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64章 局部引发全局

《官神》 第964章 局部引发全局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964章局部引发全局

    夏想对曹永国的感情,十分复杂。(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虽说曹永国并不是他仕途上的领路人,但在他不名一文的时候,岳父并没有反对他和曹殊黧的交往,而且当时以厅级干部的身份,对他以礼相待,虽然也有是乡亲的因素在内,但岳父的为人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正是曹永国的淳和忠厚,才养育了曹殊黧一样聪慧娴淑的女儿,也为他养了一个完美的贤妻良母。他一人在燕市刚刚闯荡的时候,也正是曹永国以温和宽容给了他家一样的温暖,让他和曹殊黧之间的恋爱,水到渠成,几乎没有遭遇任何阻力。

    惊闻岳父病重住院,夏想也是一下惊愕当场

    宋朝度也十分震惊:“要不要我安排车送你们去西省?永国太劳累了,希望他能平安无事。”

    宋一凡不顾曹殊黧在场,一把拉住夏想的手:“我陪你去,夏哥哥,你别慌乱,要镇静。”

    夏想微一惊慌就镇静下来,简单问了一下病情。曹永国是常委副省长,西省肯定会抽调最精干的医疗人员进行抢救,他和曹殊黧肯定要赶去,但也不能慌乱,乱中容易出错。

    宋朝度二话不说拿出了手机,直接打给了邢端台:“端台,永国的情况怎么样了?夏想正好和我在一起吃饭。”

    邢端台是西省省长,和宋朝度关系莫逆,也不客套:“已经抢救过来了,情况稳定了。永国是累病的,我没有照顾好他,替我向夏想同志表示慰问……说声抱歉。”

    前一句是官腔,后一句就真心话了。曹永国去西省确实是帮助邢端台去了,他累病了,邢端台心中有愧也正常,还算有人情味儿。

    夏想就接过电话,客气了几句,问了问病情,得知没有生命危险时,才放了心。而且事态没有扩大,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没有几人知道。邢端台方方面面考虑得非常周全,唯恐曹永国的病情影响他下一步的升迁。

    夏想就又表示了感谢,邢端台办事滴水不漏,他无话可说,只有感谢了。

    连夜,夏想一家人就驱车直奔西省而去,好在燕市离西省省会锦城也不远,不到200公里,只是高速公路多半穿山而建,车速不快,三个多小时才到。夏想还不忘对李爱林表示了感谢:“老李辛苦了。”

    “不辛苦,夏市长您别客气,我应该的。”李爱林现在对夏市长的敬爱发自内心,因为夏市长确实对下面的人一点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说话平和,还能事事想得周到,年纪又这么轻,确实难得。

    而且他是从燕省省委直奔西省省委,真是长了见识了。累点苦点没什么,只要能为领导服务好就行,曹省长又是累倒在工作岗位上,就更让他肃然起敬了。

    汽车直接驶进了西省第一医院,刚有人想阻拦,就见邢端台一脸凝重走了出来,就吓了不少人一跳,什么人面子这么大,让省长亲自出面迎接?

    夏想见邢端台给足了面子,也忙客套几句,邢端台认识夏想也快十年了,知道夏想以后必定大有前途,在他面前也不摆省长架子,就以长辈的身份说道:“小夏,永国病发住院,也有我的责任……”

    到了特护病房才发现,西省省委书记蒋雪松也在。曹永国一病,西省一二号人物都在,算是面子不小,也从侧面证明了曹永国的为人和能力。

    夏想就向蒋书记也表示了感谢。

    蒋雪松今年55岁,担任省委书记有三个年头了,据说有可能向上升一升,他态度和蔼,对夏想先是表示了慰问,又代表省委省政府表态,大多是官话套话,但场面却是做足了,也让夏想暗暗感叹,岳父确实不错,能在西省有现在的局面,和他的个人能力和人格密不可分。

    曹永国已经醒来了,并无大碍,见夏想和曹珠黧连夜赶来,还责怪他们不该冒失,大晚上的,万一出事多不好。王于芬眼睛通红,显然哭过了,一见曹殊黧,就又要掉眼泪。曹殊黧就和她到一边说话。

    众人都告辞而去,夏想就想借机和岳父谈谈,想让他以病情为由,暂时缓一缓迈向齐省的脚步。

    “爸,不行就先休息一段时间,工作上的事情,就先放一放,也不急。什么都不如身体重要,您还有的是机会……”

    曹永国不解地看了夏想两眼:“你和我说实话,怎么总是反对我到齐省?”

    “齐省是邱家的地盘,您去,肯定是和邱仁礼搭班子,邱家在背后推了您一把,肯定是有想法的。”有些事情不好明说,但夏想相信岳父能听得明白。

    “我的立场也是平民立场,你的意思我明白,但官场中人,谁都会抓住眼前的机会,平民一系没人推我,邱家伸出了手,我握上了,是投桃报李。我不握上,是不识抬举。我不握邱家的手,不仅得罪了邱家,就是平民势力也未必会领情,明哲保身不是进取之道。”

    夏想默然无语,心中却暗暗赞叹,岳父比以前在政治上更成熟,也更有远见了,他说的其实也不无道理。又深入一想,或许是他太多心的缘故?又或者是岳父太迫切想要扶正的原因,总之不管如何,他清楚他是说服不了岳父了。

    “最好还是休养一段时间,也别太劳累了,您是曹家的主心骨。”曹殊君已经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在省财政厅上班,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有什么政治上的作为了。曹殊黧更是没有可能从政了,曹家只能靠曹永国支撑了,曹永国不倒——他倒不是指望岳父能在仕途上帮他多少——但至少曹家有一棵遮风避雨的大树。

    曹殊黧也过去劝说:“爸,要听话,最少休息半个月。”她的口气不容置疑。

    夏东也乖巧地钻到曹永国的怀中:“姥爷,回燕市陪东东玩,好不好?东东想你了,你总不陪东东。”

    谁的话都不如夏东的话管用,曹永国一下心软了:“好吧,就休息半个月。”

    因为岳父的意外生病,夏想必须要多停留一两天再返回天泽,徐子棋和彭云枫都分别打来电话,天泽市暂时一切平静,除了徐部长前来省委开组织部长会议之外,没有别的事情发生,跑马县也没有消息传出……

    当然不会有消息了,夏想才离开天泽市一天,事情哪里这么快就有转机?

    据他估计,跑马县的事情少说也要一周时间才会有具体眉目。

    晚上,夏想亲自守夜,让曹殊黧和王于芬回去休息,他也尽尽应有的孝道。

    第二天一早,病房中就热闹起来了,挡住了前来看望的下级,但挡不住听到消息之后打来的问候电话,而且有些电话又不能不接。

    比如陈风。

    陈风的声音很震惊:“永国,你的身体一向比我还结实,怎么会?以后可要注意身体,身体是**的本钱……小夏也在?好,我和他说两句。”

    陈风在山城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合作得还算不错,没有夏想担心中的不合拍,也许是陈风年纪增大,性格中的棱角也消磨了不少。

    和陈风没说几句,胡增周的电话又打了进来。随后,曾经和曹永国有过同事关系的燕省的省市两级领导都纷纷打来问候的电话,有人是看曹永国的面子,有人是因为夏想的面子。最后差不多打进来的几十个电话,夏想的关系占了一半左右。

    曹永国就自嘲地一笑:“我好歹是你的长辈,还是副省长,你才是市长,面子就快和我一样大了……”

    夏想也知道岳父绝对不是抱怨什么,语气中还有一丝得意,也是为他感到自豪,其实他还没说事情还没有传开,万一有心散布出去,打来电话的人会更多,而且他的关系就会越来比重越大。

    到了中午,宋朝度的电话打了过来。

    如果说宋朝度的电话还在意料之中,范睿恒的电话就多少让夏想感到意外了,因为范睿恒和曹永国之间并无交情。要说看在他的面子上,似乎他的面子在范睿恒眼中又没有这么大,不管范书记是出于什么目的,人家打来电话就是抬举,就得客气。

    然后就又有王鹏飞、高晋周等人的电话,忙得不可开交。

    下午时分,一个关键的电话打了进来,居然是邱仁礼。

    邱仁礼消息也真够灵通的,先是叮嘱曹永国养好身体,然后又交待夏想不行的话就到京城就医,他安排医院。其实以曹永国的级别,想去京城的医院,随便进的,邱仁礼之所以热情地主动揽事,不过是卖一个人情而已。

    估计还有下文。

    果然,邱仁礼又点到了齐省:“永国,齐省的气候比西省强,有海,天气不干燥,你来齐省,也有益于身心健康。”

    “邱书记的建议不错,我也希望有机会去齐省走一走,看一看。”

    “哈哈,只要永国想来齐省,我举双手欢迎。”邱仁礼顿了一顿,“就怕夏想会有什么想法,上次我和他谈过,似乎他有点什么顾虑。”

    曹永国暗暗震惊,以邱家的实力,还要在意夏想的看法,夏想不过是一个市长而已,也许在普通百姓眼中他高高在上,但在邱家看来,正厅级,稀松平常得很。

    能让邱仁礼说出以上的话,就算有开玩笑的性质,也证明他对夏想的意见非常在意

    夏想的仕途之路走得表面上很顺,实际上险象环生,曹永国也心里有数。他不是不想帮夏想,而是觉得他和夏想之间在政治理念和执政手腕上,区别很大,无法达成共识。再深想的话,夏想结识的高层甚至比他还多,根本也用不着他出手。

    而对于夏想和四大家族之间的利益纠葛,以及和总理之间的默契,曹永国所知很少,所以即使他现在是堂堂的常委副省长,还有望下一步正式迈入正部级的行列,还是为夏想的影响力而震惊。

    放下邱仁礼电话,就清静了不少,夏想却又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

    邱绪峰对曹永国的病情只是简单一问,话题就立刻转到了天泽中药上:“夏想,跑马县的卞有水是不是不会办事?我刚打电话批评了他一顿……”

    ……卞有水还能和邱家扯上关系?再一想夏想又明白了,邱家的天泽中药就在跑马县,卞有水是被邱家收买也好,还是原本就是邱家的人也好,以邱家的实力,想要拉拢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不过是举手之劳,再一想在京城有冲突的时候,邱绪峰明显偏向陈洁雯的立场,再联想到邱家和国涵清还算密切的关系,许多内在的联系就呼之欲出了。

    夏想就打起了太极:“卞有水?我想想……跑马县委书记,他挺不错的一个人,把跑马县治理得有声有色,怎么又不会办事了?”

    邱绪峰嘿嘿一笑:“事情我也听说了,他也是一时糊涂做了傻事,现在后悔了。我刚才批评他的时候,他态度很诚恳,连说以后一定多向夏市长请示汇报。”

    有些事情事后后悔也是无法弥补的,有一句话说的就是——悔之晚矣。夏想不会明说,但还是继续打哈哈:“那他倒是多想了,好好当好他的县委书记就行了,没有必要常向市里跑……绪峰,你最近怎么样?”

    邱绪峰颇感无奈,夏想明显不给他面子,不肯原谅卞有水,毫不夸张地说,一步不也肯退让,他也心里不太舒服:“实说了,天泽中药是邱家的产业,杨市长现在想拿天泽中药开刀,苗头不太好,我不好直接跟梅书记说什么,夏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用多说了,也只有你能制止杨剑。”

    原来根源在杨剑身上,邱绪峰以为杨剑是受梅家指使故意刁难天泽中药去了,他的想法太宏观了,实际上问题出在卞有水本人身上,和家族利益冲突并无直接关系。

    邱绪峰不可能对天泽的局势了解得十分透彻,毕竟他是局外人。卞有水甘愿成为政治牺牲品,也怪不得别人下手整治他,自作自受。

    夏想本想含蓄地点一点邱绪峰,不料邱绪峰随后竟然说了一句让他非常不快的狠话……

    PS:今天三更完毕,胜利完全任务,在昨天爆发了2万字的前提下,今天依然万字不少,兄弟们,适当用鼓励一下,谢谢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