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93章 寸步不让

《官神》 第893章 寸步不让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93章寸步不让

    国华瑞停了手,在楼上拍了几下巴掌:“今天可真是热闹,什么猫猫狗狗地都来了。(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也难怪,姐妹花人人爱。不过想跟我抢,瞎了你的狗眼”

    说完,楼上又传来一阵衣服撕裂的声响,然后就是金银茉莉惊恐地大叫:“不要乱来,不要乱来夏想,快救救我们”

    两人异口同声,好象一个声音说话。正是因此,更让人怜惜。

    “夏想?”国华瑞显然听过夏想名字,住了手,想了一想,又笑了,“原来是扳倒古向国的郎市的常务副市长,怎么,在郎市威风完了,又想来京城撒野?京城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厅级干部能来的地儿,赶紧的,哪里来的滚哪里去,姐妹花归我了,你想跟我抢女人,先摸摸你的脑袋够不够大。”

    可能是金银茉莉其中一人要跑,楼上先是传来蹬蹬的脚步声,然后就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只听国华瑞骂骂咧咧地说道:“在我的眼皮底下还想逃跑?**,以为老子是泥捏的?臭女人,现在谁也保不了你们了,就乖乖的侍侯老子,说不定还有好下场,惹火了老子,老子卖了你们。”

    “狗东西夏想,打断他的狗腿。”付先先别看平常是小魔女,骨子里也嫉恶如仇的一面,最不能忍受女人被男人欺负,“你不动手打他,你就不是一个男人”

    夏想哪里还用付先先激将,他早就被国华瑞嚣张到极点的做法激起了怒火,太子党有家世是好事,但如果没有教养的话,就是祸害了。

    夏想也不说话,朝站在他眼前保镖一挥手,保镖以为夏想要动手,后退一步就要接招,不料夏想只是虚晃一招,却飞起一脚踢在抓住付先先的保镖的侧膝上。人的小腿骨最脆弱,侧面尤甚,夏想一脚踢中,对方一个侧歪就倒在地下,抱腿痛得满地打滚,显然,一时半会儿是站不起来了。

    替付先先解围,夏想必下狠手。

    夏想刚一动手,他一闪身就让出了萧伍,刚刚和夏想照面的保镖见夏想踢中了同伙,顿时大怒,挥拳就朝夏想打去。不料拳刚抬起,肚子上就重重挨了一脚,就觉得如翻江倒海一样巨痛。

    正是萧伍及时递进,飞起一脚正好踢中。

    夏想和萧伍的配合,天衣无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照面,就打倒两人,出手之快,下手之准,谁也不会相信夏想是堂堂的市长。

    也是,经过郎市的历练,夏想的身体素质比以前更强壮了,和萧伍之间的配合更默契了。

    国华瑞一共四个保镖,虽然个个膀阔腰圆,但猝不及防之下一下被打倒两人,剩下的两人顿时一脸惊慌,一边死死守住楼梯,一边呼叫救援。

    国华瑞在楼上也听到了声音不对,好象也急急打出了电话,要搬救兵。

    杨威见夏想和萧伍联手,势不可挡,也顿时手痒,才不管以后怎样,现在先打了再说,也飞起一脚踢中了他前面的保镖,付先先更绝,轮起她手中的包,无巧不巧正打中一名保镖的关键部分,他一脸扭曲,双手捂住下面倒在地上。

    片刻工夫,风卷残云,四名保镖无一幸免,全部倒在地上。

    夏想冲上楼去。

    楼上是一个巨大的卧室,卧室正中有一张大床,容纳四五个人都不成问题,金银茉莉并排躺在床中央,呈大字形手脚被绑,金茉莉还好,衣衫完整,银茉莉上身只剩下xiong罩未脱,上衣已经被撕裂,幸好,下身的裙子完好。

    两人一见夏想,顿时嚎啕大哭。别看她们是一世枭雄的哦呢陈的女儿,但因为哦呢陈爱如掌上明珠的缘故,她们其实没有见过什么打打杀杀,也从未亲眼见过女人被男人**的恶心场景,现在她们差点被人玷辱,想起父亲的一些娱乐场所,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女人被强迫的事情,直到现在她们才知道,她们曾经的优越的富足生活,是建立在多少人的痛苦之上

    夏想不是她们的什么人,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但不知何故一见夏想的面,她们就如同见到了世上最亲的人一样,发出了内心悲伤的痛哭。

    夏想只是冲她们一点头,目光就落到了国华瑞身上。

    国华瑞只穿了一条裤子,上身赤露o,头发乱糟糟,眼睛都不能完全睁开,路都走不太稳,显然,宿醉未醒。他站在窗户前,手中还拿着电话,一脸惊愕地看着夏想,眼神中全是难以置信。

    夏想见他双眼浮肿,黑眼圈,脸色发黄,显然是纵欲过度的表现,心中鄙夷,冷冷一笑:“搬了救兵了?一个大男人,强迫女人本来就是无能的表现,还动不动就搬救兵,你今年好歹也30多岁了,不是没长大的孩子,什么时候出了事情能够自己解决?真没种”

    国华瑞先是被夏想的年轻英俊震惊了一下,以为夏想会破口大骂,没想到上来就是一顿大道理,他愣了一愣,又轻蔑地笑了:“你算老几,还想教训老子?老子从来不听别人的劝。现在奉劝你一句,赶紧滚蛋,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小心你的狗腿。”

    还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上来就骂人夏想也没骂回去,转身就动手为金银茉莉松绑。刚一动手,国华瑞就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夏想,恶狠狠地骂道:“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反了你了,敢跟我作对,信不信老子灭了你”

    国华瑞拉住了夏想的胳膊,没拉动,他就怒了,在京城他横行惯了,老爹和叔叔,一个是大型垄断国企的负责人,一个是政治局委员,可以说在政坛和商界都吃得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吃过一丁点亏?虽然他30多岁了,但心智还不太成熟,也是凡事都有人让着他,他就以为天下就是他老爹和叔叔说了算。

    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从未不缺乏心机深沉之人,但更不缺少不可一世的二世祖。二世祖的不可一世其实全是一世祖娇惯出来的,国人,在教育上面的缺失导致许多家族企业、家族势力传不过三代。

    国华瑞用力一推夏想,一伸手就揪住了夏想的衣领:“想找不自在,小子?”他一脸扭曲,一口酒气。

    夏想最反感别人抓他的衣领,也不客气,一提膝盖就重重地撞在了国华瑞的胸口,心中一口浊气吐了出来:“不给你点颜色,你***还真以为你是天下第一。呸,你的脏手再敢碰我一下,我断了你的胳膊。”

    夏想下手不算太狠,留了分寸,但对酒色无度已经被掏空了身子的国华瑞来说,已经是不能承受之重了,他一下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上,接连咳嗽几声,痛得说不出话来。

    夏想也不理,三下两下帮金银茉莉解开了绳子。金银茉莉也顾不上羞耻,双双扑到夏想怀中,好一阵委屈地痛哭。

    两人的眼泪打湿了夏想的胸口,让夏想也感觉没来由一阵唏嘘。说到底金银茉莉被国华瑞抢来,也有他的原因在内。如果不是他将哦呢陈打残打废,哦呢陈不倒,国华瑞也不至于嚣张到随意用强的地步。

    他也怕哦呢陈找他拼命。

    但现在,哦呢陈大树已倒,失了庇护的金银茉莉,如花似玉的容貌反而成了她们的厄运。

    同情归同情,夏想并不后悔打垮哦呢陈。哦呢陈罪行累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必须严厉打击。不过金银茉莉并没有亲身做过多大的恶事,她们也有无辜的一面。

    夏想被两位佳人温香暖玉扑满怀,感受到怀中双姝扑鼻的体香和娇嫩,尤其是银茉莉只戴了xiong罩,还死命地压在他的胸口,就让他感受到了弹性和柔软。

    世间没有几个男人能享受姐妹花同时入怀的艳福,而且还是心甘情愿加迫不及待,夏想却没有享受的快感,而是安抚两人几句,忙脱下衣服给银茉莉披上,就要送两人下楼。

    不料刚一动身,国华瑞疯狗一样扑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把小刀,疯狂地朝夏想捅来,嘴中还喊:“**,反了反了,敢打我?看我不弄死你”

    国华瑞生平从未受过欺负,更没有被人打倒的经历,他酒醉再加上二杆子脾气上来,不顾一切地就冲了过来,大有不将夏想捅死誓不罢休的劲头。

    夏想左边是金茉莉,右边是银茉莉,他在中间,躲又躲不得,闪又闪不开,只好一咬牙,用手臂一挡,将国华瑞的小刀挡到了一边。

    但手臂还是被刀锋所伤,鲜血顿时涌了出来。而且刀锋还一滑,正好又割伤了银茉莉的胳膊。银茉莉胳膊洁白如血,一道血痕浸出血渍,触目惊心。

    夏想此时已经一脚飞出,正中国华瑞的大腿,大怒之下,就多加了几成力气,一脚就将国华瑞踢出两米开外。国华瑞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许多时候,误会的造成不是因为一个人的判断力有问题,而是立场,而是远近亲疏有别,而是没有公道之心。夏想一脚踢飞国华瑞的一幕,正好被冲上楼的几人看个清楚,而国华瑞刚才拼命持刀伤人的情形,却只有夏想和金银茉莉看在眼里。

    因此,刚刚冲上来的几人,一见国华瑞的惨状,顿时惊叫一声,只吓得魂飞天外。当前一人来到夏想面前,扬手就打来一个耳光。

    夏想管他是谁,才不会让他打到,就一错步让到一边,结果他就打了一个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来人50多岁年纪,一头染得乌黑的头发,一脸傲慢,气呼呼地看着夏想。看他一脸白净象个知识分子,只不过眼神流露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看了颇不舒服,好象他有多大的权势一样。

    实际上真正有权势的人,往往又十分和善。

    来人用手指着夏想的鼻子,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行凶伤人,还乱搞男女关系,你是哪个单位的,我会向你们的领导反映问题,把你开除公职”

    口气很大,俨然一副天下由他说了算的傲慢。

    和他一起上来的,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女人,一个横眉冷对的年轻人。女人保养得很好,一身得体的职业装,头发一丝不乱,略施薄粉,虽然50来岁了,但乍一看似乎是不过40出头的年纪,整个脸型长得还算不错,只不过眼角下垂,看人的时候总是眯着眼睛,给人不太舒服的感觉。

    年轻人一看就是两人的孩子,20岁出头,纨绔、晃荡,他瞄了夏想一眼,鼻孔中哼了一声:“你要倒霉了,小子。”

    好有权势的一家人。

    夏想没有理会面前来人的指责,正好萧伍、杨威以及付先先都上了楼,夏想就让萧伍和杨威护送金银茉莉下楼。不料年轻人还横在楼梯口不让开,萧伍就扭头看了夏想一眼,夏想冷冷说道:“不让开,就打开。”

    萧伍凶气一露,吓得年轻人立刻跳开了一边,嘴里还不服气地嘟嚷着骂人。不过是一个银样蜡枪头,还充大头蒜,真是可笑。

    付先先非要留下,她气势地站在夏想旁边,仰起小脸,举起夏想的胳膊:“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睁大你们的狗眼,谁行凶伤人?国华瑞**未遂,又持刀伤人,你们还血口喷人污蔑夏想,见过护短的,没见过和你们一样护短到连脸都不要的”

    付先先在楼下受了气,现在气性上来了,非要讨一个公道。尤其是她看到一对姐妹花我见犹怜的花容月貌,就不可抑制地泛滥了同情汹涌了愤怒。

    更为夏想胳膊上的一丝血痕而痛惜,就更想到了夏想为她受伤的一幕,心中又酸又苦,就发作了出来。

    老者怒了,一把年纪了没活得学会收敛脾气,却依然是火气一点就着,气急败坏地扬手要打付先先的耳光:“哪里来的没教养的丫头片子,满嘴脏话,我替你的家长好好教训教训你”

    “你还没有资格教训她”夏想见老者为老不尊,第二次不问青红皂白就想打人耳光,也是怒了,伸手抓住了老者的手,“一把年纪了,别动不动就发火,要爱惜身体。人老了,想要年轻人尊敬,首先要为年轻人做出表率。”

    夏想的话讽刺意味明显,老者更怒了,挣脱了夏想的手,又用手指着夏想的鼻子:“你,你,你个什么东西,敢教训我?我当年当处长的时候,你还在上小学,你又有什么资格和我这样说话,嗯?嗯??”

    一同上来的女人和年轻人在一旁扶起了昏迷的国华瑞,都对夏想和付先先怒目而视,尤其是刚才受了惊吓的年轻人,显然是想找回面子,傲慢地说道:“敢跟我表哥抢女人,小子,你等着,一会儿别说姐妹花得留下,你身边的小妖精也得留下被我表哥耍。”

    “耍你个大头鬼就你表哥那个熊样,跪在我面前我都会嫌他是丑八怪一脚踢开他,他敢碰我一根手指头,信不信我太监了他”付先先今天也不知怎么了,火气极大,一说话就呛人,“夏想,别跟他们罗嗦,我们走,等我回头找人拆了这座房子,省得国华瑞再祸害人。”

    祸害人的不是房子,是国华瑞本人好不好?夏想知道付先先可能被气糊涂了,就摇摇头,没有说话。

    今天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虽然说金银茉莉没有吃多大的亏,但她们之所以被人强抢,也是和哦呢陈失势有关,说到底,也和他不遗余力地打击哦呢陈有不可推脱的因果。夏想不是没有担待的男人,该他承担的部分,他绝不回避

    “不能走,今天的事情,要讨一个说法。”夏想一脸阴沉,目光却落在上楼以来一直没有说出一句话的女人身上,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寻常。

    “想走,你们还走不了了”老者没有一点身为一个老人的自觉,动作还挺麻利,一下跳到了楼梯口,伸开双臂挡住了去路,“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不能让我们满意了,想离开,没门。”

    如果老者须发皆白,他或许还有过人的气势,只是他一头染黑的头发,又一脸扭曲的表情,让他没有一点一个老人应有的稳重和风度,反而显得气急败坏,让人实在提不起尊老爱幼的想法。

    “对,我还不走了。”付先先转身一拉夏想,和夏想并肩坐在了床上,还抱住的夏想的胳膊,气定神闲,肆无忌惮,小魔女的气势发作出来,也是刁蛮任性难缠,“老人家,气大伤身,一把年纪了,要是气出个好歹就不值了。你们也是,不好好管教国华瑞也就算了,还放他出来疯狗一样咬人,总有一天被人打残废了。想想也是,国华瑞好歹也有一个有本事的叔叔和一个还算勉强混得可以的爹,他怎么就没点人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哧……他还真是一个天天就想着打洞的人形老鼠。”

    付先先的话辛辣,嘲讽,而且不留余地,顿时让老者脸上忽青忽白,怒火冲天:“闭上你的臭嘴你是哪家没有教养的丫头,今天我非替你家人好好管教管教你”

    老者冲向前去,又要动手打付先先……

    PS:今天第二更,马上就有第三更,继续愤求。另外说一下订阅的事情,最近发现不少兄弟跳章订阅,比起动辄打赏一万甚至十万币的强力支持,订阅,是对自己喜爱的书的最基本的支持,也是一本书的基石。老何码5000字,要5个小时,订阅下来一毛钱而已。如果连一毛钱都嫌多,都要吝啬,一个作者的辛苦,就真的不值一文?订阅的数据很关键,关系着一本书能写多长,真心喜欢官神,不提老何每天10几个小时的辛苦,就是为了让官神走得更长久一些,也请订阅支持一下,真的花不了几个钱。没有订阅第104章的兄弟,也请高抬贵手订阅一下,非常重要的数据,万分重要</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