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997章 台上要争吵,幕后更重要(第三更,求月票!)

《官神》 第997章 台上要争吵,幕后更重要(第三更,求月票!)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本来年纪最小,就得谦虚低调一点,不想早早发言,谁知于繁然敢当面顶撞,挑战宋朝度的权威,他心里就不大舒服。(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于繁然是吴家人,在吴家和宋朝度之间,夏想还是更倾向于宋朝度,在感情上也和宋朝度更近,因此,他必须站出来替宋朝度说话。

    “我觉得于市长的说法有点以偏概全了,去年燕省生铁、粗钢、钢材产量都突破1亿吨,自第一,燕省钢铁大省的地位毋庸置疑。但长期以来,燕省钢铁存在着产业集中度不高、布局不合理、产业竞争力不强、资源环境压力大等问题。全省钢铁企业达200多家,但除了秦钢和单钢集团外,其他企业规模都普遍较小,不能形成规模效益。”夏想一开口就以直接反驳于繁然打头阵,替宋朝度说话,不但立场鲜明,而且语气非常直接,就让在座众人吃了一惊。

    夏想见于繁然微微扬了扬眉毛,知道触动了他的底线,就又轻笑一声,继续说道:“算起来我们燕省有1亿多吨钢,占了全国粗钢产量的20%,大就应该有大的优势,就应该在资源上拥有话语权。如果1亿吨钢一致对外说话,那我们在资源、价格等方面的话语权应该是很厉害的!但是现在我们还不能发言,说话没人听,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就是我们还是太小,太分散,太各自为政,太小家气子!”

    一连串的质问语气咄咄逼人,夏想的话不但切中要害,而且还直接点出乎燕省钢铁业的困局,就让在座众人不仅仅是震惊了,而是对夏想暗暗佩服。

    夏想是最年轻的市长,但对燕省钢铁业现状的了解,一点也不比在座的每一个人差”就连高晋周也是暗暗惊奇,夏想不但对一些关键数据了如指掌,对现状的分析,也确实一语中的。

    “单城和秦钢是燕省的钢铁龙头产业,但因为产业集中率低,在国内的排名逐年下降”秦钢由第2退到第4,单城由第7被人一口气挤出前10名,长此以往,燕省的钢铁产业前景堪忧。同时,燕省的钢铁业还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危险,宝钢的介入,表面上联合,实际是吞并。市场就是这么残酷,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什么?吃泥*……”夏想继续侃侃而谈。

    “我们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两分地,都只看眼前利益,都想着地方政府的税收和GDP,但不要忘了,等单钢和秦钢在全国的名次再下降到一定程度,早晚会被人一口吞掉”到时候再想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就已经晚了。”夏想越说越激昂,“我们的1亿多吨钢,是靠大大小小主个厂搞起来的。现在,国内国外都盯着燕省的钢铁”虎视眈眈。

    如果我们仍然处在低水平运行,就很容易被大鱼吃掉!若干年后,如果这些钢都不再属于我们燕省,包括宋省长在内,包括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对后人没有办法交待”都是燕省的罪人!”

    夏想发言完毕,激荡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回响。为官一任,即使不能造福一方”也要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真成了燕省的罪人,作为燕省地市父母官,也亏对燕省人民的信任和重托。

    如果说于繁然的发言是对宋朝度权威的挑战,那么夏想的反驳就是当面对于繁然的打脸了,而且反击还非常犀利。

    于繁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夏想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他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不由摇头一笑。夏想还真不简单,果然是个人才。只是他难道不清楚整合全省钢铁资源,对吴家极其不利,他怎么能置吴家利益于不顾,和宋朝度保持一致?

    于繁然不解归不解,他的聪明之处在于不会多管闲事,对于夏想和吴家之间的复杂关系,不予评价,也不会插手,只完成他自己应做的一切就可以了,因此,在夏想反驳之后,他没有再发表看法,从表面上,他是被夏想辩驳得哑口无言了。

    其实夏想明白,于繁然是聪明人,他刚才已经说完了他的看法,已经给其他地市做出了表率,目的达到了,不必要的争论他不会多费。舌,主要也是他很清楚,真正的较量在幕后,不在台上。

    不过夏想也没有想到的一点是,于繁然对他很佩服,不愿意当众和他闹不愉快。

    随后,其他地市都纷纷表态,夏想的态度是:“天泽市委有一定的分岐,但天泽市一定会坚定地执行省政府的决定。”言外之意自然就是他会大力推动天钢积极迎接整合计划了。

    李丁山的表态和夏想一样,也证明了水恒市内部也有一定的分岐。

    随后,于繁然还是反对整合。虽然语气弱了许多,但态度很明确。

    章程市是谨慎乐观的态度。

    秦唐市坚决赞成。

    单城市也是坚决赞成。

    牛城市谨慎乐观。

    整体形势不容乐观,因为手繁然带了一个不好的头,让原来摇摆不定的牛城、章程两市,更加退后了一步。

    宋朝度倒没有什么表示,最后总结发言的时候,着重点了一句:“在召开会议之前,我已经约谈了秦钢和单钢的负责人,秦钢和单钢表示坚决拥有省政府的决定,为了迎接整合,已经弃始了内部的人事班子调整。省政府对于整合全省钢铁资源的决心是非常大的,哪里有阻力,就解决哪里,必要的时候,不惜动用一切手段,哪怕是通过人事上的调整来达到目的也在所不惜。”

    一句话说得所有人都心中压了一块石头,宋省长下的决心不可谓不大,话里透露的含义就是,哪家钢厂的领导不听话,就换掉。哪个地市的市长不听话,就敲打,甚至调整。

    因为一个整合钢铁资源的问题而调整一名市长的工作,在国内似乎还没有先例,但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宋省长铁碗如山,后来为了推进计划,真的生生将一名市长调离!

    虽然手腕有点过于强硬了,但联想到燕省的钢铁资源的整合任重而道远,而且历经波折,也在情理之中。熟知内情的人都清楚,燕省钢铁的整合由来已久,经过建国后的40年的发展,燕省所属的“七钢”曾在全国冶金行业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从1997年到2000年间,燕省省委、省政府曾三次提出组建包括秦钢、单钢、宣钢、天钢、牛钢、燕钢和水钢等在内的燕省钢铁集团,但都以搁浅告终。

    到了宋朝度任上,又面临着更大的困境和挑战,以宋朝度的性格和手腕,不强行通过整合,他就不是当年隐忍两年之久然后一举扳倒高成松的宋朝度!

    会后,夏想只和宋朝度简单会晤了半个小时,就和李丁山一起去看望子史老。

    史老比以前更苍老了,几乎走不动路了,幸好头脑还算清醒,一见夏想就喜笑颜开,拉着夏想的手说个没完。从冉前说到现在,又从现在说到以后,几乎无所不谈,无所不欢,回忆戎马生涯,展望夏想的前景,就差说出让夏想多帮帮李丁山的话。

    夏想暗暗感慨,史老老了,真的老了。

    以前,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内,史老算是顶天一样的人物。现在随着眼界的开阔,才知道如史老一样官至省委书*记,最后退下之后,还是一样凄凉如斯,当年的盛景不在,人走茶凉,满眼荒凉。

    史老远比不上老古,老古现在还依然有呼风唤雨的影响力,史老的话,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人放在心上了,他当然也清楚自己人情用尽,所以对李丁山数年原地踏步,很是焦虑。

    有一句话说,从生理上看,所谓幼稚,就是既憋不住尿又憋不住话。所谓不够成熟,就是只能憋得住尿,却憋不住话。所谓成熟,就是既憋得住尿,又憋得住话。所谓衰老,就是憋得住话,却憋不住尿一其实不对,夏想更想改成,所谓衰老,就是回到了幼稚的阶段,又憋不住尿,又憋不住话。

    人一老,话就多,就爱忆苦思甜,就爱古往今来地说个没完。不认老也不行,人往往在不知道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确实已经老了。

    夏想就耐心地陪史老说了半天的话。

    中午,就又陪史老吃了午饭。饭后,史老照旧要午休,夏想就告辞而去,他和成达才约好要见个面。绷的燕市,比天泽的温度高了不少,大街上已经可以见到不少爱美少女的长裙飘荡短裙飞舞,长发飘扬短发飞翔,各展风姿,各露大腿小腿,展现各自风情。

    成达本还住在燕市东南的别墅,他似乎是归隐一样,整天弄些huāhuā草草,其实谁都知道他不过假借huā草修身养性而已,他的心思,还在达才集团的大计之上。

    对于今天和成达才的见面,夏想期望很高,因为成达才还没有决定投资天泽,心中始终犹豫不定,可能还需要最后的一点火候。达才集团的投资,几乎决定到他的经济大计的成败!</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