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87章 波折,转折

《官神》 第887章 波折,转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87章波折,转折

    金银茉莉怎么会?

    一瞬间哦呢陈的脑子转了过来,明白了女儿的良苦用心,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沉默了片刻,银茉莉就又哽咽着了说了一句:“爸爸养我和姐姐长大,操碎了心,就让我和姐姐为爸爸做一件有用的事情吧”

    电话挂断了,一连串的忙音似乎是银茉莉不甘的哭泣。(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哦呢陈抱头坐回椅子上,想打电话告诉女儿,让她们不用牺牲自己,却又提不起勇气。他没有勇气直面女儿,让女儿出面向夏想献身,现在女儿自作主张去找夏想,他竟然没有连一句劝退的话都说不出口,真是到了山穷水尽只能靠出卖女儿的地步了?

    哦呢陈深深地将头埋在双手之间……

    夏想醉了,真醉了。平生难得一醉的他,今天被金银茉莉给灌醉了,准确地讲,是给骗醉了。

    也许不是酒醉,也许是酒里有什么东西,反正他几杯酒下肚,就头重脚轻,手脚有点不听使唤了。

    ……夏想下班的时候,正准备回家,一出门口就遇到了金银茉莉。金银茉莉盛装出现,说是要替哦呢陈传话,非要夏想和她们一起走。两人选择的时机很对,下班时间人来人往,人人侧目,再加上许多人都要向他打招呼,他只好跟随两美赶紧离开市委大门了事。

    来到了定好的饭店银都——也是哦呢陈名下的产业之一,还好,在此次打黄扫非事件之中,银都没有被波及,算是难得的清净之地。

    金茉莉今天特意穿了短裙,虽然不是超短裙,但也露出了粉光致致的小腿,无比诱人。银茉莉和她穿着一样,两人一个如金色热情如日,一个如银色清冷如月。

    如果说金茉莉袅娜如水,银茉莉就是柔媚如柳了。

    夏想坐下之后,也没绕弯,直接就问两女找他的目的。金茉莉眼中有水波流转,声音柔柔地说:“夏市长,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的爸爸?”

    银茉莉一脸不甘和不情不愿,但还是强颜欢笑:“夏市长,如果你放爸爸一马,我和妹妹就……就随便你。”

    夏想哑然失笑,银茉莉说得直接,但咬牙切齿的表情好象对他恨之入骨一样,他可不敢消受如此的美人之恩。

    但两美你一言我一语,施展女人最强大的杀器,柔媚加眼泪,撒娇加诱惑,非要拉夏想下水。夏想一不好对两人冷眉冷眼,二不好拂袖而去,男人天生对女人难以硬下心肠,尤其是面对美女之时,多数男人会有想入非非的念头。夏想没有什么不安分的想法,但也被金银茉莉拉来拉去,有点无奈加厌烦之时,银茉莉就突然站了起来。

    “既然夏市长看不上我们姐妹,就算了,我最后敬夏市长一杯,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这几句话说得有些豪气,又有些心酸,夏想就端起酒,和银茉莉碰了杯:“希望你们姐妹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夏想的话大有内涵,金银茉莉一听,都低下头去,红了眼圈,金茉莉甚至还哽咽了。

    夏想很想同情金银茉莉,但他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劝她们什么?似乎一切的话都是多余的,因为她们现在还在替哦呢陈出面,还在想利用她们的身体优势谋求利益。也不知是可怜还是可悲,或许只是每个人都难逃命运的强大惯性。

    只是夏想还是低估了金银茉莉的心计,一杯酒下肚,就觉得头重脚轻,才知道着了道,心中苦笑,他一向小心谨慎,没想到竟然中了金银茉莉的招,真是好笑。

    实际上一点也不好笑,夏想只觉得迷迷糊糊就被金银茉莉架着上了楼,头脑还算清醒,就是四肢无力,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药。然后他就被人扶进了房间,触感还在,明显可以感受到金银茉莉充满青春气息的**的优美和弹性,还有直扑入鼻的体香。

    被迫享受了齐人之福的夏想手不能抬脚不能动,眼睛却可以转动并且能够看得清楚。房间很大很舒适,一张绝对可以容纳三人的大床摆放在中间,上面还有玫瑰花瓣,他被放倒在床上,不得不说十分享受。

    金银茉莉一开始似乎在小声争议什么,银茉莉一脸坚决,金茉莉满脸羞红,最后银茉莉似乎急了,一把推开金茉莉,来到夏想面前,目光热烈而大胆地看着夏想,眼神却全中不甘和委屈,愣了片刻,忽然就流下了眼泪。

    然后她就开始脱衣服——连衣裙很好脱,一下就从身上滑落,一具体完美的**就呈现在夏想面前,高耸,曼妙,起伏,翘挺,即使以他最挑剔的目光来评判,银茉莉的身材也堪称一流并且完美,没有任何瑕疵。

    绝对是上天送给男人的最好的礼物。

    印象中,银茉莉对他一向冷漠并且敬而远之,而金茉莉似乎还稍有些好感,不想今天第一个主动的竟然是银茉莉。夏想不是不想得拥美入怀,但不是现在被逆推的状态,也不是和哦呢陈即将开战的最后时刻,只是他动弹不得,只好用眼神示意银茉莉别乱来。

    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世道变了,男人对一个美女暗示让她别乱来,传到外面谁会相信?但他确实不想在这种情形下发生什么,时机不对,也不想因为一次放纵而被哦呢陈抓住了把柄

    金银茉莉是不是哦呢陈派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她们得手了,他就会被哦呢陈吃得死死的。

    银茉莉却不给夏想机会了,她上了床,一把扯到夏想的上衣,又翻身坐在夏想的身上——无巧不巧正坐在敏感部位,夏想在肉色生香的诱惑之下,没有生理反应就不是男人了。

    银茉莉察觉到了身下夏想的变化,本来还努力假装一脸冷漠,毕竟未经人事,一下就脸红了,更显娇艳如花,娇美不可方物。

    完了,夏想见一旁的金茉莉也在含羞脱衣,两人都是一样完美的身材,魔鬼身材天使面孔,又是一模一样的姐妹花,试问世上有哪个男人能在金银茉莉面前坐怀不乱?

    有可能会有泰山迸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男人,但不会有面对金银茉莉的**诱惑而无动于衷的男人,夏想火热了,想动却动不了,想喊却喊不出,只觉得浑身憋闷得难受,只想找一个发泄口。

    当金银茉莉都近似全裸地站在他的面前之时,夏想几乎要发狂了。男人一生之中面临的诱惑众多,从来没有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只穿了…式站在眼前给人的冲击力惊心动魄,尤其是当两人都解下xiong罩之时,两双完美且跳脱的ru房呈现在夏想的眼前,他如果能动的话,估计也会做出毫不犹豫地扑上去……

    幸亏不能动……

    银茉莉脱掉了夏想的上衣之后,就要动手脱他的裤子。夏天衣着单薄,很好脱,皮带一抽裤子就会脱落,夏想闭上了眼睛,丢人,虽然说是送上门来的艳福,但等于是被金银茉莉给调戏了,男人的雄风何在?

    ……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还有萧伍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领导,领导”

    金银茉莉本来都脸红得好象要滴血一样,也是紧张得不行,尤其是金茉莉还双手发抖,几乎就要瘫软在夏想的身上,门一响,两人就如惊弓之鸟一样,立刻跳到了一边,迅速穿好了衣服,对视一眼,一瞬间就做出了一个令夏想意想不到的举动——拉开里间的门,头也不回地跑了。

    房间是套间,里面还有一个房间。

    萧伍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打开了房门,一进门,就看到夏想坐在床上,一脸无辜的笑容,还衣着整洁,安然无事,不由长出一口气:“吓死我了,领导,我接到瑞市长的电话,说你可能要出事,让我到酒店来找你……”

    “什么?”

    夏想惊讶的不是萧伍的及时出现,而是萧伍的出现竟然是瑞根通风报信,就大有内情了:“怎么个情况?”

    “我也不清楚,瑞市长说,等你给他打电话。”萧伍还是发现了异状,床上的玫瑰花瓣还在,而且慌乱中,也不知是金茉莉还是银茉莉,竟然遗失了一只乳罩在床上,“领导,是不是我来得不是时候?”

    “别乱想,少乱说。”夏想嘿嘿地笑了,丑事,绝对是不可外传的丑事,“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萧伍才不会多问,就会心地一笑,点了点头,不过笑容中还是有点暧昧。

    夏想也不理会萧伍,药效已过,他现在行动自如,赶紧和萧伍一起逃离了现场。

    到了外面,他即刻给瑞根打了一个电话。

    “瑞市长,请问有什么指教?”夏想的语气十分客气。

    “我老了,哪里还敢指教年轻人。”瑞根一副沧桑的口吻,“只不过吃得亏多一些,长了点心眼罢了。听了出来,你应该是没事了,没事最好。”

    瑞根绝不会没事找他,夏想就继续追问:“最近郎市的局势,瑞市长也看在眼里,您作为上任常务副市长,发表一下看法,指点一下工作。”

    “咳咳……”瑞根也不知是真咳嗽还是假装,反正咳咳几声之后,才又说了一句,“退就退了,就不要乱讲话了。”

    说不想乱讲话,其实还是有话要说,夏想想了一想,就点了一句:“证据确凿,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瑞根却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凡事都不要太乐观了,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是指古向国还是指哦呢陈?夏想见瑞根还是喜欢云山雾罩地说话,就知道他肯定有所顾虑,就故意岔开了一句:“谢谢今天瑞市长及时出手。”

    “我也就是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你和别人一起走了,就本着好心提醒了萧伍一句。到底有没有帮到你,我可心里没底。”瑞根说话还是绕。

    夏想算是明白了,哈哈一笑:“瑞市长,京城不太适合养老,人太多,又拥护,不是适宜居住的城市。燕市还差不多,下马河边有一处院子的话,春赏花秋赏月,人生乐事。”

    “好主意。”显然,夏想的话终于说中了瑞根的心事,他就笑了,“燕市的治安也比郎市好多了,象我老胳膊老腿的人,最怕被人碰一下,一碰就有可能骨折。”

    夏想听出了瑞根的言外之意:“下马河两岸的房子,都是我的朋友的开发项目,瑞市长看上了哪一个小区,说一声,我让他们给您最优惠的价格。”

    “房子我倒是看好了,不过就是搬家太麻烦了,我们老两口,没有什么人手,怕是不好搬。”瑞根绕了半天弯,终于含蓄地点到了正题。

    和夏想的猜测差不多,瑞根是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想要离开郎市了。以前是在古向国和哦呢陈的阴影之下,想走也走不了,现在眼见大厦将倾,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还是担心受到哦呢陈的打击报复。

    “我让萧伍帮您搬家,就怕他笨手笨脚,万一失手打坏了您的家具,您可不要埋怨。”夏想就及时跟进,释放了善意。

    瑞根立刻就接过了话头:“萧伍小伙子不错,有他帮我搬家,我就完全放心了。”呵呵笑了几声,又说,“我老了,不过也喜欢热闹,多来几个小伙子也好,难得热闹一次。”

    说定之后,夏想也不追得太紧,他知道瑞根想说的时候,肯定会自己说出来,因为他太了解瑞根了,有耐性,而且不见兔子不撒鹰。

    不料瑞根在电话挂断的一瞬,终于还是点明了:“夏市长,谢谢你,你是一个让人信赖的年轻人。等搬好家了,我会让萧伍带一个礼物给你。”

    夏想会心一笑,瑞根不会送他什么茶叶、烟酒一类的礼物,他所说的礼物,估计会有意外之喜。

    回到家中,躺下之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卫辛不在,有事情回燕市了,否则以夏想现在的状态,肯定会一口吃下卫辛。刚刚金银茉莉肉色生香的场面太香艳了,即使夏想也难免浮想联翩,想忍住不想,偏偏又有两人的完美身材在眼前浮现。

    一个完美女人就不可多得了,何况两个?更何况还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夏想必须承认,他自认意志够坚定了,但在金银茉莉的攻势之下,全面败退,没有反抗之力。

    第二天,连绵的阴雨天气终于过去,雨过天晴,郎市迎来了近一个月来最好的一天。空气清爽,清新怡人,天高云淡,让人心旷神怡。

    当然,心旷神怡的只是方外之人,世俗中人,哪里有片刻的放松?夏想一上班就接连听到几个消息传来,他就知道,郎市最后的大幕,即将缓缓落下。

    一是杨明苏醒了,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杀人凶手,我要自首。”虽然他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算是自首了,但他至少表明了要主动交代的态度。

    二是崔建脱离了生命危险,已经没有了大碍,一周之内就能出院。

    杨明和崔建是两张网,一张网住古向国,一张网住哦呢陈。两人同时醒来,就表明两张网可以同时收网了。

    上午开了一上午的会,都是一些例行会议,开了没用,但又不能不开的那种。开会的时候,古向国的表现十分惹人注目,他仿佛一下卸下一块大石头一样,很轻松,很气定神闲,而且发言也很踊跃,别说艾成文不解,就连夏想也是暗暗惊奇,古向国又有了什么保命的法宝不成?要不,他怎么在杨明即将认罪之时,反而摆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

    夏想自认还算了解古向国,很清楚如果不是有了底气,他断然不会有如此表现。

    肯定是哪里又出现了变数

    下午事情不多,夏想在办公室里会见了几名前来汇报工作的局长。到了4点多,手头的工作暂时可以放一放了,他就拿起电话,打给了宋朝度。毫不夸张地说,全省十几个地市,共有20多个市委书记和市长,10几个常务副市长,没有一人可以随时拿起电话敢直接打给省长。

    只有夏想不但可以随时和省长通话,还可以和几名省委常委随时打通私人电话……

    “宋省长,最近有没有什么风声?”夏想试探着一问,同时说出了古向国的反常。

    宋朝度也很纳闷:“没有,京城和省委,都很平静。最近范书记很低调,很谦和,也很紧跟中央的脚步,听说有些首长在不公开场合对他表扬了几句。”

    范睿恒及时改变形象,以低调加听话来赢得中央的好感,符合他一惯的思路。其实夏想还是认为在担任常务副省长时的范睿恒的行事风格最和燕省的定位合拍。

    燕省就算和京城建立了大京城经济圈,就算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逐渐提升中,但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真正成为政治和经济大省之前,燕省的省委书记,最好还是不要在政治上有什么好高骛远的想法才好。

    刚刚放下宋朝度的电话,电话就又响了,里面传来英成急促而不安的声音:“夏市长,陈大头在狱中畏罪自杀了”

    PS:最后十几个小时了,急求,愤求</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