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45章 风雪,风暴

《官神》 第945章 风雪,风暴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945章风雪,风暴

    地上的积雪已经有了半尺厚,而且看样子,雪势越来越大,没有停息的迹象。(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车祸的出事地点是一处不算太深的山沟,道路两旁也有不少树木,汽车的冲击力之大,横扫了十几棵手臂粗的大树之后,坠到了沟底。有七八名百姓站在路边张望,却没人下去救人。

    已经摔得不成样子的客车滚在沟底,依稀可见各种东西和横七竖八的人体散落一地,大雪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如果再过上几个小时,完全被雪掩盖的话,不注意看甚至就发现不了是车祸现场。

    夏想心情很差,车祸地点正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天泽市和金山县城一样远,而且离最近的村庄也有5公里,现在大雪又下个不停,给抢救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困难。而且看情形,恐怕车上的人凶多吉少了,就算受伤没死的,在大雪中冻了一个小时,也差不多冻僵了。

    夏想愤怒地看裴一风一眼:“老裴,好一个每年的惯例今年的清理工作,我怎么事先一点也不知情?”虽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但一想到50条人命就因为一个面子问题,一个有可能带来不安定因素的理由,就白白葬送在了山沟之中,他们再是盲流,再是闲杂人等,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他就不由怒火难抑。

    政治,不是全是升官发财的工具,不是没有人性的应付上级的手腕,有时候,也是对人性最直接的拷问,对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不顾百姓死活的最无情的鞭挞

    清场之前,确实没有向夏想汇报。也是陈洁雯的主意,怕的就是夏想节外生枝,万一他不同意清场,非要强压下来的话,也是麻烦,反正每年的惯例也是如此,再说又是小事一件,由许凡华出面,再有裴一风居中协调就可以了。

    没想到出了车祸,小事就变成了大事。

    裴一风无言以对夏市长的愤怒,他不能说陈书记说了如何如何,也不能把责任推卸到许凡华身上,只好含混地说道:“这个,这个问题现在不方便细说,等事后我一定会向您解释清楚。现在救人要紧……”

    夏想也就压下了怒火,吩咐戴军伦再紧急从金山县城抽调力量前来支援,他也顾不上发表动员讲话,只是大手一挥:“赶快跟我下去救人”

    “夏市长,您不能去……”杨剑、裴一风和彭云枫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叫一声,彭云枫离得最近,还伸手想拉住夏想,却落了空,夏想早就一马当先,纵身跳入了山沟之中。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尤其是夏想又是高高在上的市长,一直围观的山民本来担心路滑危险,才不肯下去救人,一听说连市长都亲自跳进了山沟,立刻就动员了起来,七嘴八舌称赞。

    “这么年轻的市长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还第一个跳下去救人,真是难得”

    “可不是,好人呀,我活了第一次见到市长救人。”

    “人家市长都不怕死了,我们老农民更得做出样子,不能让人小瞧了我们。”

    “就是,就是,安老五,快回村去叫人,你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多,喊一嗓子肯定管用。”

    “得了,我去喊一喊,就冲人家市长的干劲儿,我也得卖卖力”

    略过山民回家叫人不提,夏想沿着崎岖的山沟向下走,扶着路边的小树,坡度很陡,脚下又滑,一脚深一脚浅,几次险些滑倒。大雪掩盖了原有的面貌,一不小心就会踩上石头,即使如此,他也一刻不停,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沟底。

    歪倒的客车,抛出车外的人体,触目惊心,让他的心在颤抖,让他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不知怎的,还一瞬间想起了自杀的纪风声。

    到了沟底,夏想第一个冲到了车前。

    汽车的玻璃已经全部破碎,大概有十几人被抛在了车外。夏想先查看最近的一个人,是一个50多岁的老人,衣着褴褛,头发如乱草,一看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员。就算他没有父母,没有子女,甚至没有一个亲人,但他也是一个渴望温暖渴望生存的老人,他也不想抛尸荒郊野外——伸手一摸,已经死去多时了,身体已经冰凉

    第二个人是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孩子,他嘴中不停地向外涌出鲜血,生命正在离他远去,夏想伸手去摸的时候,他忽然睁开了双眼,一把抓住了夏想的手,吃力地说道:“叔,叔叔,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天泽市也不要我了?我不想死,求求你救救我”

    话刚说完,就又吐出一大口鲜血,眼见是不行了。

    夏想的眼泪夺眶而出,冲着漫天的风雪怒吼:“医生,医生”

    医生哪里有他跑得快?要不是夏市长身先士卒,他们连下都不想下来,太危险了。但市长都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们不敢不硬着头皮向前冲,一路上不知摔了几个跟头,才勉强来到沟底。

    可惜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救了。

    被抛出车外的十几个人,全部死亡,其中百分之六十是老人,其他还有妇女和孩子,年纪最大的60多岁,最小的15岁。

    人间惨剧

    裴一风指挥人手破开汽车,医护人员也不停地忙碌,此时夏想也没有一刻休息,他和所有人一起,忘了自己的市长身份,凭借年轻力壮的优势,从汽车中背出一个又一个伤者。

    只可惜,太惨了,车内的30多个人,死伤过半,三个里面,才能发现一个幸存者。最让夏想痛心的是,死伤者多是孤寡老人,他们都是面黄肌瘦,身上裹着又脏又破的棉袄,天泽市的冬天太漫长太寒冷,以他们的年龄能捱过冬天的寒冷已经是万幸了,没想到,躲过天寒地冻,却躲不过**,葬身在山沟之中。

    夏想除了心痛之外,对天泽市的贫困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如果天泽市稍微富裕一些,能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了养老院和福利院中,也不会有这么所谓的盲流被“驱逐出境”这些无依无靠的老人们,本该在福利院中安享晚年,本该享受着党和国家的关怀,却被人为地关照礼送出市,一场车祸就让他们又葬身深山之中

    这不仅仅是一起人为制造的事故,更是天泽市的耻辱追根溯源,也是天泽市的贫穷所致可笑的是,他想发展天泽市的经济,却还有人处处制造麻烦,设置难题,真是可笑之极。

    如果不是因为贫穷,不是天泽市在收容工作上做得不到位,偌大的天泽市,也不会容纳不下几十名流浪人员的生存和幸福,他们也不会抛尸荒野

    风雪交加,又身处大山之中,冷风刺骨。夏想胸中怒火高涨,热血沸腾,一点也不觉得寒冷,只恨不得使出浑身力气,能多抢救一人是一人。他下定了决心,此次事件绝对不会姑息,一定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严肃查处,绝不手软,哪怕涉及到陈洁雯,他也不惜和她闹翻。

    有些事情可以和光同尘,但有些事情不能退让,夏想就是夏想,坚守为人的底线。

    如果说纪风声之死让夏想反思在用人之上的失误,那么眼前的一场意外的车祸事件更是让他反思来到天泽之后的和光同尘,是不是太含蓄太温和了?难道仅仅是为了向家族势力掩饰他的真实的政治意图而不得不再三妥协?

    难道担任市长之后就不得不被成熟为一个十足的官僚,并且还要伪装,还要同流合污?

    不,夏想正在用力帮一个被变形的座椅压在下面的人脱困,费了半天力气也无法救他出来,而他一条腿被压断了,还在呻吟,明显快支撑不住了。

    夏想也不知是想事情想得心急,还是因为救人救不了而焦急,突然就大吼一声,一拳砸在座椅上,顿时皮开肉绽,右手鲜血直流。

    彭云枫吓了一跳,急忙叫医生来替夏市长包扎,夏想一挥手:“不用管我,快帮帮他,他快不行了。”

    夏想不认识此人,彭云枫却认识,惊叫一声:“田局长”正是市局副局长田星运。

    裴一风本来一上来就想先救田星运,不过见众人都是分散救人,谁容易救就先救谁,他也没好意思单独去找田星运。不过他现在不比以前了,肚圆腰硬,也不想亲自出手,但夏市长都亲自动手,他在一旁装模作样的指挥也不是一回事儿,就只得弯腰救人,心里还想,有一个年轻的领导也是不好,年轻人,身体壮,什么活儿都吃得消,又是领导,他干什么你就得跟着干什么。

    还是一个老气横秋的上级好,反正什么也干不动,就是瞎指挥,他也好跟着在一边也只动口不动手。

    不过只干了一会儿,他就真心佩服夏市长了。原以为夏市长是作秀,转念一想也不对,既没有上级领导在场,又没有记者,作秀给谁看?作秀从来都是给上级和新闻媒体看,不是给下属看。而且看夏市长不顾一切救人的拼命样子,裴一风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他是警察出身,当年也曾热血沸腾过,虽然在官场混久了,麻木了也官僚了,但本质上还是佩服真心干实事的领导。

    谁都有过为民造福的梦想,谁都不想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干部

    裴一风全身出汗,在抬出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女人时,年轻女人一下醒了,死死抓住了他的胳膊:“谢谢您,恩人,您救了我的命,我一辈子感谢您。”

    当上局长之后听多了感谢的话和马屁话,从来没有一句话和今天的话一样给他带来真实的感动,一瞬间,他不再当自己是公安局长,只当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点头回应了一句:“不用谢,是我应该做的。”

    一场在天泽市历史从未有过的最高级别的救援行动,在夏市长的带领下,公安局长、常务副市长以及市政府秘书长,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加入到救援之中,而且没有一个人摆花架子,人人使出了全力。

    夏想衣服被挂破了几处,右手鲜血直流。杨剑左胳膊挂了彩,血凝结在外面,冻成了冰。裴一风崴了脚,走路一瘸一拐,轻伤不下火线。彭云枫头上碰了一个包,连带眼睛也肿了起来了。市政府班子几名重量级人物,不管以前有过什么矛盾,不管政治立场是不是相同,现在都同心协力,感觉彼此之间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随后,附近的山民以及从金山县赶来的救援人马赶到之后,救援工作算是缓缓落下了帷幕。此次车祸,当场死亡35人,重伤10人,另外有5人轻伤,损失惨重。死亡人员中,年龄最大的65岁,最小的15岁。

    65岁,应该是安享晚年的年龄。15岁,才是如花的季节。结果都奔赴了黄泉,而且还是惨死在冰天雪地之中,让人唏嘘。

    等救援工作结束之后,裴一风等人指挥清理现场的时候,夏想一个人来到最小的死者的遗体面前,久久无语,心中悲愤而凄凉

    所有人都不敢上前打扰夏想的沉思,都知道夏市长脸上的沉重和内心的沉痛。裴一风甚至一瞬间还产生了动摇,要不要告诉夏市长实情?但随后理智又战胜了情感,他虽然和夏市长并肩作战过,但他知道,他和夏市长,终究不是一路人,彼此之间矛盾冲突远大于利益合作。

    不过不久之后,裴一风追悔莫及,痛恨自己当时就应该当机立断向夏市长表示靠拢,早一步说出真相,也不至于有今日的下场

    救援工作一结束,夏想和裴一风、杨剑等人就冒着大雪,回到了天泽市,留下戴军伦等人继续处理善后事宜。一路上夏想一脸严肃,一句话也没有说,裴一风就知道,事情不会善罢干休,关键还有,人大会议还没有宣布胜利闭幕。

    市委书记住院,市长、常务副市长外出救人,人大主任史大海乱了方寸。市委方面还好,吴明毅能挑大梁,政府方面,许凡华心神不安,一点也指望不上。

    许多人都十分担心,听说抢救工作已经结束,夏市长正在返回,天知道夏市长回来之后,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暴</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