课程很紧,再加上每天都码字到很晚,难免精力不济,有错字或不太顺畅的地方,兄弟们体谅一下。

    少,就不好意思求了,但也请兄弟们多为老何留几张,且看下周,老何的奋发之时,请大力砸来支持当然现在也最好给几张,省得太凄凉了,谢谢你们了。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