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96章 宴无好宴

《官神》 第896章 宴无好宴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96章宴无好宴

    夏想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是国华瑞故意摆下鸿门宴,请出了国涵扬和国涵清想要在气势上压人一头,难道不是服软,还想讨回说法?第二反应是,梅升平怎么也来了?莫非梅升平和国涵扬是故交?

    夏想就下意识看了陈洁雯一眼。(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陈洁雯自从付先锋出面之后,一直没有说话。她也确实城府极深,在余化尚被打、余文斌发疯的时候,始终一言不发,袖手旁观,作为一个女人,确实难得。尤其是她始终冷静得可怕,没有表现出任何失常的举动。

    隐忍、掌控全局、有心机有度量,夏想对陈洁雯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知道她不好相与,和她搭班子,恐怕要事事顺着她的意,否则,工作很难开展。

    无巧不巧,夏想和付先锋、邱绪峰坐在一起,付先锋在左,邱绪峰在中,他正好位于中间,似乎正合眼下的局势。而刚刚安排座位的时候,还出现了耐人寻味的一幕,本来邱绪峰和付先锋的座位挨着,但邱绪峰却借故和夏想换了座位,就和付先锋隔开了。

    看似无意,实际上也和眼下邱家和付家矛盾加剧有关。

    付先锋却没有什么表示,反而等邱绪峰坐到夏想右边时,他主动伸手和夏想握手,还小声和夏想说了几句话。

    倒也没说什么,是对他上次在郎市救下付先先表示面谢,夏想也就简单地客套两句,他也清楚,付先锋是有意和他小声说话,是做给邱绪峰看。显然,付先锋已经看了出来,他和邱绪峰之间的关系,有所疏远。

    本来付先先陪金银茉莉去了,却不知为什么送她们到了宾馆之后,又跑过来了,非要挤在夏想右边。邱绪峰也只好让位,结果就成了夏想坐在了付家兄妹中间,留给了在座众人无限遐想的空间。

    陈洁雯在,余化尚和余文斌没在,估计也是认为他们上不了台面,所以才没让他们参加。包间内一共有夏想、付先锋、付先先、邱绪峰、国华瑞和陈洁雯等六人,张秘书也不知去了哪里。

    落座,上菜,没人在意要的是什么菜点的什么酒,说是坐在一起吃饭,实际上谁也无心饭菜,都各怀心事。

    “为了一个,不,两个女人伤了和气,不值当的,夏哥也冲冠一怒为红颜,还让我吃了点小亏,我也算长了个教训,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我向夏哥赔礼道歉了,来,先干为敬”国华瑞不是给夏想面子,是给付先锋面子,是给邱绪峰面子,开玩笑,四大家族之中的两大家族都出面了,国华瑞再傲慢再不可一世,也知道有些人他永远得罪不起

    而且很明显,付先锋和夏想沆瀣一气,而邱绪峰虽然和国家关系也不错,但他和夏想之间也有交情,也不会太偏向国家了,国华瑞就心中有了数。原以为金银茉莉是任人宰割的绵羊,没想到还有人罩,罩就罩好了,没想到是夏想。

    夏想是一个棘手的角色,现在国华瑞才不得不叹服,不管他有什么底气,有什么资本,他能让付家和邱家都偏向他,他就不是一般人。

    国华瑞虽然对夏想高看了几分,但其实从内心深处还是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金银茉莉是姐妹花不假,但比起一些当红的明星,身份上还是差了一些。就算上了她们又有什么了不起?他心中甚至还有愤愤不平之意,要不是夏想横插一脚,他已经得手了。想想姐妹花玉体横陈,一夜一起飞,是何等的**?

    因此,他认为他刚才的话,已经算是给足了夏想面子,也算是给了付家台阶,卖了邱绪峰人情。

    夏想没有说话,只是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茶。

    付先锋也没有说话,有意无意看了邱绪峰一眼。

    邱绪峰心想,正主儿都不说话,与我何干?我不过是打打圆场,连做中都不算,才不会接话……他就谁也不看,也喝茶。

    陈洁雯咳嗽一声:“华瑞拿出了诚意,夏市长,你的意思是?”

    夏想喝了一口茶,刚放下茶杯,就一下抬起头,一脸惊讶:“啊,陈书记说什么了,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没听清。”

    陈洁雯面不改色,只是瞳孔微不可察地收缩了几下,很淡地笑了:“华瑞提议,事情就这么算了,陈家姐妹受了惊吓,但也没有吃亏,华瑞倒是吃了亏,不过他气量大,吃点亏就吃了,吃一堑长一智嘛。”

    不得不承认,陈洁雯会说话,很会说话,总能以一副不慌不忙的口气,始终掌控着主动权,并且让人认为她不但占理,还拥有道德的至高点。

    夏想就不得不说话了:“我和陈茉陈莉不太熟,先先才是她们的朋友,我代替不了她们说话。如果她们非要报案的话,即使**罪名不成立,但要是成了新闻……”

    国华瑞强压了半天的怒气又迸发了,一脸傲然:“新闻?哪一家新闻媒体敢报道?”

    “就是,哪一家新闻媒体未经许可敢胡乱报道”一人推门进来,不但是不请自来,还反客为主地来到主位,向在场众人一抱拳,“听说今天犬子和大家闹了点误会,我特来向大家赔罪。华瑞年轻不懂事,又爱冲动,各位都有雅量,就高抬贵手,饶他一次。”

    不用说,他正是国华瑞的父亲国涵扬。

    国涵扬长得浓眉大眼,极有官相,微胖,但给人的感觉很富态,而不是臃肿。说实话,国涵扬确实相貌堂堂,比国华瑞给人的观感好了太多,也会说话来事,起码第一印象就让夏想生不起厌恶之心。

    尽管夏想也清楚国涵扬刚才说的肯定不是真心话。

    众人都站了起来,就由国华瑞给几人介绍,其实除了夏想之外,都认识国涵扬。于是,国涵扬和夏想握手的时间最长,话也最多。

    “年轻,帅气,30岁的市长,青年才俊,年轻有为……”国涵扬不吝赞美之词,对夏想好一顿猛夸。

    随后,又有两人推门进来,当前一人和国涵扬有几分相象,肯定就是国涵扬的弟弟国涵清了,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

    后面的人正是梅升平。

    国涵清一进门,和国涵扬热情的寒喧不同的是,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了夏想身上,然后目光飞快地付先锋和付先先身上一扫,又在邱绪峰身上轻轻一点,一瞬间,就将局势尽收眼底。

    梅升平却是先和邱绪峰微微点头,然后看到了夏想的时候,也笑了,但迅即注意到了夏想坐在付家兄妹的中间,目光就又低落了下来,眼神很明显跳跃了一下。

    夏想无奈,他知道梅升平肯定误会了他的立场,以为他和付家走近了。关键还有付先先,就更会让梅升平想起梅晓琳。

    好嘛,小小的一间包间里,不说有天泽市的一二把手,还有国油化的一把手,甚至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都不让人震惊的话,四大家族之中的三家都聚集在此,只要让有心人知道,肯定会猜测出了什么样的政治大事。

    梅家、付家和邱家,不是一般的家族,是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的既有政治实力又有经济影响力的大家族,尤其是在刚刚通过的省部级干部大调整之后,又重新划分了排名,此次聚会,就更能引发外界的猜测了。

    当然谁也不会猜到的是,其实三家会面,起因是因为两个女人,确实地讲,是一对姐妹花。

    随后,又是一番引荐和介绍。国涵清没和夏想多说什么,只是握了握手,简单照了一个面,甚至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和国涵扬的热情、会说话相比,他寡言、沉稳,威严有余,和气不足。

    梅升平和付先锋、邱绪峰握手的时候,只点头,没说话,只有和夏想握手的时候,随意晃了几下,手也握得不是那么正式,好象就是拉了一拉一样,表现出和别人不一样的亲热,也是有意在表明什么,他的举动就让国涵扬和国涵清都不免多看了夏想几眼。

    随后,梅升平又做出了更引人注目的举动,拉着夏想到一边,小声说起话来。

    夏想早就习惯了梅升平总有出人意料之举的套路,他也知道梅升平要问什么,就不等他开口,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梅升平点了点头:“你的做法无可厚非,不过为什么没有通知我,却又和邱绪峰、付先锋搅到了一起?”

    这话就问得有点太直接了,梅升平不是夏想什么人,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口气不对。以长辈的身份,似乎又有点过于热络了,夏想也不太好回答,有些内情不便透露,只好含糊其词:“付先锋是因为付先先主动出面,国华瑞打电话招来的,邱绪峰是我找他,想请他从中调和一下……”

    梅升平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不说了,不说了,我也不问你为什么要管金银茉莉的闲事了,那是你的个人私事,对不对?既然来到了京城,就抽空去看看梅亭,对了,晓琳也回来了。”

    特意提到梅晓琳,梅升平用心不言而喻,夏想只好用沉默代表回答。

    “这事你就听我的,就这么过去了,各退一步,面子上都好看。”梅升平又强调了一句,“你马上就要到天泽市了,和陈洁雯搭班子,开头不利呀。”

    夏想点了点头,没说话,心里有了主意。

    回到座位,还没有坐下,梅升平就敲了敲酒杯,等大家的吸引力都落在他的身上,他就说道:“今天我做中,过去的事情,谁也不许再提,再提,就是不给我面子。夏想和梅家的关系,一向不错,我和他之间,也有交情,我说的话,他不敢不听,当然,不是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就凭我是他的长辈,我说什么,他高兴得听,不高兴也得听。”

    邱绪峰的不快写在脸上,付先锋的不满写在眼中,两人都没有想到,梅升平后来居上,由他出面做中调和,当了好人,而且完全没有提付家和邱家的诉求,不是托大,就是故意忽视。

    付先先嘟囔了一句:“梅家有面子,付家也有。”

    梅升平自然不会理会付先先,他说完之后,一脸笑意地看向了国涵清和国涵扬。

    国华瑞是国涵扬的儿子,国涵扬似乎比国涵清还大度,哈哈一笑:“和解,和解。”

    国涵清却想起了什么,目光温和地看着夏想:“夏想,刚才你说想要把事件闹大,捅到新闻媒体,我就想问一句,几十家中央大报,你觉得哪一家会刊发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语气也很温和,但言语之中,隐含咄咄逼人之意。

    中央政治局委员夏想不是没有面对过,连吴老爷子一样的顶尖人物,他也能应付得来,国涵清想在他面前气势大外压他一头,没那么容易。

    夏想也不愿意和国涵清正面过招,就低调地说道:“让您见笑了,我当时只是随口一说,也是气话。中央大报可能不会刊发一些八卦绯闻一类的消息,但现在网络太发达了,网民最喜欢追逐一些高官子弟的绯闻,尤其是现在好象民间最痛恨官二代富二代,有一种搜索叫人肉,就是通过名字能搜索到照片,通过照片能搜索到家庭成员,甚至连家庭成员的照片、姓名、职务什么的,都能弄得清清楚楚……”

    国涵清脸色变了。

    让他脸色更难看的是付先锋突然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我倒想提醒国主席一下,吴部长其实对夏想,也很爱护。”

    吴部长自然指的是中宣部部长吴才洋。

    别说国涵清脸色一变,陈洁雯也是脸色大变,心中一阵收缩。

    四大家族,今天三家会集在一起,三家都和夏想有交情,不是说付家和夏想是死对头的关系,怎么现在好象变了风向,付先锋也有了要维护夏想的意思?

    不止付先锋的表现让陈洁雯看不懂,梅升平意外出面做中,要当调解人,也让她吃了一惊。

    梅家和邱家,一向和国涵扬、国涵清两人交情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利益共同体,但今天邱绪峰不说话也就算了,梅升平刚刚和国涵扬谈妥一笔交易,怎么一点也不向着国华瑞说话,还刻意要表现出他和夏想之间有深厚的私交?摆明了是告诉国涵清,今天的事情谁再追究个没完,谁就是不给他梅升平面子,不给梅家面子。

    陈洁雯心思转来转去,对夏想即将前来天泽市的前景,更多了担忧。

    付先锋话一说完,顿时鸦雀无声,就有点冷场。

    国涵扬突然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一扬手,“啪”的一声打了国华瑞一个耳光,怒骂:“你这个混帐东西,整天就知道胡作非为,不务正业。你看夏想比你还小就是市长了,你还想吊儿郎当到什么时候?不学好,就知道祸害女人,你今天记住了,以后再让我发现你搞女人,小心打断你的狗腿”

    国华瑞低下头,捂着脸,一言不发。

    本以为今天还有一场闹剧,谁知国涵扬有心机有手腕,一个耳光打下,让所有人的不满都再难发作出来,最后就又由梅升平提议,大家同起一杯,相逢一笑泯恩仇。

    碰杯的时候,夏想依次和所有人都碰了一遍,在和国涵清碰杯时,对方只是轻轻一送,根本就没有和他的杯子碰上就让开了,就很含蓄地表达了对他的不屑和不满。

    夏想浑不在意,他知道今天的事件,国涵扬和国涵清都不满意。刚才哪里是打国华瑞,分明是在打他。不满意就不满意好了,他也不满意,如果不是梅升平,他今天还想再和国华瑞计较计较,反正他也看清了形势,现在付家和邱家严重不和,有势可借为何不借?

    梅升平的用意很深,是不想让他和付家有同仇敌忾的机会,不想让他有机会和付家走近。付家近来有坐大的趋势,肯定会成为梅家和邱家联合打压的对象。而他最近明显和吴家的关系有所好转,如果他充当了吴家和付家之间的中间人的角色,会对梅家和邱家之间的联合造成巨大的破坏。

    四大家族之间的利益纠葛,会因为时局的不同以及力量对比的转变,而有所改变,曾经的对手可能走到一起成为同盟,曾经的同盟也有可能反目成仇。现今邱家和付家虽然还没有撕破脸皮,但也差不多到了互相敌视的地步了。

    恐怕他前往天泽市,是吴老爷子的一招妙棋,有意让他破解四大家族之间的重新划分的力量对比。只可惜,他先是被老古一系的幕后推手调到郎市,现在又被吴家推向天泽市,被人搬来搬去的滋味不太好受,也许只有迈入副省级之后,才多少有一点自主权。

    好在别人只可以挪动他的位置,他在位置之上的所作所为,还可以自己做主。但有一点,此次被吴家突然出手借机调到天泽市,恐怕会让老古的幕后人物担忧。

    其实夏想也隐隐猜到,当年赏识他并且调他前往郎市的人,就是总理。

    今天的聚会,三家之间的微妙关系,突然就让夏想对前往天泽市的使命,豁然开朗,他和四大家族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站队问题,在天泽市,必定会有面临重大抉择的时候……

    PS:第二更,继续求、票,因为稍后还有第三更</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