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02章 谈心,谈判

《官神》 第902章 谈心,谈判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902章谈心,谈判

    夏想就很不高兴。(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基本上案子在初审阶段,如果还没有上报到省委,在市纪委的权限之内,会有不少说情者出面,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一旦上升到了省纪委一级,省部级干部爱惜羽毛,都轻易不会再开口求情。

    更何况现在古向国的案子已经直接进入了司法阶段,还有人出面说情,甚至是施加压力,还想保全古向国的名声,并且提出的不合理的要求是古向国的判决最好不要超过十年

    不管是谁施加的压力,都让夏想无奈加愤怒,以古向国的罪责,判个死刑都绰绰有余,还不要超过十年,言外之意就是入狱一年,再争取减刑三年,再找一个身体不适的理由,顶多两年,保外就医就出来了。

    简直是视法律如儿戏的要求。

    但夏想又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国内的情况还真是权大于法,法律在权势面前,脆弱而不堪一击。别说高层发话了,就是省委书记范睿恒的一句话,省高院院长也不得不慎重对待。甚至宋朝度的话,他也必须得听。

    夏想回到燕市后,本想休息半天,但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和宋朝度见了面。

    宋朝度的家中,高朋满座,夏想、李丁山还有高海,几人又难得地汇聚一堂,坐在略嫌狭窄的阳台上,吹着凉爽的秋风,品茶赏花。

    宋朝度的阳台上,养了几盆菊花,金菊怒放,吐蕊芬芳,宋朝度一边给菊花浇水,一边笑着说:“花是小凡养的,还给我下了任务,每天浇水三分钟,观赏半个小时,达不到她的要求就不行。你说我一个堂堂的省长,现在被自己女儿指使得团团转,成何体统?”

    “爸爸,再在背后说我坏话,从明天起,就罚你每天浇水五分钟,观赏一个小时。”宋一凡偷偷摸摸地冒了出来,把宋朝度逮了个正着。

    宋朝度手一抖,花壶差点掉在地上:“打住,打住,有外人在,给爸爸留点面子,要不爸爸等你一毕业就赶紧把你嫁出去,不要你留在家里烦人。”

    “哼,我才不嫁,我就天天在家烦你,烦死你。”宋一凡噘着嘴,气呼呼地反驳了一句,她穿了一身碎花休闲衣,束了一个马尾辫,青春而充满活力,活脱脱和当年的曹殊黧无二。

    深秋的天气,微有凉意,宋一凡衣着有点单薄,不过她的青春活力让她如秋天一株在阳光下跳跃的金菊,曼妙而婀娜,柔媚而多姿,女孩的青春气息不减,反而又更多了饱满的韵味。

    就如一个将红未红的苹果,饱满而喜人,却又让人不忍采摘。

    和当年的曹殊黧不同的是,宋一凡比她稍高一些,腰更细,腿更长,并且更健美,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都格外匀称而迷人。

    宋一凡上前一把拉住夏想:“夏哥哥,跟我出去跑步去,不和他们一帮老人说无聊的事情。”

    “哈哈……”李丁山和高海都善意地笑,看夏想怎么办。

    夏想也笑了:“小凡,我来的时候发现街口新开了一家冷饮店,据说有卖哈根达斯,很正宗,你帮我去买一个怎么样?”

    “不是吧?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也爱吃哈根达斯?”宋一凡一脸夸张地说道,“好贵的,我可没有那么多钱。”

    夏想翻了翻口袋,摸出五百块:“给你钱。在座的人,每人一只。”

    “他们也吃?”宋一凡更不相信,“切,他们才不会吃,都是老人了,才不会吃新潮的东西。”

    “谁说的?不试过怎么知道?你不买来,我们怎么会有机会品尝?”夏想就继续逗宋一凡。

    宋一凡上当了,接过钱,蹦蹦跳跳地走了,还一脸喜不自禁的表情,好象一会儿就能捉弄几位省厅级高官一样。

    宋一凡一走,连宋朝度也感慨说道:“哄骗小女孩,还是夏想最拿手,幸好他的人品还信得过,要不我说什么也不能让小凡和他来往。”

    夏想大汗,省长的玩笑一开,他差点汗流浃背。幸好他和宋朝度认识多年,关系非同一般,否则还真得琢磨半天领导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李丁山也笑了:“小凡跟着夏想有好处,没有早恋,没有耽误学业,因为她眼光高了,一般的同龄人还真入不了她的眼。”

    “是的,是的,宋省长肯定就是这个打算。”高海也附和着说。

    李丁山现在是水恒市长,在水恒的工作四平八稳,无功无过,比较平淡,水恒市的经济在燕省也是不高不低的状态,他也就抱了守成的想法,熬几年资历再说。

    高海就有所不同了,他在燕市是常务副市长,虽然也是正厅了,但毕竟还不是正职。虽说于繁然接任市长之后,和他的关系还算不错,对他的工作也很认可,但高海在燕市多年,早就想出去执掌一市了,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不管是李丁山还是高海,现在再看夏想,眼神中的热切神情都掩饰不住。

    想当年,李丁山和高海都是正处时,夏想连科级都不是。后来李丁山从正处破格提拔到正厅,夏想当时才是副处,但现在,李丁山在正厅的位置上几年未动,原地踏步,高海虽然一步一个脚印,总算由副厅迈入了正厅,但和夏想的升迁速度一比,差了太多。

    不过李丁山也好,高海也好,对夏想没有一丝嫉妒的想法,他们都替夏想欣慰,都替夏想高兴。夏想现在也是正厅了,和他们差了十几岁,却已经平起平坐了,前途不可限量。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夏想以后走向省部级或者更高的位置,他们作为夏想的领路人,永远会在夏想的心中占据一席之地。自己人上去总比别人上去好,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李丁山和高海,还分得清远近亲疏和利益攸关。

    今天的聚会,本来是一次难得的轻松的会面,但因为古向国的问题,还是让话题多了一丝沉重。

    “省委的压力很大。”宋朝度浇完花,擦了擦手,又坐在了椅子上,“本来我不该过问案件的进展,但省委的几个常委都得到了京城方面的暗示,准备联合向省检察院和省高院施加压力,形势不太乐观。”

    “范书记是什么态度?”夏想最关心的是范睿恒的立场,他毕竟是省委一把手,如果他拍着桌子说不许办人情案,相信有些常委肯定会望而却步。

    “没有表态。”宋朝度含蓄地笑了,“没有表态就是默认,范书记现在很低调,很务实。”

    在燕省,低调务实的另一层含义就是紧跟中央的脚步,实际上全国各省,没有哪个省份和燕省一样,对中央的每一项政策都言听计从,从来不讨价还价。

    中央高层不少人喜欢燕省,但喜欢归喜欢,更多的是拿燕省当正面教材,用来批评一些不听话的省份。因此在不少省份的眼中,燕省就是中央的传声筒,当然私下里会有更难听的话。

    夏想又问:“李书记能不能顶住压力?”其实现在案件进入了司法程序,李言弘身为纪委书记,他的影响力已经降到了最低,当然还有一点,如果省纪委再掌握了新的证据,就可以再次加大砝码了。

    “我和李书记之间的沟通不多,他的想法,我不太了解。”宋朝度靠在藤椅上,一脸意味深长地笑看着夏想。

    夏想明白了什么,呵呵一笑:“我最近和吴家确实关系又走近了,但和李书记之间的关系,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远不近。”宋朝度也有意拉拢李言弘,但他现在确实是爱莫能助,李言弘很独立,有个性,他和李言弘之间似乎一直没有建立起一种良好的私人关系。

    倒是和高晋周、于繁然之间的关系,都还可以。

    人和人之间也讲究是不是对眼的问题,就算他再受吴家重视,李言弘对他不太感冒,他也没有办法。再说他对李言弘,也觉得不是很对脾气。

    还有一点夏想也清楚,宋朝度借提到李言弘的时机,深入了话题,也有另外的想法。

    宋朝度在政治立场上,更倾向于平民一系,他在京城的后台,也是平民一系的代表人物之一,和总理关系很好,至少在公开的场合,两人的政治立场相近。

    因此宋朝度对他在京城和四大家族频繁接触,说有成见肯定严重了,说有想法肯定是正常的。

    李丁山级别未到宋朝度的层次,说话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直接就问了夏想:“本来是总理授意提拔你到了郎市,现在又是吴家调你到了天泽市,小夏,你也是草根出身,怎么政治立场和家族势力一致了?”

    夏想也不好解释什么,有时有些事情越保持沉默越好,解释得越清楚,别人反而未必相信,他也相信以宋朝度的政治智慧和对他的了解,不会猜忌他向家族势力靠拢是为了投机取巧,是想傍上大树。

    “这个,有一些客观原因,也有我的主观因素,和几家走近,政治立场上的考量肯定有,但也不完全是因为政治因素,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夏想就含糊其辞地解释了几句,“先抛开政治立场不说,我从政的目的就是为国为民,就是要做实事做好事,并且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去阻止有人做坏事。我的立场其实也没有偏向谁,始终在坚持自己的原则。如果我和光同尘甚至同流合污,那还不如做一个商人更来得自在。”

    要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宋朝度会当他说假话,李丁山和高海会当他说大话、吹牛,但从夏想嘴中说出,不管是身为省长的宋朝度,还是身为市长的李丁山以及身为常务副市长的高海,都深信不疑,再仔细一想夏想现在的身家和每一任上的所作所为,甚至都有了肃然起敬的想法。

    夏想的江山房产年赢利几个亿,还有他身后的连若菡坐拥上百亿美元,他如果不从政,再凭他的商业头脑,建立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不在话下,绝对比现在的成达才还要功成名就。

    成达才就比夏想自在多了,他手握巨资,走到哪里都是财神爷,都受到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都笑脸相迎希望得到他的投资。但夏想在官场之上,不但要曲意逢迎,还要面临着许多政治对手的倾扎,以前的经历就不必说了,单是郎市,就有数次面临着生死考验,他何苦来哉?

    他不贪不拿,当官不求财,和政治对手斗争时,也不乘机索取好处,在打倒政治对手之后,也不居功,如果说他没有理想和抱负,怎么会支撑他在官场上迎风破浪一往无前?

    人,做任何事情都有动机,都有发心,夏想一路上是掀翻了不少人,或许在一些人眼中他是刺头,但如果没有夏想这样的刺头,下马区能有今天的繁荣?郎市能有现在的大好气象?古向国不倒,哦呢陈不垮,郎市会有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全是夏想之功

    当然,夏想不是圣人,他不可能在政治上没有任何诉求,他从政,为国为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会利用手中的权力让亲人们过得更好,让朋友们发展壮大,但站在高度上看待问题,江山房产的壮大,远景集团在燕市的扎根,都是在符合市场规律的前提之下的成长和发展,对促进良好的市场秩序,起到了表率作用。

    宋朝度、李丁山和高海三人差不多同时想通了许多问题,认识夏想几年了,也亲眼看到夏想一步步成长起来,但直到今天知道了夏想真实所思所想,三人的目光之中,都写满了敬佩。

    因为他们都明白一点,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取的好处,都比夏想多,而夏想不敢说百分之百大公无私,至少他的手脚之干净,是他们所见过的厅级高官之中,绝无仅有的一个。

    诚然也和夏想拥有庞大的财富有关,但也和他的个人品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宋朝度站了起来,举起茶杯:“来,以茶代酒,敬夏想一杯”

    李丁山和高海也站起来,同样举起了茶杯。

    夏想有些激动,也受宠若惊,三位的级别先不说,从私人感情上讲都是他的长辈,他承受不起,忙郑重其事地回敬三位:“宋叔叔、李叔叔、高叔叔,你们敬我就是捧杀我,就是不想在以后再拉我一把扶我一程了……”

    夏想一耍赖,三人就都哈哈笑了。

    宋朝度最先说道:“好了,好了,我们敬的是你的为人,不是你的年龄和职务,来,喝了这杯茶,永远是朋友”

    李丁山倒没有什么,他和宋朝度之间本来就交情莫逆,但高海听了却兴奋莫名,等于是宋朝度完全接纳了他,他一直努力想真正融入宋朝度的核心圈子,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当然高兴不已。

    四人同起一杯,喝了杯中茶。这一次的谈心影响深远,不但让宋朝度在心中将夏想排在了第一位,也对高海以后的命运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对四人今后的前途,都产生了永久的影响。

    随后,又说到了如何应对高层的施压。

    几人都说了各自的看法,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由宋朝度出面说服范睿恒,让范睿恒发话,只要范睿恒开口,省高院就绝对能够顶住压力,秉公执法。

    夏想就又问起了安兴义。

    “我是有这个想法,马霄还没有吐口,梅升平也不好说,难度是有,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宋朝度实话实说,“范书记还好说一些,组织部的提名也问题不大,难就难在梅升平是不是点头。”

    李丁山和高海就都看向了夏想。

    夏想就只好摆摆手:“我试试,我试试,梅书记现在不比以前了,他以前可以随心所欲,但现在考虑的问题多了,不如以前好说话了。”

    李丁山和高海只是笑,不说话,连宋朝度也是一脸笑意看着他,夏想就知道他今天的一关过不去了,就拿出了手机:“我问问,我问问。”

    电话倒是一打就通,夏想先是问了好,然后又就说出了来意。

    梅升平打了个哈哈:“这个事儿我也考虑过了,看在你看望了晓琳和梅亭的份儿上,我就给你透个底……”

    夏想大汗,梅升平的话传到外面,别人会说他没有一点省级高官讲话的艺术,私事和公事怎能混为一谈?就算混,也不能说到明面上。

    在京城的几天里,他抽出了时间陪了梅晓琳和梅亭半天,见梅亭越来越可爱漂亮,叫爸爸也叫得非常亲切,他就心里不是滋味……

    “安兴义到郎市去我不反对,他走之后,天泽市长常务副市长的位子,我觉得由杨剑同志接任比较合适。”

    梅升平不反对是有前提的,就是宋朝度要支持杨剑接任天泽市常务副市长的职务。

    “杨剑?”宋朝度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就流露出一丝不满,“梅升平的如意算盘打得太精明了。”

    怎么,夏想愣了一愣,难道杨剑不为宋朝度所喜?

    PS:双倍最后两天了,急求急</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