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01章 震惊,意外

《官神》 第901章 震惊,意外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901章震惊,意外

    因为吴老爷子忽然说了一句话:“难得聚得这么齐,不容易啊”

    梅升平一瞬间脑子转了一个弯,哈哈一笑:“正好我可以帮大家拍一个大合影。(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夏想心中一跳,梅升平的话另有所指,吴才洋会不会不高兴?不料吴才洋只是眉头微微一皱,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只是用目光征询老爷子的意思。

    老爷子缓缓地点了点头:“升平的提议很好,我年纪大了,难得今天团聚——哦,若菡没在?没在就没在吧,也不影响——就拍一张合影好了,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日子。”话说得很沧桑,但眼神中还是流露出欣慰。

    梅升平就替吴家拍大合影——他心中知道,在吴老爷子心中,肯定是要当成全家福的。

    拍照的时候,夏想本来站在最边上,在梅升平即将按下快门的一刻,吴老爷子突然招手让夏想过去,非让夏想站在他的旁边。

    闪光一闪,定格为永恒。从照片上看,夏想站在吴老爷子身边,一脸微笑,整个照片洋溢着一团和气,外人一看,绝对会认为是一张全家福。但若要仔细一看,吴才洋脸色微微阴郁,似有不快,吴才河的表情在笑眯眯的掩盖之下也是似有不满,吴若天也是板着脸,明显是不快的神情。

    本来是吴老爷子位于正中,也不知是梅升平取景的原因,还是夏想站位的姿势正好让吴老爷子微微让了一让,就成了夏想位于照片的正中了……

    多少年后,梅升平还经常向人提起他拍摄这张照片当时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他向众人讲说的时候,也是津津乐道。人生之中,难得有几件事情让人一直念念不忘,尤其是他出身大家族之中,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事情没经历过?能让他一直记在心上的,绝对是因为给他带来了长久而深远的影响。

    其实照片事件在当时并没有给梅升平太大的触动,让他以后一直对今天的拍照铭记不忘的是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就让他万分庆幸是他亲手为吴家拍了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吴家人、夏想以及梅升平,围坐在一起吃饭,似乎是很奇怪的组合,其实细想之下也很正常。夏想和吴家的关系自不用说,梅家最近似乎过于活跃,也和整个局势最近的风向改变有关。

    而且梅家有梅晓琳在团系主力的身边,作为家族势力和团系之间的缓和,也是梅家比其他三家走得更长远的一步妙棋。

    有梅升平在,饭桌上的气氛就比较活跃,而且梅家和吴家之间一直没有过不愉快的过去,夏想也看了出来,吴才洋和吴才河对梅升平的态度还算不错,只有吴才江似乎对梅升平的态度稍有冷淡。

    吴老爷子今天也是兴致很好,对夏想和哦呢陈斗智斗勇的过程十分好奇,问了许多细节,尤其对夏想在饭店中收拾四小龙的过程问得非常详细,听到夏想借打残四小龙震憾路洪占的手腕时,吴老爷子终于动容了,一拍桌子,大叫了一声:“好,有胆有谋,有理有据,好样的,要的就是软硬兼施。”

    吴才洋也听说过夏想在郎市的所作所为,但详细经过今天也是第一次听到,也是连连点头:“关键之时行非常之举,有魄力,夏想,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敢作敢为几分。”

    他早年在偏远省份,也有过打击黑恶势力的经历,但他没有夏想的一身本领,却有比夏想更敢弄险的胆识,他虽有家族势力可以借助,最初却是依靠自己的本事一步步爬到了高位,因此对于自身素质过硬的夏想,也多了不少赏识之意。

    夏想原来也有豪气冲天的一面,也让他刮目相看,对于夏想“拐骗”了连若菡,也渐渐看淡了许多。连若菡已经有了一个不幸福的童年,如果他再让她有一个不幸福的婚姻,他这个父亲就当得太不称职了。就随她去好了,只要她觉得幸福就行。

    梅升平也说了不少话,说起了他的一些陈年趣事,还打趣了吴才江,说他当年和吴才江是京城有名的两个公子哥,风流成性,行事放荡不羁,也不知道碍了多少人的眼。现在时过境迁,还有几人记得他们当年的荒唐?他们现在不一样是省部级高官?

    梅升平其实没醉,假借装醉,说了一些不是醉话的醉话,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进一步加深关系。他的努力也收到了效果,话很少的吴才江慢慢话就多了起来,也说起了以前的趣事。

    夏想也看出了什么,吴才江和梅升平,有过不太愉快的过去,梅升平是想借此机会一笑泯恩仇。

    饭后,老爷子让夏想扶他去书房。

    “我让你到天泽市,是想让你安稳两年。天泽市是个穷市,正是穷,才没人盯着。你熬上两三年,再到一个富裕的地市上一任书记,差不多就可以迈入副部的门槛了。”老爷子也是因为在心理上完全接受了夏想,也观察到了夏想和邱、付、梅家三家的互动,更是因为吴才洋先前也探了夏想的口风,因此上来就说出了他的安排,“我还能活个十年八年,怎么着也要再把你扶上马,送一程……”

    等于为夏想铺好一条金光大道,只要夏想按步就班地走下去,副部几乎是囊中之物,至于正部,一看机遇二看要个人能力了。

    不知为何,夏想总觉得老爷子表面上气色不错,但实际上精力不如以前了,说话时也总是流露出迟暮的口吻,人都是感情动物,和老爷子接触多了,他又是最疼爱连若菡的,在夏想心中,也当他是爷爷一样看待了。

    “老爷子身体很好,肯定能长命百岁。”夏想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就很俗套地安慰了一句,人老了,都盼望长命百岁,但现在科技虽然发达了,真正能长命百岁的又有几人?

    自欺欺人的话却人人都爱听,但在政治之上,却来不得半点虚假和自欺欺人,一切还是要靠实力和布局。

    老爷子却笑着摆摆手:“别哄我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挺不了几年了,能多活这几年,还得感谢连夏……”他忽然眨眼一笑,似乎还有一点调侃,“如果连夏再有一个妹妹或弟弟,我说不定还真能再多活几年。”

    “咳咳。”夏想没想到老爷子也当面提及此事,不由一脸尴尬,他和连若菡的关系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否则说说也无妨,“若菡也有这个意思,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身为男人,又不劳累,有意见才怪?连若菡既然不怕受累,吴老爷子也想吴家第四代开枝散叶,他勉为其难地配合一下,也不是什么苦差事。

    主要是他能体会到老爷子的心境,吴家三代之中,没有成器的接替人,因此才强烈渴望第四代人丁兴旺一些,也好隔代培养。

    不料老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就立刻让夏想震惊地屏住了呼吸……

    “吴家三代之中,谁都不如你。我一直在想,如果将吴家的家业都交到你的手中,你会不会答应我,让吴家的孙子后代都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

    国人都有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都愿意为子孙后代着想得非常长远,吴老爷子也不能免俗,但他有魄力的一面是,敢让一个外人担任吴家的接替人,确实需要非凡的眼光和勇气。

    大部分国人,宁肯让家业烂在子孙手中,也不愿假人于手,共求发展。国内家族企业都在做大之后,因为分配不均而分崩离析的事例,屡见不鲜。

    说起来夏想虽然不能算是彻底的外人,但就算他是吴家光明正大的女婿,也是外姓。在古代,就是外戚。不同姓者不同心,没有一人会将家业交给女婿,除非是养老女婿,但也总有提防之意。况且严格说来,夏想是吴家不能承认的女婿。

    由此也可看出吴老爷子非同一般的一面,他能想到将吴家托付给夏想,就有直面世俗压力的勇气,同时也是对夏想能力的认可和对他为人的百分之百的信任。

    夏想惊讶之后,很感动,也很沉重。

    “我担当不起挑起吴家的重任,老爷子,您太抬爱我了,我很感激。”夏想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因为老爷子的目光很坚定,语气也很坚定,他再镇静,也难免有点慌乱,“吴部长还年轻,他最少也能在台上第四代也开始崭露头角了。”

    “我给你时间考虑。”吴老爷子根本不给夏想拒绝的机会,不过他还是叹了一口气,“你就不要再多说了,我的决定不受才洋的欢迎也就罢了,连才江和才河也是反对的态度,就让我很生气,都欺负我老了,说话不算话了。我还没死,说话还有份量。这事我不管你是不是答应,我就当你同意了,只有你的关过了,我才好做通才洋、才江的工作……”

    夏想很是为难。

    他可以先来一个缓兵之计答应老爷子,毕竟一个老人的心愿维持不了多少年,现在吴才洋春秋正盛,等老爷子百年之后,他抽身而退即可。但现在的形势是,他只要答应了老爷子,就有可能在吴才洋和吴才江的心目之中留下坏印象,甚至还会被怀疑他是有意图谋不轨。

    但不答应,又不忍让一个老人的愿望破灭。

    “我……”夏想还是来了一手缓兵之计,“现在答应您为时尚早,等什么时候我迈进了副部级的门槛,再答应您也不迟。以我现在的级别,也不可能服众。”

    吴老爷子是何许人也,含蓄地笑了:“我知道你爱惜名声,担心才洋和才江对你有看法,好了,不说了,我就当你是答应了,才洋和才江的工作,由我来做。你以后只管事事从吴家的利益出发就行了,从现在起就当自己是吴家的一员。”

    当自己是吴家的一员,就意味着政治立场完全向家族势力靠拢,事事要站在家族势力的立场上考虑,也意味着要和平民势力一系完全划清界限,同时,更是和总理站在了对立面上。

    总理能不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夏想不抱任何奢望,但如果连老古也不理解他的话,他将如何面对老古的置疑和翻脸?

    必须承认,四家之中,吴老爷子手腕最高,眼光最长远,也最有魄力,吴家能一直稳居四大家族之首,确实和老爷子的个人魅力密切相关。

    以夏想的眼光来看,吴才河没有政治天赋,自不用说,吴才洋虽有手腕和心机,但直爽有余,圆润不足,似乎不具备登顶的素养,以他的判断,吴才洋比起陈风还稍微欠缺一点什么,更遑论宋朝度了。而吴才江则是圆润有余,手腕不足,而且似乎对政治也不是十分热心,对走向更高的位置,更是比较淡然。

    估计吴才江最后也就是做到省委书记,然后再体面一点,以副国级待遇退下。而吴才洋有可能会问鼎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但也可能会冲击失败。吴家二代之中,只有吴才洋是唯一一个有望冲击几巨头的人选,他如果失败,将是吴家不可承受之痛。

    细心一想的话,老爷子未雨绸缪,何尝不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吴才洋无法成功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只能指望三代之中有人挑起重担,哪怕只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也好支撑着吴家不倒,顺利延续到第四代。

    夏想越想越佩服老爷子的远见卓识,看似是大手笔,实际上还是一笔有赚无赔的买卖,因为吴老爷子看透了他,知道他一不会贪图吴家的势力,二不会谋取吴家的财富,三是因为他和连若菡之间确实感情深厚,又有连夏是爱情的结晶,也是吴家目前唯一的第四代,就算真的将吴家家业交到他的手中,也飞不了。

    夏想不得不叹服,就他接触的高层之中,总理他了解不多,不敢妄下结论,但邱、付、梅三家的老爷子,或手腕不如,或眼光不如,或魄力不如,总之,三人与吴老爷子相比,确实各有不足之处,他们败在吴老爷子手中,并不冤枉。

    吴老爷子虽然没有成为国内第一人,但他的智谋和手段,以及敏锐的眼光,在夏想的心目之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离开吴家的时候,吴才洋和吴才江都出来送行,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送夏想,夏想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是为了送梅升平。

    吴才洋和吴才江显然知道夏想被老爷子叫进书房,在谈些什么,吴才洋表情淡淡,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吴才江神色间,微微有些不快。夏想也不好解释什么,只是和吴才江握手的时候,稍微用了些力,很坚定地说了一句:“三叔,看行动。”

    一句“三叔”叫得很真切,吴才江微微动容,就连吴才洋也变了脸色。

    梅升平本来和夏想不同路,却偏要和夏想同行,又非要拉着夏想去喝茶,夏想知道他心中的疑问,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梅书记,其实吴老爷子找我没说什么,您不用好奇了,是一点个人私事。”

    想搪塞梅升平没那么容易,他就耍赖地一笑:“我现在不是什么梅书记,我是梅升平,是你的长辈,我喝醉了,你得允许我发发酒疯……”

    夏想无语,谁会相信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会是这副无赖尊容?但梅升平就是梅升平,从来不会矫情也不会故作姿态,他想如何便如何,就缠得夏想实在没有了办法,只好说道:“吴老爷子找我就是想让我坚定地和家族势力站在一起……”

    梅升平相信夏想说的是实话,但还认为夏想打了埋伏:“肯定还有,不告诉我是吧?不告诉我,我明天让晓琳带来梅亭去见曹殊黧,看你怎么收场。”

    夏想只好投降:“好,您厉害,我服了。吴老爷子还想让吴家第四代……人丁兴旺。”

    “哈哈哈哈”梅升平忽然开怀大笑,“怪不得老爷子要亲自出面,吴才洋脸皮薄,可没脸说。”

    梅升平笑完之后,摆了摆手,满意而去,他自为以得计,其实还是被夏想一张一驰耍了一道。因为夏想把握住了他的心理,一松一紧,利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丁兴旺的真消息,骗过了他的好奇心,从而隐瞒了更深的真相。

    接下来,夏想和家人在京城四处游览了一番,让夏东玩得不亦乐乎,也让曹殊黧芳心大慰。

    国庆假期过了一多半,夏想在京城又和几名朋友见了面,在杨威的引荐下,又认识了一些京城界的工商界人士,随后他就和曹殊黧母子回到了燕市,因为曹永国也回来了,夏想说什么也要和曹永国见上一面。

    当然,很有必要和宋朝度也要面谈。

    总之京城之行还算符合预期,唯一让他郁闷的是,打电话给老古没有打通。不是没人接电话,就是打不通。怪事,老古是一个就算对你不满也会当面说清的直脾气,他不可能躲着不见,那又是怎么了?

    老古的事情暂且放到一边,一回到燕市,小古的问题又摆到了眼前,居然有人不死心,通过某种渠道向燕省省委施压,希望将古向国的问题淡化处理,要求尽可能地降低负面影响,而且还提出一个非常不合理的要求……

    PS:不愿意看题外的话兄弟,可以离开了——明天打算为兄弟们三更,现在危急,请亲爱们紧急支持一下,重要,重要。榜的名次现在不上不下,冲一下,就能上升几名,一放松,就能落后几名。上升就是爆发的前提,冲啊,兄弟们要三更,就要冲锋</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