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54章 风动,火起

《官神》 第954章 风动,火起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954章风动,火起

    夏想并没有立刻回去,为官之道,必要的矜持还是必须保持的,关键还有,他和严小时、杨威的考察工作还没有结束。(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严小时瘦了不少,尽管化了淡妆,但因为夏想离得近的缘故,还是能看到她脸上的疲惫和眼神中的憔悴。也是,她一个人在燕省拼搏,心事又重,又没有知心朋友,再苦再累也一个人承受,而且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确实身累心累。

    也看了出来,杨威对严小时迷恋得不行,脸上的笑容一直盛开,跑前跑后十分殷勤,严小时却还是淡淡的神情,对杨威没有一个笑脸,只有面向夏想的时候,才微微有点笑意,但也很勉强。

    夏想心中叹息,严小时是所有喜欢他的女人之中,心里最苦的一个。她对他的态度转变完全是因为古玉,但现在古玉已经出国,似乎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大山没有了,实际上他也清楚,他和她之间还是隔着千山万水。

    夏想一行站在一处高岗上,远望一望无际的草原。3月的草原,还是一片枯黄,雪还未化,冷气逼人。草原风大,吹得严小时风衣的下摆急速摆动,平白给她增加了出尘之意。

    “有时想想,出家也挺好。”严小时突兀地就说了一句,“草原确实辽阔,让人也心胸开阔了不少,我决定,投资5000万,要在大草原上建造一座世外桃源,用来安放我的梦想……和爱情。”

    最后一句说得荡气回肠,就让夏想也心中一动,不由暗叹一声,说道:“小时,不要太累了自己。凡事看开就好,欢迎你来天泽投资,以前的许多事情,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

    杨威在一旁看了看严小时,又看了看夏想,明白了什么,眼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失望:“夏市长,严总,我到旁边抽支烟。”他笑了一笑,独自跑一边伤心去了。

    杨威留恋花丛多年,自认万花丛中过,寸草不沾衣了,没想到对严小时一见钟情,而且爱得不得了,真让他动了娶她为妻并且为她收心的心思。不料严小时心有所属,竟然还是他最尊重的夏市长,就让他心里很不好受。没办法,谁让夏市长太优秀了。而且也不怪严小时,毕竟她认识夏市长在先。

    算了,多情自古空遗恨……

    还是彭云枫识趣,一路小跑过来递上风衣:“夏市长,风大,小心着凉。”第二秘的称号不白叫,他比徐子棋还有眼色。

    徐子棋面有愧色,小声对彭云枫说道:“秘书长,我得向您多学习,刚才我也想到了,但行动上慢了一步,还是没能做到眼到手到。”

    彭云枫拍了拍徐子棋的肩膀:“也就是夏市长用人比较宽容,子棋,你很幸运。”

    这一句话意味深长,徐子棋不免汗颜。

    夏想接过风衣,替严小时披上,严小时点头致意,又说:“再走走?”

    夏想知道她的意思,两人就朝草原深处走去。徐子棋算是开窍了,忙告诉司机开车跟上,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以便领导走累了随时要车。他和彭云枫、杨威就跟在后面。

    夏想和严小时边走边谈,说起了严小时最近的生意,还有范睿恒和范铮。

    生意一切都还不错,严小时也是资产过亿的亿万富姐了。但财富的增加显然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快乐,她比夏想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多了太多的心事和愁眉。

    还好,说了一会儿话,严小时可能又觉得和夏想之间恢复了以前的感觉,笑问:“古玉出国,是不是因为她对你失望了?”

    “她想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我早就对她说过,她想走,我绝不拦她,给她想飞的自由。”夏想也笑了一笑,“古玉太单纯了,她的心里藏不住忧伤,不象你,你有时太累了自己。”

    “我愿意,要你管”严小时突然就娇嗔了一句,“女人和女人不同,男人都想有新鲜感,要是全世界女人都一样,男人还会喜新厌旧?”

    夏想就伸伸手,无奈地笑了。

    严小时继续说:“我就是过不去心里的坎,一个人苦了累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他一边假装对你好,还和你同住一屋,假装柳下惠,一边和别的女人上了床,你说换了是你,会不会也对生活失望,而且好象心里有什么东西打碎了一样?”

    夏想无言以对,他和严小时在京城宾馆的一夜,确实是波澜不惊的一夜。和古玉之间发生的事情,有意外也有命定的巧合,人与人之间就是如此,该来的总会来,不该的来,就也许永远不来。

    “晓木现在怎么样了?”夏想很久没有梅晓木的消息了。

    “他回京城了。”严小时轻轻摇头,“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我对他没有感觉。别提了,因为和梅晓木没成,范书记还冲我发了一通火,说我眼太高,心太野,不现实。”

    说范书记而不喊姨夫,由此可见在严小时心目之中,范睿恒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范睿恒不但现实,而且还是太现实了,他以前对严小时就是不冷不热,又见有机可乘,就想让严小时和梅晓木结婚,也好借机和梅家联姻。堂堂的范书记,也有看不清形势的时候,就算严小时嫁入了梅家,梅家也未必就能接纳他,家族势力对于联姻之事看得很淡,不会因为婚姻而改变政治立场。

    况且他一直对严小时并不热心,严小时对他也没有多少亲情,嫁入梅家,能为他带来好处还是坏处还未可知。

    从这件事情上夏想也对范睿恒看轻了一眼。

    严小时近来和范睿恒来往很少,夏想也没有从她嘴得知多少范睿恒的动向。还好范睿恒担任省委书记之后,一直还算温和,也和夏想上一次利用刘俊事件试探他有关,让他知道在燕省想说一不二,很难,而且燕省离京城太近了,只有低调务实才能让中央放心。

    至于范铮,还在走学者型的道路,也算比以前进步了不少,变得更世故更圆滑了,但还没有结婚。不过听说要和一位中将的女儿定亲,就让夏想感叹,范睿恒还是走向了联姻的道路。

    对于范睿恒和范铮,他不想过多评价。但对于燕省的局势,还是隐隐有些担忧,因为无风起浪也好,有人故意散布消息也好,有关宋朝度调离的消息,传得越来越离谱,甚至还有人说宋省长会调往京城,降职使用。更有人说,宋省长将会调到西北偏远省份,最大的可能是接任吴才江,而吴才江有望到南方某省担任省委书记。

    如果说以上传闻只让夏想担心并不是十分操心的话,有关曹永国的可能动上一动的消息,就让他难免操心了。因为一如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样,小道消息说,曹永国有可能前往齐省扶正,担任省长。

    能迈入正省级高官的序列,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但齐省的省委书记是邱仁礼。早先邱仁礼说过,希望能和曹永国搭班子,如果传闻是真,那么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暗中拉了曹永国一把的就是邱家。

    人情太大了,不好还。夏想宁可愿意让岳父再晚一年迈入正部,也不愿意承邱家的人情。邱家的用意深远,等于是要将他完全绑死在家族势力的战车之上。

    但他又无法反抗,而且他和岳父通话的时候,岳父并不反对到齐省上任。也是,他完全可以理解由副省长终于迈进省长的喜悦,有多少副省级干部终其一生都无法扶正。

    夏想又不好劝岳父什么,就算亲如翁婿,也没有劝别人不要升官的,不是当事人,是无法体会升迁的迫切心情的。

    不过还好,现在不管是宋朝度的动一动,还是岳父的动一动,都暂时只是干打雷不下雨,没有切实的消息传出。但政治上的事情往往风云变幻,真真假假还真让人难以分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烟消云散,没人再提了。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真的下来一纸调令,传闻成真。

    省部级干部的调动,也许以前是天大的事情,近年来或许是政治越来越透明的原因,每年似乎都有几起,别说是他,就是一般百姓也司空见惯了。当然,他也见惯了,如果不事关他的切实利益,谁爱调动就调动去,但现在两人都和他有密切的关系,不关注都不行。

    燕省的局势也算是平稳过渡了,眼下正在平衡期,宋朝度不走还好,能够维持一个微妙、平和的局面,如果宋朝度一动,不但对他本人的政治前途会有负面的影响,燕省的局势也会再次迎来一个动荡期。

    高晋周资历不够,中央有可能会空降省长,又将是一番政治较量和重新站队。

    不是夏想想要看到的结果,但他又人微言轻,影响不了大局,只能袖手旁观,问题是,难不成总理会任由别人摆布宋朝度?再置之不理的话,就太让人心寒了。

    收回了思绪,夏想见严小时一双大眼睛重新恢复了生机,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不由笑了:“看什么看,我脸上又没有大草原。”

    “你沉思时的样子,最迷人最让人向往了,非常有男人味。”严小时莞尔一笑,半真半假地开了一句玩笑。

    夏想哑然失笑。

    正和严小时继续说笑的时候,远远传来了徐子棋的声音:“夏市长,金记者要见您……”

    金颜照来了?夏想回身一看,见金颜照一身精干打扮,站在远处,飒爽英姿,几如草原上的英雄儿女一样,差点就让他失笑出声,她这又是哪一出?

    被徐子棋和彭云枫放行之后,金颜照几步小跑来到夏想和严小时面前,她先是上下打量了严小时几眼,才对夏想说道:“夏市长,有件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

    严小时认识金颜照,凡是关注夏想一举一动的有心人,都会知道金颜照几乎就相当于夏市长的御用记者,当然,还有兰敏敏。她并不认为金颜照和夏想之间有什么,她了解夏想的为人,因此对金颜照审视的目光抱以一笑。

    严小时也能猜测夏想重用金颜照的用意所在,官场上自有潜规则,尤其是在上新闻的时候,有一条原则是老大优先制,就是在场的领导之中,谁的级别最大,谁就是新闻事件中的男一号。比如说夏想和陈洁雯同时出席一个会议,那么一号人物只能是陈洁雯一人,整个新闻画面都会以她的形象和发言为主,夏想即使露面,也不过定格几秒钟,讲话什么的都会略过。

    但市长自有市长的权力所在,有御用记者的话,出行的时候,他就是最大领导,上新闻的话他就是唯一的男一号了。以严小时所想,夏想也是借重用金颜照和兰敏敏的手段,来突出他在天泽市的实干形象。

    不过夏想更深层的用意,严小时也不得而知。

    夏想就冲严小时微一点头,就和金颜照来到了一边,他知道金颜照急急来找他的原因,也不明说:“颜照,有什么事?”

    “原野本来答应得好好的,谁知道他这个人不可理喻,非要来天泽市,说什么也要见您一见,我拦不住他。对不起夏市长,是我的工作没做好,给您添麻烦了。”态度还算周正,又一脸委屈,摆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换了别人,如果在领导面前许下大话之后,又把工作弄砸了,肯定会在领导眼中大大的失分,甚至有可能从此将你拉进黑名单。

    到底是原野出尔反尔,还是本来就是他和金颜照事先商量好的一出好戏,夏想不会先下结论,他会根据实际情况得出自己的判断。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想在天泽市折腾出风浪,没那么容易。

    “见我可以,我一会儿就回去见他。不过我可事先声明,如果他是闲着没事来天泽耀武扬威的话,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我会让他在国内一句话也说不出去”夏想脸色一寒,不无威胁地说道。

    金颜照被夏想一吓,也变了脸色:“没有,没有了,他来其实是向您告密来了。”

    ……以后有研究夏想履历的专家将原野事件引申为夏市长到天泽市上任的第三把火。</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