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09章 麻烦,挑战

《官神》 第909章 麻烦,挑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王凌和人打起来了。(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起因说出来让人啼笑皆非,上卫生间的时候。人多。王凌后来居上,和人抢蹲位,结果人家不干了。王凌骨子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认为他宋自京城,就天生高人一等。虽然他不是什么高官权贵,但到了任何地方他都自认自己是皇城根儿的人,觉得别人都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因此他坯理直气壮地跟别人抢,虽然他体胖腰粗,但对方人多,一动手就吃了亏,王凌挨了打,受不了了,就大喊:“住手你们敢打我,我是夏市长的贵宾-

    结果打他的人一听,愣了一刻,都又哈哈大笑起来。二话不说继续拳打脚踢。

    夏想本不想露面、觉得王凌此人不可交,又听他在外面大批虎皮,他再有涵养。也心中不喜。杨威气得直跳脚,惊得满头大汗,要是换了任何一个领导,只此一次,下次绝对和你不再往宋。谁也不愿意结交这样不懂事的朋友,杨威后悔得直想撞墙,恨不得冲过去打王凌一个嘴巴.

    夏想决定直接走人,不再多呆一分,不料坯没出门,就听到外面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住手怎么回事?“夏想就愣住了,怎么是雷一大?

    然后又听雷一大惊讶地说道:“原来是你,张尤,怎么着、

    想闹出人命?没听他说他是夏市长的朋友。你胆子也太大了,连夏市长的朋友都敢打?“”雷部长……名叫张尤的人嗓子沙哑,声音很难听,“您怎么也亲自吃饭了?我要知道您也在,说什么也要过去敬您两杯话说得很客气。声音中却没有什么尊重的语气。

    夏市长刚来天泽市,哪里有什么朋友?他说是就是了,我看他贼眉m眼的不象好人。夏市长怎么会有他这么下三滥的朋友?他是胡说八道,怕挨打,‘张尤显然不把雷一大的话当一回事儿。

    夏想在房间内特外面的事情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就想张尤说话流里流气,认识雷一大又浑然不把他放在眼里,肯定有背景。

    而雷一大上次突然发酒疯,事后又没事几人一样,见了他照样打招呼。也让他心中不解。不明白雷一大上一次的酒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想就打消了走人的想法,决定留下来静观事态的发展。

    事态的发展,出乎夏想的意料…”那也不能打人,行了,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冲突。现在都住手。“雷一大怒气冲冲。”雷部长,您来喝酒吃饭,是寻开心来了,有些事情和您没啥关系。就不用多操心了,一会几给您买单去。““我会稀罕你的臭钱?“雷一大坯是脾气挺大。“张尤,不要仗着你有几个臭钱就能胡作非为,我没钱,但坯吃得起饭,用不着你施舍。你说。是你自己收手,坯是让我请裴一风亲自过来…

    裴一风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一般人自然请不动,但如果雷一大发话了,M一风再拿大,也得亲自出面,毕竟雷一大也是市委常委。

    夏想也以为张尤肯定会让步了,不料张尤硬气得很,坯是嘴硬:“裴局没在市里,到县里视察去了,没回来,就是想来,也不赶A儿。‘

    言外之意自然是他比雷一大坯了解裴一风的行踪。

    “啪‘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打破了,随即传来王凌的怒吼:“真他淞的不是个东西,到底是下面的人,素质真低下都什么玩意几,抢个厕位也打架,没见过世面“杨威见夏想脸色不善,殆着笑:“夏市长,都是我的错,我眼瞎心也瞎,看错了人,给您添肺烦了,“夏想一脸沉静。似乎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几又意昧9长地笑了:“没z肺烦,倒是有趣了。

    走,出去看看。‘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王凌是不懂事,正因为不懂事才容易惹事。惹事也并一定全是z乱,有时候可能也会无意中打开局面奋王凌从地上爬起来,怒气冲冲地瞪着张尤,想坯回来,又不敢动手,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他再自大。也知遁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况且严格说起来,他坯真不是一条强龙。

    不过他听了出来眼前的雷部长似乎和张尤不太对付,就在一旁鼓动雷一大:“雷部长是吧?您好,您好,我叫王凌,准备来天泽市投资,刚刚坯和夏市长一起用餐,正谈到天泽市的投资环境,结果就被这人打了一顿,让人心寒啊,就这样的治安环境,怎么能让我们放心地宋天泽市投资?

    我坯有几个朋友,手中都有上亿的项目,我坯打算说服他们来天泽市,现在看来,坯是不要开口了……‘

    王凌绘声绘色的表演坯真镇住了雷一大,雷一大不解地问:“真和夏市长在一起?‘”吹牛不上税。‘张尤摇头晃脑地笑了。“夏市长刚来天泽市,正在热茶,哪里会着急喝酒?别胡扯八扯了.赶紧的,跟我赔礼遁歉,我就放你一马,要不让你知道天泽人民的厉害。“张尤的话很有内涵,热茶指的是夏想初来乍到,坯没有站稳根基,现在正在培植亲信,分辨远近。而喝酒就是指有了基础之后,才会大刀阔斧地推行施政方针。因为身边无人可用,拉来投资也有可能落不到实处。

    如果雷一大不在场,王凌再等不宋夏想撑腰,肯定就低头认错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但现在明显雷一大要替他圆场,他就不想认输了。就继续和张尤硬撑。

    张尤也行,硬是不给雷一大面子,雷一大就怒了,拿出电话打给了裴一风。

    老裴,是我,德庆酒店有人闹事,你最好过来一趟。是呀,我说的话不管用,坯得你出面。什么?你在县里,过不宋?……对方是谁?是张尤“雷一大的脸色很难看,气呼呼地9电话交给张尤“裴局要和你说话。“张尤拿过电话,坯是一脸W

    样,口气倒是稍微恭敬了几分:M局,我,张三,给您z肺烦了……不是,不是我故意闹事,您上次发话之后。我就老实多了,您的话我能不听?是京城来了一头肥猪,宋天泽撒野,坯冒充夏市长的朋友,我是有正义感的遒纪守法的天泽市民。为了维护天泽的形象愿意奉献毕生的心血…是,是,不废话了,不废话了,听您的,收手。‘

    特电话坯给雷一大,张尤还是嬉皮笑脸地说道:“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晓你一次。’

    又冲雷一大点头哈腰,“雷部长,您的饭今天我请了,算我给您赔礼了。“张尤嘴上说得好听,似乎给了雷一大面子。其实坯是摆了雷一大一遁,因为他是接了裴一风的电话之后才让了步,但又说要替雷一大买单,言外之意就是大事可听裴局的话,吃饭一类的小事,可以给雷一大一点薄面。

    表面上客气,其实坯是不无轻视之意.

    雷一大脸色变了几变,坯是忍住了,摆了摆手:“张尤,以后走路小心一点,别乱碰乱撞的,影响天泽市的形象。‘

    张尤不高兴了:“雷部长,我也向您赔礼道歉了,坯请客,事情又不怪我,您坯说我,就不太讲理了,是他主动碰我的好不好?‘

    不管雷一大是不是讲理,他是堂堂的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张尤和他说话就没有多少客气,也说明了张尤的嚣张。雷一大就算只是统战部长,好歹在市委也是一号人物,却拿一个张尤没有办法,也让夏想暗中猜测,张尤会说话会来事,和裴一风关系估计也不错,他在市委的靠山是谁?

    张尤又是个什么人物?

    夏想迈着方步。来到场中,先和雷一大握手:“雷部长也在7巧了,呵呵。‘

    雷一大一见真是夏想露面了,心中一动,忙握住了夏想的手:“夏市长,幸会,幸会这位真是您的朋友?‘

    王凌一见夏想、就急忙凑了过宋,正要开口痛斤张尤一顿,好让夏想替他扳回面子,不料夏想只是冲他一点头,就对雷一大说遁:“杨威是我的朋友,王凌是他介绍来的,刚坐在一起吃饭……“言外之意就是交情不9,王凌的嘴巴张开,下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表情十分尴尬。

    雷一大心里有数了,解了心中的疑惑,就是,夏想本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市长、一点也没有年轻气感的气势,他结交的朋友。就算不是人人精英、也不会有王凌这样不太懂事的类型。

    夏想尽管嘴上说着王凌不是他的朋友,坯是冲杨威使了个.R

    色,杨威会意,拉过王凌,转身走了.

    张尤在一旁愣住了,他没见过夏想,但他对天泽市的人事变动格外关注,夏想已经在电视上露过面了,他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新上任的天泽市长夏想他眼睛转了几转,就主动凑了过来,一脸殆笑:“夏市长、

    您好,鄙人是科龙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尤。“夏想扭过身宋,打量了张尤几眼。

    张尤35岁左右,小鼻子小眼睛,乍一看人长得挺滑稽,多看一眼的话就能发现他的目光之中的狡P.之色,再看他油头滑脑的样子,肯定是一个油滑之人。

    夏想就主动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手:“你好。幸会,’

    张尤双手握住夏想的手不放:“夏市长,方便的话,我做东,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就请您吃饭,正好有一个上亿的投资项目想向您请示请示。““不太方便,“夏想直接就回绝了张尤,张尤一见面就提出0请,不是不懂事,是底气十足的表现,“今天坯有不少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说好了‘’

    张尤汕汕一笑:“打扰了,夏市长,您慢用,‘他也不向雷一大告别,一挥手、带着身边的几人扬长而去。

    虽然张尤走得挺快,也挺给夏想面子,但事后夏想才知遁张尤坯是替他和雷一大都结了帐,既是卖好,又是讨巧,倒真称得上是一个人精。

    雷一大喘喘一笑:“坯是夏市长厉害,能镇得住场,在天泽,一般人坯压不住张尤。“夏想连峨昵陈都能收拾得了,月可况一个张尤?张尤再有势力,也和峨昵陈不能相比,峨昵陈一代A雄,整个燕省也出不了几个。

    当然夏想也清楚,和峨昵陈的气势冲天相比,张尤更油滑更见风使舵,越是如此,就越是滑不溜手。

    就如陈洁雯,内敛而自律,她就比古向国厉害多了。

    夏想就心思一动:“雷部长约了朋友一起吃饭?“雷一大明白了夏想的意思,A5势就上:“没事,朋友走了,如果夏市长不拼弃,我坯想和您一起再喝两杯.“重新回到包间,王凌不知去了何处,只有杨威一人,夏想没问,杨威没说,显然是心照不宣了‘雷一大也是明白人,见夏想不避讳杨威,就知道杨威信得过夏想替杨威和雷一大引荐对方,客套几句,重新落座。话题就直接切入到了张尤身上。

    ,雷一大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几杯酒下肚之后,脸又红了,说话也就随意了许多、也是夏想大度,不提以前闹过的不快,他倒好,也不提,好象没事几人一样,先是自来熟地和杨威聊了几句、就自己说到了张尤。

    张尤是个能人,以前是农民,后宋到县里当包工头,认识了副县长包大光,一来二去就攀上了关系‘等包大光调到市里之后,他也就农民进城了,喘,别说生意坯越做越大。当然,其中也有包大光的提携,市政府每年机关里的维修和改造费用少说几百万,中间的赚头,大得很……“夏想只是微笑,不说话。雷一大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了,沾酒就高的毛病确实害了他,如果他不是有酒后乱说话的爱好,凭他的资历—夏想研究过他的履历—担任一届市长不成问题,但他现在只是统战部长,可见肯定是什么时候说错话了。

    包大光现在是市政府副秘书长,负责行政处、人事z的一摊儿,行政处权力不小,市政府每年的维修。改造坯有公车开支都由行政处审批,一年下来少说也有四五百万。政府机尖的钱向宋好赚,把尖不严,四五百万稍微抬抬手,怕是有一两百万的利润行政z的处长是李清贫,名字叫清贫,但人长得一点也不清贫,红光满面,一脸富态,夏想之所以刚来几天就记住了李清贫,是因为他的办公室的窗户的擂销坏了,徐子棋报了上去,李清贫就亲自下来动手维修,倒是又热情又恭敬‘

    包大光倒是印象不9。坯没有怎么接触。

    “现在张尤一方面做到维修工程,另一方面还做建材生意,开了几家沙场,坯买下了几座荒山,现在据说又打通了裴一风的门路,以后公安局的维修和改造工程也全部由他来做,算是发达了……雷一大摇了摇头,叹息说遁,“都说张尤现在是千万富翁了,在天泽这个穷地方,百万富翁就吓人了,千万富翁?一把手都数得过来。不过张尤有头脑,总在外面装穷,开一辆七八万的奇瑞车,住一套两室的房子,不管什么生意都货款。贷款好呀,没有风险。‘

    夏想哑然失笑,雷一大快6

    0岁的人了。也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什么七拐八拐的事情没有见过,说起张尤坯是一脸的。赓不平,坯是应了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想起雷一大在接风宴会上闹出的粮事,他多少明白了什么。

    天泽市再穷,也是一个地级市,百分富翁就不用说了,千万富翁绝对不会是个位数,就以夏想所知的天泽市有名的几家大型私企的主要股东,资产上亿者也不在少数,他也清楚雷一大是借机向他反映问题,暗指张尤权钱交易,和包大光。李清贫甚至裴一风之间。存着官*商*勾*结的戏疑。夏想初宋天泽市,他的执政思路是抓大放小,毕竟他是市长了,不可能事事亲为,也不想在一些小事上过于计较。在任何地方都存在着利益团伙。象公车报销、机尖维修和改造,中间的猫腻他清楚得很,他的态度很明确,允许台理范围内的利益分享,但前提是不以危害整个市场经济为前提今象市政府机关的每年的维修费用,他不会一上来就过问,就砍一大块儿,而是逐渐在拨款和预算方面慢慢收权。让对方知难而退,然后收手。当然如果对方坯不明白。坯继续胡宋,就别怪他先礼后兵了。

    和雷一大又喝了一个小时的酒才散,自始至终雷一大没提接风宴上的不愉快,夏想更不主动提及。他一直在想张尤的问题,直觉告诉他,张尤极有可能是他在天泽市开展工作遇到的第一个绊脚石。

    ……果然被他猜中了,几天后的政府会议上,因为张尤而发生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争执,第一次让他的市长权威,受到了严峻的挑战。</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