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66章 险胜,局面失控

《官神》 第866章 险胜,局面失控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66章险胜,局面失控

    “咳咳……”不等张樱籍说完,古向国就一阵激烈的咳嗽,似乎是被呛了一下,然后就忙伸手打断张樱籍的话,“樱籍和智捷两位同志的提议很不错,经过认真考虑,我觉得立交桥项目现在上马确实太仓促了,我决定暂缓。(顶点小说手打小说)至于油漆厂项目,回头我会再好好研究一下,然后再做决定。”

    差不多包括艾成文在内,许多人都大跌眼镜,古向国出尔反尔,直接在常委会上否决了自己的提议,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太惊人了

    古向国也意识到了众人的目光中的质疑,他没法解释,有苦说不出来,但心里明白夏想在幕后,陈智捷和张樱籍在台前,对他前后夹击,如果他再不让步,肯定会遭受更加猛烈的攻击。

    以夏想的手段,以张樱籍的阴柔,以陈智捷的强攻,三人联合,非把他批得体无完肤不可。就算他死不承认,也肯定要坏了名声。

    有些事情就算人人都知道,但也不能说到明面上。以张樱籍刚才的架势,显然是想摆到明处,古向国不紧张才怪

    所以他必须及时收手,有时候,妥协也是政治生活中的一种常态。

    古向国以为他退让一步,夏想就会放过他,不料他的话刚一出口,夏想就说:“古市长,立交桥项目可以暂时搁置,油漆厂的投资还有必要继续讨论,因为投资商提出的投资额是2个亿。”

    常委会上顿时一片议论之声,2个亿不是一笔小数目,郎市规模不大,轻易没有上亿的投资。立交桥是政府出钱,油漆厂的投资是为郎市创收,一进一出差距巨大,为什么不要讨论?

    “就是,为什么不继续讨论油漆厂的投资,2个亿不是小数目,能拉来2亿元的投资很不容易,如果郎市很轻易地就拒之门外,损失就太大了。”刘一琳抓住时机,再次发言。

    “我认为开一次会议就要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不要开了许多会,却只是讲来讲去说空话。既然夏市长有能力为郎市拉来投资,我们不但要赞成,还要举双手欢迎。油漆厂项目,不但要上马,而且还要轰轰烈烈地上,才能表明市委市政府拓宽市场的决心,同时,也适当要给占住漆施加一些压力,省得他们总是向市里提各种各样的不正当的要求。”市委秘书长李晓亮在刚才的争论之中,一直保持了沉默,此时却又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站在夏想的立场之上,对油漆厂项目大唱赞歌。

    李晓亮是艾成文的代言人的角色,他的发言就意味着艾成文的默许。

    古向国快要崩溃了,他也没有想到今天的会议会开到这样的一个骑虎难下的地步,他退了一步还不行,夏想紧逼,艾成文落井下石,如果他再不点头,张樱籍和陈智捷再穷追猛打的话,他就不是现在尴尬的处境,而是肯定下不了台了。

    只迟疑了片刻,古向国就很明智地做出了英明之举,他轻轻合上手中的笔记:“同志们的提议很不错,我接受同志们的建议,同意上马油漆厂项目,具体工作由夏想同志负责。”

    其实古向国会错了意,李晓亮主动发言并非得自于艾成文的授意,因为艾成文在是否上马油漆厂项目的问题上,还没有拿定主意,他还在犹豫到底要怎么安排才能达到一种最佳的平衡。

    李晓亮的突然表态也大大出乎他的意外

    艾成文目光闪烁,一脸疑问看了李晓亮一眼,李晓亮没有回应他的质疑,只是目光始终落在陈智捷的身上。

    艾成文明白了,肯定是陈智捷说动了李晓亮……他心中隐隐有点恼火,上马油漆厂项目不是一件小事,李晓亮没有事先打个招呼就自作主张,让他心中很不舒服。

    但现在形势所迫,李晓亮一开口,又有几人附和,再加上夏想的支持者也不少,主要是,古向国妥协了,全面妥协,就让艾成文也无可奈何了。他是一把手不假,但也不可能将所有常委的意见都否决了,他可以借助古向国的力量压制夏想,也可以借助夏想之手撬动古向国的利益,但不能完全凌驾于古向国和夏想之上。

    很高明的手段……尽管艾成文不清楚夏想是如何说服了张樱籍,又如何在最后一刻迫使古向国妥协,他很清楚的是,古向国败了,败得很惨。

    而且他也败了,在他还没有决定支持油漆厂上马之前,就被逼到了不得不表态支持的地步,厉害,几乎就是翻云覆雨的手段。

    艾成文尽管心中不大痛快,不过还是最后拍板决定,上马油漆厂,具体事宜,由夏想全权负责,并及时向市委汇报事件进展。

    好一场出人意料的常委会,好一次别开生面的常委会所有常委都对此次会议波折不断大感震惊和好奇,印象中,这还是郎市的常委会,第一次几乎出现失控的场面。

    当然,话又说回来,失控的是古向国,不是夏想,夏想一直在暗中控制着局面。

    会后,艾成文将夏想叫到了办公室,密谈了半晌。会谈结束之后,艾成文亲自送夏想到门口,显然会谈进行得很愉快,也很成功。

    夏想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就接到了京城来电,让他大为惊讶的是,竟然是吴才洋亲自来电。

    “夏想,没想到你自己竟然办成了油漆厂的事情我还没有从上面着手操作,你就在郎市打开了大门,不得不说,确实出乎我的意外。”吴才洋的语气之中,大有赞叹之意,实属难得。在夏想和他接触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正面的称赞。

    夏想也就客气地答道:“吴部长过奖了,在我看来,新上马一家油漆厂,确实有利于打破占住漆的垄断,同时,也会促进占住漆更好更快地适应市场大潮。”

    “这么说吧……”吴才洋似乎迟疑了一下,才说,“油漆厂项目得以上马,吴家欠你一个人情,你以后遇到什么难处,随时可以找我,我会帮你解决一个过不去的坎。”

    虽然吴才洋的语气比以前强了一些,但还是只谈交易不谈交情的口吻……挂断电话之后,夏想摇头笑了笑,平心而论,他其实并不是出于帮助吴家的立场才力主上马油漆厂,确实是有意打破占住漆的垄断和傲慢。

    占住漆在国内压制了国产油漆的兴起足足有十几年,除了有郎市的原因之外,也因为占住漆在高层也有市场。作为占住漆的主要生产基地的郎市,如果再新建一家油漆厂,就算是不知名品牌,也可以借占住漆的名气,一举成名,而且,象征意义重大。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在郎市再上马一家油漆厂,相当于破冰之举。

    打破的不仅仅是占住漆独霸国内市场的坚冰,还有占住漆背后高层的坚冰,影响深远,不管是经济层面还是政治层面,绝对都有非凡的意义。

    自然,话又说回来,在夏想看来是意义深远的事情,但站在占住漆的立场之上,就又是另外的事情了。

    消息传到了佐藤的耳中,佐藤勃然大怒,立刻打电话给哦呢陈,提出在油漆厂动工之时,要千方百计阻止油漆厂顺利完工。

    哦呢陈含混不清地答应着,没敢给佐藤一个肯定的答复,他被夏想打怕了,已经轻易不敢再开启战端。对付别人可以用人身威胁,或是暗下黑手,但对付夏想却不行,夏想太强势了,也有太多的力量可以借助,两次对他出手,两次打到他痛,他现在可不敢再让夏想抓住把柄。

    但夏想的做法也切实损害到了他的利益,也让他十分不爽。如果真能对占住漆的销售影响巨大,陈大头的生意势必会受到牵连,而陈大头一年能赚差不多上千万元的利润。

    哦呢陈忧心忡忡,决定找陈大头好好商量一下。

    让哦呢陈没有想到的是,情况,远比预料中严重,在市委常委会刚刚过去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几乎郎市都传遍了要新上一家油漆厂的消息,一时之间,整个郎市差不多要沸腾了。

    因为多少年了郎市人习惯了占住漆在郎市的一家独大,习惯了全郎市所有建筑物全部采用占住漆的惯例,更习惯了郎市的建材市场销售的油漆全部是占住漆的现象,突然之间,就要在郎市多了一家另外品牌的油漆厂,就让人一下不能接受这样的转变。

    市民是一下转不过弯来,经销商却反应够快,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观望的姿态,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占住漆的提货量锐减三成

    不止如此,闻风而动的其他品牌的厂家,纷纷打电话给占住漆原有的经销商,提出了十分优厚的条件邀请他们加盟,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占住漆的经销商人心浮动,想要转投别的品牌油漆的怀抱。

    因为一直是陈大头作为总代理,垄断了占住漆的经销权,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陈大头将经销商的利益压到最低,基本上是他吃肉,只让别人喝一口汤,而且还是很小的口。

    经销商敢怒不敢言,一是因为陈大头是唯一的总代理,二是他的背后占着哦呢陈,所以想做占住漆的生意,那就只能任人宰割。

    现在机会来了,经销商被压抑太久的情绪爆发出来,纷纷推迟提货,占住漆遭遇了第一次滞销危机

    同时,陈大头也感到了彻骨的寒冷,尽管郎市已经春回大地,在他心中,却是冷风阵阵。

    办公室中,陈大头坐立不安,先是背着手在地上转了几圈,实在是无法可想,就又想打电话给哦呢陈——明明刚刚哦呢陈打来了电话,说马上就到,他还是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势。

    忽然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重重地喂了一声:“喂,哪一个?”

    “是我。”杨贝的声音很小很轻,“你……你中午还回不回来吃饭?”

    “吃,吃你个大头鬼”陈大头没来由一阵厌烦,忽然想起了杨贝见到夏想时流泪的一幕,就更是怒从心头起,“你马上来公司,我有事要问你”不等杨贝说话,直接就扔了电话。

    哦呢陈正好进门,听到了陈大头的话,不由皱了皱眉头。

    上次送夏想的时候,杨贝流泪面对夏想的情景,他也看得一清二楚。他当时就有了怀疑,后来一查才清楚,原来杨贝竟然是夏想的同学,哦呢陈一想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后来他又托人一打听,果然,杨贝以前和夏想曾经有过恋爱关系,就让他多了一个心眼,或许,杨贝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筹码。

    哦呢陈就对一脸怒气的陈大头说道:“不要动不动就乱发火,发火有什么用?发火有用的话,大家都去吵架好了,谁的火大谁说了算,世界就太平了?”

    陈大头挺怕哦呢陈,立刻就熄了火:“我是想起了夏想不但骑在我们头上撒尿,还玩过我的女人,就让我咽不下这口恶气。”

    “着急上火没有用,要想办法。对付夏想,又不能硬来。”哦呢陈用手指着脑袋,语重心长地告诫陈大头,其实他也心里清楚,何尝没有自说自话的意思?他也正在想办法,但让他头疼的是,竟然暂时无法可想。

    怎么办才好?哦呢陈的目光看向了窗外,窗外的楼下,杨贝停好奥迪A4,下车之后,款款地上楼,他的眼睛就生动了起来。

    “哥,你让嫂子过来,有什么事?”

    “我……”陈大头一下噎住了,他不敢直接向哦呢陈说出他的想法,担心被哦呢陈痛骂一顿,就说,“也没什么事,就是让她从家里送一个文件过来。”

    哦呢陈岂能不知道陈大头的用心,他就无所谓地说道:“让嫂子出面去找夏想,也是一个办法,不过,万一嫂子和夏想旧情复燃,大哥就吃亏了……”

    陈大头头上的青筋爆起,一脸通红:“我,我,我要杀了夏想”

    哦呢陈轻轻拍了拍陈大头的肩膀:“哥,你再向深里想一想,如果嫂子真和夏想发生了什么,夏想就有了把柄在我们手中……”他心里清楚陈大头和杨贝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要感情没感情,要同床没同床,就是一个名存实亡的婚姻,无非是给外人一个假象,证明陈大头的正常。

    但即使如此,陈大头也是一个男人,男人在对待女人的态度上,都是一样独占心理,不允许别的男人有任何染指,哪怕他没有能力

    但哦呢陈的话显然也打动了陈大头,他对杨贝确实没有太多的感情因素在内,尤其是当他得知杨贝竟然和死敌夏想曾经有过一腿之后,心中总觉得有一只苍蝇,恶心得不行。

    所以最近,杨贝没少挨他的打骂。

    如果牺牲一个杨贝,弄得夏想灰立土脸,让自己一方反败为胜,然后他再一脚踢开杨贝,不信不能再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也算是一举两得的妙计。陈大头低头想了半天,想通了,与其天天见到杨贝就想起夏想,就心烦意乱,还不如让杨贝当一枚糖衣炮弹,能一炮将夏想轰倒最好,轰不倒,也要让夏想弄得名声扫地。

    陈大头就看了哦呢陈一眼,然后拿起了电话,打过了章程市的医院:“我是陈大头,牛红妹的医药费,缓一缓再结算。”

    拿杨贝母亲的病情要胁杨贝,屡试不爽,也是陈大头可以随意摆布杨贝的最大筹码。

    哦呢陈不说话,只是会心地笑了。

    杨贝一进门,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刚刚上楼的时候她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医院暂停用药,说是陈大头不再支持医疗费用,她就知道,陈大头又要逼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她也就开门见山地问道:“说吧,想让我做什么事情?”

    本来陈大头不当着外人的面打杨贝,尤其是在哦呢陈在场的情况之下,不过不知为什么,一见杨贝一脸笃定,他的火就一下点燃了,一扬手就是一个清脆的耳光:“**,臭*子,还敢跟老子横?你就是一个卖X的货,要不是老子养着你们全家,你们一家人都死光光了我是你们全家的大恩人,而且我还没有用过你,你***就知足吧再不知足,你就猪狗不如了。”

    杨贝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她捂着脸,强忍着泪水,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道:“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刀山火海我也愿意。”

    “不上刀山不下火海,是让你去上夏想的床”

    “什么?”杨贝愣在当场,不敢相信地看着陈大头,“你,你还是一个男人吗?竟然说出让自己的老婆上别的男人床的话陈大头,你不是个东西”

    哦呢陈本来一直在杨贝面前还假装文明,一听杨贝怒斥陈大头,也怒了:“杨贝,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和夏想之间,谁知道都做过什么了?别再装了,实话告诉你,你只有和夏想上床一条路可走,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

    PS:再有两天老何就会返程,嗯,回去之后,立刻提速,请兄弟们继续和票支持官神,给老何加加油,相信老何不会让兄弟们失望泣血求、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