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74章 明朗,祸起萧墙

《官神》 第874章 明朗,祸起萧墙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74章明朗,祸起萧墙

    “付家和梅家,在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的省部级干部的调整中,得到了不少好位置,尤其是付家,实力大增,已经超过了邱家,排名第三了”

    新一轮的省部级干部调整的风声夏想也有所耳闻,但具体名单他还不得而知,当然,就算他知道,谁是谁的关系网他也不太清楚,毕竟他级别未到,层次不高,远不如吴才江看得透彻。(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但付家为何突然得势?

    吴才江说出了问题的关键之处:“付家很聪明,很有投机取巧的手段,他们表面上是家族势力的代表,暗中和平民势力接触,成为了平民势力和家族势力之间的缓冲,所以在换届的时候,付家靠出卖了家族势力的地盘,换取了自己的利益,在平民势力的支持下,顺利地取得了自己想要的位置。”

    吴才江脸色还算平静,显然并没有因为付家讨巧的手段而恼怒,本来也是,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各凭本事争取利益,胜者就算胜之不武,但想要的好处到手了,就是成功。

    夏想心思闪动,怪不得最近邱绪峰和他的联系很少,估计也是心情不好。邱家和付家表面上关系最近,有联姻,但实际上两家之间的竞争最激烈,因为两家排名最靠后,实力最接近。

    “哪一家损失最大?”现在夏想对于高层的局势十分关心,因为虽然他才是副厅级别,还远远不到可以影响到中央决策的省部级别,但也必须承认,中央的人事调整,省部级的人事变动,将直接影响到厅级干部的任用和提拔。

    说句不好听的话,也许有不少从副厅到正厅迈进的官员,眼见就要扶正时,就因为省里领导的调整,而永远断绝了向上之路。

    “邱家”吴才江和夏想碰了碰杯,“邱家损失了几个关键的省份,整体实力大减。不过也有收获,一是邱仁礼会外放担任省委书记,二是海德长可能会进京,担任副总理。”

    邱仁礼在京为官多年,一直在部委担任一把手,此次外放,直接担任省委书记,也算是顺理成章,总算小进了一步,为日后进入政治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海德长由岭南省委书记进入国务院,也算是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他已经是政治局委员了,如此,就为他以后进入常委会埋下了伏笔。但现在国务院四位副总理的位置没有空缺,他会替代谁?

    如果夏想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赵泉新下,海德长上。上一次关于赵泉新身体不适有可能请假的传闻,看来不是空穴来风。赵泉新肯定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放弃了高位,肯定另有内情。

    “赵总理……怎么会突然下来?”夏想还是问出了口,他相信吴才江肯定知道内幕。

    吴才江意味深长地笑了:“有些事情,你现在打听清楚也没有用,知道得太多了反而不好,呵呵。”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告诉了夏想一些内情。

    赵泉新因为一桩巨额的亏损案牵连,难辞其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决议,要求他请假休养。但赵泉新一开始并不服气,认为还有人牵连在内,为何只追究他的责任,而主要当事人却没有受到任何处分,他提出他只能接受留职休养,不接受请假休养。

    同是休养,留职休养和请假休养区别很大。留职休养,政治地位不变,所有权力保留,随时可以“病愈”,而请假休养则直接摘掉官衔,想要病愈也几乎没有可能了,基本上相当于请了长期病假。

    赵泉新强硬的态度让不少中央领导大为不满,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之后,赵泉新被迫接受了辞职的要求,将于近期宣布病退。

    国内政局,向来求稳求递进,但也从来不乏意外事件,赵泉新的意外病退,比起夏想上一世所在的时空有一位常委突然病故,还算让人容易接受多了。

    随后,又谈到了燕省和郎市局势,夏想也就含蓄地指出他有可能要对古向国出手了,吴才江不置可否地笑了:“动手就动手,只要有足够的证据,就算他的后台是天王老子也不管用,当年的高成松就是例子。吴家是什么态度就不用我说了,油漆厂就是一个信号。”

    “不过……”吴才江又想起了什么,郑重告诫了一句,“出手就要狠,不能给古向国喘息的机会。古向国有点来头,要是让他有了还手的机会,会很麻烦。”

    夏想点头,正要再说几句什么,不料吴才江的思维跳跃太快,一下又转到了别的方面,说了一句让夏想大感汗颜的话:“吴家三代没有什么人才了,四代之中,也是人丁不太兴旺,若菡想生一个女儿,你就用一下心。”

    别人这么说还没有什么,吴才江毕竟是连若菡的叔叔,夏想就尴尬地咳嗽一声:“三叔,老爷子最近身体怎么样?”

    吴才江哈哈一笑:“挺好,健朗得好,还能再活二十年,足够扶你进政治局了。”又话题一转,“我也听说了,古向国来京城了。”

    古向国作为燕省一个普通地级市的市长,他一来京城,就能惊动吴才江,肯定不是因为古向国名气够大,而是因为古向国身后的人,威名够响。

    “到底古向国的后台是谁?”夏想一直怀疑梅升平的话中有水分,古向国的后台,不可能是某个顶尖人物。

    吴才江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一脸豪气:“你管他的后台是谁?他有事,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束手束脚,只要你站在有理有据的一方,他的后台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能拉他下马。不要忘了,你的后台也不是省油的灯,你的身后,也站着一群说话有份量的人。”

    夏想其实很少用心去想他身后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因为人情总有用完的时候,不用的人情,才是最有力的保证,就象当年史老为了助李丁山破格提拔,将人情用尽,从此手中就没有了利剑。

    有些人情,就如核武器一样,只是一个象征,而不是真的非要动用才能显示出威力。

    不过仔细一想,夏想也欣慰地笑了,真到关键时刻,其实他可以动用的力量也确实不小,不提老古、宋朝度和陈风,就是吴家也会不遗余力地保他,还有邱家也欠着他一个人情,以邱仁礼的为人,必定会偿还。

    不知不觉中,夏想发现,他虽然还不敢说已经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但谁想轻而易举地动他,就算中央有些高层发话,也要费一些周折才行。

    夏想在京城呆了足足四天。

    其后,他又和杨威见了面。杨威介绍了一些京城的工商界的人士和夏想认识,并且洽谈了一些项目,因为夏想的商业头脑和对市场准确把握的眼光,让不少人都认定夏想可交,简单接触下来,就达成了不少合作意向,也让杨威大感面上有光。

    杨威也私下里表示他也会在京城暗中搜集麻扬天遗留问题之中,有没有和古向国有牵连的证据,以便随时可以助夏想一臂之力。夏想对杨威表示了感谢,他现在越来越接受了杨威的靠拢,觉得杨威为人可靠,办事牢靠,值得信任。

    再后,夏想和赵小峰在京城饭店见了一面。

    赵小峰状况不太好,赵泉新的事情给了他致命的打击,他神色萎靡不振,见到夏想时,也是强颜欢笑。

    夏想也就劝慰了他几句,其实此时离赵泉新正常退下也是只有两年时间了,赵泉新得以保全声誉,平安引退,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就算再勉强在位两年,说不定到时会有一个内部的处分,也许连退下后的待遇都难保了。

    夏想的话切入实际,确实给了赵小峰莫大的宽慰,也让他对夏想的认知更进了一层,知道了夏想的为人的可取之处。

    赵小峰决定以后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生意之中,他就和夏想谈及了他的设想,夏想也和他谈论了郎市的局势,为他以后的投资方向出谋划策。

    因为有过杨威成功的先例,赵小峰最后决定向郎市投资3亿元,进军家具业。郎市的家具制造业是郎市八大支柱产业之一,哦呢陈也有涉及,赵小峰的投资,势必会对哦呢陈的生意带来冲击。

    夏想在京城的几天,不但会见了他想见的人,同时,又结识了一批工商界的人士,为郎市拉来了将近7亿多的投资。要有政治手腕,也要有经济建设方面的成就,夏想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古向国在京城也呆了两天多,至于他暗中活动一些什么,夏想并不清楚,他也不想知道,他只需要知道的是,不管在京城的借势,还是在郎市的布局,都已经接近了尾声

    即将收网。

    不过夏想离开京城后,并没有直接回郎市,而是先回到一趟燕市。

    回燕市不仅仅是看望家人,还要和宋朝度见面,进行密谈。

    夏想和宋朝度的谈话持续了两个小时,从宋家出来后,已经是深夜了,他漫步在燕市的街头,心中有一种期待,也有一种兴奋,是大战来临之前的不安,也有即将扳倒对手的激动。

    不用说,夏想获得了宋朝度的力挺。

    宋朝度对夏想审时度势,在出手之前先自上而下地包围大加赞赏,称赞夏想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宋朝度的承诺是,省里的局势不用夏想担心,只要夏想在郎市点火,只要证据充足,他将会不遗余力地在省里周旋,不让省里对郎市的局势干涉过多。

    作为燕省的第二人,又见识过宋朝度过人的手段,宋朝度的保证,让夏想吃了一颗定心丸。

    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夏想犹豫片刻,拨通了胡增周的电话。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是他第三次在深夜打扰胡增周的休息了。每一次意义都不同寻常,这一次也是。

    胡增周没让夏想久等,三声之后就接听了夏想的电话,声音之中透露出亲切和关怀:“小夏,半夜三更又来打扰我的休息,你得想个什么办法补偿我的宝贵的睡眠时间。”

    胡增周上来就开了一句玩笑,就让夏想大为欣慰。他相信胡增周已经听闻了什么风声,但态度依然不变,也说明了一点,胡增周在古向国的事件上,也是持支持他的态度。

    至少也会在省委里面,还是坚定地和宋朝度保持一致。

    夏想也就没有再客套,含蓄地说出了他的下一步行动。

    胡增周大概沉默了有半分钟之久,才微微叹了一口气:“惩治贪官就应该毫不手软,本来是纪委应该做的事情,却要你暗中推动,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我的态度是,手脚不干净可以容忍,但伤天害理、草菅人命就必须严肃处理。”

    第二天,夏想又和王鹏飞、高晋周通了电话,最后在离开燕市之前,又和李言弘有过一次会面。

    本来夏想只想和李言弘通个电话了事,不料电话一打通,李言弘就提出了见面的要求,他自然不能拒绝。而且李言弘提出的见面地点很有意思,是楚风楼,估计也是有点醒夏想之意。

    和李言弘的会面还算轻松,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虽然李言弘并没有详细问夏想要如何做,夏想也没有主动说,两人甚至很少谈到古向国的问题,但心照不宣的是,李言弘话里话外的暗示已经说明了一切,省纪委随时会介入古向国之案,当然前提是,夏想的火烧得够旺,证据够充足。

    一周的假期转眼即过,夏想还真足足休息够了一周之后,才又回到了郎市市委上班。

    一上班,夏想就向市政府提交了几个投资意向书,当时就在市政府会议之上,让不少人十分震惊。

    有人清楚夏想的休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人不清楚,不管是清楚还是不清楚的人都没有想到,夏想休假期间还为郎市拉来了投资,包括古向国在内,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心情了,更说不清夏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古向国很清楚夏想在暗中针对他的布局,当然,他也有了反制的手段,也准备好了应战。没想到,夏想在布局之余,还能从容地拉来投资,一心记挂着郎市的经济建设,就让他也不得不佩服三分。能在政治斗争之外,始终不忘为国为民之心,夏想已经初步摆脱了一个政客的范畴,有了政治家的风范。

    佩服归佩服,古向国更清楚的是,夏想的政绩越多,他的个人权威就越加强,就让他身上的光环越耀眼,就会让别人的光芒越黯淡。

    古向国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夏想出手,他就借机反击,将夏想打得不能翻身。他和夏想之间现在是一场零和游戏,必然有一方会输,没有握手言和的可能。因此,不能有一丝的心慈面软。

    对于夏想提出的投资意向,古向国全盘接受,表示欢迎,并且对夏想的工作提出了表扬。

    戏,都要演足,场面上的事情,也要花花桥子众人抬,表面上看夏想和古向国之间客客气气,一团和气,不少人却知道,现在已经是剑拔弩张,到了一触即发的边缘。

    风,起于青萍之末,到底第一箭,会先从哪里射出?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等待着第一枪的打响。

    出人意料的是,夏想上班后三天了,一点事情也没有发生,风平浪静,甚至连传闻中焦电案件翻案的消息,也烟消云散,一点也没有了下文。

    难道说,雷声大雨点小,所有的较量都在幕后完成了?正当所有人都大惑不解的时候,一件似乎和古向国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意外发生了。

    陈大头被人告上了法院,提出离婚申请。

    原告当然是杨贝。

    许多人并不知道杨贝和夏想之间隐性的关系,所以杨贝提出离婚的消息传出之后,大部分人都当成笑话来看,但不管是当事人陈大头和哦呢陈,还是古向国,都清醒地认识到,杨贝的离婚起诉,很有可能是一次有预谋的重大计划的一部分。

    因为上次陷害夏想的计划失败之后,哦呢陈被古向国一顿臭骂,很是丢人。事后一想,才知道着了杨贝的道,被杨贝戏耍了一番。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杨贝和夏想之间达成了共识。

    **,**不成反而蚀把米,哦呢陈大怒。

    陈大头更是怒不可遏,不但停了杨贝母亲的医药费用,又将杨贝暴打了一顿。但杨贝不和以前一样逆来顺受,而是奋起反抗,在陈大头的脸上抓了无数道指甲伤痕,让他没脸出去见人。

    然后,杨贝就和陈大头分居了,具体住在了哪里,陈大头不知道,哦呢陈也找不到。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杨贝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就请了一名京城的律师,要和陈大头打离婚官司,不但提出索要一半的财产,还控告陈大头家庭暴力,而且还向妇联反映了问题。据说,还涉及到了陈大头的**……

    PS:新加入官神的兄弟,如果您没有订阅第一章即1第104章,要紧要紧,十分感谢。另外,求票,求,求全方位的支持,官神,不能再沉沦下去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