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79章 形势,僵持不下

《官神》 第879章 形势,僵持不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79章形势,僵持不下

    说实话,夏想很想答应范睿恒,他和范睿恒之间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也有私人的感情在内,而且他和范铮之间的友情一直维持得还算不错,从内心深处讲,他多少也感激范睿恒曾经对他的帮助。(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包括此次范睿恒降低身份,以省委书记之尊和他面谈。

    但人情是人情,原则是原则。

    他不能无原则地退让,此为其一。其二,他和范睿恒之间的立场不尽相同,范睿恒既然接受了古向国的请求,出面向他施压,就证明范睿恒和古向国的后台走的是同一条路线,但显然调他来郎市的幕后人物和古向国的后台,有理念上的分岐。

    他要的不仅仅是证明给幕后人物看,更有他始终坚持的原则和不能退守的底线

    至于范睿恒为何顶风出面,非要拿捏他一番,夏想暂时没有多想,也顾不上深思背后的内情……

    古向国必须倒台,郎市必须恢复清明气象,哦呢陈也必须败走,行百里者半九十,他在郎市苦心经营到今天,要的就是为郎市人民撑起一片青天。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是他的政治理念,也是他的从政的底线。如果仅仅因为上面的压力而轻易地放弃理想和追求,夏想就不是夏想了,他也不会还在官场上混迹,还不如利用他的聪明才智,大赚一笔,过逍遥自在的生活。

    “首先要谢谢范书记的好意,我觉得我的资历尚浅,无法担任天泽市长的重任。”夏想也没有让范睿恒等多久,直接就说出了他的本心,“至于白战墨同志对我的诬陷,相信组织上会还我一个清白。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一些人自身有问题,还想拉别人下水,手段很恶劣……请范书记相信我的为人。”

    范睿恒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眼睛转了几转,最后还是不甘心地说了一句:“夏想同志,要相信你自己的能力,更要相信组织的公正,也要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离开范睿恒的办公室时,尽管丽日当空,夏想内心却是一片秋意,经此一事,他和范睿恒之间虽然还不至于当场翻脸,但也差不多形同陌路了。

    尽管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真正到来了,夏想的心中还是不太好受。越往上走,政治理念上的不和越容易造成对立,如今他和范睿恒之间渐行渐远,也是因为是坚守原则,还是一切都可以交换的政治理念上的不同。

    同时,也有各自队伍的立场的考量在内。

    盛夏的省委大院,绿树成荫,高大的白杨树给人寂静而辽远的感觉。夏想却无心欣赏古老的省委大院之中难得的沉寂一刻,他来到宋朝度的办公室,在和宋朝度进行了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之后,他迈出省委大院的步伐,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夏想并没有在省委停留多久,当天下午就返回了郎市。他前脚刚走,后脚就从省高院和省公安厅传来消息,焦电案件取得了最新的进展,获取了最新的证据,将会于近期重新开庭审理。

    相当于是宋朝度很犀利地针对范睿恒举动的一次反击。

    消息传到郎市,古向国一人呆坐了半天,黯然无语。他的致命伤在哪里,他很清楚。双管齐下还拿不下夏想,怎么可能?

    随后又向省里打了一个电话,得知白战墨的举报材料已经到了省纪委副书记的桌子上,他心中稍安。又接到一个喜讯是,马霄已经正式向省委提议拟调夏想任天泽市长,范睿恒已经初步表示同意,并将召开书记办公会进行讨论。

    形势,进入了僵持阶段

    夏想从省委回来之后,一如往常一样工作,没有半点异常,就让古向国也暗暗佩服夏想的镇静。不过在佩服之余,也不无得意地想,不管如何,夏想在郎市的时间不会太长了,他的努力终究要白费了。

    夏想一走,郎市还是他的天下,夏想不甘又能如何?政治本来就是一个讲究实力的游戏,打不倒你,可以挪开你。

    还有白战墨的证据是不是能给夏想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古向国并不是十分在意,他现在要的不是打倒夏想,要的就是让夏想收手或者让路,不管是哪一种,只要能让他安然度过危机即可。

    夏想在引进了赵小峰的投资之后,又在杨威的介绍下,接见了几名来自京城的投资商,洽谈了几笔合作意向,投资意向涉及烟草、电子信息、房地产以及配件制造业,又为郎市拉来了将近4亿的投资。

    尽管还没有真正落实,但夏想的所作所为还是为他赢来了声誉和尊敬,让他在市政府之中,成为名符其实的第二人,甚至在一些人眼中,他比古向国更有魄力。

    当天中午,卫辛从美国飞回国内,在京城只停留了一个小时,就匆匆赶来了郎市,和夏想见面。夏想再见卫辛,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幸福。

    将卫辛接到家中,刚刚安排妥当,还没有说什么话,夏想就接到了省委的来电,是高晋周。高晋周的电话很简短,告诉了夏想一个决定他命运的会议:“书记办公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微一停顿,又补充一些关于白战墨举报材料的情况,“白战墨的证据不是很充足,但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估计还是会被人拿来做文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夏想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在谢过了高晋周之后,他专门请了半天假来陪卫辛。

    卫辛精神状态还算不错,没有任何病态的流露,神色也算正常,只是一双眼睛之中不时流露的眷恋让夏想心伤。在他的追问下,卫辛将她的病情的具体结果说了出来——其实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正式的结论。

    但有一点,医生在了解了卫辛曾经受到的撞击之后,给出的答案就是有可能就是因为意外的撞击引发了卫辛的病情。也就是说,罪魁祸首还是麻扬天。

    麻扬天已经伏法,但和麻扬天有着复杂关系的古向国还在逍遥法外

    就在夏想没事儿人一样请假在家之时,在郎市,有一条令人啼笑皆非的消息如流感一样传遍了大街小巷:陈大头性无能,哦呢陈是结巴,陈氏兄弟是一对残疾人士。

    消息传播速度之快,令人震惊,半天时间就在整个郎市闹得沸沸扬扬。

    哦呢陈正在着手想法如何捞陈大头出来,没想到办法没想到,就被人揭露了**,他直气得暴跳如雷。

    他也清楚消息未必就是夏想授意放出的,毕竟以夏想的为人,还不至于拿陈大头和他的暗疾说事,市局应该是消息的源头。以前他和路洪占没少打压市局一些干警,得罪的警察不在少数,现在人家翻了身,报复一下他也可以理解。

    是能理解,但咽不下这口恶气。

    上不了台面的小道消息虽然恶俗,但却有杀伤力,直接的后果就是再次影响到了占住漆的销售和经销商的人心浮动,同时,也让哦呢陈的地盘上的混乱事件直线上升,一直被他压制的一些小股儿的团伙又在蠢蠢欲动,想要抢回一些原本属于他们的地盘。

    哦呢陈再一次体会到了焦头烂额的感觉。

    与哦呢陈的焦头烂额相比,省委组织部长马霄的感受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没有想到,今天的书记办公会,差一点成了针对他的批判会

    事先,马霄已经向梅升平、范睿恒通了气,也征得了两人的默许,书记办公会一召开,他就提出经组织部考核,拟调夏想同志任天泽市长。

    话刚说完,宋朝度就提出了措辞强硬的反对意见:“我认为现在调任夏想同志到天泽市的决定太草率了,夏想太年轻,在郎市工作的时间又太短,才刚刚在郎市做出一点成绩就要挪地方,马部长,组织部的考核是不是太儿戏了?”

    好嘛,宋朝度上来就呛了一句,马霄就心中气愤难平。平常宋省长说话比较讲究风度,今天是怎么了?当然人都有发作的时候,但不要第一次发作就冲他来好不好?

    但很不幸的是,马霄的担忧成真,今天,宋朝度真的将火力全部对准了他。

    范睿恒也以为宋朝度会大而化之地大讲道理,也没料到,宋朝度会上来就直接对马霄开炮,就让他明白了一点,夏想的政治手腕是不是和宋朝度一脉相承不好说,但宋朝度的政治手腕和夏想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范睿恒本想插话,但又一想,宋朝度直接指责的是组织部,他出面打圆场就显得太维护马霄了,话到嘴边就又咽了回来。

    今天的书记办公会一共五人参加,范睿恒、宋朝度、梅升平和马霄、王鹏飞,马霄见没人接话,只好硬着头皮再和宋朝度理论:“宋省长,组织部针对夏想同志的考核也是经过了一系列的程序,完全符合组织部的用人规范,考核过程严谨、有度,我认为,不存在儿戏的问题。再说夏想同志在郎市的成绩有目共睹,引进投资,打击黑恶势力,成绩斐然,完全符合提拔的条件。”

    “话说得不错,可是马霄同志不要忘了,夏想同志在郎市的大部分工作,才刚刚开了一个头”宋朝度似乎很气愤的样子,脸色不善,“提拔他是好事,是组织上对他的重视,我对夏想同志很了解,也相信他会感谢组织上的信任。但夏想是一个做事情有始有终的同志,你让他放下手中才有点起色的工作去天泽市,从他个人的感情上不好接受,同时向深里讲,既不利于郎市以后的经济建设,也不利于天泽市的工作开展。马霄同志你想过没有,个人是要服从组织上的决定,但如果组织上的决定不能同时给郎市和天泽市都带来好处的话,何必非要多此一举调动夏想到天泽市?”

    “我认为夏想同志到天泽市,符合郎市的利益,也符合天泽市的利益……”马霄还想继续分辨,却被宋朝度又强行打断。

    “我认为你的想法太想当然了”宋朝度的话很不客气,等于是完全否定了他身为组织部长的权威,“调动副厅级干部是大事,必须征求本人的意见,要是让党政干部带着情绪去工作,对国家对人民以及对他本人的成长都没有好处。组织部不是机械的摆布干部的部门,既要从客观公正的立场出发,也要考虑到每一个的具体情况,要有人情味,要了解党政干部的所思所想,而不是划一个条条框框就对照标准去对比。如果事事都按照标准来,直接编写一下电脑程序就可以了,还要什么组织部”

    马霄脸上发烧,强词夺理地说道:“提拔干部是好事,宋省长不要胡乱指责,我也是本着爱护夏想同志的出发点……”

    “好了,好了,马霄同志不要吵了。”范睿恒只好伸手制止了马霄继续争论下来,他看出了形势,宋朝度要的就是快刀斩乱麻,上来就要在气势上压马霄一头,他就不得不站出来替马霄撑腰,“我也征求了夏想的本人的意见,他表示个人资历不够,但同时也表示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夏想同志还是更愿意留在郎市工作。”王鹏飞发言了,漫不经心地看了梅升平一眼,目光很复杂,“郎市也需要夏想同志,毫不夸张地说,现在调走夏想,会将郎市现在的大好形势毁于一旦。组织部考虑问题时,要综合全局考虑。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打击一个干部的积极性很容易。夏想同志明明在郎市的工作有声有色,好好的,为什么要突然调走他?马霄同志,你的理由很牵强。”

    王鹏飞说话抑扬顿挫,很有特色,同时语速不快,微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虽然不标准,但言词很犀利。

    马霄又被呛一下。

    他明白过来了,宋朝度就是风向杆,上来就将火力对准了他,王鹏飞也就紧随其后,指责他身为组织部长,一是工作不认真,二是出发点不端正。

    马霄就火了:“鹏飞同志,请就事论事,不要人身攻击。”

    “我哪里人身攻击了?马霄同志,不要太敏感了。”王鹏飞反倒笑了,“搞宣传出身的人,就是爱抠字眼。”

    “你……”马霄气得差点拍案而起,却被范睿恒的目光制止了,他强忍了一口恶气,“鹏飞同志,请你尊重组织部的工作。”

    王鹏飞却没有再和马霄继续争论,而是又抛出一个议题:“其实我认为,高海同志更适合担任天泽市长。”

    高海现在是燕市的常务副市长,正厅,担任天泽市长只算平调,但毕竟是正职了,而且高海资历深厚,在天泽市长的位置上过渡一下,随后就可以担任市委书记,甚至还有望在退下来之前进入副省级。

    高海的性格持重老成,很适合在天泽市过渡,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夏想的性格有激进的一面,天泽市……不是他的好去处。

    梅升平自从会议开始之后,就一言不发,和往常一样,目光紧着天花板,似乎在研究天花板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奥秘一样。其实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确实可以真正做到置身事外,但现在是以范睿恒为首的一帮人要摆弄夏想,而以宋朝度为首的另一帮人在力挺夏想,他身处中间,左右为难。

    平心而论,他对夏想还是大有好感,一心认定夏想是一个可交的朋友,是一个有前途的年轻官员。但,站在家族的立场之下,他对夏想在远离家族势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深感失望。

    在夏想和梅家、邱家关系密切之时,梅升平还以为夏想即使不是家族势力的支持者,至少也是同行者,不至于站在对立面上。但自从夏想调任郎市之后,他的所作所为越来越清晰地表明,他的位置越高,就越有可能对家族势力不利,甚至还会采取打压的手段。

    从长远计,梅升平自然不想扶持一个有可能对自己利益造成损害的人,即使他是夏想也不行。

    但从另外的角度考虑,夏想对家族势力在感情上又有天然的亲近,和其他对家族势力深恶痛绝的人不一样的是,他和家族势力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想要割断也不可能。如果一味地打压夏想,不让夏想上位,也总会有别人乘虚而入,万一取而代之的是家族势力的坚定反对者,还不如让夏想上位。至少夏想还温和一些,同时也会念及情义,不会太过分了。

    梅升平在如何对待夏想的问题上,犯了难,拿不定主意。

    更让他担心一点是,以前夏想和付家敌对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现在快一年了,他和付家之间相安无事,就让梅家和邱家的份量在他心目之中大减,关键还有吴家现在又有和夏想走近的趋势,就更让梅升平琢磨不透夏想的政治立场到底倾向于哪个方向?

    夏想调向郎市的幕后推手,可是彻底的反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

    “梅书记,说说您的看法。”正当梅升平神思飘远的时候,马霄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梅升平惊醒之后才发现,四人八双眼睛,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知道,双方势均力敌,又到了他一言定乾坤的时候了

    PS:嗯,波涛起伏的持续的**即将来临,兄弟们,怒吼一声,求,求票,老何是如此渴望票票的支持,你们懂的</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