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73章 风动,试探口风

《官神》 第873章 风动,试探口风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73章风动,试探口风

    如果仅仅是他和老古之间的对话,还好说一些,但现在老古代表的是一个势力集团,气氛就有点凝重。(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老古也没有了以往的随意,而是端正地坐在沙发之上,一脸严肃,只等夏想明确的回答。

    夏想就有点左右为难。

    如果他说出他的政治立场,势必会让老古不满,让幕后人物不快。但如果不说,又有说谎的嫌疑。夏想不是不会说谎,是不想对老古说假话。

    他一直对老古十分尊敬,因为自始至终,老古从来都是在暗中助他一臂之力,而他从未给过老古任何回报,甚至,还将古玉得了手。

    老古见冷了场,也不说话,伸手自顾自地倒茶喝。他先将自己的茶杯倒满,然后放下茶壶,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好象才想起一样,又伸手为夏想续了水。

    老古的举动大有深意,是在提醒夏想,喝水勿忘倒茶人。

    “中央现在大概分成三系……”夏想的回答出乎老古的预料,并没有直接说出他的立场,而是大而化之,讲起了大局,“一系是家族势力,一系是平民势力,一系是团系。三系之间,并不是完全孤立,而是互有影响,互有借鉴,除了一定的分岐之外,共同点也不少。”

    夏想虽然还没有明确他的政治立场更接近哪一系,但实际上在内心深处,他还是认定自己是平民一系。尽管说来他有机会接触团系,更有机会融入家族势力,但现在他反而和平民一系走得最近。

    但派系之间,也并非完全是对立关系,共同点还是远大于分岐,就如当初团系的郑盛也不避讳和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梅晓琳走近,就证明了实际上各派系之间,既有竞争和分岐,又有合作和互助,总体上还是一种求同存异的状态。

    当然,各个派系在渴望自己一派壮大的理念上,又是完全竞争的关系,毕竟官场之上精英并不多见,偶而有一两个人崭露头脚,必定会有派系盯上。在梅家和邱家和他稍微疏远一点之时,吴家就乘机而上,就证明了吴家一直没有放弃拉拢他的努力。

    但说到底还是郎市离京城太近,也是因为他前来郎市,是因为平民势力一系的布局,幕后人物不容许他的努力为吴家作了嫁衣裳,何况现在他已经在郎市初步打开了局面,正是要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

    因此,才有了老古挑明立场的一次重要会面。

    老古对于夏想的分析只是微一点头,不说话,还是自喝自茶。

    夏想就感受到了来自老古沉默如松的威压。老古在军队之上,位居高位,平常虽然和他说话很随意,但要流露出威严的时候,也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夏想就端起茶水,轻轻喝了一口:“我的立场是比较倾向于平民一系,但也并不完全排斥团系和家族势力,在我看来,不管是哪一系,只要一心为民,坚持一个还算公正的立场,就有可取之处。”

    夏想的回答显然并不能让老古满意,老古将茶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之上,闷声说道:“不要因为吴家的一点小恩小惠就被蒙蔽了双眼,吴老头子人老成精,他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你不要被他哄骗上当了。家族势力是站在百姓的对立面,怎么可能一心为民?”

    老古的话也不无道理,以前夏想也是如此认为,认为家族势力和百姓利益势不两立,绝对没有共存的可能,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以及在理论方面的研究,他多少改变了一点立场,认为家族势力壮大并非一无是处。

    即使是标榜最民主的美国,其实也是家族势力最为昌盛的国度,几大家族集团变相地介入政治,资助他们的人竞选参议员和众议员,甚至直接竞选总统,说到底,其实美国才是完全的家族势力的政治,每一个总统的背后都站着一个庞大的家族势力,换言之,每一个总统都是家族势力的代言人。

    不止总统是,参议院和众议院的一众议员们,背后都有或大或小的家族势力撑腰。而他们上任之后,总是不遗余力地为家族势力的摇旗呐喊,为他们争取更大的经济利益。

    但没见到百姓的利益受到多大的损害,而且美国依然强大。

    诚然,凡事不可一概而论,并非说在美国适用的制度来到国内,就是灵丹妙药,就能包治百病。但夏想就想,既然家族势力在国内已然形成,就证明有了一定的政治土壤,想要直接铲除也不可能,打压和排挤也并非上上之策,唯有合作和求同存异,才是真正的发展之道。

    虽说到目前为止,限于他的地位和层次,还没有在心目中完全形成如何更好地处理好家族势力的垄断对国民经济的伤害,但他相信肯定可以找到一条合作之路,让家族势力在正常发展的状态之下,既能为国民经济做出应有的贡献,又不至于失控,成为民怨沸腾的对象。

    夏想也不想对老古隐瞒他的真实想法,他对老古一向尊敬,而且他也认为有必要和老古进行友好的沟通,就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他的所思所想。

    “家族势力有保守和垄断的一面,也有进取和开放的一面,不能完全否定家族势力。家族势力的形成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的客观原因,应该以宽容和引导的心态来看待家族势力的崛起。我认为,打压和排挤不是首选,如何更好地引导家族势力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才是政治之上的借势之道。就如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夏想滔滔不绝地阐述了半个小时的政治理念,期间,老古一直静心聆听,不发一言,脸上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直到夏想讲完之后,房间内一片寂静,静到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院子中也传来风声,吹动树叶哗哗作响,但相对而坐的两个人,却都是一言不发。

    若是别人,恐怕会在难言的寂静之中,坐立不安,夏想却想,他说完了心中所想,反而一片轻松。有些事情早晚会面对,与其以后让老古埋怨,还不如现在就将他还太成熟的政治理念抛出,成或不成,他已经看开了,虽然他来京城确实有想要借助老古之势的意思,但就算老古的路堵死了,他还有其他路可以走。

    他追求的是政治理念上的契合,不是单纯地站队。而且夏想不无自傲地想,如果他想向家族势力站队,想向团系站队,都会受到欢迎。

    关键是政治理念决定一切,理念不和,站在一起也是面和心不和,反而会有更大的隐患。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古终于站了起来,起身向外走去。夏想也就默默地跟在老古身后,来到院子之中。

    记得上次来还是冬天,现在到了仲夏,院中一片青翠之色,格外喜人。绿意盎然自不用说,假山之上,水流潺潺,假山之下,无数条金鱼不适疲倦地游来游去,就如芸芸众生没有两样,不过鱼在水中游,人在苦中乐。

    老古扔了一把鱼食下去,总算开口了:“人在喂鱼的时候总会想,鱼多傻,一点儿鱼食就抢破了头,其实换位想一想,人也是一样。”

    他拍拍手,还是笑了:“我发现虽然我认识你很久了,但对你一直看不透。有人说,你不会痛快地答应站队,我还不信,没想到还真是。别说,你的想法挺新颖,有可取之处……年轻人,我被你说动了。”

    老古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哈哈大笑:“我可不是有意吓唬你,而是故意考验考验你的耐性,如果你连我这一关都过去,你就是一个花架子,中看不中用。还好,没让我失望。”

    夏想大汗,老古和他都这么熟了,还要考验他一把。说实话,刚才他心里也是有些惶恐。有时人在官场,原则问题要讲,妥协也要讲,只伸不屈是条虫,能伸能屈才是龙。

    老古的一关通过了,相当于幕后人物的一关也过了,夏想就心中一块巨石落了地。当然夏想不知道的是,他的不算成熟的政治理念,被中央高层采纳之后,对国内的政治形势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从而让他在以后的从政之路上,经历了数次有惊无险的坎坷。

    在老古家中一直呆到晚上,吃过晚饭,夏想继续和老古畅谈,说出了他准备在郎市的下一步的重大举措。

    一直以来,夏想在燕市也好,郎市也好,所作所为都是先点火,最后实在无法灭火之时,才会自上而下地请求帮助。此次却恰恰相反,在郎市的火还没有点燃之前,他就事先来征求老古的意见,摆出了希望得到老古帮助的姿态,显然,他对此次出手是慎之又慎。

    老古对夏想出手之前,第一个向他征求意见,大感高兴,给了夏想不少建议,当然,中心思想就是支持夏想大展手脚,搬开前进道路上的所有的绊脚石,只要事态的发展超出了郎市的范围,到了京城,他就会暗中出面周旋。

    老古是军人出身,军人的风格就是雷厉风行,对敌人毫不手软。相信老古能走到今天,也是一路过关斩将,将许多政敌斩落马下,才有了现在的地位。

    有了老古的亲口保证,夏想也是大感欣慰。

    晚上八点左右,古玉赶来了。古玉是在下午听说了夏想来到了京城,就匆忙从燕市开车前来。一见夏想,她就如小女生一样,不顾老古在场,就缠着夏想不放,要夏想给她好好讲讲郎市的观光农业的进展。

    自从上次在郎市亲眼目睹了观光农业的雏形之后,古玉就对田园风光念念不忘,一直梦想在一片绿意盎然的田野之中,建造一座世外桃源一样的别墅,和夏想开心地住在一起。

    古玉并没有剽窃连若菡的创意,她也是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一幅唯美的场景。与连若菡的创意不同的是,她梦想中的别墅是小木屋,并非连若菡想要建造的三层建筑。

    老古对于古玉和夏想的亲热,视而不见,借口有事离开了。夏想就陪着古玉先在老古的院落中散步,然后又走到外面,在整个军区大院之中,随意行走。

    夏夜的凉风,舒适而宜人,身边的古玉,清新可人,夏想难得地放松了心情,心境一片澄明。良辰美景不可多得,能惬意的时候,一定要紧紧抓住眼前的幸福。

    因为,快乐的时光往往转瞬即逝。

    果然,正当古玉窃窃私语,向他叙说不尽心事时,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本想不接,但不接不行,他现在虽然是在休假,但只是打了一个掩护而已。

    是李财源打来的电话。

    李财源也知道夏想现在可能处于不宜打扰的状态,就非常识趣地只说了一句话:“领导,古市长动身前往京城了。”

    古向国也来了?来了好

    夏想也早就料到古向国会闻风而动,只是没想到他的动作会如此之快,这也证明了一点,他放出的风声踩到了古向国的尾巴,古向国忍不住立刻就跳了出来。

    郎市的局势果然险峻,和燕市、下马区完全不同的是,在以前的两地,可以先点火后放炮,但在郎市则完全不行,必须要上面点头才行,否则,就有可能一脚踢到铁板上,伤了脚指头还是小事,说不定还会伤筋动骨

    夏想想了一想,就分别打出了两通电话,一通打给历飞,一通打给了张樱籍。

    是的,此次出手,夏想说服了张樱籍作为他在市委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张樱籍表面上淡定,实际上也是嫉恶如仇的性格,得知夏想有意彻底清查冷质方遗留的冤假错案,当即表示支持到底。

    郎市的局势还在控制之中,也不知京城的夜晚,会因为古向国的到来,增加多少变数?

    晚上,夏想住在老古的宅院之中。宅院很大,房间很多,他和古玉的房间隔了几十米远。半夜三更,古玉蹑手蹑脚地摸上了他的床,着实吓了他一跳,正想告诫古玉莫要让老古抓了现行,还没开口,嘴就被古玉的香唇堵了个严实。

    夏想的房间离老古的房间只隔了一个房间,稍有动静就有可能让老古听见,两人窸窸窣窣地脱衣,尽量不发出声音,但漏*点之下,还是难免有令人遐想的声音传出,夏想就有点刺激又有点冲动。男人都有冒险的天性,而且无人不喜欢**的诱惑。

    此时月光大好,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古玉全身赤露o,未着寸缕,被月光一照,美轮美奂,犹如一座汉白玉雕成的仙子之像。所谓看美人的四大境界,第一是浴后看美人,第二是灯下看美人,第三是花下看美人,第四是月下看美人,古玉显然是刚刚出浴,头发未干,犹有水滴。房间之中虽然无灯,但外面的灯光朦胧。再有花影婆娑,月光渺渺,古玉当前一站,全身几乎笼罩在一层光晕之中,其美惊心动魄,无法形容。

    夏想和古玉的第一夜,慌乱而荒唐,快感有余,美感不足。但今夜完全不同,美感十足,又有**的刺激和媚惑,再者又有古玉完美身材的展示,夏想,第一次沉醉在古玉的芳香之中。

    是夜,窗外树影摇动,房内,暗香浮动。并非是一夜鱼龙舞,却有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妙处……

    天未亮的时候,古玉悄然离开,便如*梦了无痕。幸好古玉离开得早,天刚亮,老古就敲门进来,说他有事要外出,让夏想自便。

    夏想看着还不算太凌乱的房间,努力保持了镇静,没有露出尴尬的神色,但老古的目光似乎在床上多停留了几眼,而且鼻子还嗅了几嗅,好象发现了什么,却又摇了摇头,留给了夏想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转身离去。

    夏想一阵汗颜。

    上午,夏想在京城和易向师见了一面,下午,又见了正好进京述职的吴才江。

    和吴才江许久没有见面了,最让夏想感到欣慰的是,他和吴才江之间虽然远不如和梅升平之间接触多,但此次见面让他意识到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就是人与之人的相交,经常在一起,也不一定达到交心的程度。但有些人,你也许平常想不起他,但一见面,却有格外的亲切感。

    吴才江就是如此。

    夏想和吴才江之间一见面就没有任何生疏感,嘻嘻哈哈说笑一通,就说到了正题之上。

    吴才江在宁省担任省长,和马万正一直还算合拍,两人是少见的矛盾较少的一二把手。当然政治理念上也有分岐,好在两人都有宽容的一面,也没有闹出太大的不愉快。

    据吴才江说,他有可能届满之后,再到一个大省担任一届省长,才有可能当上省委书记。虽然他没有明说,夏想也清楚其中的安排有避嫌之意,再细心一想,不由心中一惊,难道说在三五年之内,吴才洋有望成为几巨头之一?

    正猜测间,吴才江又说了一句话,就让夏想怦然心惊

    PS:继续真心求,请理解老何一颗奋发向上的上进心。其实老何完全可以耍个心眼,每天五千的拖到月底,存一些稿子,然后五月再冲锋,但,一想到十几天的每天5千的,亏欠了兄弟们太多,就实在不好意思存稿,每天都在埋头奋进,写多少,就为兄弟们奉献多少。老何从来都百分之百的付出,只要想看到官神全速前进,只要想期待官神一如既往的精彩,只好不想老何每天5千的应付,那么,就请兄弟们支持老何,老何最需要你们的鼓励。鞠躬感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