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70章 流言,再起硝烟(求月票!)

《官神》 第870章 流言,再起硝烟(求月票!)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70章流言,再起硝烟(求!)

    如果只有一般的刑事案件的角度,杨明的案子就算是冤假错案,英成也不会多感兴趣。(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杨明的案子他还记得,当时不是他主审,也没有过多地介入。但现在焦大旧事重提,就立刻让英成意识到了一个十分敏感的关键点,杨明的案件,冷质方是主审法官,还有一点,杨服之所以在郎市能够垄断整个卫生纸市场,是因为他和古向国关系密切

    主审法官是冷质方,当事人又和古向国有关系,案件又似乎是一起冤假错案,英成就知道,肯定大有文章可做了。

    现在焦电被关押在郎市监狱,他被判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按理说一般如果表现良好的话,在缓刑期间,基本都会减轻为无期徒刑。但一年过去了,焦电没有争取到任何减刑的机会,也就是说,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如果还没有任何减刑的话,焦电有可能会成为国内极少数被判了死缓还被枪毙的犯人

    当时其实郎市中院判了焦电死刑,但焦电不服,上诉到了省高院。省高院以事实不清发回重审,最后才又改判为死缓。后来焦电又多次上诉,无果。

    夏想也不是听风就是雨的性格,听完焦大的话之后,站了起来:“老人家,回去后,我让英局好好查一查当时的卷宗,如果焦电真是被冤枉的,一定还他一个公道。”

    夏想的话是基于凡事必须经过调查的公正立场,但在焦大的耳中就成了敷衍。自古官官相护,哪里会有真正为民作主的好官?他也不多说,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了。

    别说焦大没有想到焦电的案件会引发什么样的轩然大*,就是夏想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一起在所有人看来都司空见惯的冤假错案,最终会带来了怎么样的一场郎市的官场风暴

    三天后,全美油漆厂的厂址正式尘埃落定,开始动工,意味着在明里暗里的一次重大的较量,以夏想的全面获胜而收场。

    与此同时,大学城项目的一些小打小闹的纠纷虽然还是不断,但已经无关大局,形不成气候。基本上可以说,因为油漆厂引起了一系列的反击,差不多已经落下了帷幕。

    但另一场战役,正在悄然地拉开了序幕。

    首先是古向国在政府常务会议上,提出了重新调整副市长分工的提议,将原本属于夏想和陈智捷管辖的几个摊子,强行划分给了邵丁和柳先柄——两人都是和古向国关键最密切的副市长,尽管夏想和陈智捷表示反对,但古向国毕竟是市长,在政府班子之中,还是有说一不二的权威,在他的力主之下,强行调整了副市长的分工。

    虽然说分走的几个摊子都不是什么重要的部门,但象征意义重大,尤其是现在有关夏想将要调动的风声还没有消除之前,就让不少人更多了猜疑。

    还好仅仅两天后,就由省委组织部出面向郎市市委下发了内部通知,就有关夏想同志调动的传闻一事做出了澄清,声明是有人散播谣言,没有事实依据。

    省委组织部的出面,立刻让流言烟消云散,同时也让别有用心的人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宋朝度在省委并非和表面上所见的一样没有一点人事上面的发言权,虽然不清楚宋朝度采用了什么手段,但省委组织部肯出面发表声明就证明了一点,宋朝度的权威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展现。

    相当于省委里面一次不见出手的过招,宋朝度取得了胜利,也意味着夏想在省里的靠山依然牢固。

    然而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随着全美油漆厂的破土动工,占住漆采取了一系列的降价促销措施,不但提高了经销商的利润,还降低了入门的门槛,同时给予了经销商更大的发展空间。

    用意很明显,既然政治手段上无法压制全美漆的崛起,就要在经济上打压,将全美漆扼杀在摇篮之中。

    如果以上还不算让人震惊的话,在夏想调动的风声刚刚消除了影响之后,又有一股流言在市委大院悄然流传——夏想生活作风有问题,和别人的老婆上了床,还被人拍了视频。

    此流言一出,市委上下无不震惊

    如果真有视频流出,恐怕夏想将会抢在陈关系**门之前,成为国内最先以不雅照和视频出名的名人,再加上他年轻英俊的常务副市长的身份,更是让人叹为观止了。

    幸好,流言传得沸沸扬扬,但一直在市委之中小范围传播,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即使如此,也让夏想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只要走在市委大院之中,就会有人投来好奇或探究的目光,他更知道的是,还有人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

    以上还算什么的话,吕一可私下里告诉他的一句话就让他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纪委副书记张锐涛收到了相关的举报材料,直接就上交给了艾书记,艾书记非常重视这件事情,要直接召开书记办公会进行讨论……举报材料我还没有看到内容,恐怕对你很不利。”

    张锐涛是纪委排名第一的副书记,一向和吕一可不和,他直接越过吕一可而上报给了艾成文,做法不合规则,吕一可生气也是正常。但让夏想也感到失望的是,艾成文在关键时刻,没有表现出一点要袒护他的意思,反而直接要召开书记办公会,其用心显然是想借机给他一个警告。

    艾成文作为市委书记,有强烈的掌权**可以理解,但他想在自己和古向国之间左右逢源,谁有问题就打压谁,如果说站在公正的立场之上,也勉强可以接受。但作为和他一路走了很远的同盟,在帮他削弱了古向国不少力量之后,没有收到他一点的友好的表示,就让夏想心中颇不舒服。

    刚和吕一可交谈了几句,就接到了通知,要召开书记办公会,夏想和吕一可对视一眼,心想来得好快。

    两人也没有避嫌,一前一后差不多同时来到了艾成文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除了艾成文之外,还有古向国、张樱籍和刘一琳,张锐涛作为一手证据的掌握者,也列席了会议。

    夏想和吕一可并肩走进会议室,让不少人都目光复杂地看了两人几眼。因为在此时吕一可身为纪委书记还不避嫌,他的举动就有了意味深长的暗示。

    尽管众人也清楚,既然召开了书记办公会讨论此事,而且又让夏想参加,就意味还是不想将事情闹大,只想内部解决。但身为纪委书记,吕一可在此时必须和夏想保持距离,他却故意和夏想一起当着众人的面走进来,就是故意做给别人看。

    尤其是张锐涛。

    张锐涛脸色就不十分难看,看了吕一可一眼,紧抿着嘴没有说话,目光中却流露出不屑的神色。

    吕一可看也未看张锐涛,径直坐在古向国的旁边,冲艾成文一点头:“艾书记,夏想同志的问题,我还不掌握具体情况,今天的书记办公会,开得有点仓促。”

    上来就是质疑的口吻,而且语气中表现对张锐涛的强烈不满,就让艾成文和张锐涛都有点脸上无光。

    古向国就说:“一可同志不要激动,锐涛同志既然掌握了一手证据,他亲自交给艾书记,也符合程序,是对市委的信任,不是对你个人有什么意见。”

    刘一琳却说:“本来是纪委内部的事情,连吕书记都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举报材料,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了。我觉得,张锐涛同志做得有点过头了。”

    会议还没有召开,就已经全是火药味儿了,各人互不相让,就让艾成文大感头疼,知道今天他算是走错了一步,得罪了夏想了。

    本来他也想事先通知一下夏想,但古向国的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一时认为有机可乘,就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

    “夏想同志的视频太不雅观了,给郎市市委的脸上抹黑,我建议市委立刻采取措施,严格控制消息的传播。同时,要对夏想同志以思想教育为主,尽量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来处理他的私生活问题。”

    古向国的话暗示要将事件控制在郎市范围之内,并不想扩大化,同时,只是想对夏想进行思想教育,并不想上报省委进行处理,就让艾成文多了一个心眼,认为可以借此事件打击一下夏想的威望,让夏想刚刚在市委站稳脚根的努力付之东流,还可以彰显他作为市委一把手的控制力,不但可以利用夏想之手打击古向国,还可以借助古向国之力打压夏想。

    一把手,要的就是有掌控大局的手段,艾成文想充分将手中的权力最大化,并且达到一种翻云覆雨的境界,所以才有了今日的会议。

    只是没想到……吕一可还是坚定地和夏想站在一起,还有刘一琳也是不遗余力地维护夏想,他们为什么就这么相信夏想?

    倒是张樱籍没有说话,脸色阴晴不定,谁也不看,目光只盯在天花板上,就让艾成文多少又有了一点底气,就算得罪了夏想,如果因为夏想的不检点而争取到了张樱籍的支持,也算是大有收获了。

    艾成文就咳嗽一声:“今天的会议确实召开得有点仓促,但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锐涛同志收到的举报材料让人非常震惊,出于爱护夏想同志的考虑,我决定第一时间召开书记办公会,先研究一下事情的严重程度,然后再决定对夏想同志是以批评教育为主,还是再采取其他措施……”

    刘一琳对于夏想有不雅的视频流出,虽然不尽相信,但也不是完全不信,因为夏想太年轻了,也确实有英俊的外表和过人的魅力,吸引年轻漂亮的异性也再正常不过,被人偷*拍了照片或视频,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她也清楚也有可能是有人借机整治夏想,如果是夏想一时大意掉入了桃色陷阱,就太可惜了。

    她不免微微替夏想担心。

    张樱籍就适时地插了一句:“夏市长有什么话要说?”

    “首先感谢市委对我的爱护,其次我想说一句,我行得正站得直,不怕别人捕风捉影诋毁我的名声。最后,有什么证据就尽管拿出来,如果真是我做的,我不会不承认。”夏想很干脆利索地回答了张樱籍的问题,一点也不心虚的样子。

    艾成文有些不解,夏想底气十足,是死不认帐,还是张锐涛弄错了?不对,刚刚明明他也大概看了几眼录像的,画面上的人物,分明就是夏想,他还能怎么抵赖?

    既然夏想态度强硬,艾成文心中的一丝不安也全部消失了:“好,既然夏想同志认定自己没有做过什么错事,现在就当着大家的面播放一下视频,夏想同志是不是同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想的脸上,因为只要录像一公布,只要画面上的人是他,只要有什么不雅的事情,就坐实了他的问题,想要抵赖绝对是不可能了,而且相当于在市委内部公开了。与会的几人都是市委之中最有份量的人物,就算不给夏想任何处分,夏想以后想在常委会上有什么发言权,想要再推进什么重大的项目,就失去了公信力。

    别看是一次内部会议,其实威力也非同小可,完全可以扼杀夏想在市委之中的地位。当然,前提是录像之中确实有夏想的不雅画面。

    在座的众人,无一例外都直直地看着夏想,就看夏想如何回答。

    张樱籍手指轻轻敲击大腿,显示出内心的紧张。他不想毁掉心目中的夏想的形象,但眼下的形势又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夏想的为人。

    刘一琳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在她的心目中,虽然认为夏想身边应该不缺女人,但不缺女人和私生活不检点是两回事——虽然说实际上可以说成是一回事,但人都有一个掩耳盗铃的心理,眼不见心不烦——如果真是亲眼所见夏想不检点的一面,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再支持夏想,和夏想统一战线。

    女人,都有非理性的一面。

    别说刘一琳心中紧张,就连坚信夏想没事的吕一可也不免心中忐忑不安,万一夏想真被人抓住了大把柄,怎么办?他还要不要坚定地夏想站在一起,或者是出于明哲保身的考虑,和夏想保持一定的距离?

    古向国心中笃定,他在前来书记办公会之前,已经得到了哦呢陈的暗示,录像带中有能让夏想身败名裂的画面,让他在市委里面,大胆而放心地全面推进对夏想的打击。

    录像带的全部内容,古向国并没有看过,只看了开头了几分钟,他就可以断定,夏想就要名声扫地了。他心中一阵狂喜,在和夏想一系列的过招之后,他甚至有点害怕了夏想。现在有了一个可以让夏想身败名裂的大好机会,是他重新全面掌握市政府班子并且在市委扬眉吐气的大好时机,绝对不容错过

    艾成文的心思最复杂,他既想让夏想受到打击,又不愿意让夏想完全威望扫地,因为如果夏想完全失去了威望,没有了份量,古向国就没有了牵制,对他的掌权大计也极其不利。他需要的是一种平衡,在夏想完成了一系列针对古向国的胜利之后,他希望天平稍微向古向国倾斜一下,不让夏想坐大的速度过快。

    而张锐涛作为古向国的同盟,作为哦呢陈的盟友,他很清楚他就是马前卒的角色,成,则有可能获得政治资格。败,说不定会成为牺牲品。但他没有退缩,政治向来就是一个投机的场所,尤其是象他一样没有太强硬后台的人物,只有有担任炮灰的勇气,才有成为炮手的机会。

    他也研究过不少高层人物的简历,都有在关键时刻面临着重大抉择的时候,他们都成功了。

    诚然,张锐涛也清楚比起有限几个成功的高层人物,更多的在重大抉择之时的失败者,都是历史的尘埃,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他依然不后悔,愿意赌上一赌。

    一件小小的书记办公室,一共七个人,人人心思各异,都期待着上演一场大戏,不管是好戏还是坏戏,总之肯定是一场肉戏。

    夏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脸无奈,似乎还有一丝退缩:“我坚信我的清白,不过既然同志们都不相信我,那就让事实说话好了……”语气不是很有底气,表情也有些不太自信。

    有人失望,有人欣喜。

    艾成文就微一点头:“请锐涛同志播放光盘。”

    张锐涛打开办公室的电脑,放入了一张光盘,郑重其事地按下了播放键。

    一时间,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电脑屏幕。

    画面一开始显示的是一男一女的背影,女的是谁,都不认识,但男人的背景,依稀是夏想

    两人好象在说话,说什么,声音很小,听不真切。大概过了半分钟,男人开始脱上衣,女人也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大声说:“想,想,快点,我等不及了。”

    嗲声嗲气,极尽媚态之能事。

    难道真的夏想?背影象,女人又亲热地喊他“想”,不是夏想又能是谁?众人都看向了夏想,果然,夏想的脸都涨红了。

    接下来,让众人都面红耳赤一幕出现了……

    PS:第二更送上,万字完毕老何一回来就发奋图强,一刻不停地码出了万字奉献给大家,请兄弟们体谅老何的一片苦心明天依然万字保底,如果多,争取一万五千字。求,拜求,泪奔求</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