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44章 大乱子

《官神》 第944章 大乱子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又出了什么大事?

    还是裴一风最先反应过来,难道是清场的事情出了乱子?他征求的目光看了陈洁雯一眼,不料陈洁雯似乎有点六神无主的样子,谁也不看,目光甚至有些散乱,还不停地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出事……”

    从来没有见过一向镇静并且时刻表现得胸有成竹的陈书*记会是这个样子,陈天宇忙问:“陈书*记,出了什么事?”

    裴一风的手机响了”是短信,打开一下,顿时一脸灰白:“清场的汽车出了车祸,翻进了山沟,全车坠人生死不明!”,裴一风一下头大了,虽说车上的人都是盲流,是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员,但好歹也是刃条人命,他顾不上解释什么,急忙给田星运打出了电话,结果却是提示无法接通。(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难道田星运也随车了?一般情况下田星运只负责市内到收容工作,送上车后,他会留在市内遥控指挥,怎么会电话无法接通?正不解时,市局办公室的电话打了进来:“裴局,出事了,田局也随车去了,他就在出了车祸的车上!”,裴一风脑子“……”的一声,知道事情闹大了,瞒不过了,就当众说了出来:“报告各位领导和同志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清理闲杂人等的汽车出了车祸,翻进了山沟……”,“啊!”会上一阵惊呼之声。

    人大会议还没有结束,先走出了两档子乱子,现在倒好,又发生了严重车祸。要是平常还好,车祸就是普通事故,但如果传出去了之后”被人知道是因为人大会议的召开才清理盲流,才发生了严重车祸,那就不是普通事故了,就是政治事件了!

    事件一旦上升到政治高度,就要有人背黑锅,就得有人承担政治责任!

    几乎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样才能隐瞒事情真相,不被新闻媒体报道,不让上头知道。

    只有夏想立刻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老裴,立刻组织人力警力”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救援。老杨,马上跟我去现场。”,险情就是命令,和夏市长的沉着冷静相比,陈书*记震惊之下半晌还没有发号使令确实有点令人失望。更让众人心中汗颜的是,夏市长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救人,而他们却是在想如何掩盖真相,谁来当替罪羊,境界上好差距一目了然。

    裴一风站着不动,目光却看向了陈洁雯,显然是在等一把手发话。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等候书*记指示,官场上的弊端由此可见一斑!夏想早就心急火燎了,他最等不得人命关天的事情,也不等陈洁雯发话,一系列的命令已经发布了出去。

    差不多等夏市长已经完全安排好了一切,陈洁雯才如梦方醒,愣了愣神,摆手说道:,“就按夏市长的指示精神去办,抢救生命第一,全力安置好伤员,由夏市长全权负责……”,陈洁雯已经完全提不起精神了”谁能想到一个人大会议会开成这样?都怪许凡华!一想起因为许凡华临时变卦将他的提名变成了杨剑,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许凡华是事态失控的罪魁祸首!

    甚至连突发的车祸事件,陈洁雯也想好了善后对策,万一捂不住被媒体曝光,到时省委追究责任的话,就推许凡华出去当替罪羊,不信还不治不了他,而且也确实每年的清理盲流都是由他具体负责。

    不过陈洁雯毕竟是女人,也毕竟年纪大了”接二连三的巨大变故让她几乎难以承受压力,只觉得头晕眼花,胸口发闷,别说拿出书*记的权盛指手画脚了,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一想到即将可能面对的严重后果一人大临时动议的问责,再有清理盲流的意外,省委如果真要追究责任的话,她确实会面临着难以承受的压力。

    陈洁雯又一阵眼花,怎么会这样?怎么会闹成现在的局面?怎么事事不顺?怎么都来给她添乱?她忽然又感觉胸口一阵翻腾,再也坚持不住了,双眼一翻,就昏迷了过去。

    众人见状大惊失色,乱成一团,打电话的打电话,向夏市长汇报的汇报,在人大会议即将结束的前夕,整今天泽市委陷入了混乱状态一书*记昏迷,市长前去抢险,现在已经无人主事了!

    还好,吴明毅担当起了重任,安排人手送陈书*记去医院。救护车一走,他抬头一看,心中打了个激灵,老天,下这么大的雪,夏市长一行在路上要注意安全才好。

    雪,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

    接到陈书*记意外昏迷的电话时,夏想一行已经驶出了天泽市,正在朝西北方向急速奔驶。车队前面两辆警车开道,后面两辆警车和几车救护车断后,夏想、杨剑、彭云枫以及金山县委书*记戴军伦、县长张洪亮等人坐在中间的中只车上,浩浩荡荡一行十几辆车,顶着漫天风雪,全速前进。

    因为事发金山县界内,戟军伦就必须随同前去了。一上车,他就电话指示县里迅速动员起来,先开展自救,只是因为开人大会议的缘故,县里主要的头头脑脑都来开会了,县里人手不足,没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就组织不起来!

    事态严重,出事现场又是人迹罕至的路段,还是一个过路的老乡发现了掉下山沟的汽车,打了报警电话,否则还不知道出了事故,由此可以断定,车上的人恐怕凶多吉少。而且现在雪越下越大,又给抢救工作带来了新的难题。

    夏想听到陈洁雯昏迷住院的消息后,心中也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无奈,关键时候靠不住,就会背后找事,他还能说什么?只好指示一定要全力抢救陈书*记,要组织最精干的医疗力量保证抢救工作的顺利进行车内的不少人都知道陈洁雯昏迷了,裴一风说道:“陈书*记太累了,她是累病了,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以为会有人响应,都至少抬举陈洁雯几句,不料无人响应,杨剑反而愤愤地嘲讽说道:“到底是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书*记就是书*记,又苦又累的危险工作不必做,还可以去医院休养,夏市长却要顶着大雪冒着危险亲自去事故现场………”昏迷的时机也是一门学问!”

    裴一风脸色一寒,想反驳几句,夏想说话了:“老杨,陈书*记年纪大了,今年风雪又大,事情又多,累得病倒了可以理解,不要乱说话,更不要感情用事。”

    表面上夏想必须维护书*记的权威,才能让省委相信天泽市委是一个团结的领导班子。

    杨剑不服气不是不服夏想,是对陈洁雯厌恶到了极点一把脸扭到一边,一言不发。

    裴一风心里也清楚这一次的事情弄砸了,明明说好让许凡华上,许凡华倒好,临阵脱逃,事先没有通气就直接提名了杨剑,现在成了僵局,不但惹翻了杨剑,将他彻底推向了夏市长的一边,还让杨剑的后台大发雷霆,看来真是不好收场了。

    得不偿失才是开头,谁知道接下来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关键是车祸事件千万别再闹大了,闹到省委闹上新闻媒体之后,谁来当鼻罪羊?许凡华虽然跑不了要顶罪,他也有份,夏市长才来不久,完全可以以不熟悉工作为由推卸得一干二净,然后再就此事大做文章的话,他也不好下台。

    裴一风忧心仲仲,诸事不顺,让他心烦意乱,抬头望向了窗外,不看不要紧,顿时吓了一跳,此时汽车已经进入了西部山区,放眼望去,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可见度只有不到几十米,而且地上的积雪已经有了一脚厚。

    裴一风心中一阵惊慌,往年天泽市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今年是怎么了?他不得不劝夏想了:“夏市长,再走下去就很危险了,我的意见是,就由我和杨市长到现场就行了,您就不必去了……”

    裴一风一开口,其他人都急忙附和,杨剑也清楚万一夏想出了什么意外,就是震惊省委的重大事故了,所有天泽市委的人都要负相应的政治责任。

    彭云枫也劝。

    夏想轻轻拍了拍座椅的扶手:“有了好处就上,有了困难就退,我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我是市长,是几百万市民的父母官,就要以身作则,就要做出表率。不说什么豪言壮语,我只想做到一点,就是在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在下面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老百姓的干警什么时候一抬头都能看到市长在现场指挥,我想哪怕我只是当一面旗帜,也要在风雪中高高飘扬……”

    夏想的话不是官话不是套话,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既不悲壮也不热血,却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沉甸甸地回响。市长也好,书*记也好,就是一面旗帜,只要旗帜不倒,精神就不倒,就是胜利的保证。

    裴一风紧握双拳:“杨市长,云枫,你们紧跟在夏市长身边,他要是有什么危险,我和你们算帐。”

    按游以裴一风的级别,他没有资格对杨剑这样说话,杨剑听了却没有生气,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车行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出事地点,下车一看,众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