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86章 责任

《官神》 第986章 责任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一路上,由杨剑向督察组负责人王昌永详细介绍了跑马县违规操作土地的经过。(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王昌永挺年轻,努岁左右,戴上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只是耐心地听杨剑介绍,不打断,不插话,不发表意见,似乎是对违规土地的问题没有任何偏向的立场。

    跑马县都四处火起了,不乱才怪。现在应该改成跑驴县了…………

    卞有水火烧眉毛,张和兴夹急火燎,两个人都和热锅上的蚂蚁没有两样,不过还好,都保持了足够的冷静,不至于成了没头苍蝇。

    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两人的控制范围,几处大火同时燃起,一下就烧透了跑马县的天,如果算是夏市长新官上任的第三把火的话,火势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如果是平时还好,违规土地的善后工作,他们已经做足了文章,但现在时机不对,正好是何泽林自杀之时,平白就增加了许多变数。

    卞有水心中的底气就不是很足了。

    一见是夏想和杨剑陪同督察组前来,更让卞有水心中又打鼓又敲锣,知道眼前的一关不太好过了。他陪着小心迎上前去,想小声向夏想问个详细,却见夏市长使了个眼色,表示不便现在接触,他就只好公事公办了。

    夏市长也不作主,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王昌永怎么做,他就指示怎么做,显然不是仅仅做做样子,而是真正开诚布公了。

    王昌永此时才多看了夏市长几眼,似乎才相信天泽市方面对违规土地问题不逃避不推诿,态度之好,完全出乎他的意外,他还以为天泽市至少也要想方设法掩盖一二,最不济也要找一些托词来推卸责任。

    市委不推卸责任,意思就是要牺牲跑马县了?王昌永的目光就在卞有水和张和兴身上多扫了几眼。

    卞有水心想有夏市长陪同,他连作弊送礼的机会都没有,不知道王昌永能不能收买?在他看来,谁都可以收买,只要肯出大价钱。

    只是事发突然,他都没有任何准备。

    一行人来到了天泽中药违规土地现场,见许多违规土地已经拆除了一些临时建筑,七零八落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好好的农田糟塌得不成样子,看了让人心疼。此时本来是春耕大忙的季节”但大片大片的土地都荒废了,作为农民的儿子,夏想深感痛心。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车没有节制地胡乱批地卖地,结果土地只是成为赚取利润的工具,并没有真正带来经济价值,倒手几次,似乎很繁荣,实际最后亏的都是银行的钱,是国家的钱。

    银行的钱是老百姓的存款,是老百姓的血汗钱。难怪有人说,傻瓜存钱让聪明人去huā。虽然话很难听,但也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都是农用土地,农用地是一条红线,不能碰!”,王昌永终于说话了,一说话”就让卞有水的心沉到了谷底,“政府占用农民,亩地租金每年,心多元,而转手卖给房地产开发商每亩高达的多万,政府都成了企业了。总*理在许多场合都强调过,要与民分利”不要与民争利……”,夏想一下就知道了王昌永的政治立场!

    卞有水忙不迭向王昌永解释说明,声称县委方面并不知情,都是政府方面牵头进行的规划小,是政府和天泽中药之间的交易……言外之意就是将责任全部推卸给了政府班子。

    张和兴脸色很不好看。

    夏想也不懒得去看他们的窝里斗,正想借机走开,电话正好响了”一看是邱绪峰来电,心想来耶家的动作挺快。

    “夏市长,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你身为市长”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何必呢?”,邱绪峰的语气尽管很克制,但夏想依然听出了怨言。

    “邱部长,不是闹大不闹大的问题,是纸里包不住火。”夏想也感念邱家以前对他的情谊,有必要解释几句,“上次说过有一个月的缓冲期,但突然出现了意外,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

    邱绪峰沉默了半天:“邱家会查清谁是幕后推手,会记上一笔帐*……”

    夏想也就回了一句:“看到荒废的大片的土地,我觉得天泽中药也该受罚。做错了事情,就得认错*……”

    邱绪峰没说话,就持断了电话。

    夏想心情不太好,家族利益是利益,老百姓利益就不是利益了?本来医药的利润已经够高了,还联合县里欺诈年收入不过几千元的农民,有意思?有本事?还是觉得农民好欺负,可以白欺负,可以随意欺负?

    在杂乱的东西之间,有一个条幅被人扔到了地上,尽管上面被人踩得脏得不成样子,但依然可见几个大字:“但留**地,留与子孙耕!”

    是农民泣血的呐喊和无奈。

    邱绪峰不讲任何原则,认为家族势力的利益就不能被人有丝毫的侵犯,却不想想,如果不是侵占了更多别人的利益,怎么可能形成家族利益集团?

    保护自身的利益是正常之举,完全可以理解,但非法侵占别人的利益,还不让别人正当反抗,就是无耻而野蛮了。

    从邱绪峰在天泽中药上的做法,夏想初步领会到了家族势力恃强凌弱并且企图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嚣张的一面,也让他更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前路曲折而漫长,但他只有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坦途,需要足够的耐心和勇气,更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

    而且他也有底气,就天泽中药一事,邱家不会也不能拿他怎样,因为邱家理亏,而他占在的道义和正义的至高点,他也有后手随时迎接邱家的压力。

    就在夏想陪同督察组的同时,省政府调查组也来到了天泽。在和陈洁雯会面之后,只简短地在天泽停留了半个小时,就又下到了跑马县。

    跑马县,成为天泽市、燕省乃至京城的焦点。

    网上的新闻也在如火如荼地点燃,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常怨只好打电话请省委宣传部灭火,却受到了冷落。无奈之下只好再求助夏市长,夏市长却出乎他的意外说道:“要允许网民发表自*由的言*论,再说跑马县的事情也是事实,既然是事实,就不要怕露丑。”,常惄明白了,违规土地事件的大火恐怕是夏市长有意点燃的,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放火的人,还是原野。

    原野成为了火柴,上次他就躲在国外煽风点火,现在又如法炮制,就让常怨哭笑不得。让他痛恨的原野,竟然在夏市长的巧手拨动之下,成了众多事件的导火索,真是让人想象不到的讽刺。

    从某种意义上说,原野从出现在天泽的一刻起,就埋下了夏市长第三把火的伏笔!

    督察组和省政府调查组在跑马县呆了一天,就在一起开了一个碰头会,统一一下意见,好联合上报省政府。

    夏想和陈洁雯当天就返回了市里,继续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并且开始商讨市委对跑马县问题的处理意见。

    事情闹大了,必须要给省委和公众一个交待。

    陈洁雯还是想保卞有水和张和兴,在书*记办公会上,她当着夏想、吴明毅和徐鑫的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政府方面的失误,不能让书*记承担,不公平,也不合理。不但卞有水被蒙在鼓里,张和兴也不知情,都是副县长周寒江一手操作,联合天泽中药侵吞公款,中饱私囊。”,夏想知道,陈洁雯要过河拆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力保卞有水和张和兴,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不过夏想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只说走一步看一步,等省政府调查组的结论出来之后,市委再做决定也不迟。言外之意是说要看省里的态度了。

    陈洁雯想了想,也没再坚持,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为之过早,最后的处理结果,要看省调查和督察组的联合结论。

    一散会,夏想就回到了办公室,还没有坐定,就接到了付先锋的电话。

    “夏市长,火烧得很大,绪峰意见很大,向我发了半天牢骚,说你一点面子也不给。”,付先锋的语气轻松,夏想听了出来,他多少有点幸灾乐祸的口吻。

    “天泽中药如果是吴家的产业,火也会烧起来。对事不对人,再者说了,我也给出了足够的时间来善后,火提前点燃,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也正应了一句话,雪里埋不住人。”

    付先锋打来电话是什么意思,夏想懒得猜测,他只知道,在天泽中药的事件上,他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耶家不领情还要埋怨他的话,他无话可说,也不会去辩解。

    “天泽中药只是开始,整合钢铁资源的时候,才是见真章的时候。我刚刚也对绪峰说了,你表面上向家族势力靠拢了,实际上骨子里还是平民情怀。夏想,有时候我也挺佩服你的个人英雄主义的情结,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吴家对你宽容,但不会纵容,等吴家和你翻脸的时候,你的选择就不多了。如果吴家发话了,让所有的家族势力都不接受你,你的处境就危险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