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76章 亮剑,剑走偏锋

《官神》 第876章 亮剑,剑走偏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76章亮剑,剑走偏锋

    古向国眼皮一跳,心中一紧,夏想点火了?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不象话。(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古向国假装镇静,任何时候市长的风度都不能丢。

    刘林岩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我刚接到消息,英成和历飞调走了焦电的全部卷宗,带着焦大还有相关证人,连夜前往燕市去了。”

    此时天色渐晚,夜色已经降临,英成和历飞突然离开郎市就说明了一点,夏想拨剑了

    “路洪占呢?”让古向国懊恼的是,路洪占身为市局一把手,没有第一时间向他汇报,就是天大的失职。

    “不,不清楚,没联系上路局。”刘林岩见古向国脸色灰白,表情阴森得吓人,心中怕得很,声音就小了下去,“听说,听说路局最近和三夫人经常在一起。”

    三夫人是指冷质方身后四位夫人之中第三位,名叫尹芝平,今年33岁,肤白貌美,有一个7岁的女儿。

    古向国知道路洪占平常人五人六装得挺象,其实他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最喜欢寡妇。冷质方四位夫人之中,三夫人尹芝平最有姿色,路洪占借工作之便和她勾搭成奸也可以理解,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和女人一起鬼混,这个老路,真是蠢到家了。

    古向国立刻打通了路洪占的私人手机,告诉他了夏想已经动手的消息。

    路洪占大吃一惊。

    不出古向国所料,路洪占确实在尹芝平家中鬼混。

    路洪占刚等尹芝平的女儿睡下,他正在洗澡,正打算洗澡之后成就好事,古向国的话如同当头一盆冰水泼下,浇了他一个透心凉。

    毒,准,狠

    ……以上路洪占对夏想出手时机的评价,评价之后,他又倒吸一口凉气,清楚了一点,他和尹芝平之间的关系早就被人摸得一清二楚,因为人家正是趁他鬼混的时候从容出手,连夜带人离开郎市的。

    离开郎市的用意很明显,就是不想给他插手的机会。上次是将他滞留在燕市,这次倒好,直接就带人去燕市了,总之手段不一样目的却相同,就是要让他靠边站别捣乱。

    路洪占漏*点顿时消退,穿好裤子,不顾尹芝平双眼如雾的挽留,急急赶回市委,和古向国密谋。此时,距离英成带人离开已经半个小时以后了,想要派人追回,也来不及了。

    路洪占就打电话给英成,关机。再打给历飞,占线。一连打了半个小时,始终占线,就气得他摔了电话。

    一个小时过去了,100公里都出去了,路洪占知道,回天无力了。他不甘心,又打电话给省厅的熟人,交待几句之后,才想起焦电案件想要翻案,必须要经过省高院,就想起了他在省高院的熟人——副院长高艳东。

    路洪占和高艳东通了半个小时电话,心中稍微心安了一些,就又和古向国商议一番,决定再从郎市入手,决不能让焦电翻案,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将证据做死。

    古向国也联系了不少方方面面的关系,等松了一口气时,才发现已经深夜了。他也不顾市长的身份,又给杨服打了一个电话。

    在得知杨服的儿子杨明已经出国,并且加入了美国国籍之后,古向国总算长出一口气。夏想算是白废心血了,就算能替焦电翻案,杨明如果赖在美国不回,也很难被引渡回国。杨明不回来,不亲口招供,想要翻案简直就是笑话。

    然而让古向国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中午就从省高院传来消息,省高院对焦电一案十分重视,将于近期重新受理。下午,又从省纪委传出风声,冷质方贪污受贿4000多万元,其中大部分受贿款项已经掌握了一手证据,请相关当事人主动投案自首,将视情节轻重给予减免处罚。如果15日不自首,省纪委将联合省检察院,实施抓捕。

    不管是省高院的消息还是省纪委的风声,都不是正式渠道流出的,但空穴不会来风,显然是有人故意放风,是真的针对行贿者,还是说给有心人听,就全看各人的领悟能力了。

    古向国知道,风声,真的紧了。第一波冲击波,即将到来。

    而与此同时,占住漆和全美漆之间的风波,愈演愈烈。到底全美漆和占住漆之间的过招是一次巧合,还是有意为夏想的出手制造迷阵,古向国不得其解,但又不得不分出部分精力来关注事件的进展。

    让他不明白的是,全美漆一次简单的人事任命,不知为何又触动了佐藤的神经,导致佐藤气急败坏地亲自前来找他,非要他出面干涉全美漆的决定。

    就让古向国十分为难,不理解佐藤为什么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事情的起因是,全美漆对外宣布,任命魏红清为全美漆的市场总监,负责全美漆面向全国的推广和销售工作。

    外人或许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纳闷魏红清是何许人也,怎么会突然从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一下跃升为全美漆的市场总监?到底她有什么来头?

    佐藤和魏红清之间的恩怨,古向国并不知情,甚至可以说,全郎市也没有几人知道内情,但有限的几人中,恰恰夏想是知情者之一,而佐藤又清楚地认识到,魏红清担任全美漆市场总监,绝对是夏想的手笔。

    完全是当胸一刀的做法,比打脸更狠。

    如果说杨贝拿陈大头的钱和占住漆作对,让佐藤感到的是愤怒和好笑的话,而魏红清担任全美漆市场总监的举动,就让他愤怒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就让他感到了一阵阵心寒。

    夏想的手段太犀利了,也太会抓住每一个人的软肋了。杨贝是陈大头的软肋,是哦呢陈的软肋,同时也是占住漆的笑柄。而魏红清虽然无人知晓她是何许人也,但她却是他的软肋,是他一不小心就会惊醒的恶梦

    佐藤就要出离愤怒了。

    但他又不能对古向国言明,说他当年**了魏红清,而且魏红清还一人带大了他的孩子,他只是以搅乱市场为由,强烈要求古向国以市长的身份出面,要求全美漆停止利用占住漆的名声炒作自己的无耻行径。

    古向国现在自顾不暇,又不能理解佐藤的要求到底有什么意义,就只好含糊其词地答应,等佐藤一走,他就又打电话给哦呢陈,想问个明白。

    哦呢陈大概知道佐藤和魏红清之间的纠葛,就含蓄地一说,最后感慨了几句:“夏想此人,手段犀利而下手极准,往往一出手就打在人的痛处,让人又难受,又有苦说不出。古市长,我们现在太被动了,得想个办法还手才行。”

    古向国本来想将他的手段留在最后,打夏想一个出其不意,但现在看来,再拖下去说不定就没有机会施展了,就说:“你有什么想法,先说来听听。”

    哦呢陈也想好了对策,就没有隐瞒,和盘托出。

    古向国听了,对哦呢陈的计划不置可否,而是直接说出他的计划:“夏想在下马区扳倒白战墨的时候,留下了隐患。后来白战墨也查明了真相,当时故意诱骗他上当的女人叫丛枫儿,现在丛枫儿人在京城,在有名的京城冷美人的肖佳的公司工作。白战墨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丛枫儿故意造假,他的目的就是即使他翻不了案,也要扣一顶屎盆子到夏想头上……”

    哦呢陈大喜:“真有这样的事情?太好了,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丛枫儿承认是夏想指使她骗了白战墨,夏想陷害党委一把手的罪名要是落实了,他就后果严重了,哼。”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哦呢陈又惊叫一声:“丛枫儿在肖佳的公司工作,是不是肖佳和夏想也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我听说肖美人一直没有结婚,好象还有了孩子,她背后的男人是谁?我想,如果我花100万去查清谁是孩子的父亲,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会不会调查出来一个让人惊喜的结果?”

    哦呢陈的想法也让古向国眼前一亮,如果夏想真和肖佳有什么奸情,还有了孩子,嘿嘿,夏想想不倒台也难

    又有哦呢陈主动出钱出力,何乐而不为?古向国就对哦呢陈的想法大加赞赏,鼓动他立刻下手,刻不容缓。

    哦呢陈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放下电话就着手去做,派他最得力的手下前往京城去调查肖佳。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调查肖佳,不但真正惹怒了夏想,也让他品尝了肖佳的手腕,事后他才追悔莫及,因为他打开的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

    第一波浪潮之后,郎市似乎又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夏想照常上班下班,和艾成文之间又恢复了以往还算密切的关系,经常可以见到夏想的身影出现在艾成文的办公室内,而每次艾成文都十分客气地迎送,市委书记对待常务副市长的态度,比对待市长的态度还要来得热切。

    明眼人更可以看出,夏市长除了和艾书记关系密切之外,和张书记之间的互动也有所加强。以前虽然也听闻张书记和夏市长常有立场相同的时候,但两人工作之外的来往并不是很多,现在却不同,两人几乎天天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商谈什么要事。

    英成和历飞到了燕市之后,才向路洪占汇报了工作,路洪占虽然十分不满,但也没好指责两人什么,一是因为两人有夏想和张樱籍的默认,再向上说,甚至还可以抬出艾成文,就让路洪占知道多说无用。二是路洪占很清楚他有把柄落在两人手中,虽然说敲敲寡妇门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他是政法委书记,有伤风化,有损形象,还是不要再有什么飞短流长才好。

    尽管被人抓了把柄,路洪占还是不后悔上了尹芝平的床。他得承认尹芝平确实有一套,不但身材一流,功夫超群,而且还媚到了骨子里,让他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几次**之后,他连死在尹芝平床上的心都有了。

    路洪占感觉他焕发了第二春,才知道以前也经历过了不少女人,但和尹芝平一比,都是三流货色。他甚至还庆幸冷质方死得好,要不他没有机会享受一场意外的艳福。同时他还嫉妒冷质方,竟然一个人左拥右抱娶了四个女人,一个糟老头子了居然还霸占了尹芝平好几年,真是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沉浸在温柔乡之中的路洪占,对于古向国的提醒和目前的危险处境,没有清醒的认识,最终让他错失良机,差点酿成大错。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其实不管是不是英雄,只要是男人,都难过女人关。要不,古往今来,多少男人都栽倒在女人的怀中?

    路洪占的收权行动进行得本来还算顺利,但因为他意外收获了尹芝平,对于下一步的布置也就没有用心,就正好让表理得了空子,审理了一起令人啼笑皆非的**案。

    之所以说是啼笑皆非,是因为吊儿郎当的**犯在被审讯的时候,本来还得意洋洋,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好象占了多大便宜一样,最后当他听到受害人的名字之后,不敢相信地要求干警再重复一遍,干警见他的样子实在有点滑稽,就勉为其难又重复了一遍受害人的名字,结果犯人一下痛哭流涕,声称**错人了。

    干警还从来没有见这么蠢的**犯,不过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对方是有目的地实施**,可能案件的背后另有案件,是报复作案,不是冲动作案,就加强了审讯力度,结果就审出来一起案中案

    据犯罪嫌疑人交待,他本想**的人是杨贝,结果阴错阳差之下,喝点酒,跟错了人,加再上他又有点夜盲症,晚上实施作案的时候,只看到衣服穿得一样,就将人拖到了树林之中,实施了犯罪活动。

    其实当时他完全可以从容脱身,但感觉到受害人反抗不太激烈,似乎还有一点配合的样子,他就色心又起,准备实施第二次**,正好被两个过路人发现,当场抓获。

    一听到犯罪嫌疑人想要**的人是杨贝,表理就立刻意识到案情重大,当即决定主审此案。正好此时是路洪占正乐不思蜀之时,就让表理抓住了一个重大机遇。

    也是合该陈大头倒霉,他本想指使人**杨贝,想要摧残杨贝的身体和心理,不成想,杨贝早在夏想的提醒下,有所防备,每天出门必有司机随行,还请了保镖。当时幸好犯罪嫌疑人盯错了人,如果他盯上的是杨贝本人,别说他能得手,不被当场打得残废就不错了。

    但凡事总是巧合,正是因为犯罪嫌疑人的瞎打误撞,不但让夏想找到了剑走偏锋的切入点,也让他抓住机会从侧面出击,让他和古向国之间的交手,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完全成了一出出人意料的大戏

    一开始犯罪嫌疑人还负隅顽抗,不肯招供,只说就是贪图杨贝的美貌,哪怕坐上几年牢也要办了她。后来架不住表理的攻势,慢慢被突破了心理防线,承认了受人指使,就是要毁掉杨贝的清白。

    最后他心理防线崩溃之后,完全交待了实情,说出了是受陈大头所托,而且还说出听人私下里议论,杨贝还是处*女的传言……

    陈大头的**,没有经杨贝之口传出,却意外经过一个混混之口传到了外面,最终让陈大头成为郎市的笑柄。

    表理大惊,当时就绕过路洪占,直接向艾成文汇报了案情。艾成文很清楚眼下正是夏想和古向国较量的关键时期,他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又向京城打了一个请示电话,随即就约夏想见面,进行密谈。

    在夏想和古向国之间过招的事情上,艾成文本来一开始所持的是中立的立场,但刚刚和京城通过电话之后,接到了新的指示,让他尽量暗中配合夏想的行动,因为古向国和夏想之间的对峙,已经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中央高层之间已经达成了妥协。

    具体达成了什么妥协,上头没有透露,艾成文自然不敢多问,但有一点他心里清楚,各大派系之间的较量,在即将到来的省部级干部的大规模调整之中,已经初见胜负,但在郎市,还有一次具体而微的政治斗争更具有象征性的意义,或者说,作为省部级后备的厅级干部,如果不经过残酷的政治斗争,也不可能真正入得了高层之眼。

    况且,夏想和古向国之间的交手,已经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地步,基本上已经接近了省部级之间的交锋的手腕,胜者,有望成为省部级的储备,败者,可能从此沉沦。

    艾成文不管他的幕后人物和夏想的幕后人物达成了什么妥协,反正上头有了明确的指示精神,他就完全执行。

    在和夏想密谈了十分钟之后,艾成文当即决定从侧面配合夏想的出手,立刻以教唆罪的名义抓捕陈大头

    火上浇油,郎市的局势,陡然紧张起来

    PS:郎市即将进入波澜壮阔的一系列的决战状态,精彩不断,渴望支援,继续求感谢兄弟们的和打赏,老何很感动,但有一点,免费的票好少,为什么?为什么呀?请火速支持票,感谢。另外,隆重一本官场书《官术》,书号:1610352,风起云涌,鹰击四海。

    玩尽官场之术,万术从心。一顶红顶子,道尽了官场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是斗智斗勇,还是四两拔千斤迂回攀升。且看《官术》,让叶凡这一毛头小子的升迁史为你解惑其中之迷。

    从镇长上吊开始,牵扯出一方官场的小地震,步步紧扣,官场争斗惊心动魄,发些小大财,玩些小风流,官场大人生,写意尽风流。

    叶凡其人,小山头主义有点,哥们义气很重,好色这方面也有点,谈不上是君子,但绝不欺负女人,只是霸道拥有,哈哈哈……</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