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78章 蔓延,大火滔天

《官神》 第878章 蔓延,大火滔天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78章蔓延,大火滔天

    好消息是,天泽市长到点了,省里有意调夏想到天泽市担任市长,与现在的常务副市长职务相比,等于是直接扶正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莫大的好事。(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为官之人,都想担任正职,谁也不愿意为副手,况且夏想现在才担任了不到一年的常务副市长,就能一步扶正,绝对是天下掉馅饼的好事。

    虽然说天泽市和章程市并列为燕省两大穷市,章程市在京城西南,天泽市在京城正北,但毕竟市长也是正职,一般人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认为是一次难得的提拔机会。

    于夏想而言却另有看法,他很清楚第三次放出要调他离开郎市的风声,不仅仅是一次试探,而是极有可能动了真格,真有人想要搬开他了。

    天泽市长不好当,是燕省所有市长的共识。因为天泽市山多草原多,唯独地少,整个天泽市的发展定位是旅游、资源、区位,说是好听,实际上只有旅游一条路可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工业和农业方面的优势,甚至矿产资源也比不上章程市。

    天泽市长出政绩的少,基本几届市长都是50多岁过去,一直干到退下,相当于站完最后一班岗。先不说风声的放出是不是真心让他去天泽市,就是真的一纸调令下来,他也清楚,目的不是为了提拔他,而是为了捧杀他。

    如果说所谓的好消息并没有给夏想带来任何期待的话,与好消息同时传出的坏消息,就更让他心中一惊,知道对方为了挪开他或者说扳到他,无所不用其极。

    坏消息是,前下马区委书记白战墨向省纪委提交了一份证据,证明当时有人色诱他上当,而诱惑他的女人的幕后主使正是他的政敌

    谁不清楚当时和白战墨不对付的人正是夏想。

    两条消息犹如两枚重榜炸弹,在郎市引起了轩然大*时机很敏感,不让人怀疑背后的用心都难。

    而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夏想,并没有和众人想象的一样惊惶失措,而是依然闲庭信步,该主持工作就主持工作,该接见投资商就接见投资商,甚至还忙里偷闲到郊外视察了杨威的观光农业项目,并且提出了许多可行性的建议。

    众人就大惑不解,不管是哪一条消息,只要有一条属实,夏想升也好,贬也好,现在在郎市的所作所为都将没有任何意义,他又何必不肯放手,还一直在为郎市的经济建设殚精竭虑?

    别人的不理解,夏想也没有必要解释,他的信念就是,他不能容忍古向国和冷质方联手制造冤假错案,不能容忍古向国再充当哦呢陈的保护伞,必须将古向国挪开,还郎市百姓一片清明。

    只还清明还不够,还要给郎市百姓真正带来实惠。不管他是走是留,只要他还在郎市一天,就必须做好手头的每一件工作,不能虎头蛇尾。

    就象在坝县也好,在燕市也好,在安县也好,在下马区也好,他当年经手的项目,现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还在赢利,而且还有越做越大的趋势。夏想明白一点,政治斗争是必不可少的,官场就是名利场,较量在所难免。但较量是为了更好地发展经济,而不仅仅是打败对手,然后升官发财。

    最重要的一点他也知道,想调他离开郎市,想旧事重提,让白战墨暗中黑他一把,不管是哪一种手段,都别想轻易地得逞。他不是没有实力,也不是没有手腕,对方只放出风声而没有采取实际行动,就说明了一点,对方没有底气,也没有把握,否则也不会干打雷不下雨了。

    夏想就不理会对方的虚晃一枪,按步就班地做好手头的工作,正好趁古向国不在,他大刀阔斧地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小范围调整了一些政策方针,并对占住漆提出了一些无理的要求坚决回绝。

    市政府在夏想的领导下,风气为之一振,就连古向国最坚定的跟随者邵丁也很少发表反对意见。

    第二天中午,古向国从燕市回来了,一回来就第一时间召开了工作会议,通报他在省委向省委领导汇报工作的具体情况。

    能在会议上做通报的,都是官样文章,不值得一听,无非官话套话。不过也有影射之处,比如古向国就再三强调,省委领导特别指出郎市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不能改变,即使牺牲部分经济利益,也要维持一个安稳的局面。郎市作为燕省的桥头堡,必须以良好的治安和良好的政治氛围,给省委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等于是向夏想暗示不要做得过头了,不要惹省委领导不高兴

    夏想表面上古向国怎么说他怎么听,暗中却是一阵冷笑,郎市安定团结?郎市一团大好景象?哦呢陈就是郎市的大毒瘤,古向国就是毒瘤的保护者,郎市的黑恶势力如此猖獗,古向国视而不见,反而指责他破坏郎市的安全团结的大好局面,真会颠倒黑白

    颠倒黑白不仅仅是古向国说说而已,第二天省委就通知夏想即刻前来省委开会

    形势,比预料中更加严峻,对手反击之犀利,也是让夏想暗暗心惊。不过转念一想也可以理解,在面临是上是下的重大抉择面前,所有人的反应都会是无所不用其极。

    只是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时隔一年之久,白战墨也来凑凑热闹,想要拿他一把……他还有脸出现?

    夏想在前往燕市的路上给肖佳打了一个电话,说到了白战墨又跳了出来,让丛枫儿小心一些,不要被白战墨抓了把柄。

    让夏想大感意外的是,肖佳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丛枫儿这几天不知道一直在忙什么,她听说了白战墨跳出来搅事的风声,我劝她老实呆在公司里,她不听,憋了一股儿想让白战墨好看……我是劝不住她了,你有时间再劝劝她。”

    夏想无奈,丛枫儿表面上柔弱,其实极有个性,也非常倔强,估计就是他出面,也劝不住,再加上他现在确实抽不出时间,也就打消了和丛枫儿联系的念头,只是交待了肖佳几句,让她注意安全,留心周围有没有陌生人出现。

    夏想刚要挂电话,肖佳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你别说,这两天我还真发现身边多了可疑的人,一开始还没有留心,你一说,我又想起来了。”

    肖佳所在的小区是京城一处非常高尚的住宅,平常进出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外人通常进不来。但肖佳自从有了女儿后,喜欢带女儿到门前的一处街心花园散步,似乎是从前天开始,总觉得身后有尾巴一样。肖佳自认在京城没有得罪什么人,再加上她近年来淡出了公众视线,基本以前许多生意上的朋友和对手,都不知道她还住在京城。

    怀疑之后,她又留心观察了一番,又觉得可能是她多心了。街心花园人来人往,经常有陌生面孔出现,也不足为奇。

    但今天夏想一提醒,她再仔细一回想,越发觉得确实有几个陌生的面孔总是在她不远处徘徊——肖佳早年经历复杂,虽然近年来一直顺利,但还是保持一颗警觉之心,尤其是现在夏想面临着对手倾扎的紧要关头,她就立刻意识到,有可能有人想利用她和夏想的关系,大做文章。

    放下夏想的电话,肖佳看着熟睡的女儿,心中涌动着幸福。她伸了伸腰,扭了扭胯部,心想有几年没有活动手脚了,没想到现在她安稳了,还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想当年她一人在京城的生意刚刚有起色时,有多少有头有脸的人物用种种方法拉她下水,威逼利诱,她都没有妥协,从容应对,见招拆招。

    现在她想过平静的生活了,竟然还有不长眼的人来打她的主意,想从她身上下手对付夏想?想得美肖佳一直认为她没有为夏想做过什么,现在机会来了,她决定顺藤摸瓜,出手斩断身后的黑手。

    肖佳当即叫来李沁——李沁一直想跟在夏想身边在郎市开展工作,但郎市的形势一直不太平顺,在出过萧伍和卫辛事件之后,夏想就让李沁回到了京城——李沁一听就顿时怒火上冲,不过她终究是一个理智之人,冷静下来之后,就为肖佳谋划了一系列的反击手段。

    肖佳拥有亿万财富,又在京城经营多年,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她一声令下,立刻就有无数人行动起来,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查明了事实真相,果然有人追踪,并且查到了幕后主使是哦呢陈

    哦呢陈是夏想最大的对手之一,肖佳自然清楚得很。哦呢陈派人追查她的行踪,用心不言而喻,肖佳多少年不生气了,今天,终于怒了。

    李沁也怒了。

    郎市的险恶她曾亲身经历过,知道夏想在郎市经历了怎样的艰难险阻,不成想,对方还想利用肖佳大做文章,就让她再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狗东西,想害人,不收拾你才怪”

    肖佳和李沁两人密谋了一个晚上,在了解了哦呢陈在京城的全部产业的分布之后,制定了一系列的狙击计划。李沁天才般的商业头脑,从和夏想经历过下马区狙击元明亮之后,一直就没有用武之地,现在终于等来了机会,她几乎要兴奋莫名了。

    哦呢陈在京城也有不少产业,其中房地产占了大头,恰好,肖佳在京城房地产业内拥有呼风唤雨的影响力

    战火,由郎市蔓延到了京城,并且大火冲天,最后将不少人烧得外焦里嫩。

    ……

    夏想到了燕市,直接就到了省委。他接到的是省委办公厅的通知,本想一进省委大院就先找宋朝度商议一下对策,不料刚进门就被王鹏飞看到,于是,他就最先迈进了王鹏飞的办公室。

    “马部长提议,要调你去天泽市担任市长,宋省长持反对意见,我还没有表态……”王鹏飞没有任何客套,开门见山地就直奔主题,“我的看法是,虽然有挪开你的嫌疑,但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顺势下坡,既得了好处,又让人承了人情。”

    要不是夏想知道王鹏飞的立场,还以为他在为谁当说客。诚然,王鹏飞的出发点也是为他好,由副厅到正厅不是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简单,有时许多人终生无法跨越,也并不是说所有的常务副市长都一定会担任市长。

    但,夏想不想现在离开郎市,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给后来人。主要是他太清楚郎市普通百姓是多么渴望一片朗朗青天哦呢陈在郎市横行太久了,毫不夸张地说,现阶段只有他能从正面瓦解哦呢陈的庞大的帝国,而且他已经走了一大半的路程,现在放弃,太可惜了。

    对不起自己的理想抱负,对不起郎市人民的期望。虽然说曾经的年少漏*点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职务的提高,有所消退并且有所忍让,但夏想就是夏想,不变的是他为国为民的情怀,不变的是他一心追求的理想国。

    “秘书长的看法也很有道理,不过我做事情一向有始有终,天泽市长是一个很诱人的职务……”夏想微一停顿,犹豫着是不是说出心中真实的想法,抬头见王鹏飞一脸浅笑,就一下有了信心,“我希望您支持我留在郎市,继续完成没有做完的事情。”

    王鹏飞呵呵地笑了:“好,既然你有信心做下去,我会支持你的选择。”

    王鹏飞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私下里征求一下夏想的意见,既然夏想还愿意留在郎市,他就会支持。

    因为在王鹏飞的办公室耽误了时间,夏想就来不及先见宋朝度,而是直接去了范睿恒的办公室。

    范睿恒就任省委书记以后,没有搬进叶石生原先的办公室,而是新腾出一间办公室进行了装修。装修风格和叶石生的风格大相径庭,也暗示着范睿恒的执政风格和叶石生相去甚远。

    其实平心而论,范睿恒为人和叶石生倒有不少相似之处,爱惜羽毛,注重名声,不太强势,但相比之下,叶石生性格更柔软一些,也重情。范睿恒行事讲究策略,但比较刻薄。

    夏想在秘书的引领下,第一次迈进范睿恒的省委书记办公室——以前也去过他的省长办公室,但范睿恒就任省委书记之后,夏想还是第一次公事公办地在办公室之中,和范睿恒面对面。

    夏想进来,范睿恒只是微微欠了欠身子,只一点头:“来了,先坐。”

    夏想就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范书记。”然后坐在沙发上,静候省委书记的指示。

    实际上以夏想的级别,想见省委书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多少市委书记和市长排队想见范睿恒一面而不能如愿,他倒好,直接被省委书记召唤前来,也算是难得的荣幸了。

    范睿恒在打电话,也不知是谁在汇报工作,说着说着,范睿恒就发火了,冲着电话一顿咆哮,然后气呼呼地扔了电话。

    第一次见到范睿恒失态的一面,夏想多少有点明白,范书记也许是故意发火给他看,要的就是给他一个含蓄的警告。

    “省委对你在郎市的工作十分满意,认为你在郎市兢兢业业,为郎市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不出所料,上来就先给他扣了一顶高帽子,明显是抬高的语调,随后范睿恒又一脸微笑,“正好天泽市长到点了,马霄同志向省委建议,拟调你到天泽市担任市长,今天找你来,省委就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考核干部是组织部的职责所在,征求他的意见也应该省委组织部出面才对,甚至连马霄都不用亲自出面,顶多一个副部长就足够给他面子了,现在倒好,直接省委书记出面和他面谈,还真是天大的荣耀。

    夏想却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他清楚,范睿恒之所以放低姿态,降尊纡贵,并非是真的平易近人,而是上次刘俊事件带来的巨大影响,让范书记心里明白了一个事实,他不是一般的可以任人摆布的副厅级干部,他在燕省的关系网错综复杂,想随意拿捏他,有许多人会不高兴。

    就算是范睿恒是省委书记,也能真切地感受到夏想是多么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仅仅一个宋朝度就足够让他头疼了,何况现在还有王鹏飞和高亚周。

    更有李言弘

    范睿恒先是抛出了一个诱饵,不等夏想表态,又语重心长地说道:“最近有一些不好的说法,我是不太相信,但省里有些领导却认为有必要追查下去……这件事情可能你也听说了,就是白战墨同志指责你在背后指使他人陷害他。如果属实,夏想同志,背后陷害党委一把手可是十分严重的政治问题,党纪国法都不能容忍这样的行为”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为官之道,萝卜大棒。范睿恒先许之以利,拿出一根红通通的胡萝卜。一转眼,又抬出白战墨,明显是威胁和施压。

    威逼利诱的手段,运用得十分娴熟。

    范睿恒以为他放下身段和夏想面对面谈话,又摆出了足够的诚意,夏想必定会立刻妥协,给他身为省委书记应有的尊敬。不料夏想的回答让他勃然大怒,决定强行通过提议,将夏想从郎市挪开。

    战火,由郎市蔓延到了燕市,并且将许多人烧得体无完肤

    PS:才努力求了求,成功稍有提高,就有一些马甲跳了出来,长篇大论来打击官神,闲得蛋疼好好写好你的书比什么都好,官神都400万字了,别费那个闲心了熊个***,这么下作的手段还在用?不信了,就求了,就让官神大步向前迈进了我还要求求票,看看兄弟们是不是支持老何今天不求够100票,就不睡觉,兄弟们,给点力量。谢谢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