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18章 初战

《官神》 第918章 初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918章初战

    徐鑫不表态不行了,他没有抬头看任何人,翻了翻手中的资料:“组织部内部对于隆民更和傅红妹同志也有争议,就我个人的看法是,隆民更同志更能胜任……”停顿了一下,他又说了一句让陈洁雯不太痛快的话,“不过我认为最好还是提交到常委会讨论一下。(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等于是徐鑫虽然偏向了隆民更,但还是向吴明毅示了好,很有墙头草的意味,就让陈洁雯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机会来了,夏想立刻附议:“好,就提交常委会讨论一下也好,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正好我也有一个议题要提交一下。”

    陈洁雯和吴明毅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愕:夏市长和徐部长联手了?怎么可能?

    吴明毅暗暗打量了夏想几眼,心想夏市长果然有手段,还真是不能以年纪论英雄,谁能想到才30岁出头的年轻人在一群老官场中间,不但游刃有余,还能掌握住节奏,确实不简单。当初他还觉得吴家对夏想过于器重了,以为只是偏爱夏想罢了,现在看来,不是吴家偏爱夏想,是夏想本身有足够的实力让吴家高看一眼。

    但即使如此,他对夏想和徐鑫一唱一和也是大惑不解,徐鑫明明以前事事听从陈洁雯的指示

    陈洁雯也是吃惊不小

    在她看来,徐鑫担任组织部以来,一直无功无过,或许还真是年龄偏大的缘故,又或许是性格的原因,徐鑫小事上向她请示,大事上更是从不拿主意,完全听从她的指挥,就让她一心认定徐鑫已经紧跟了她的步伐。今天的办公会她也事先和徐鑫通了气,徐鑫也表明了会支持隆民更的态度,但支持是支持了,一是力度不够,二是明显是在替夏想铺路,为提交常委会讨论做足了前期伏笔。

    夏市长是什么时候和徐鑫走近了?陈洁雯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寒意,因为夏想自从到任以来,一直很务实很踏实,既没有和在郎市一样,大刀阔斧地推行新政,也没有提出任何执政思路,甚至没有表现出争权夺利的意图,就是一步步地熟悉工作,就连马大姐被抓从而牵连到包大光的事情,也是吴明毅的手笔,夏市长似乎始终都置身事外。

    除了就安居工程问题比较坚持之外,其他事情,一向温和对待,怎么就突然之间和徐鑫暗中达成了默契?

    不解归不解,陈洁雯也明白政治上的事情,本来就风云变幻,利益可以让两人走近,也可以让两人反目成仇,现在的形势是,她只能应承下来了。

    因为吴明毅也顺势说道:“我也同意提交到常委会讨论。”

    陈洁雯就不得不从善如流了:“初步定于明天上午召开常委会讨论市政府副秘书长人选问题。”她就又问夏想,“夏市长还有什么议题要一并提交?”

    夏想笑了笑:“等我整理好后,再单独向您汇报。”

    散会后,夏想正要下楼,吴明毅从后面跟了上面,呵呵一笑:“夏市长,有时间一起坐坐?”

    “好说,好说。”夏想笑笑,看了出来吴明毅眼中的疑问,也不等他再发问,“手头还有工作,刚来天泽市,还真是千头万绪。”

    吴明毅就没多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万事开头难,等理顺了之后,难题就迎刃而解了。不过关于夏市长的重用女性干部的说法,我还是十分认同的。”

    夏想点头“嗯”了一声:“回头再聊。”

    望着夏想下楼的背影,吴明毅无奈地摇了摇头,夏市长的立场还真是云山雾罩,让人看不清摸不透。但总算也透露了一丝迹象,多半还是支持傅红妹。

    问题是,徐鑫是只是在一件事情上支持夏市长,还是以后会事事跟随夏市长?吴明毅心思浮沉,对夏想更多了不解和猜测。

    回到办公室,夏想刚刚坐下,徐子棋就来请示:“秘书长来了。”

    因为和彭云枫关系近一些,徐子棋不加姓的秘书长就指的是彭云枫而不是市委秘书长陈天宇。彭云枫此来的目的,夏想也猜到了大概,就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点头让他进来。

    彭云枫一脸诚恳,先是汇报了一下包大光的处理意见,开除公职和党籍,不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形成意见准备上报市委,先请夏市长过目。然后他又就他了副秘书长人选问题,做了自我批评,说是对形势认识不足,对市委领导的指示精神领会不够,希望夏市长能对他批评教育,也好让他有更好的进步。

    夏市长细心而耐心地听完了彭云枫的话,见他一脸诚惶诚恐,就知道他确实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平心而论,夏想一直宽厚待人,对下属的要求并不十分严格,但现在不同了,他想要培养自己的班底,就必须严格要求有希望进入他的班底的人选,如果不是他认为彭云枫是可造之材,才不会故意敲打一番。

    敲打,是为了更进地观察彭云枫是不是有政治上的敏感,能不能过了心理关,能不能意识到哪里犯了错。如果过不了关,以后就放任自流,随他而去,不会再被他纳入视线之中。如果能过关,就证明还有可以进一步锤炼的可能。

    夏想目不转睛地看着彭云枫,语重心长地说道:“云枫,人这辈子想不犯一点错误也不可能,犯了小错及时改正就是好同志。但改正之后,一定要吸取经验教训,如果回头再犯,就是朽木了。不要小看小错,没有小错的累积,就不会有大错的发生。大错铸成,就没有机会了……”

    彭云枫汗流浃背,夏市长的语气十分温和,话也说得很委婉,一点也不犀利,但他听在耳中,却如芒在背,才知道其实夏市长对他的小心思心知肚明,他在夏市长面前耍心眼用心机,完全就是秃子头上的跳蚤,他当时还自以为得计,其实早被看得清清楚楚了。

    同时他也知道,夏市长虽然晾他批评他,还是有接纳他的意思,否则连批评他的话都欠奉,就直接公事公办地打官腔了。

    彭云枫站直了身子,微微朝夏想鞠了一躬:“谢谢夏市长的教诲,我以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尽心尽责,团结在夏市长的周围,做好本职工作……”

    夏想挥手打断了彭云枫的大表忠心,他不听漂亮话,只看实际行动:“安排一次到科龙商贸的视察活动,联系市电视台、市报社的记者随行,你和子棋……到时也去。”

    彭云枫立刻明白夏市长又重新接纳了他,顿时喜出望外:“我记下了,马上去办。”

    ……彭云枫的办事能力和机警还是有的,就是有时候喜欢自作聪明了一点,看他这一次能不能办妥这件事情,能不能领会到他的意图……

    夏想视察科龙商贸,显然是要为张尤造势,表明了市政府支持民营企业的立场,也是间接向天泽市的民企宣告,新任市长对民企是既支持又打压的两重立场,就看民营自己如何选择了。

    常委会会议在市委大楼五楼的常委办公室如期召开。

    夏想上任以来,开过两次常委会了,但不是利益攸关的事件,会上全是一片附和之声,完全看不出各个常委的立场和倾向。今天的常委会有两大议题,一是市政府副秘书人选问题,二是夏想提交的议题《关于市政府投资项目严格把关的若干建议》,市委书记陈洁雯主持了会议。

    “下面先请夏市长就政府投资项目的问题发表讲话。”夏想的议题虽然后提,但毕竟是市长的提议,而且比副秘书长的任命重要多了,理应排在第一位,陈洁雯在例行讲话完毕之后,就将发言权交给了夏想。

    “同志们”夏想一脸严肃,他的执政思路就是先从控制政府投资项目开始,逐步打破民营企业固有的发展壮大只能依赖权钱交易的不正确的想法,将政府投资项目的利润控制在比正常市场的项目稍低的水平线上,毕竟政府投资的项目有回款的保障,相当于稳赚不赔,稳赚不赔的项目利润点低,符合市场规律,“为进一步规范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建立健全科学、民主的政府投资项目决策程序和组织实施程序,保证工程质量,控制工程造价,提高投资效益,根据《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国发〔2004〕20号)和省政府投资项目管理的有关规定,结合本市实际,经政府常务会议研究讨论,拟定了以下管理方法,请同志们审阅……”

    夏想只是将条例简单扼要地一说,因为相关文件已经发到每个人的手上,他没有必要照本宣科再通读一遍,耽误时间。

    发言完毕,夏想就冲陈洁雯示意:“陈书记,同志们审议需要时间,下面先进行第二个议题?”是轻反问的口气,既表明了尊重市委书记的意见,也表明了他坚定的语气。

    陈洁雯也必须尊重市长的意见,也就点了头:“下面请徐鑫同志就副秘书长人选问题,提交组织部的看法。”

    书记办公会虽然没有达成全部共识,但至少已经淘汰了两个提名,徐鑫就只报了隆民更和傅红妹,并且又将两人的优点和不足都点了一点,就请与会常委发表看法:“隆民更同志更稳重,傅红妹同志更有工作热情,而且又是女性干部,请同志们畅所欲言,发表看法。”

    徐鑫的普通话并不标准,带有浓重的方言,他在讲话中几次说到隆民更,听上去就象农民工,他的话音刚落,宣传部长常恏就忍不住笑了一句。

    “以前还真没有注意到隆民更同志的名字很有预言性,早在50年前,就已经指出了现在的农民工现象,了不起。”常恏的话不无戏谑之意,他一说完,常委会上就一片笑声。

    夏想没有笑,目光从在座的常委的脸上缓缓扫过,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陈洁雯自不用说,依然是一脸镇静,似乎是一切尽在掌握的淡然。吴明毅也没有笑,正在拿一只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很用功的样子。纪委书记皮不休——皮书记的名字很怪,和唐朝一位著名诗人皮日休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不过他学的是理科,而且据说没有文学细胞——似乎笑得很开心的样子,他冲常恏笑,目光却落在吴明毅身上。

    常务副市长杨剑绷着脸,比谁都严肃,正在全神贯注地看夏想提交的议题,实际上他事先已经看过,现在还是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显然是有意做给别人看。

    市委秘书长陈天宇一脸淡然,眼睛望向了天花板,脸上虽然有笑,但一看就知道只是附和着笑,有笑容没有笑意。

    常委副市长许凡华目光冷峻,眼睛转了几转,在和陈洁雯迅速完成了一次眼神交流之后,又向吴明毅微一点头,就让夏想微微吃了一惊。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一风45岁,四方脸,宽肩膀,脸上的表情颇有不怒自威的威严。他对夏想投来的目光抱以一笑,还微微点头示意,态度很好。

    军分区司令员冷阳人如其名,一脸冷漠,但奇怪的是,人长得挺阳光,虽然年纪大了,但和现今号称**杀手的某影星一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还更多了阳刚和旭日之气。他和陈天宇的望向天花板的举动正好相反,低头看地。

    统战部长雷一大正咧嘴大笑,好象常恏的笑话是天大的笑话一样,所有常委中,他笑得最开心。

    市委常委、东桥区委书记胡永超作为天泽市11区县中唯一一个高配的区委书记,他今年42岁,只比常恏大上两岁,在天泽市委班子里,算是少壮派了。夏想和他接触最少,因为他平常不在市委,但胡永超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胡永超说话的时候嗓门极大,不管是和谁说话,他都好象要抢风头一样。其实倒不是他不懂礼节,也许就是天生说话语气不会温和。

    胡永超也在笑,而且声音最洪亮,嗡嗡直响。

    今天算是将所有常委都审视了一遍,夏想也清楚,局面才刚刚开始,天泽市的常委们人心复杂,不比郎市大多是外来者,立场十分鲜明,他们的立场……易变。在座众人之中,有不少人不是很有原则,可能随时摇摆,既受当地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的影响,又容易被上级左右,还有几人因为年龄快到点了,反正也无所谓上升了,就不用说政治立场和处事原则了,恐怕人情就能左右他们的想法。

    但刚才扫了一眼之后,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比如说他本以为许凡华是陈洁雯的坚定支持者,但刚才许凡华和吴明毅之间也有眼神交流,就说明许凡华也许和吴明毅也有交情。

    倒是雷一大还是一副超然事外的洒脱,上次他借酒闹事,想来也不是受人指使,只是他性格使然。

    众人一笑,陈洁雯大感脸面无光,因为隆民更是她提议的人选,她就脸色一沉:“不要随便拿别人的名字取笑,现在在开会,大家严肃一点。”

    夏想也不清楚常恏是真不清楚隆民更是陈洁雯的提名无意发笑,还是心里有数故意添乱,反正陈洁雯发话之后,常恏就又立刻说了一句:“隆民更同志一是名字太不雅观了,容易让市民笑话,二是天泽市委女性干部太少了,还是应该多提拔女同志到重要的工作岗位上来。”

    常恏说完,手指微不可察地在桌面上轻轻动了两下,而吴明毅也相应地将手指在桌面上弹了一下,夏想就立刻明白了一点,常恏和吴明毅关系菲浅。

    常恏的支持意见话音刚落,胡永超就用他特有的洪亮嗓门说道:“政府副秘书长是一个关键的位置,承上启下,还是老同志经验丰富一些,傅红妹同志还是年轻了一点,万一经验不足,不利于她的成长,也让工作不好开展。”

    纪委书记皮不休呵呵一笑:“永超同志讲得有道理,重要的工作岗位,还是老同志把关比较好,也是出于爱护年轻同志的出发点,再说傅红妹又是女同志……”话未说完,他就意识到说错话了,就急忙闭口,想转移话题,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雷一大抢过了话头。

    “老皮,你年纪也不小了,党龄也有几十年了,怎么说话不讲一点党性?照你这么说,女同志和年轻同志就不能挑重担了,就不能担任重要的工作岗位了?你的意思是说陈书记和夏市长不能领导好天泽市了?”

    官场上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但不说出来就没事,一旦挑明了就是当众打脸了。雷一大说出了不少人刚才心里都清楚却都不敢说出的话,因此他的话一出口,整个会场顿时鸦雀无声,气氛凝重地能结成冰

    皮不休脸色大变,拍案而起,一场口水战一触即发</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