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79章 复杂了(第一更,求月票!)

《官神》 第979章 复杂了(第一更,求月票!)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第一更,求!)

    谁也没有想到,裴一风会直接在常委会上当众说出何泽林参预了贩毒的话

    相当于事情直接暴露在所有常委的面前,公开化了,想要掩盖是绝对没有可能了。(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也从侧面印证了一点,裴一风不想捂盖子了,他是故意公开透露,就是要将事情摆到桌面上。

    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跑马县的盖子一旦揭开,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内幕都浮出了水面,难道说,跑马县真的要底朝天了?

    至少现在已经牵涉到了公安局长,再深挖的话,不一定会牵连到谁。

    陈洁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也对裴一风的意图心知肚明,知道裴一风要置身事外了。夏想确实不简单,也许他早就掌握了证据,但一直不发作,就是要找一个非常恰当的时机,不但要让皮不休使不上劲儿,也让裴一风不成为绊脚石。

    果然,裴一风不但不是绊脚石了,还成了顺水推舟的人。

    但跑马县闹得动静再大,卞有水和张和兴至少要保一个,不能两个人都下台。陈洁雯摆手说道:“先散会,跑马县的其他问题,书记办公会上再研究。”

    书记办公会就是书记的特权,是少数人制定游戏规则的会议,也是将一部分实权不大的常委排斥在外的最好的手段,同时,更是将部分事情真相隐瞒在小范围的内部会议。

    别的常委不服气也没有办法,同样是常委,因为实权的不同,权力相差太大。

    但就算没有资格参加书记办公会,所有人都心中有数,跑马县的问题,恐怕要全面引爆了。

    开完常委会,紧接着就召开了书记办公会,与会人员陈洁雯、夏想、吴明毅、裴一风、陈天宇等,刘风声再次旁听了会议。

    书记办公会上,陈书记又恢复了常态,而且又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就让裴一风暗暗惊奇,陈书记也不简单,能很快恢复镇静,而且还能重新拿出一把手的权威,看来,她已经想好了对策。但问题是,陈书记的底气又来自哪里?

    陈书记的底气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她下了常委会之后,又冷静了下来,觉得她还是历练不够,在面对夏想的连环手腕时,不应该失态。因为跑马县的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夏想发现了也没有什么,不管如何处理,最终都要经她的手,绕不过她。

    只不过她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才有点惊惶失措罢了,联想到卞有水和张和兴的为人,跑马县的事情肯定折腾不起来,何泽林可以牺牲掉,再向上,就谁也查不到了。

    说到底,天泽市她还是一把手,一把手就得掌控大局,就要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说一不二。一想起刚才在常委会的失态,她就痛恨自己有点太不理智了,都掌握天泽市好几年了,夏想才接触到皮毛,他能翻了天去?

    再说跑马县的天泽中药又涉及到邱家的利益,邱家不会放手不管的。

    另一方面,有一个新的动向给她带来了更大的底气,许凡华自知已经在天泽市呆不下去了,已经向省委提交了申请,主动提出要调离天泽,省委已经透露出风声,原则上同意。

    以上不算是让她高兴的理由,让她最为期待的是省委拟任命战劲鹏为新的常委副市长人选。

    战劲鹏有三重身份,一是他年轻,今年才33岁,是太子党,二是他是金颜照的男朋友,三是他是白战墨的好朋友。

    不管是哪一重身份,他对夏想不可能有好感,而且他是团系的太子党,他的父亲是国内极有手腕并且有实力的人物之一,虽然还不是九巨头,但也是政治局委员,而且还手握重权。

    战劲鹏的到来,相比许凡华更能对夏想形成牵制。而且陈洁雯也听说,因为白战墨,战劲鹏对夏想不屑一顾,没有一点好印象。更有传言说,战劲鹏对金颜照总和夏想在一起,颇有微辞。

    因为以上原因,陈洁雯稍微深呼吸几口之后,就又恢复了自信。

    书记办公会其实没有讨论太多的内容,只是简单地听取了刘风声汇报了案情,又听取了裴一风对刘一九抓获杜不三的处理意见,最后达成了共识,继续深抓案情,由纪委和市公安局成立联合办案组,市纪委由刘风声牵头,市局由历飞牵头——本来陈洁雯想定刘一九,但裴一风声称历飞在基层工作时间长,办案经验丰富,刘一九更适合侦破——陈洁雯知道裴一风卖了夏想一个人情,但在一些小事上没必要计较,也就没有反对。

    历飞还没有正式上任,就已经重任在肩了。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绝不徇私。市委的意见很明确,绝不会为任何违法乱纪的人开绿灯”陈洁雯的话掷地有声,至少从表面上,她做到了一个市委书记应有的本份。

    会后,所有人都感觉十分沉重,因为都清楚,围绕着跑马县的问题,又将是一场难解难分的较量。陈天宇还好说,他是市委的大管家,基本上不会具体插手。吴明毅心情不好,如果最后涉及到了卞有水,他又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更不好决断的是裴一风,他知道很多内情,但还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关键还有,不知道哪个环节会把他也牵涉进去。虽然说他自认事情做得很隐蔽很干净,但谁也不敢保证哪里会有蛛丝马迹留下。

    裴一风也知道他目前的立场很危险,想左右逢源,但最大的可能往往是双边不讨好。但身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在纪委常务副书记查明了范明伟陷害副乡长的情况之下,在市长掌握了赖光明是跑马县最大毒头的内幕之后,他不表现出一个局长应有的公正立场,上,有愧于他的身份和职责所在,下,他也对不起身上的一身警服

    走走再说,看事情到底会发展到哪一步裴一风忧心忡忡,走了几步才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夏市长,下午历飞同志前来上任,我去接他一下?”

    裴一风本是客气话,他是局长,用不着纡尊降贵亲自去迎接,不料夏想却说:“我本想亲自去接他,不过下午实在是走不开……”

    裴一风没办法了,只好答应:“就不劳您了,我去好了。”

    ……

    夏想下午确实有事要忙,否则他肯定要亲自接历飞一下。因为连若菡来到了天泽,准备正式兴建花海原别墅。

    连若菡来天泽,夏想必须推掉一切应酬,亲自作陪。连若菡是谁?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之一。

    4月中旬的草原,处处绿意喜人,夏想没带司机和秘书,只身一人陪连若菡在草原中散步。春风吹拂,虽然微有寒意,但还是十分清新,让人心情放松。

    刚刚经历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现在就有了休闲一刻,夏想还是十分感激连若菡出现得真是时候。他轻轻揽住连若菡的腰,反正周围人也不多,没几人认得他是市长。

    连若菡对草原指指点点,说起以前在坝县的趣事,恍然如昨。不过现在的连若菡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有点孤僻有点激进的女孩了,她虽然还是个性十足,但温柔了许多。

    “想想当时还真是傻,竟然看上了你,还那么死心塌地。现在我眼界宽广了,才发现世界上好男人多得是,不过后悔也晚了,孩子都和你生了。你说你,我大好的青春都给你了,你怎么报答我?”连若菡感慨完毕,就开始打趣夏想。

    夏想就嘿嘿直笑:“我放手,天高任你飞,外面帅哥多得是,你大有选择的余地。”

    “去你的,一试你就试出来了,你嫌弃我了是不是?告诉你夏想,我还不是黄脸婆。”连若菡抬腿就踢,还是和以前一样任性。

    夏想忙躲开,才不会让她踢住:“注意一下形象,好歹我也是堂堂的市长,还动不动被女人欺负,有损党员干部形象。”

    连若菡才不怕他:“你在别人面前有形象,在我面前没形象。你在台上人五人六地讲话,在我面前就是急巴巴地想上床。”

    夏想大汗,一想以前还真是如此,主要也是他和连若菡聚少离多,一见面难免急了一些,男人都是一个德性,他也正当年,不急才不正常。

    不过连若菡拿这事来揶揄,身为堂堂的男人,岂能被女人逼得无路可退?夏想见左右无人,就一把抱住连若菡:“怎么着,想让我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

    连若菡一把挣脱,咯咯一笑:“别想好事了,我才不和你野合。”

    连若菡身材依然完美,一连串的笑声在远处回荡,踏在青青绿草之上,她曼妙的身姿飞舞,犹如一个不真实的梦境。

    夏想也没追上去,而是呆立不动,一心欣赏。蓝天白云,绿草美人,多么赏心悦目的美景……可惜,电话不合时宜地响起。

    如果是公事,夏想决定坚决不接。只看了一眼号码就愣住了,是国外来电,难道是古玉,一看号码似乎不对,就迟疑着接听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