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91章 临门一脚

《官神》 第891章 临门一脚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91章临门一脚

    实际上在艾成文看来,夏想履新,又一步由副厅迈入正厅,算是大有收获,就算最终没有扳倒古向国,也算是不小的成功。(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因为如果不是逼得古向国走投无路,以夏想的资历还不足以担任一市之长。

    因此他甚至猜测,夏想所要的也许并不是非要将古向国绳之以法,而是为了借抓住了古向国的把柄的机会,讨价还价,借机升官,要不,夏想才担任了郎市常务副市长仅仅一年,就顺利扶正,成为燕省最年轻的市长,升迁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即使加上他在下马区担任区长和区委书记的时间,夏想在副厅的位置上也不过两年多,两年多的时间就由副厅实职升到正厅实职,还是正职,完全是火箭一样的速度。

    尽管天泽市好象是一个不出政绩的地方,但夏想太年轻,就算熬,熬上三五年,稍微做出一点实事,下一步可就是副省了。算一算,三年后,哪怕是五年后,夏想也不过35岁,35岁的副省级干部……艾成文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再联想到夏想身后的关系网,在和古向国的对抗之中,一直占据了上风,以古向国如此强硬的后台,最终也只能搬开夏想了事,而不能拿夏想如何,夏想会没有升迁之路?开玩笑。

    因此在夏想离开郎市前往天泽市上任的事情上,艾成文持乐观其成的态度,虽然对古向国最后关头逃过一难深感遗憾和无奈,但也为夏想顺利迈向更广阔的天地而大感欣慰。他自认和夏想的关系还算融洽,夏想以后天高路远,走向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他也高兴。

    正是抱了这种态度,艾成文在夏想最后在郎市的20多天里,天天工作到深夜,将手头的工作清理得井井有条,没有任何敷衍和应付,也让他十分敬佩夏想的为人。但也是因此,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夏想即将离开郎市的一刻,临门一脚,古向国竟然被拿下了

    而且刚才的两人态度之蛮横,完全不是省纪委的人。省纪委的人的行事风格一向有理有据,不会乱来更不会硬来,难道说刚才的两人是检察院的人?

    身为市委书记一点也不知情,在眼皮底下被人带走市长,艾成文心中一阵惶恐,他知道,这一次的政治斗争的复杂性,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知情就不知情好了,正好置身事外,落个清静。

    古向国被押上车后,在场的市委常委们,足足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随后“轰”的一声乱成一团。大家都是久历官场的人物,见过纪委在会场带人走,见过纪委当场宣布双规厅级干部,还从没见过在职的一市之长被人直接象犯人一样扣押上车。

    再仔细一看,天,古向国被直接押上的是囚车

    等于是说,在职的市长被十分罕见地一步到位,没有经过省纪委的立案侦查,没有经过常见的双规,而是直接进入了司法程序,在国内的官场之上,不能说是绝无仅有,也是闻所未闻。

    随后,又从车上下来一人,有人认得他,正是省反贪局副局长傅晓文。

    傅晓文向在场的郎市市委一帮人宣布,经最高检察院的批准,燕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以涉嫌职务犯罪对古向国采取强制措施,对古向国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

    古向国作为国内官场之上第一个以在职市长的身份被直接刑事拘留的党政干部,必将在国内的官场史之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傅晓文行事雷厉风行,通报完之后,和艾成文握了握手,其他常委他都没有理会,却又特意和夏想握了握手,还和夏想耳语了几句什么,然后傅晓文带领几人上楼,直接打开古向国的办公室,开始搜查。

    另外有人直扑古向国家中,进行查封。

    反贪局的工作人员办事效率极高,半个小时内就有了结果。在古向国的办公室和家中仅仅现金就被搜出近1500万元,其中办公室所存放的现金约20万元,这些现金被初步认定为是古向国刚刚收受尚未来得及转移处理的赃款。

    除大量现金以外,在古向国的办公室和家中还搜出近百幅名贵字画,十多块劳力士手表,以及古向国和其他女人的大量出国合影照,其中包括若干女公务员——女公务员,大部分是郎市市委市政府的新调入的女大学……

    ……

    反贪局的汽车绝尘而去,刚刚还一脸得意的古向国被关在囚车之内,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沮丧。从踌躇满志到沦为阶下囚,只发生在短短几分钟时间之内,换了谁,也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身份落差。

    反贪局的车车速极快,转眼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仿佛在向众人宣告,郎市的一切,还在省委的掌握之中。

    不少人暗暗心惊,也有人汗流浃背,甚至还有人双腿发抖,为前一段时间和古向国走得过近而后悔不迭。政治风向转变得也太快了,刮的是东南西北风还是旋风,把人都刮得晕头转向,找不到立场。

    该跟谁站队才会保证不掉队,不少人都没了主意。

    不过所有人再看向夏想时的表情,是说不出来的敬畏,明明是夏想被人搬开,在和古向国的较量之中,等于是失利了,没想到眼见夏想就要走的时候,临门一脚,竟然直接将古向国送进了检察院,这份心机,这份手腕,每个人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刚刚明明已经和夏想握过手道过别了,也不知道是谁起头,众人又纷纷重新和夏想握手告别,就连艾成文也被挤到了一边,凑不到近前。乱套了,全乱套了,规矩没了,场面乱了。

    夏想还是和刚才一样,没有丝毫的得意和兴奋,一一握手和众人告别。别人或许不清楚背后发生了什么,他却是知道,古向国没有经过双规的程序被直接刑事拘留,表面上看顺理成章,其实背后经历了不为人所知的惊心动魄的较量。

    在郎市最后20多天的日子里,夏想一边交接手中工作,一边将瑞根交给他的证据进行细分,再将他掌握的证据和瑞根的证据一一对比,最后将其中有呼应的部分整理出来,分成两份,一份交给了李言弘,一份交给了老古。

    交给李言弘,是为了给李言弘增加砝码。交给老古,是让老古出面,向中纪委递交。

    不是古向国后台强硬吗?好,再强硬的后台也要维护法律上的公正,也要有正义的一面,也必须正面古向国犯下的滔天罪行。

    瑞根的证据,为古向国最后被拿下,敲响了丧钟。

    具体经过夏想也是听老古转述……据老古说,他将材料直接递到了总理手中,总理看后,勃然大怒,拍了桌子,然后就做出重要批示,转给了中纪委。

    中纪委立刻行动起来,准备介入案件,却又被人压了下来,没有进行下一步的调查。连总理的批示都不管用了,老古还没有来得及发怒,吴老爷子震怒了。

    吴老爷子的怒火不是夏想点燃的,是被连若菡无意中点燃的。

    夏想在郎市和古向国的交手,吴老爷子也略知一二,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在他看来,政治对手哪里都有,不足为奇,夏想如果自身不硬,也没有什么太远大的前途。

    只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夏想和古向国之间的过招,因为古向国后台强硬的原因,惊动了高层,而且高层还发了话,就让他一颗赋闲在家的闲心也不安分起来。

    主要也是老爷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份夏想搜集的古向国的证据,看完之后一脸铁青:“什么个东西,也配做夏想的对手?他不倒下,让夏想以后还能有什么信心?不能因为一个古同国毁了夏想的信念”

    老爷子打了几个电话出去,之后不久,李言弘在接到了夏想提交的瑞根的证据,同时又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之后,当即拍案而起,和省检察院的院长进行了长谈之后,定下了抓捕方案。

    方案实施之前,李言弘向范睿恒做了情况说明。范睿恒此时也知道大势已去,而且古向国的犯罪事实确实证据确凿,捂,是捂不住了,因为燕省就算想遮盖,京城有人会掀盖,况且在李言弘向他汇报之前,已经得到了最高检察院的许可

    范睿恒默认了行动。

    李言弘告别的时候,范睿恒非常客气地起身送了一送,他送的不是李言弘,是向李言弘身后的吴家致敬。

    因为上次调夏想去天泽市的提议,没有通过书记办公会。而此次突然旧事重提,迅速就达成了共识,连宋朝度也投了赞成票,据说有吴家的影子在内。

    吴家,不想让夏想再在郎市呆下去,想将他调往天泽市,所以又一次影响了燕省的局势。至于吴家为什么要将夏想从郎市挪开,范睿恒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吴家将郎市识为高层中平民一系的地盘,而天泽市则是家族势力的地盘,调夏想过去大有深意,显然是想让夏想和平民势力划清界限。

    夏想……还真是一个香饽饽,和梅家稍微疏远一点,又迅速和吴家走近了。范睿恒暗暗头疼,以后凡是夏想的事情,他少插手为好,省得一不小心就不知道惹了谁不高兴。他不是政治局委员,在高层之中的影响力相当有限,说话的声音也十分微弱。

    夏想也确实不简单,中央首长都发话了,关于古向国的问题就算了吧,夏想还不算完,非要将古向国踩在脚下,有胆量也有魄力。

    只是他敢违背中央首长的意愿,就算上头有人罩着他,以后想走向更重要的工作岗位,恐怕也会遭遇到不小的阻力。

    不过,范睿恒想了一想,还是给范铮打了一个电话:“夏想国庆后会到天泽市上任,国庆期间会在燕市,你和他多走动走动。”

    ……

    因为出现了意外,夏想就比原计划晚了一个多小时,正准备出发的时候,郎市市委接到省委来电,因为夏想履新要到国庆以后,距离现在还有10天左右的时间,要求夏想再为郎市站好最后一班岗,暂时主持市政府工作。

    结果夏想就没有走成,只好留了下来。因为郎市一下调走一名常务副市长,抓捕一名市长,等于一下空缺了两个关键位置,省委还没有安排合适的人选来上任,市政府不能没有人主持日常工作,夏想尽管已经交接了工作,但临时挑起重担,也没什么好说的。

    第二天,省委正式宣布开除古向国党籍,免去古向国郎市市委副书记职务,并建议郎市人大依法罢免古向国市长职务。

    当天下午,郎市就紧急召开人大会议,全体表决一致通过决议,免去古向国郎市人民政府市长一职。

    开玩笑,都被刑事拘留的人,还担任着党政职务,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所有任免都是前所未有的快,体现了我党一惯的严惩贪官绝不姑息的决心。

    郎市真正地沸腾了。

    市民在大街上奔走相告,说到道貌岸然的古市长没有经过双规,直接就被押上了囚车。说到夏市长伸张正义,平反了许多冤假错案,说到夏市长打击哦呢陈的黑恶势力,还郎市一片青天,所有市民都欢欣鼓舞,对夏想无比敬爱。

    但夏想调走的消息,也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萦绕并且沉重。夏市长是一个好市长,不但扫清了郎市猖獗多年的黑恶势力,让郎市市民终于不再提心吊胆地走路,还为郎市拉来了巨资,盘活了濒临倒闭的大学城项目,又为郎市上马了观光农业、全美漆以及其他众多产业,短短一年时间内,为郎市拉来了十几亿的投资,创造了上万个就业岗位。

    说夏想是郎市建市以来最有作为的市长,一点也不夸张,尽管夏市长只是常务副市长,但在百姓的心目当中,他就是最好的市长。

    夏想虽然没有在郎市扶正,但现在他暂时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也算是担任了几天郎市市长的职务,估计也是郎市历史上在任时间最短的市长——但丝毫不影响他在郎市的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夏想又在郎市多留了三天,正好是九月底的三天,实际上都是一些收尾工作,没有什么大事,但他还是兢兢业业,站好了最后一班岗,甚至还在三天之内,又和京城方面谈妥了一笔投资。

    郎市市委一帮人,由开始看夏想时敬畏,到现在全都变成了敬佩

    然后就到了国庆假期,放假后,夏想要回燕市,和上次只有市委领导出面不同的是,这一次,市委大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出面为夏想送行。

    场面十分感人。

    如果说以前市委大院的人不了解夏想的为人,但现在夏想一走,都又想起了夏想的好处,都十分不舍。尤其是李财源,可以说夏想的出现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他当着无数人的面,哭得一塌糊涂,完全不顾形象。

    刘一琳也是感慨万千,她也很庆幸认识夏想一场,虽然和夏想之间没有真正走近,总有隔阂,也没有期待中的一点小暧昧什么的,多少让人遗憾。但夏想始终是她见过的最年轻最阳光,也最有担待的男人。是的,是男人,她不愿意用官员或干部来称呼夏想,在她眼中,夏想是一个值得有眼光有品味的女人欣赏的极品男人。

    说实话,在郎市的一干常委中,最和夏想惺惺相惜的是张樱籍,最敬佩夏想的也是他。张樱籍为人最讲原则,凡事爱较真,一开始他也挺不喜欢夏想,觉得夏想爱惹事,总爱挑起事端。后来他才发现,不是夏想惹事,是夏想比别人更有正义感,看不惯为非作歹的人横行霸道,不象许多人一样官僚,对丑恶事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夏想,有手腕强硬的一面,有手腕高超的一面,也有嫉恶如仇的一面。

    夏想的离任,张樱籍感慨万千,依依不舍。在他看来,夏想本可以在郎市大展手脚,尤其是现在古向国倒台了,本该夏想扶正,夏想却又调到了天泽市,不得不说是郎市的一大损失。

    夏想心中也有一些感动,看着一张张热情的面孔,相信也有不少人对他真心挽留,但政治就是政治,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他也想继续留在郎市工作,也有延续性,只是没办法,有人还是想要挪开他。

    挥手告别郎市,告别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历程,夏想心想,或许天泽市因为贫穷的原因,会安稳平静许多,正好可以大力发展经济,多为百姓做做实事。

    踏上了回程,到了高速路口,回头最后看了一眼郎市,夏想心中五味杂陈,摇了摇头,不再去想,就让萧伍准备驶入前往燕市的高速。卫辛早先已经离开了郎市,回到了燕市,现在陪在夏想身边的,是萧伍几人。

    汽车缓缓驶入收费站,然后驶入辅道,前面分出了岔路,一处通往京城,一处通往燕市,萧伍一打方向,正要驶入燕市车道,夏想的电话突然响了。

    是哦呢陈

    夏想迟疑了一下,接听了电话,电话里立刻传来哦呢陈气急败坏的声音:“夏市长,求求您,求求您帮帮我,我给您磕头了……”声音凄惨、绝望。

    “出了什么事?”

    “求您救救我的女儿,她们在京城被人绑架了,她们……要被人糟塌了”

    PS:第四更送上,今天四更两万字,吐血奉献700票,已经在望兄弟们,明天是不是继续三更一万五千字,只差几十票了,难道你们不想让老何拼搏了?不想看到夏想如何快刀斩乱麻,如何利用郎市最后的尾巴获得利益最大化,并且成功打开天泽市的大门吗?夏想的机会来了,绝对是一次不可错过的好机会。接下来,将是不断的精彩和起伏,今天能到700票,明天依然三更一万五千字另外,零点过后,还有,求明天的票官神下周,冲击全新的高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