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08章 开局,乱子

《官神》 第908章 开局,乱子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908章开局,乱子

    一般来说,简历都有固定的格式,比如某年到某年在哪里工作,什么职务,如是等等,千篇一律,没什么可看之处。(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但徐子棋在例行公事的填表之中,却还有机锋妙语:“1998年7月至2001年7月,在天泽日报工作,任记者,负责粉饰太平。”

    夏想差点笑出声来,也不知道是谁审查的简历,徐子棋的话竟然过关了,没有让他重新填写,可见政府办公室人事处的人,不太负责。同时他也佩服徐子棋的大胆,这样的话也敢写在个人简历上,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大小也算是一个政治事件。

    再遇到一个喜欢计较的领导,一句话就能完全断送了徐子棋的前途。

    还好,徐子棋遇到的是夏想。

    徐子棋是政府办公室秘书科的人,今年33岁,副科,毕业于浙大中文系,在市政府工作五年,没什么亮点,但也没有任何过失。

    夏想就点了名:“就徐子棋了。”

    彭云枫并不多话,点头:“行,我马上让他过来一下。您先忙……”他刚走两步,又站住,“夏市长,咱们院子里的砖都压得不成样子了,过两天肯定还有省里的领导来,我刚才开了一个动员大会,组织政府办的人下班后平整一下,万一绊省领导一下,丢的是我们天泽市的人。”

    夏想意味深长地看了彭云枫一眼,心想以彭云枫的细心,连平整场地的事情都能暗中做好,徐子棋的简历上的漏洞,他会看不出来?

    两件事情,一件是摆到明处,明是借省领导的名义来向他示好,因为接风宴上他试着提了一提,却被许凡华轻轻挡到了一边,现在由办公室主任出面带人平整,相信也没人会多说什么,但却间接地表明了彭云枫的立场。

    一件是故意留在暗处,以一个简历上的漏洞来向他推举人选。

    彭云枫有点意思,官场三味运用得也十分娴熟。不过夏想也没有表示出太多的热络,只是微一点头,没有接话。

    没有接话就是表示默认的意思,彭云枫就恭敬地推门出去。

    经济建设是重中之重,但如果用人不对,别说想做出成绩了,说不定还能搞砸。有多少领导干部不是毁在家人手中,就是被秘书和手下弄得身败名裂,夏想要的不是一来到天泽市就和陈洁雯分庭抗争,和郎市不同的是,他现在是一市之长,真正地手握大权的市政府的一把手,有决定权和拍板权,只要陈洁雯的手伸得不算太长,不乱插手政府事务,他也不会主动去找陈洁雯的是非。

    但一般而言,书记就是书记,书记主持全面工作,难免会对政府事务指手画脚,肯定会有指示,不过是指示的数量多少和是不是能够严重地影响到政府的决策而已。

    还有一点,夏想想在天泽市有所作为,想按照自己的思路开展经济建设,就必须有信得过的班底,他是市长,不可能事事亲为,不可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必须抓大放小。但如果没有亲信,没有班底,想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不过是空谈。

    人事一说,可以理解为先做人后做事,也可以理解为先用人后成事。

    门响了,轻敲了三声,有人轻声说道:“夏市长,我是徐子棋。”

    “进来。”比较有礼貌,从敲门的轻重可以得出结论,不轻不重,不缓不急,已经具备了当一个秘书的基本素质。第一印象,合格。

    敲门决定一个人的素养,敲门声音过响,过急,就会给人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以后再办事,就难了。

    徐子棋进来了,个子中等,一脸白净,戴了一个银边眼镜,长得比较文气,符合夏想心目中的秘书形象,第二印象,合格。

    “小徐,粉饰太平是什么意思,你来解释一下。”夏想上来不问简历,不问工作,直接出了难题。

    徐子棋一愣,下意识推了推眼镜:“苏轼的《再上皇帝书》中说,‘岂有别生义理,曲加粉饰而能欺天下哉’,意思是说不要掩盖是非,要还原真实……”

    夏想摆手打断徐子棋的话:“通俗过讲,就是弄虚作假了……你在简历中自称在报社负责粉饰太平,是对社会的现状不满了?”

    徐子棋耿着脖子:“不是我对社会的现状不满,是报社的领导让我报道违背事实的新闻,替某些人歌功颂德。”

    夏想笑了:“社会有好的一面,就有不好的一面,有时候作为新闻媒体只报道正面,不报道负面,不是粉饰太平,也不是文过饰非,而是出于稳定大局的考虑。就象家长有时要哄骗小孩一样,是出于好心,不是什么恶意。我们都在善意的假话中长大,但并不妨碍我们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老百姓最善良,但也最容易煽动,小徐,要站在政治高度看待问题,要从正反两个方面分析问题,你才能明白更多的事理。”

    徐子棋直着脖子聆听夏想的教诲,表面上看听了进去,实际上眼神中的不以为然还是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夏想笑了一笑,也不勉强:“去到人事处交接一下手续……”

    徐子棋这才惊醒过来,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就是堂堂的夏市长的秘书了,顿时欣喜若狂。市委就两个人最大,一是陈书记,一是夏市长,陈书记已经有了秘书,夏市长的人选就成了整个市委人人都紧盯的香饽饽。谁都知道跟在领导身边升职快,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且夏市长又是燕省最年轻的市长,一般到了市长的级别,就会培养秘书了,因此谁被夏市长挑中担任秘书,谁就相当于推开了仕途大门。

    徐子棋人在官场,就算故作惊人之语,也是渴望有人赏识,突然就有一个馅饼砸在了头上,换了谁都会惊喜地跳脚。

    徐子棋一时激动,“嗯”了一声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才醒悟过来,一脸通红地向夏想鞠了一躬:“谢谢领导的赏识,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您的期望。”

    是不是辜负不听漂亮话,要看实际行动,见徐子棋轻轻地带上门,夏想微微点了点头。

    下午下班后,在政府办主任彭云枫的带领下,政府办共二三十人一起出动,在大院中参加义务劳动——平整场地。其实平整场地、打扫卫生一类的事情,每年都要组织几次,有时是在学雷锋月,有时是在七一,反正年年有几次走形式,这一次也可以看成一次过场,但因为接风宴上石部长的提议,夏市长的建议以及许市长的不同意见,就让此次平整场地的行动,有了意味深长的意义。

    彭云枫是政府办主任,直接对口夏想,他的行动肯定得到了夏想默许。不少人下班的时候走到院中,看到政府办一帮人热火朝天的干活,有人打趣,有人开玩笑,有人看热闹。

    安兴义经过的时候,没有表态,只是冲彭云枫点了点头。其他几名副市长也是没说什么,都心知肚明地走了,只有张余佳好奇地向前问了几句。

    许凡华路过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正好被一块砖绊了一下,他就批评了几句:“小彭,不要好心办坏事,平整一下场地是好事,为什么非要赶在下班的点儿?我倒没什么,万一绊了陈书记和夏市长,怎么得了?要注意工作方法。”

    彭云枫还没有答话,正好陈洁雯也下了楼,就接过了许凡华的话:“凡华不要打击同志们的工作热情,云枫是为市委市政府分忧,你不应该说他。他在工作时间上也许考虑不周,但工作热情和工作态度还是值得表扬的。刚刚接到省委通知,后天陈天宇同志来天泽市履新,云枫同志及时平整了场地,是天泽市的功臣。”

    夏想的办公室在三楼,站在窗户前,不仅能将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还能将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含蓄地笑了,彭云枫会办事,也会挑时机,是一个玲珑的人物。而陈洁雯也不一般,说话滴水不漏。

    许凡华……基本上可以断定是陈洁雯在政府班子中最坚定的支持者了。

    晚上回到招待所,夏想上了网,和卫辛聊了一会儿天。卫辛打算下周就来天泽市,现在正是草原最美丽的季节,她想让夏想陪她到草原上尽情地疯跑一次。

    夏想答应了。

    不仅仅是因为卫辛莫名其妙的病情,也是因为上一世他也答应要陪卫辛来草原一趟,结果直到分开也没有成行,今生,说什么也要弥补遗憾。

    夜晚的天泽市,凉如水,确实比燕市清冷了许多。

    第二天,夏想继续熟悉工作,接见前来汇报工作的副市长、各局局长,等等。徐子棋也正式担任了他的秘书,还好,比他想象中要好一点,处理事情有条不紊,虽然偶有小错,也可以原谅。

    第三天,省委关于干部调整的任命下发了,陪同陈天宇前来天泽市上任的是省委组织部的一名处长朱怀镜。同天,安兴义告别天泽市,前往省委组织部报道,并转向郎市履新。

    陈天宇一到天泽市,第一时间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一脸感激地冲夏想说了许多诚恳的话。也是,陈天宇本来不算夏想的核心班底,后来被迫向夏想靠拢,再后来被夏想的人格魅力打动,也对夏想的政治智慧和商业头脑佩服不已,就决定以后紧跟夏想的步伐。

    不想夏想意外离开了下马区,他就觉得失去了前进的方向。更没想到,突然就喜从天降,调他来天泽市担任市委秘书长,不用说,是夏想的手笔,他就喜出望外。

    能不高兴么?不但一步从正处到了副厅,完成了政治生涯的一次飞跃,而且又到了夏想身边,他以后又可以和夏市长并肩作战了,一想起曾经在下马区的漏*点岁月,他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夏市长真是他生命中的贵人,两次拉他一把,却一点也没有施恩图报的意思,在他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从正处到副厅,多少人都会被卡死,他却不费力气地跨越,完全是因为夏想援手的原因。换了别人,求人送礼,跑断了腿也未必办成。

    陈天宇对夏想的感激之心,无法形容。

    夏想却很客气地起身欢迎陈天宇,主动和他握手:“天宇,我们又要一起工作了。拿出在下马区的干劲,争取把天泽市的经济搞上去。”

    陈天宇知道夏想不想提提拔一类的事情,心中更加感动,但领导不提,你必须要表态,要心里有数才行:“老领导,我来天泽市之前早就做好了紧跟领导的步伐大干一场的准备。”

    夏想见陈天宇有点放不开,估计还是因为跨度太大的原因,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宇,我的为人你也清楚,我让你来天泽市,也是看中你的能力……你也清楚,天泽市是个穷市,经济很落后,想摘掉穷帽子,任重而道远。”

    陈天宇明白了夏想的意思:“我也研究了天泽市的现状,确实不容乐观。对于如何盘活天泽市的经济,我也有了几个不成熟的想法,回头要向您好好汇报汇报。”

    夏想见陈天宇转变得倒是挺快,哈哈一笑:“好了,不说虚头八脑的话,晚上一起吃饭。”

    陈天宇才终于轻松下来,放心地笑了,暗舒一口气,经过郎市的历练,夏市长现在和以前相比,又成熟了许多,最主要的是,夏市长的气势比以前更加内敛而威压,一举一动都能给人带来不小的压力。

    虽然年轻,到底是市长了……

    任命大会下午隆重举行,朱怀镜宣布了省委组织部的任命:“经省委批准,省委组织部研究决定,安兴义同志不再担任天泽市委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作用。杨剑同志不再担任**天泽市委秘书长职务,拟提名为天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人选。陈天宇同志任**天泽市委委员、常委、市委秘书长……”

    仪式比上次夏想就任时简短了不少,也精练了许多,只开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会议。会议一结束,朱怀镜也没有停留,谢绝了陈洁雯和夏想的盛情邀请,直接就返回了燕市。

    由此,一系列的人事调整尘埃落定。

    晚上,市委再次在华盛大酒店举行接风宴会,欢迎陈天宇的上任。此次宴会有数名常委缺席,和夏想的接风宴相比,降低了一个档次。同时上次大发酒疯的雷一大没有露面,另外还有常委副市长许凡华、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一风、宣传部长常恏等人请假。

    杨剑平常座位在陈洁雯下首,他本来在市委排名第8,担任了常务副市长的话,排名上升一位,是第7,他就很自觉地坐在了夏想的下首。陈洁雯眼皮微微一跳,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不过还是没有任何表示。

    这次的接风宴会,一是欢迎陈天宇的到任,一是庆祝杨剑的履新,还算热闹,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

    天泽市的工作,在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正轨。

    三天后,让夏想大感意外的是,第一个来天泽市以洽谈投资为由出现的朋友竟然是杨威。

    杨威带来的项目并不大,500多万投资,是京城一个旅行社的朋友有意来天泽市兴建分社。投资额不大,纯试水的性质,同时也是有意借此机会,打开局面。

    夏想很清楚杨威的热络之中,肯定有长远的意图在内,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向来是无利不起早,他不可能指望有人对他有没有回报的热情,即使是连若菡、肖佳对他一百分,也是因为他爱她们并且愿意为她们付出。他很欣赏杨威一点的是,杨威做事,有利益在内他会说明,很直爽,但他又不只看眼前利益,从来不会拿投资来换取优惠或是其他好处,他图的是长远利益,交的是朋友。

    杨威介绍的朋友叫王凌,40岁不到的样子,肥头大耳,说话时口气很大的样子,动不动就是他在京城如何如何,如果天泽市的投资环境好,政策到位,他当场就可以拍板投资1个亿。

    夏想看在杨威的面子上才接受了王凌的邀请,和他在天泽市的德庆大酒店见面,实际上,他虽然已经是市长了,对于应酬也是能推则推。以王凌500万的投资额,还真不值得他出面作陪。

    不想王凌有点吹牛,夏想脸上没表现出来,态度就有点冷淡了。杨威跟了夏想时间不短了,立刻就察觉到了夏想的不快,就接连给王凌使眼色,不料王凌装没看见,还是大言不惭地说他如何如何,杨威就后悔不迭,怎么就一时头脑发热非要领这么个活宝来见夏想,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嘛?

    杨威现在王凌有点不懂事,自以为几百万的小打小闹还能唬住夏想,以为随便摆一个京城大投资商的身份,就能下到地方上糊弄人,糊弄别人可以,想糊弄夏想,王凌还差了太远。夏想手中能随便调动多大的资金杨威心里没底,但他知道的一点,别说500万的投资,5000万,还真入不了夏想的眼。

    王凌又说了几句,喝多了,要上卫生间,他一出门,杨威就忙不迭向夏想道歉,说是他也不是很了解王凌,是朋友介绍来的,他也是好心,想借机来见见夏想……还没有解释几句,外面就打闹了起来,王凌又惹出了天大的乱子

    PS:祝兄弟们周日快乐,双倍过去了,谢谢大家陪老何奋战了一程的漏*点已过,但天泽市的开局才刚刚开始,精彩,很快就会到来。就不强求了,有,就打赏几张。没有,就多投几张票。嗯,就求免费的票好了,谢谢大家。第二更估计会到零点左右了,有可能还是万字连更,请兄弟们记得明天一早投票给官神,你们都是最好的人。</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