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67章 风声,不破不立

《官神》 第867章 风声,不破不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67章风声,不破不立

    两个大男人紧逼一个女人,杨贝一下瘫软在地,泪雨纷飞:“你们,你们都不是人”

    “嘿嘿,嘿嘿……”陈大头一阵冷笑,“行了,别演戏了,你心里不一定多高兴呢。(顶点小说手打小说)能和夏想上床,让你旧梦重温,是人生美事,而且还可以赚到钱,何乐而不为?我告诉你杨贝,你不但要和夏想上床,还要想办法拍下照片,事成之后,不但你母亲的病有钱医治,我也会额外给你一大笔钱,放你走。如果不同意的话,哼,你清楚会有什么后果。”

    “我不会答应你,你就死了心吧”杨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地上站起,扬手将车钥匙扔给陈大头,“汽车还给你,我净身出门,马上离婚。”

    陈大头顿时恼羞成怒,上前左右开弓,打得杨贝眼冒金星,还不解气,又一脚将杨贝踢倒在地,杨贝被打得趴在地上,他还不放过,又一脚踩在杨贝的后背上,脚下用力,恶狠狠地说道:“答应不答应?”

    杨贝浑身巨痛,依然咬牙:“我死也不答应”

    陈大头更是怒不可遏,拳打脚踢,直打得杨贝死去活来。

    哦呢陈在一旁本想阻止,男人打女人也确实太丢份了,但一想到杨贝是现阶段能够给夏想带来麻烦的唯一人选,也就装作没看见,扭过脸去。

    杨贝心如死灰,两个大男人向死里打她,还是亲兄弟,她算是看透了陈氏兄弟。本来她想宁死不屈,但陈大头确实下了狠手,打得她疼痛难忍,再想到母亲的病情确实不能耽误一分,羞愤和无奈之下,她终于屈服了:“我……别打了,我答应你。”

    “贱女人”陈大头吐了一口,“早早答应也不会受皮肉之苦了,真是人头猪脑。你想和我作对,你凭什么?臭女人,吃我的喝我的花我的,我还管着你妈,你还跟我讲条件?又不是让你去死,是让你去享受,你还装什么清高?”

    哦呢陈就及时插话:“嫂子,你别怪大哥下手狠,他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夏想引进了新的油漆厂,大哥的生意损失了三成以上,接下来说不定还会损失更多。好歹大哥是你法律上的丈夫,你也应该帮他。也不一定你非要跟夏想上床,只要能拍下他的照片就行了……”

    哦呢陈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尽管在内心深处他也没有当杨贝是他嫂子,但毕竟也有人情礼法,他就适当表演了一番。

    杨贝从地上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目光从陈大头和哦呢陈的脸上掠过,阴冷、绝望并且充满了仇恨,她紧咬牙关:“我有一个条件……”

    “嫂子尽管说。”哦呢陈一生经历无数打杀,还是被杨贝的目光看得心中一惊。

    “我要一次性付清我妈以后全部的医疗费用,还要再签定一个协议,要分三分之一的财产,离婚”

    陈大头看了哦呢陈一眼,刚要拒绝,被哦呢陈用眼光制止,哦呢陈沉思片刻:“好,我答应你。但有一点,一定要有夏想和你在床上的照片,否则,你一分钱也拿不到,而且,别想迈出陈家的大门一步,死也要死在陈家。”

    杨贝擦干了眼泪:“一言为定”

    ……

    对夏想来说,取得初步的胜利,并不值得欢欣鼓舞,当然他也知道,佐藤肯定会暴跳如雷,但已经不是他所需要操心的问题了。

    独占和垄断,总有一天会被打破,物极必反,历史从来都是一种不停的重复,没有例外。

    下班后回到家中,看到空荡荡的房间,忽然就有了一种失落。以前从未觉得卫辛有多重要,她在,他习以为常。她不在,他司空见惯。如今卫辛病情不明,夏想却平白增加了无数担心。

    卫辛已经在连若菡的陪同下,飞往了美国,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夏想看看时间,正是美国当地时间的早上,他就拨通了卫辛的电话。

    “喂……”卫辛略带沙哑的嗓音传来,沙哑中有疲惫和感伤,“你最近好不好?有没有注意身体?要记得多喝水,多运动,别总坐着。还有,要多喝玉米粥,知道不?”

    以前夏想总觉得卫辛的关怀太细密太烦人,现在听来,却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情意和伤感,他鼻子一酸,差点落泪,都什么时候了,卫辛还时刻挂念着他,一句也没有说到她的病情。她对他之爱,已经铭刻在了骨子里,无须记起,因为从来不曾忘记。

    “我没事,我在关心你。”夏想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似乎是上一世对卫辛亏欠的爱重新涌上心头,“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到底是什么病?”

    卫辛感受到了夏想发自内心的爱意和关怀,心中一暖:“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真的没事。就是觉得浑身没力气,做什么事情都无精打采,提不起精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也没关系,只要你记得我的好,就算没有了我,你身边也不缺少照顾你的人。只要你好,对我来说就胜过一切。”

    夏想的心情格外沉重,他忽然大声喊道:“不行,卫辛,我要你好好的回到我的身边,听到没有?”

    “嗯”卫辛挂断了电话,泣不成声。

    夏想望着窗外的夜色,夜空月如钩,如同一颗残缺的心。

    三天后,从占住漆传来消息,本来今年还有第二笔500万美元的追加投资,现在无限期延后。

    是向市政府施压了,夏想没有任何反应,古向国却拿来大做文章,在会上大讲特讲要讲政治、顾大局,要站在战略的高度上看待问题,引进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油漆品牌,损害了郎市的整体利益,是得不偿失之举,以后要避免再犯经验主义的错误。

    很明显是在含沙射影地影射夏想,夏想才不和古向国做无谓的口舌之争,目的达到了,古向国在常委会上惨败,也要允许他过过嘴瘾,好歹他也是市政府一把手。

    投资确定了,但油漆厂的选址等一系列的问题,遇到了麻烦和阻力,夏想也清楚是古向国故意刁难,他也不急,反正有的是时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占住漆也不可能一个月就打败,再说也没想到要打败占住漆,只是要从市场分一杯羹而已。

    五一节到了,放假后,夏想和历飞一起回了一趟燕市。

    路上,历飞又介绍了一下冷质方案件的进展。

    初步查明,冷质方贪污的数额在1000万以上,除了近十套房产之外,还有大量的存款和礼品,主要是一些案件的当事人的送礼,但因为死无对证的原因,大部分赃物和赃款来路不明。

    主要不是查证赃款的来路——查也查不清楚——主要的着眼点还在于冷质方和古向国之间到底有多少牵连,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冷质方和古向国之间,确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证据虽然有很多,但都不是很确切,也不好拿出来,但历飞可以肯定的是,冷质方贪污受贿的背后,绝对有古向国不干净的手脚在内。

    只是苦于没有直接证据

    据保守估计,古向国至少参预了冷质方受贿的大部分事件,涉案金额在800万以上。如果仅仅是以权谋私的工程上的贪污还好说一些,主要还有不少是案件之中的受贿,就是说,很有可能制造了不少冤假错案。

    夏想就隐隐有些怒火。

    本来平常平头百姓就被各种有关部门欺负惯了,轻易不打官司,一旦打起官司就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但如果在法律的层面上还得不到伸张正义,相当于完全堵死了生存的希望,也让他们完全对社会绝望。

    法律如果不公,社会就完全失去了公正,没有了一个公平的秩序,也就让普通百姓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夏想要求历飞,务必继续追查下去,哪里再难再有阻力,也要尽可能查明在冷质方案件的背后,到底有多少冤假错案,到底有多少人有冤无处申。

    如果说夏想一开始是想借冷质方案件的机会,找到古向国的漏洞,然后扩大化,从而借此打击古向国的威望的话,现在他又改变了主意,就是想借冷质方的问题,如果能纠正一批冤假错案,善莫大焉。

    在燕市呆了三天,陪黧丫头和儿子春游了一圈,又和故人见面,和宋朝度吃饭,和宋一凡也坐了一坐,说笑半天,随后夏想就返回了郎市。

    燕市的局势还算平静,下马区也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省里的局势有点微妙。范睿恒尽管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大权独揽的**,但却迅速和马霄走近,而梅升平和范睿恒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有了一点小小的突破,就让整个局面有向范睿恒倾斜的趋势。

    当然,范睿恒作为一把手,掌握大局也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梅升平的态度。在叶石生时代,他就十分特立独行,现在却有了和范睿恒走近的表现,就不得不让人猜测他背后的动机。

    宋朝度扶正之后,成为燕省名符其实的二号人物,他虽然不是一把手,但团结在他周围的常委也不少。一是有夏想的功劳,王鹏飞、胡增周都是夏想牵线搭桥,两人才慢慢和宋朝度走近。二是也有宋朝度的个人魅力在内,宋朝度沉稳有度,行事方正,而且他还很年轻。官场之上历来是欺老莫欺少,以宋朝度50岁出头的年龄就坐上了一省之长的宝座,稳扎稳打地走下去,他60岁之前进政治局也不是没有可能,而是可能性很大。

    相比之下,范睿恒比宋朝度大了好几岁,他以后也未必有宋朝度走得远。

    除了王鹏飞和胡增周明显和宋朝度关系密切之外,常务副省长高晋周、纪委书记李言弘,也和他关系不错,虽然是偏向中立的立场,但在大事之上基本上也会倾向于支持他。

    新任的常委副省长谭国瑞立场并不太鲜明,但听宋朝度所说,他应该是偏向范睿恒。

    总体来说,省里大体上维持了一个平衡,当然也有隐患,就是宋朝度在人事方面的发言权太弱了,省委副书记是梅升平,组织部长是马霄,相当于范睿恒牢牢地掌握了人事大权,人事问题是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宋朝度如果没有人事上面的发言权,将会受到很大的牵制。

    好在夏想对宋朝度有信心,相信他能够从容应对,慢慢扩大优势。

    夏想之所以十分关心省里的局势,实在是省里的一举一动会影响到郎市的平衡,如果范睿恒一改以前省里对郎市不闻不问的态度,经常插手和过问郎市的事务,郎市必须得听。再如果范睿恒支持古向国的话,古向国的底气就十足了。

    不管在京城再有后台,再有关系,想直接撬动郎市的局势,还必须经过燕省省委,因此,省委对郎市的态度,至关重要。

    果然和夏想设想得一样的是,五一假期还没有过完,就有风声传出,说是他的位置有可能要动上一动。

    好厉害的一招,竟然想出了要调他离开郎市的办法,好一条釜底抽薪之计

    消息的真假暂且不论,风声一传来,夏想就感觉到了他的处境有了明显的不同,尽管还没有上班,但市委有许多人在值班,没有放假的常委至少有半数以上,不少人看夏想时的眼光都带着了疑问和疑惑。

    甚至还有幸灾乐祸。

    夏想很清楚,他才来郎市不久,不可能现在就调走。但也不是绝对,官场之中还真有不可能的事情就真的发生的先例。不管是不是真有此事,放出风声的人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向他示警,告诫他,小心一点,再不老实的话,直接搬开你。

    其实他更明白的深层的含义是,如果他估计不错的话,应该是古向国和范睿恒联手对他做出了一次含蓄的警告,因为人事大权掌握在省委,掌握在省委书记手中。

    现在的组织部长是马霄,是他曾经的对头之一。马霄对他有好印象才怪,三个关系着人事决定权的重量级人物之中,只有梅升平和他交情稍微深一些,但现在也有逐渐疏远的趋势。

    不过夏想并不认为他就得任人摆布了,在如何借势借力撬动各方利益的问题之上,他还是有足够的信心也有充足的手段,不会让马霄故意刁难他,也不会让范睿恒任意摆弄他。

    夏想就对传闻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甚至在刘一琳的追问之下,也只是一笑置之。

    还有两天就要过完假期的时候,出乎夏想意外的是,古玉来到了郎市。

    自从夏想来郎市上任之后,古玉还是第一次来郎市。

    五月的郎市,正是初夏的气象,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光已经到了深处,初夏正在来临。

    郎市的郊外,田野一片绿意,放眼望去,一望无际全是喜人的庄稼。杨威的观光农业已经初见雏形,形势大好。

    夏想和古玉站在田间,向远方眺望,两人并肩而立。古玉比夏想矮了半头,一身清凉打扮的她,亭亭玉立,站在田野之中,就如一朵出类拔萃的清新之花,娇艳过人,清新喜人。

    一身碎花裙子的古玉,清丽如出水芙蓉,脸上没有任何脂粉,就清清爽爽素面朝天地站在夏想身边,仰着小脸,一脸热切地看着夏想,在等待夏想的回答。

    夏想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古玉。

    古玉比以前丰腴了一些,表现为臀部更挺翘了,胸前的波涛更怒放了,同时,虽然脸庞清纯如未经人事的少女,但却已经隐隐有了风情的气象。

    女人,一旦上升到了风情的高度,就是成熟和风韵的流露了,夏想轻轻将古玉揽入怀中——说实话,古玉确实惹人生怜,如花生香,如玉生暖,让人只是简单地沉迷在她的芳香之中。

    古玉此来郎市,一是看望夏想,二是传递了来自老古的暗示。

    看望的缘由自然就不用多说了,因为她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夏想了,想念也是正常的。她替老古传的话,却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夏想,中央有人对你赞不绝口,有人对你全盘否定,你现在的争议很大,我的看法是,继续高调下去,别怕惹事,就怕没事”

    老古的话就让夏想犹豫不定,既然中央有人对他十分不满,老古还让他继续高调,不是朝枪口上撞么?老古平常行事并不张扬,都是低调的风格,为什么要让自己大张旗鼓下去,是何用意?

    问古玉,古玉才不知道:“别问我,我才懒得关心爷爷的事情,什么军事了政治了,我想都不要想。我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

    夏想无语,他认识的几个出身政治世家的女子,连若菡对政治是漠不关心,梅晓琳虽然现在比以前热衷了许多,但以前也是不感兴趣的态度,古玉就更别提了,完全就是局外人一样,估计她的政治头脑甚至还不如一个底层官员的女儿。

    古玉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最近不少爷爷的部下都来看望他,差不多每天都有人来,他们就坐在一起,神神秘秘的样子,好象在商量什么大事……”

    夏想一下惊醒,难道说,部队高层要大换血了?

    PS:本来不足,不好意思向兄弟们伸手要。但眼见官神的名次一再下滑,老何心急如焚明天就要返程了,最晚后天就能恢复万更了,而且,情节上肯定会来一次大冲击和**,所以请兄弟们还是高抬贵手,多扔上几张,也好为老何鼓足干劲。并非是老何不想多更,确实是天天上课,课程很紧,每天都要挤时间用来码字……泪求、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