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80章 施压,各有谋划

《官神》 第880章 施压,各有谋划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80章施压,各有谋划

    郎市的局势就如盛夏的麦田,波浪起伏,随风擂舞。(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六月天也和孩儿脸一样,说变就变,可能刚刚还晴空万里,一转眼就会乌云密布。

    陈大头被抓,占住漆的经销商群龙无首,乱成一团,全美漆乘机大肆收编,又拉拢了不少占住漆的经销商。

    占住漆终于坐不住了,日本总部出面向日本驻华大使求助。驻华大使向外交部施压,外交部向国务院转达了日本大使的担忧。

    于是,国务院有关部门的电话就打到了郎市,要求郎市从大局考虑,要顾及国际影响,切实维护好一个良好的吸引外资的经济环境。

    方方面面的压力,如期而至。

    与此同时,焦电案件进入了重新取证阶段,省高院也正式通知郎市中院,要求重新审理焦电案件,务必做到公正公平公开。

    郎市市局即刻采取了措施,对当事人杨服、杨萌监视居住,防止他们意外脱逃,并且通知了国际刑警,要求将杨明遣返回国接受调查。国际刑警很快给予答复,将于近期将杨明遣返回国。

    古向国接到消息之后,颓然坐在椅子之上,面如死灰。

    怎么可能?他最不敢相信的是美国的国际刑警怎么会这么说好话,郎市市局一照会,对方就立刻同意遣返杨明,几乎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快捷。美国人什么时候会当国际刑警的请求一回事?

    不解归不解,但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古向国不心惊肉跳。一旦杨明返回国内,只要他开口招供,一起严刑逼供的冤假错案就会大白于天下,而他身在其中的不光彩的影子,也会暴露在阳光之下。

    肯定在劫难逃。

    先是省委的书记办公会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想要挪开夏想的意图没有成功,也让古向国大感郁闷。当然,更让他郁积不安的是,明明梅升平说好了要和范睿恒立场一致,为什么在最后时刻,他却突然改变了主意,站在了范睿恒的对立面。

    当最后所有人都一脸期待地看着梅升平时,梅升平犹豫了片刻之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相比天泽市,郎市更需要夏想同志。我的意见是,夏想同志还需要在副厅的位置上,打好基础。”

    打好基础的说法让人浮想联翩,不知梅升平是不是另有所指。但梅升平的言外之意当时在场的几人都没有在意,因为所有人的都将注意力落到了书记办公会的结果上了,没有人过多地去琢磨他的话里话外的含义。

    最后范睿恒搁置了马霄的提议,同样,王鹏飞提出的由高海担任天泽市长的提议,也是不了了之。表面上是没有胜利者,实际上,宋朝度胜利了,马霄失败了。或者可以说,范睿恒的意图没有得到省委之中的多数支持,对他一把手的威望,也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但真要说到谁是最大的失败者,当属马霄。

    马霄担任组织部长以来,正要重新树立威望,培植一批势力时,先是在两次放出风声的时候被宋朝度打压过一次,又在此次书记办公会上,被宋朝度、王鹏飞联合倾扎,就让他颜面大失

    而且也让马霄认清了一个事实,范睿恒身为省委书记,对省委的掌控力度不强,起码宋朝度的一关不好过。以前宋朝度隐忍、低调,现在担任省长以后,渐渐露出强势而手腕高超的一面。

    范睿恒想压死宋朝度,以眼下的形势看,没有一点可能了。

    所有人都忽视的一句话,夏想却记在了心里。梅升平的暗示很隐晦,是在告诫他,别太早地站队,因为现在的局势还不太明朗,就算在中央高层之中,家族势力也是十分庞大。

    过早地表明立场,站好队伍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一面是可以在迈入正厅的时候,有人力挺。不好的一面当然是也会有人竭力反对。

    夏想在事后就给梅升平打了一个电话,含蓄地点了一点他和老古之间的一次交流,意在告诉梅升平,他对家族势力的看法,还没有完全定型,也正在摸索和研究之中。

    梅升平终于又向夏想展示了他招牌式的哈哈大笑。

    ……

    国务院的压力还是让郎市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毕竟全国地市众多,没有几个地市能很荣幸可以得到国务院有关部门的直接关照。

    现在郎市的局势呈现了一种复杂而混乱的无序状态,一方面焦电案件正在重审,是最让古向国担忧的导火索。另一方面,占住漆和全美漆的纠纷和矛盾,不但让国务院也投来关注的目光,省委也多次指示要妥善处理外资企业的诉求,营造良性而公平的市场竞争机制,其实说到底都是偏向占住漆,在为日本人说话,可见日本人在国内高层之中,还是大有市场。

    还有陈大头的被抓,现在还在关押之中,哦呢陈四处活动也无济于事,艾成文也顶住了方方面面的压力,要求市局不办人情案,依法办事,绝不手软。正是因为有了市委书记的指示,路洪占也就被约束了手脚,不敢顶风犯事,尽量不明目张胆地插手案件的审理。

    当然,哦呢陈的反扑、古向国的后手,也始终没有停手。白战墨的举报材料现在还在省纪委,准备上报省委的时候,被李言弘压了下来。省纪委副书记刘崖十分不满,但也没有办法,李言弘在省纪委内部,权威极高,牢牢掌控了大局,他还没有胆量直接越过李言弘上报给省委。

    哦呢陈除了在京城暗中调查肖佳之外——听手下说,差不多有了进展,近期将会有证据到手——还准备在郎市准备一次反击,他不敢再对夏想动粗了,因为每次动粗的下场都会让他损失惨重,他决定要文斗,不要武斗。

    不是上次利用杨贝色诱夏想,最终惨败而归,就让他一时还真找不到夏想的缺点。难道说夏想不喜欢女人?不可能,他是正常的男人,不可能不喜欢女人。杨贝的失败只能说明一点,杨贝意志不坚定,被夏想成功策反了。

    难道说,非要让他的宝贝女儿出马了?

    就在哦呢陈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意外且让人震惊的消息,国务院副总理赵泉新前来郎市视察工作,并且点名要夏想陪同。

    都来郎市下棋了,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哦呢陈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赵泉新病退在即,临退之前,前来郎市视察工作,既有力挺夏想的用意,也是投桃报李,对夏想和赵小峰之间的合作释放了善意,同时,也有替郎市化解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的用意,可谓一举数得。再怎么着赵泉新也是副总理,他的来访,还是让燕省省委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赵泉新明确地告诉省委,不需要省委出面作陪。赵泉新在市委书记艾成文、市长古向国、常务副市长夏想的陪同下,视察了郎市的家具生产基地,对郎市家具基地的广阔前景,寄予了厚望。

    赵泉新在郎市只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就离开了,而且只视察了家具基地,对于其他支柱产业提也没提,却单独点名了全美油漆,指出要大力扶持国产品牌,打造国产品牌的战略,争取早日让中国也出品牌,出名牌,走向世界。

    政治上的风向,向来都是各有表述,各有内涵,赵泉新临时起意的视察,大有深意的讲话,立刻让不少人嗅到了风声,知道郎市虽小,但郎市的斗争不是夏想和古向国之间的过招,而是高层之间的一次第三方的交手。

    原先许多打算支持哦呢陈或古向国的人,立刻改变了主意,保持了中立。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躲得远远的还来不及,凑什么热闹?胜利了,有没有好处还两说。失败了,当替罪羊的可能性却是很大。还是老实地躲在一边看戏好了,没有实力,就别上蹿下跳了。

    可以说,赵泉新的举动为郎市局势的明朗,扫清了一些隐患。许多躲在暗处的古向国和哦呢陈的势力,都打消了浑水摸鱼的念头,老实地回归了本位,不再想着出来捣乱。

    ……尽管说来夏想在郎市的正面形象越来越清晰,但有关他在下马区担任区长时陷害区委书记的传闻,还是在郎市悄悄地蔓延开来,而且传闻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传得有鼻子有眼不说,还有一些让人不得不相信的细节

    比如说,当时陷害白战墨的女人名叫丛枫儿,她也曾经陷害过夏想,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夏想没有报复她。比如说,丛枫儿通过某种渠道得知了白战墨的个人喜好,邀请白战墨出去后,故意用语言和身体**,还将白战墨灌醉,白战墨在失去理性的状态下,被人偷*拍了视频,实际当时他已经不是清醒状态了,完全是被人摆布……如是等等,细节之翔实,绘声绘色,让人如身临其境。

    显然是有心人故意散播的流言,要的就是不管是不是能动摇了夏想的地位,也要恶心恶心他。

    然而,夏想的表现让某些人大失所望——夏想既没有急急辩解,又没有采取高压手段让市委出面制止流言的传播,更没有暗中调查是谁在有意散播,而是若无其事地继续做他应做的工作,和投资商签定投资意向书,帮赵小峰的家具厂选址,处理债权纠纷,等等。

    而且夏想还做了一件让哦呢陈心惊肉跳的事情,他在李财源的安排上,会见了崔建。

    崔建现在重新拿回了郎市三建,几年来,他一直四处奔波告状,从未放弃要告倒哦呢陈的努力。尽管他的同行者不是被哦呢陈威逼利诱中途退却了,就是被哦呢陈打伤住院,再也不敢出面,只有他,被哦呢陈威胁过,也差点被人打死过,依然是咬牙坚持,发誓总有一天要让哦呢陈付出代价。

    在路洪占掌控市局、冷质方担任院长的时代,崔建想在郎市翻案,难如登天。现在不同了,路洪占失势,冷质方死掉,夏想逐渐控制了局面,崔建就知道,他的机会终于等来了。

    其实,不管是英成还是历飞,和崔建私下里的接触一直没有停止过,之所以郎市三建的事情引而不发,还是因为证据不充足,时机不成熟,现在崔建由幕后走到了台前,就证明了一点,他即使不是压垮哦呢陈的最后一根稻草,至少也可以给入狱的陈大头背后致命一刀。

    陈大头当年曾经担任过郎市三建的法人代表,郎市三建当时的易手,本来就一笔糊涂帐,但现在要算清楚的话,陈大头的罪名轻不了

    因此,崔建和夏想见面的消息传到哦呢陈的耳中,哦呢陈就知道,他一直担心的恶梦就要成真了,夏想想要的不是将他打败为止,而是要让他一败涂地,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哦呢陈知道,是该撕掉伪装的时候了,事关生死大事,还装什么文明人?他决定铤而走险……

    ……

    不得不说,有关夏想陷害白战墨的流言,还是给他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夏想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就被古向国含沙射影地提及此事,还当众问夏想是怎么一回事,大有逼夏想下不了台的态势。

    夏想直视古向国略带嘲讽的笑容,一脸平静地说道:“古市长,政治上捕风捉影的事情太多了,在省纪委没有结论之前,我们没有必要讨论这件事情。当年白战墨同志暗中策划火树大厦事件,害我住院半个多月,事后,我没有向市委和省委领导叫屈,更没告他的状……现在一年多过去了,他又旧事重提,反咬一口说我陷害他?到底谁是谁非,相信组织上会有一个公正的结论。现在郎市各项经济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我们不讨论郎市的经济前景,却要占用宝贵的开会时间谈论没有意义的事情,古市长,您觉得合适吗?”

    夏想的话,和声细语,一点也不犀利,但反击准确,一下切中要害,就和打脸没有两样。古向国顿觉脸上发烫,大感丢脸,幸好邵丁及时解了围,插话说道:“古市长也是出于关心夏市长的好心,夏市长不要误会了。”

    几名副市长窃窃私语,小声发笑,更让古向国恼羞成怒,拂袖而去:“今天的会先开到这里,散会。”

    古向国一走,夏想端正不动,所有人都不敢起身。夏想就冲几人点了点头:“同志们,白战墨同志向省纪委反映我的问题,现在省纪委还在调查事实真相。我不想多说什么,是非曲直以后自有定论,就是我现在在郎市的所作所为,上,对得起国家,下,对得起百姓”

    夏想掷地有声,慷慨陈词,说完之后转身离去,再也不肯多说一句。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有惊讶,也有敬佩。最近夏想为了郎市的经济建设奔波忙碌,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心中有数

    时间进了入8月份,8月的郎市,天气炎热而多雨,真正进入了夏末。各处植被疯长,包括杨威的观光农业,也开始接待了第一批来自京城的客人。

    一炮打红。

    正好第一批客人到来之时,天色阴沉,飘起了细细的小雨,为炎热的夏天增加了凉爽。站在原野之中,举目四望,绿意无边,尤其是经过人工栽植的庄稼,横平竖直,十分好看,既给人赏心悦目的美感,又让人心旷神怡,将城市带来的疲惫一扫而光。

    再有累累硕果给人丰收的景象,还有瓜熟果红的盛景,确实喜人。第一批组团前来观光的游客给予了最高的评价……口碑就是最好的宣传,杨威乐开了花。

    与杨威的高兴相比,赵小峰的家具厂的投资也已经到位,并且开始动工兴建。赵小峰心情忽上忽下,对前景还是充满了担心。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没有退路了,他就投入了全部精力,决定放手一搏。

    是啊,人生能有几次搏?

    夏想出席了赵小峰家具厂的开工仪式。

    仪式结束后,赵小峰私下里告诉夏想,赵泉新即将引退,同时,他还向夏想透露一个绝密的消息,范睿恒惹了高层不高兴了

    起因就是范睿恒插手了郎市事务。

    上次范睿恒有意调他到天泽市,夏想就有所猜测,按说高层之间已经达成了默契,互不插手郎市事务,为什么范睿恒还自作主张横插一手?不过身居范睿恒的位置之时,必然眼界开阔,而且他的所思所想,夏想也不好妄加判断。因此当时只是想了一想,并未深思。

    赵小峰却另有渠道得知范睿恒的动机,是因为范睿恒在京城的后台正在失势,在新一轮的省部级干部的大调整之中,损失惨重,范睿恒正好借古向国向他靠拢的机会,想借机认识古向国的后台,以便寻找靠拢的机会。

    显然,范睿恒此举是向古向国的后台示好,不成想,他的举动不但惹了他的后台的不快,也让古向国的后台十分不满,因为随后赵泉新意外到郎市视察,几乎相当于正式宣告了中央高层在暗中介入了郎市的局势

    赵小峰及时透露的消息,让夏想心中大定,他知道,差不多事情就要全面明朗化了。

    果然,仅仅过了三天,就有人落马了

    PS:明天双倍,大声呼唤兄弟们的全力支持,成败,在此一举兄弟们,老何拜托你们了零点过后,两更一万奉送,敬请期待</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