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82章 约见,最后谈判

《官神》 第882章 约见,最后谈判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82章约见,最后谈判

    王蔷薇也来添乱,乘机抢占地盘,一些小混混现在也敢在他的场子里抬胳膊弄腿,真当他是一只死虎了?还有夏想,不但骑在他的头上为所欲为,还想将他连根拔起,欺人太甚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还有崔建也想跳出来乘机添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他也配来搅局?小人物一个,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哦呢陈心中那个恨,当初怎么就没有下狠手弄死崔建,现在好了,群狼想要咬死虎,连什么阿猫阿狗都想出来凑凑热闹。

    不管了,谁不让我活,我就先让谁死哦呢陈双眼放光,随后一连串的电话打了出去。

    哦呢陈在京城的产业遭遇了灭顶之灾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传到了夏想的耳中。夏想根据手法判断,知道是李沁的手笔,就会心地笑了。

    另一件让他欣慰的事情是,佐藤再次打来电话希望和他面谈,他同意了,已经约好了下午见面。

    佐藤是真正服软,被打怕了。日本人的性格就是如此,你软弱,他就死命地欺负你。你强大,让他从内心感到了害怕,他就真心地敬佩你。可惜的是,高层之中所谓的对日友好派太多了,经常高谈阔论地要以德服人,中国和日本一衣带水,千年以来战争不断,什么时候日本服过中国?

    日本只服一个国家——美国,因为美国将日本打败之后,并且将一条铁链栓在他们的脖子之上,他们就臣服了。

    当然,夏想要的并不是简单地要佐藤服输,也不是想将一个简单的商业事件上升到政治和外交高度,更不是大而化之说是什么民族自豪感,他要的只是一个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不让占住漆在某些人物的支持下,在国内横行无忌。

    和佐藤见面选在了凯撒酒店——哦呢陈的大本营,也不知是佐藤的有意安排还是有哦呢陈的刻意所为,夏想赶到凯撒酒店的时候,在门口相迎的不仅有佐藤,还有金银茉莉。

    有一段时间没见金银茉莉了,而且夏想认识她们的时间还不长,所以今天是第一次见她们穿裙子的样子。果然是人若漂亮了,穿任何衣服都会抢眼。两人一身中长裙,碎方格的点缀,金茉莉金色,脚指甲也染成金色,亭亭玉立,如花娇艳。

    银茉莉的裙子是银色,脚指甲自然是银色,整齐,白嫩,完美,迷人,婀娜多姿,如花绽放。

    花开并蒂,同气连枝。一花双艳,两美同芳。

    人间尤物,不外如是。

    夏想也暗暗感叹,哦呢陈为人不齿,却生了一对好女儿,偏偏又金银茉莉其实本心并不坏,但无意中又帮哦呢陈做了不少助纣为虐的事情,也让他十分惋惜。

    佐藤一见夏想,急忙上前,点头哈腰地向夏想问好,态度之好,和以前有天渊之别。夏想也没拿大,和佐藤握手寒喧之后,又和金银茉莉打了招呼。

    银茉莉目光冷冷地看了夏想一眼,轻轻将金茉莉向前一推,显然她不想和夏想说话。金茉莉一脸羞红,也不知道她脸红什么,声音不大:“夏市长,您好。爸爸想请您吃饭,怕您不肯赏光,就让我们姐妹出面邀请您,请您收下请帖。”

    金茉莉双手递给一纸请柬,烫红的大字,精致的印刷,无一不显示出主人的奢华和品味。

    夏想没有接,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哦呢陈有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是福份,但总是利用她们的美貌为他开路,其心不正,也让金银茉莉平白被多少男人暗中意yin过,更不排除有人在打她们主意的可能,不过现在迫于哦呢陈的威势只是想想不敢动手而已。

    哦呢陈的宴会有没有必要赴?有。哦呢陈请他赴宴,是对他还抱有幻想。平心而论,他对哦呢陈也心存幻想,希望哦呢陈能认清形势,及时收手,也许还能有一个好的下场,或许还可以平安引退。但如果哦呢陈看不清形势,继续硬撑下去,就只有倒台一条路可走了。

    就在夏想迟疑的工夫,银茉莉很不满地从金茉莉手中抢过请柬,一把拉过金茉莉:“我们走我们不够份量,请不动夏大市长,就不必丢人现眼了。”

    夏想反而呵呵笑了:“回去转告陈总,让他亲自打电话给我。”

    金银茉莉曲线毕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引得不少路人纷纷回头。双姝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抢眼的风景,只是女人太漂亮也是过错,如果没有自保能力的话,难免会引祸上身。

    收回心思,夏想和佐藤一起步入房间。落座之后,佐藤先是郑重其事地向夏想道歉,就他上次的不礼貌请求夏想的原谅。夏想要的不是将占住漆打垮,也不是想将占住漆赶出郎市,他只需要占住漆认清形势,不要以为上面有人,就可以明里暗里两种手段,在国内既制定行业标准,又压制国产品牌的崛起。

    随后,佐藤向夏想汇报了占住漆的现状,向夏想诉苦,最后提出占住漆将和陈氏兄弟划清界限,已经单方面解除了和陈大头的代理协议,准备另外寻找品格端正的代理商。

    以上的话,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佐藤突然提出:“代理商的人选还暂时没有着落,夏市长眼光超群,可否为占住漆特色一个最佳人选?鄙人代表占住漆全体员工,感谢夏市长的指导”

    佐藤再次起身,向夏想深深鞠躬。

    夏想欠了欠身,示意佐藤坐下。他对日本人的礼貌举止有清醒的认识,日式鞠躬就和中式点头区别不大,不代表对方就对你真心尊重。但佐藤突然提议让他代理商人选,应该是出于两方面的考量。

    一是想卖他一个人情。占住漆的代理商是一个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少说每年的利润都在千万以上,多少人打破了头都想得到。二是想借机和他拉近关系,如果他了代理商人选,占住漆的大代理都是他的人了,他怎么还好意思打压占住漆?

    佐藤很聪明,以利相许,只要有了利益纠葛,人与人之间就多了合作少了分岐。

    夏想就笑了,因为现在的局势已经到了平和期了,全美漆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占住漆损失不少,但没有伤及根本,而他的扶持全美漆在郎市站稳脚根的目的已经达到,再说他根本就没有非要让占住漆继续损失下去的想法,正好佐藤按捺不住了,他也就正好顺势收手,见好就好,也算是给佐藤一个面子。

    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佐藤肯定是受到了总部的强大压力,如果不能顺利解决占住漆目前的危机,佐藤的职务难保。

    夏想确实是猜对了,佐藤已经接到了日本总部的警告,限他半月内化解危机,否则,调回日本本土降职使用。佐藤就慌了,日本企业有严格的升迁制度,论资排辈的现象也十分普遍,他要是降职的话,以后再想升上来几乎就没有可能了。

    万般无奈之下,尽管痛恨夏想,也只有向夏想低头了。

    夏想也清楚,如果佐藤能和陈氏兄弟划清界限,也算是明智之举。但对于代理商人选,他暂时没有什么想法,就开口婉拒。

    佐藤以为他的诚意没有打动夏想,就不停地鞠躬表示检讨,再三要求夏想一定要人选,否则就是不肯原谅他。夏想被佐藤的鞠躬弄得没有办法,只好勉为其难地了一个人,但他也提出一个要求。

    “佐藤先生,身为男人当有所担待,我希望你能当面向魏红清说一声对不起”

    夏想的话如一记重锤一下击中了佐藤,他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一脸惨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佐藤最后还是答应了夏想的要求,不管他是不是出自真心,夏想也不管了,反正他认为佐藤欠魏红清一个道歉,就算魏红清自愿承受后果,佐藤也应该拿出男人的担待,低头认错。

    夏想为佐藤的代理商人选是马东敏,是李财源的亲戚。马东敏毕业于科技大学,早年有下海经商的经历,虽然以失败收场,但不是因为眼光不行,而是得罪了官僚被政治力量打垮了。现在做着炒房生意,手头也大概有了一些资金。

    马东敏也想投资实业,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夏想见过她两次,对她的印象还算不错,有头脑,有见解,有胆识,人也可靠。她一直资助了李财源许多,在李财源最艰难的时候,正是因为她的帮助,李财源才挺过了难关。

    佐藤对夏想的人选没有什么意见,提出有时间和马东敏一起坐坐,具体商谈一下代理事宜。

    总体来说,和佐藤的会谈还算顺利,达成了部分共识,也为占住漆重新走上正常的轨道奠定了基础,还有一点,也断绝了陈大头的财路,或者说,斩断了哦呢陈的一条胳膊。

    陈大头作为占住漆的华北总代理,再加上一直实行高额利润的政策,一年的利润少说也在1500万到2000万左右。

    相信哦呢陈听到消息后,会坐立不安。夏想所要的就是逐步削弱哦呢陈的实力,先从正面的经济层面入手,哦呢陈失去了经济上的财力支撑,他的手下必然会离心离德,最后分崩离析。

    诚然,哦呢陈庞大的经济帝国并非一朝一夕就能瓦解,甚至想将哦呢陈彻底打败,比扳倒古向国还要困难。古向国是一面墙,表面上坚固,但在大力地撞击下,一推就倒。哦呢陈却是一棵参天大树,上面枝繁叶茂,下面盘根错节,想要根除,需要抽丝剥茧的耐心和顺藤摸瓜的细心。

    好在,夏想有的是信心。

    ……

    魏红清担任了全美漆的市场总监后,身份一下有了巨大的转变,她从以前的单位办理了辞职手续,已经正式到全美漆上班。全美漆对她也十分重视,还配备了副手和行政秘书。

    魏红清恍然若梦,心中明白一切都是夏想权力意志的体现,也是夏想对她无言的关爱,就让她对夏想感激不尽。以前印象中的腼腆的大男生,现在成长为一个手握重权并且在郎市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还是让她有点不敢相信命运的魔力。

    魏红清自知能力不足,可能无法胜任市场总监的职务,她在接到任命书的一刻起,拼命学习,时刻不停地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好在因为杨贝是全美漆的华北区的总代理商,她的主要工作也是和杨贝打交道,协助销售和管理经销商,因此也让她多少有了点信心。

    下班后,魏红清等同事们差不多走完的时候,她才放下手中的工作,锁好门,走出了全美漆新建的办公大楼。楼下的停车场,停着公司为她新配的奥迪专车。她遥控打开车门,正要上车,忽然一个黑影从车后闪出,一下来到她的面前,吓了她一大跳。

    等她看清来人是谁时,手中的钥匙掉在地上,惊呆了。

    佐藤见到魏红清一身白领丽人的打扮,犹有当年的风姿,并更多了女人味和魅力,不由心头苦涩。他强忍内心的不安,朝魏红清深鞠一躬:“红清,对不起,当年是我犯下的错,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魏红清只愣了片刻,顿时泪如泉涌。虽说在内心深处,她早已死心,对佐藤不再有任何幻想,也不认为佐藤的道歉能给她带来什么心灵上的慰藉。不料真正面对佐藤的道歉时,还是心中无比伤感和委屈。

    魏红清泣不成声。泪水中,有欣慰,也有对夏想的感激。她知道,能让佐藤低头的人,只有夏想。

    就在佐藤遵守承诺向魏红清道歉的同时,夏想也刚刚回到家中,刚和卫辛说了几句话,就接到了哦呢陈的电话。

    哦呢陈迫不及待了。

    “夏市长,后天中午有没有时间?想请您吃饭,也有些情况向您汇报一下。”哦呢陈的态度还是一样端正,但语气之中,有一种决绝之意。

    要谈最后的条件了?夏想从哦呢陈的口气中听出了他的决心,笑了:“好,暂时好象还没什么安排,这样,明天上午你再给我打个电话,再确定时间和地点。”

    哦呢陈也没过多客套,只说了一声“好”就挂断了电话。

    以前哦呢陈都是等他先挂断电话的,今天哦呢陈可不是忘了细节,而是有意为之。也是,已经到了最后谈判的地步了,只差一步就撕破脸皮了,还客气什么?

    夏想也不在意哦呢陈的态度,坐下和卫辛说话。

    因为意外生病,卫辛投资的电子信息项目暂停了,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替她出面打理,卫辛就本着宁缺勿滥的原则,决定等她病好之下再重新上马。夏想的意见是,不想再让卫辛奔波忙碌,她的病情如一枚不知何时引爆的炸弹,何必再劳心劳力?

    卫辛名下的资产不是很多,但折合下来也有五六百万,足够她花销一阵了。再有有连若菡的爱惜,还有夏想也会替她筹钱,让卫辛一生衣食无忧只是小事一桩。

    卫辛却不肯要夏想养活,还是坚持要出去赚钱。她的理由是,她不是任何人的累赘,也不想成为负担,她有能力自食其力,不想让别人当她是出卖**靠男人过活的小三。

    夏想就暧昧地笑了:“出卖**?好象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碰过你。”

    卫辛本来坐在夏想身旁,听他一说,立刻脸红了,受惊一样跳开:“坏人”

    “坏人?”夏想又笑,“坏人是动手不动口的,我要是发坏,还会和你商量?直接就扑倒你了。”

    卫辛忽然又胆大起来,微微低头,眼睛斜着飞了夏想一眼:“又不是没给你机会,你天天有机会,却不知道珍惜。”

    夏想心底叹息一声,他不是不想得到卫辛,现在卫辛病了,他怕**女爱的激烈运动会引发卫辛的病,也就忍了下来。其实平心而论,几个女人之中,他对卫辛最有**——开玩笑,后世在一起同居了三年,他和卫辛之间曾经有过疯狂而放纵的床上运动。

    卫辛一边说,一边脱掉了上衣。因为夏天的缘故,卫辛本来只穿了一层薄薄的睡衣,睡衣是丝绸材质,顺滑而下垂,正好勾勒出她身材的优美轮廓。女人之美在于身材呈漏斗型,或者说也叫葫芦型身材,简单形容就是肩宽、胸大、腰细、腿长……

    卫辛个子不算高,胸也不算十分丰满,但各个部位都恰到好处,尤其是她的臀部最为翘挺,诱人遐想。

    上衣一脱,露出了粉颈和**。夏想最喜欢锁骨迷人的女人,卫辛恰好就长了最性感的锁骨,和最迷人的腰身,夏想见到既熟悉又陌生的**,不免意乱情迷,顿时情动。

    夏想一把抱住卫辛,将头深深在埋在她的胸前,鼻中传来既熟悉又令人沉迷的体香,他就一把将卫辛推倒在沙发上,就要脱掉卫辛的裤子。

    电话,很不合适宜地响了。要是一般来电夏想肯定不接,但他设了特殊来电铃声的电话都是重要人物的来电,尤其是一首《欢乐颂》的来电铃声一听就知道是历飞的电话。

    “领导,杨明遣返回国了”历飞兴奋莫名。

    杨明?杨明是焦电案件中最关键的人物就是说,大火,终于要烧到古向国身上了!

    PS:万字奉送,愤求最后三天,又是双倍,兄弟们,最是关键时刻,请用点燃老何的斗志,别让四月的最后三天,让老何消沉从而影响五月的。求,急求,疯狂地求,喊破喉咙求,满地打滚求</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