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89章 誓不罢休

《官神》 第889章 誓不罢休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89章誓不罢休

    十几分钟后,混战结束,奋不顾身的警察人人爆发了前所未有的血性,当场抓获20余人,打伤10余了,又有20多人逃跑。(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瑞根没有受到一点伤,他老泪纵横地带来夏想面前:“夏市长,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太感谢了……”

    夏想安抚瑞根几句,让人将萧伍等伤员送往医院。说起来萧伍自从跟随他来到郎市,已经是第二次受伤了,郎市的凶险,对两世为人的夏想来说,也是一个步步惊心的旋涡之地。

    夏想心痛如绞,看着萧伍几名兄弟昏迷不醒,心中涌动着愤怒。眼见就要摊出最后的底牌了,古向国还是贼心不死,痛下黑手,其阴险狡诈,一点也不比哦呢陈差上半分。

    如果说以前夏想只想搬开古向国,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他要将古向国彻底打落尘埃,让他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

    也许是因为路洪占在场的缘故,瑞根没有任何暗示,收拾了残局之后,路洪占派几辆警车护送瑞根到燕市。夏想也特意打电话给下马区公安局长黄建军,让他接应一下瑞根,并且要求他保护瑞根在燕市的安全,黄建军一口答应。

    在燕市谁想折腾起风浪,绝对会被黄建军打压下去。孙定国可是燕市的公安局长,而且燕市还是夏想关系网最深厚的地方。

    瑞根临走的时候,和夏想握了握手,将一把钥匙交到了他的手中:“夏市长,有时间照看一下我的房子。住了十几年了,有感情了,不舍得卖。”又特意强调了一句,“里面没有值钱的东西,就有一盆花,有时间帮我浇浇水就行……”

    瑞根走后,夏想在杨威的陪同下上楼——杨威受伤不轻,不过说什么也不肯去医院,非要陪夏想一起,也让夏想心中感动——楼上的房间空空如也,只有客厅的正中摆放着一盆花,虽然不如他的办公室的一株茂盛,但夏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秋海棠

    ……

    郎市的局势,随着焦电案件的重新审理,再一次陡然紧张起来

    焦电案件从一开始重新审理,再到杨明昏迷,再到苏醒之后的招供,一直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就是普通市民也期待着能有一个正式结果出来,现在案件推倒重来,许多人都热切关注。

    重新审理的过程没有任何悬念,杨明全盘招供,供出了当时杨家出钱买通公安干警,打通检察院和法院的关系,重金贿赂已故的法院院长冷质方,花费了300多万元,总算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焦电,制造了一起冤假错案,让焦电蒙受了不白之冤。

    同时,杨明还供出了许多内情,包括古向国亲自参预了伪造证据的过程,还有古向国和冷质方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甚至连古向国和冷质方联手制造的几起冤假错案都和盘托出。

    杨明一心认定是古向国要逼死他,他恨透了古向国,也就没有犹豫,全部交待清楚。

    因为牵涉到了郎市重要的党政干部,不宜公开的部分,没有对外透露半分。但此次翻案,公检法三方联动,办事效率之高,前所未见,当庭宣布焦电无罪释放。

    新任的法院院长罗新生当着无数新闻媒体的面,郑重其事地向焦电鞠躬赔罪,代表郎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焦电同志表示诚挚的道歉,并请求焦电同志的原谅。

    不管罗新生是不是有作秀的成分在内,他的举动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名声,让郎市法院名声大振,一扫因为冷质方的四位夫人的恶劣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让郎市法院在市民的心目之中,一下就重新建立了好感。

    新闻媒体追逐焦大和焦电父子,希望他们能谈谈感想。焦大却什么话都没有对新闻媒体说,他拉着焦电的手,推开人群,直奔市委而去。

    不少记者都很惊讶,焦家父子不感谢公检法的领导,跑市委去做什么?不少人就跟在焦大、焦电身后,一路来到了市委。

    ……

    夏想正在开会,是一次人事调整的常委会议,全体常委都有参加。会上,古向国力挺他提名的人担任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刘一琳竭力反对,张樱籍还没有表态,艾成文似乎也是反对的立场,夏想就一副袖手旁观的姿态看着古向国的表演,心中猜测的却是一个并不太重要的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的位置,古向国大张声势,用意显然不在位置本身,而在于他想在市委之中重新树立威望。

    值此焦电案件翻案之际——实际上,经艾成文默许,夏想点头,吕一可已经以市纪委的名义,将焦电案件牵涉到古向国的证据,上报了省纪委,形势已经十分严峻了——古向国不但一改以前的低调和收敛,反而气势高涨,而且还有意在市委重新抬头,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而且据夏想暗中观察,古向国不是在假装,而是确实底气十足,不由让他心中更加疑惑——如果夏想知道古向国向哦呢陈说过的话,他就会更警惕了。

    只是,政治上的事情,向来风云变幻,有时按部就班,有时却又波澜起伏,让人摸不清形势。

    高层用人,十分讲究策略。经济上的政策要一脉相承,但在用人上面,从来都是没有定例。古代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在现代,则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当然,也和现在高层之间各有分岐和不同的执政理念有关。

    夏想多少能够推测有可能是高层风向变了,或是古向国走通了某方面的关系,但还是有点不明白古向国为什么要借一个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的位置,非要在常委会上显示出他的份量?难道他还以为他还能在郎市市长的位置上干得长久?

    焦电案件引发的严重后果,就算不是一枚重榜炸弹,也是威力不小,古向国被击中之后,不死也会重伤,最保守估计,他即使有人保,也多半是黯然收场的下场。

    但现在,古向国风头正健,大有重整河山的架势。

    夏想猜测一番,不得要领,正好该他发言了,他就收回心思,将手中的圆珠笔随手一扔:“我没有什么看法,王景同志的简历我也看了,担任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完全可以胜任,我没有什么反对意见。”

    出于公正的出发点,夏想的发言很中肯,但他发言之前特意扔圆珠笔的举动大有深意,就让不少人多看了他几眼。

    最后常委会还是通过了王景的任命,古向国获得了一次不大不小的胜利,是他近期低落以来第一次扬眉吐气。

    散会后,夏想先和艾成文碰了头,交换了一下看法。古向国的反常举动,也引起了艾成文的怀疑。但艾成文也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先抛开古向国的异常,就目前所掌握的证据,艾成文也断定,古向国难逃一劫。

    先前袭击警车的案件,经过排查和走访,抓获了几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也没有问出什么所以然,只知道他们是受人指使,深查下去,肯定还能挖出什么线索,但没有必要了。

    因为时间会拖得很久,也不算多大的事情,最后中间又经手几个人的话,即使证据指向古向国,他有市长的光环,也奈何他不得。

    当然也是因为焦电案件完全可以掀翻古向国。

    杨明的供词对古向国十分不利,不仅仅有供词,还提供了许多物证,用罄竹难书来形容冷质方和古向国做过的丑陋事实或许有点夸张,但用罪行累累来形容冷质方和古向国,则一点也不过分。

    艾成文和古向国搭班子时间也不短了,还不知道古向国为人有如此阴险、卑劣的一面,怒不可遏。

    由杨明的招供,至少引发出四五起冤假错案,其中的血泪控诉,让艾成文看了大汗淋漓,十分汗颜,为自己的失职而痛心。身为上位者,都会有一颗爱民之心,一想到在他的治下有无数百姓蒙冤入狱,甚至还有人已经成为了枪下冤魂,全因权钱交易,全因冷质方和古向国的一己之私,他痛心疾首。

    艾成文出离了愤怒。

    以前他还以为古向国只是善于算计,工于心计,并且只是因为执政理念的不同而和他争权,现在明白了古向国的为人,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古向国绳之以法,还郎市人民一个朗朗乾坤。

    夏想见完全获得了艾成文的支持,也是心中大慰。没有书记的首肯,想在郎市做成任何事情,是不可想象的。艾成文有官僚的一面,也有正义的一面,自身也算行得正站得直。

    和艾成文定好了下一步的基调,夏想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沉思。

    萧伍几人,受的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事,醒来后都嚷着要出院。

    被抓获的打人凶手嘴硬得很,什么都不肯说,而且确实都不是郎市人。杨威回京城后又查实了一下,确定他们都是某太子党的手下,可以说,某太子党,正是古向国的后台。

    还是和古向国有关系,但这件事情不能深究,只能低调处理。就在人刚刚被抓到市局之后,京城就有人打来电话,态度十分嚣张,要求立刻放人,否则要郎市公安局好看。

    要是以前,路洪占肯定二话不说就放人了,但现在不同了,他也憋了一股邪火,管他是谁,打了再说,就让手下好好收拾了抓进来的十几人一顿。路洪占也看开了,县官还不如现管,更何况又是二世祖出面,只要不是首长出面就行——首长是绝对不会出面自降身份的。

    所以路洪占就有恃无恐地将人收拾之后,才放人。在郎市的地界上行凶,再大摇大摆地离开,真当他这个公安局长是吃干饭的?

    打人事件不能用来大做文章,夏想也不觉得遗憾,唯一可惜的是伤了萧伍几人,让他痛心。但也不是没有收获,瑞根送他的一株秋海棠,算是送了他一份沉甸甸的大礼。

    两株秋海棠,办公室一株,瑞根家中一株,两株的盆中,各藏着一份证据,里面记载的是古向国和哦呢陈之间的诸多内幕,只要是瑞根知道的经历过的,都有详尽地记载,还有录音和录相资料——也不知瑞根是什么时候就开始留了后手,反正夏想越看越触目惊心,不是为了古向国和哦呢陈之间的诸多问题,而是为了瑞根的未雨绸缪和老谋深算。

    从纪录时间上看,早在哦呢陈和瑞根初步接触的时候,瑞根就已经想好了退路,就让夏想也不得不暗叹,佩服,着实让人佩服。

    更他让佩服的是里面的不仅仅有证据,还有哦呢陈向瑞根行贿的证据和存根,每一笔赃款每一次的时间地点,都有详实的说明。怪不得瑞根谨慎再谨慎,交出以上证据,就等于将性命交到了别人手中。

    夏想知道,瑞根最终将全部证据交给他,是对他百分之百信任的表现,也是瑞根经过将近一年的冷眼旁观才对他推心置腹的举动。

    现在看来,也不能怨瑞根故弄玄虚,一直拖到今天才交出证据,上述证据,正,可以掀翻古向国和哦呢陈。反,也会给瑞根带来无妄之灾。

    瑞根的证据,夏想还在整理之中,并没有交给艾成文。不是不信任艾成文,而是最近古向国的反常举动让他多了一个心眼,不能将底牌全部亮出来,否则有可能会被对手全部推翻。

    要留一个后手才好——尽管夏想也清楚,古向国肯定猜到了瑞根会有不利于他的证据在手,否则也不会大动干戈地围堵瑞根的搬家了。

    是到了最后摊牌的时候了,夏想决定直接将古向国的问题捅到省委,证据确凿之下,不信范睿恒还敢捂住,他敢捂,就有人敢捅到中央

    誓不罢休

    至于哦呢陈的下场,在夏想的设想中,也是逃脱不了法律制裁的命运。哦呢陈手上鲜血淋漓,他有人命在身,就算没有直接证据指向他,最少也要判一个无期。

    正在此时,电话突然响了。

    是连若菡来电。

    夏想就以一副轻松的口吻问道:“连总,有何指教?”

    “少贫嘴。”连若菡心情不错,“胜利完成目标,哦呢陈的上市公司,被我成功收购了,价钱低到你想不到,让我也很吃惊,好象有人着急出手,也没怎么在意报价。”

    夏想自然清楚其中的内情,传闻中,哦呢陈有副总理的后台,不管是真是假,有些事情永远不能摆到台面上认证,但哦呢陈在京城的产业,七零八落,并且被股东联合起来,跳水出售,完全将哦呢陈抛到的一边的做法就证明了一点,有人迫不及待要和他划清界限了,并且要榨取哦呢陈最后的利用价值了。

    价格低不要紧,反正属于哦呢陈的一部分钱就当成缩水的市值好了,只要卖出的价格够他们的部分即可。

    哦呢陈经济帝国崩塌,政治后台离他远去,他已经成了丧家之犬。

    在连若菡成功收购哦呢陈的上市公司之后,哦呢陈在京城的房地产和其他产业,也被肖佳和李沁打压之后并且成功地吞并了,再加上郎市的根基也被扫荡得差不多了,哦呢陈在被他算计又被后台抛弃的两重打击之下,庞大的经济帝国已经倒塌,他手中现在能动用的资金,估计已经少得可怜了。

    初步估计,在一个月之内,古向国和哦呢陈就能双双落网,郎市,从此就能恢复清明气象。

    夏想本来还想再和连若菡多说几句,外面传来了吵嚷声,还听到有人在喊“夏市长”……出了什么事?他挂断连若菡的电话,还没有来得及问一声,李财源就敲门进来了。

    “领导,焦大父子被拦在市委大门口,说什么也要见您,您看……”

    夏想没说什么,起身出门,刚下楼,就看到艾成文也来到了院中,他就拉上艾成文一起到外面。刚出大门,就看见焦大父子一脸激动地站在市委大院的门口,正翘首张望。

    焦大父子的身后,密密麻麻挤满了人群,有新闻记者,有普通市民,夏想一露面,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和艾成文的身上。

    焦大一见夏想,顿时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拉过焦电:“夏市长才是你的救命恩人,快磕头”

    焦电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倒在夏想面前,头碰在地面上咚咚直响:“谢谢夏市长,谢谢夏市长的救命之恩”

    夏想忙用力去扶焦电,却没有拉动。焦电死命地跪在地上,用最质朴的方式表达他内心的感激之情。焦电一脸黝黑,目光有点呆滞,他以前可是一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据说还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现今却成了这副模样,平白遭受了无妄之灾,夏想不过是做了应做的事情,却被焦电当众跪谢,就心中感慨万千,没有丝毫的自豪和感动,反而更添了一份沉重。

    新闻记者的相机拍个不停,闪光灯乱闪,夏想一闪身就让出了艾成文,对焦大说道:“老人家,焦电能够平反申冤,都是因为艾书记的英明领导,才为你们伸张了正义。”

    夏想抬出艾成文,一是官场之上的规矩就是,居伟功者必定是一把手,二是他也有深层的用意,在众多市民和记者面前,将艾成文推到台前,相当于当众宣告,艾成文和古向国之间的对立公开化了

    PS:第二更求保底事关官神的生死存亡,所有喜爱官神的兄弟,请务必投上宝贵的保底马上奉送第三更</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