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88章 后果自负

《官神》 第988章 后果自负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宋朝度点名的几家企业,都是家族势力的代表企业,用意很明显,就是要将火烧到家族势力的身上。(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火一起,宋朝度就掌握了主动权,就拥有了筹码,随后再抛出整合钢铁资源的议题,反对的声音再强烈,反对的势力再强大,也要先考虑清楚了后果再决定是不是要顽抗到底。因为如果借跑马县违规土地的声势,排查任何一家大型企业用地,都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帐。

    算不清就扯不完,就会被省里抓住不放,省里就掌握了主动权。

    违规土地是一个导火索,让宋朝度敏锐地发现了契入点,从而先声夺人,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政治无小事,事事都是筹码。宋省长的手段果然还和以前一样犀利,夏想也暗暗佩服。他还一直担心整合钢铁资源的时候,如何和陈洁雯周旋,如何应对来自吴家的巨大压力,还为杨剑提前点燃跑马县的违规土地问题而挠头过,没想到,宋省长站得高看得远,能借跑马县的小火,再加一把柴,随时准备再来一场东风,引发成一场大火。

    夏想长出一口气,整合钢铁资源的一场硬仗,已经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开头。

    省里的会议结束之后,还没有正式的指示精神传到天泽,督察组和调查组已经完成了工作,返回了京城和燕市。从督察组和调查组几乎不怎么和天泽市接触的做法就可以看出来,明显是对天泽市不信任的态度。

    陈洁雯很生气,夏想也无奈。

    杨剑仍然留在跑马县,约谈了天泽中药的负责人,要求天泽中药配合市政府的工作,主动交待问题。天泽中药方面却态度强硬”不但拒不认错,也不配合工作,说是天泽中药没有任何过错,他们从县政府买进了高价土地”也是受害方,并不知道跑马县政府出售的土地是违规土地,他们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他们还想和县政府算清帐,想讨回公道。

    天泽中药的态度让杨剑很生气,最后没有谈妥”只扔下一句“后果自负”就走了。

    督察组和调查组虽然已经撤离了跑马县,但联合调查组还在,因为何泽林的自杀事件还在调查之中,虽然没有什么进展。

    刘风声和历飞感觉很没面子,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发生了犯罪嫌疑人自杀事件,是他们的失职,历飞还好,毕竟刚来,可以以不熟悉工作为由,减少许多指责”但刘风声则不同了,他是主事者,是老纪委了,会被人说三道四不说,还有耳能会背一个处分。

    尤其是在皮不休对他恼羞成怒的情况之下。

    除非能查明事实真相,得出何泽林自杀的真*实原因。因为现在跑马县公安局已经开始流言四起”说是何局长之所以自杀,是被调查组逼迫的原因,因为有人要何局长咬张县长和卞书*记,何局长不肯,就被人逼供,何局长最后不堪忍受屈辱,自杀而死!

    流言肯定是有心人故意散播的,虽然是颠倒黑白,但确实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调查组顿时感到了不小的压力。原来县局许多人都非常配合调查,现在都态度大变,不如以前一样好说话了,而且还明显感受到了县局干警的敌意。

    也难怪,毕竟何泽林死得不明不白。

    原本进展顺利的调查”现在却突然陷入了困顿,刘风声十分懊恼。

    懊恼之余才清醒地认识到,政治斗争中,光有一腔正义是不行的,对手会有防不胜防的手段,甚至还有黑手,总之,办案他行,但政治斗争他还差了不少。

    现在就被人黑了,不上不下地卡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得要命。

    历飞也是很难堪,但他初来乍到,又双眼一抹黑,更无计可施,只好问计于夏想。本来不应该大事小事都麻烦领导,但何泽林的自杀让调查组非常被动,调查组几乎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夏想接到历飞的电话时,正在和杨剑谈话,就下一步的举措交换意见。杨剑的意见是,张和兴就地免职,追究刑事责任,违规土地肯定会有权钱交易。卞有水就地免职,开除党籍,免于刑事责任。

    对杨剑到提议夏想没发表什么意见,他能理解杨剑的出发点,想重拳出手为其他区县敲响警钟,但问题是,掌握人事大权的陈洁雯肯定不会同意。从几次陈洁雯都想力保卞有水就可以得出结论,恐怕此次事件,到张和兴为止。

    而且更不让夏想乐观的是,邱家说不定恼羞成怒之下也会插手,就是为了天泽中药也会出手保下卞有水和张和兴其中一人。基于官场上的一般规矩,肯定是要保书*记而丢掉县长了。

    “老杨,你有没有考虑过梅书*记知道之后的后果?”夏想没回答问题/反而突瓦地问了一句。

    杨剑脸色微微红了一下,他也知道督察局的事情肯定瞒不过夏市长,但夏市长不问的话,他就假装不知道好了,没想到夏市长还是当面问了出来,就让他微微感到尴尬,不得不正面回答:“总要有人出头,违规土地拖了太久了,再拖下去,不知道会坑害多少农民。管不了那么多了……”

    政治上的事情有时确实让人既痛心又无奈,夏想也清楚拖得越久对农民损害越大,但早早点火,也未必会达到一劳永逸的目的,所以他才拖了一段时间。不过,杨剑的话,还是给了他不小的触动。以前他觉得杨剑很官僚很圆滑,但在违规土地的事件之上,他又表现出了一个官员应有的良知和勇气。

    夏想最敬佩的就是勇往直前的人物,但也冷静地认识到,有时在政治上光有勇气和漏*点远远不够,就如前总*理,一个曾经被人称之为最热血最有豪言壮语的总*理,但也是近些年来执政时间最短的一任总*理。

    同流合污和孤胆英雄之间,有一个灰色的中间地带,就叫和光同尘。

    夏想点点头:“等省委的指示精神下来之后,就开会研究卞有水和张和兴的处分问题*……”

    杨剑微微有些失望,夏市长怎么没有了前进的勇气,难道仅仅是因为新来了一个战劲鹏?他还想多说什么,电话就响了,他就知道再多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就起身告辞了。

    夏想接听了历飞的电话。

    对于调查组在跑马县的困境,他早就心里有数了,又听了历飞的汇报之后,沉思片刻:“我让刘一九去帮帮手。”

    历飞一来就面临着一个严峻的考验,倒是对他下一步的成长十分有利,夏想也听了出来,历飞并没有懊恼,干劲十足。

    他对历飞还是很有信心的。

    正打算打电话给刘一九,徐子棋请示说:“夏市长,秘书长和刘局长来了*……”

    夏想笑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彭云枫和刘一九来得真是时候。

    彭云枫平常非常注意仪表,每次出现绝对都是头发一丝不乱,身上十分整洁,刘一九就不象样子了,头发乱蓬蓬,最少有一个月没理过发了,身上的衣服皱得不成样子,如果不是他一脸严肃的表情还有点威严,活脱脱就是一个匪军。

    “我都说过一九多少次了,就是不注意个人形象,真拿他没办法*……”彭云枫明知道夏想不在意一些细枝末节,但他细心惯了,还是替刘一九打了个掩护。

    刘一九却无所谓地摆摆手:“不用说这些没用的话,夏市长看人不看外表,看行动。”他倒是挺会自我辩解,又说,“跑马县的事情是该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了,夏市长,我这就去跑马县查清何泽林自杀的真相。何泽林这个人我了解,卢胜也了解。”

    刘一九特意指出卢胜,应该也是从卢胜口中又得到了什么新的线索。

    说到卢胜,夏想不免有些感慨。赖光明由英雄人物变成了狗熊人物,卢胜却无法从毒贩变回那个曾经令毒贩闻风丧胆的警*察,他最终还要以毒贩的身份被押送刑场。

    就算他的家人得到最好的照顾又能如何?卢胜永远改变不了毒贩的身份,他落到今天的下场,尽管让人痛心,但也和跑马县的官场风气不无关系。

    跑马县必须翻天,不翻天,就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卢胜!

    “何泽林的自杀,让调查组很被动,一九,你尽快去扭转不利的局面,将案子结了。”夏想没有多说,对于办案刘一九自有一套,他就不必外行指挥内行了。

    刘一九应了一声,说走就走,连个招呼也不和彭云枫打。

    彭云枫无奈地笑笑:“夏市长,原野已经飞回了京城,他以后怎么办?”

    “称怎么想的*……”夏想有意考彭云枫一考。

    “原野为人行事有点乖张,不适合呆在官场上,再说他和市委宣传部闹过不愉快,他留在市委,不太好…*……”彭云枫考虑问题确实周到,他现在差不多是夏想最信得过的亲信,“他还是留在京城比较好*……”

    领导问下属问题,下属不能将自己的想法说得太透了,不给领导留出余地,就成了你指挥领导了,彭云枫深得其中三味,话只说了一半。</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