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061章 错综复杂的第二局(第三更,求月票!)

《官神》 第1061章 错综复杂的第二局(第三更,求月票!)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第二局(第三更,求!)

    党政机关各部门中,有两个部门的头头最不能串门,一个是组织部,一个是纪委。

    组织部长不能串门,天下第一部,执掌天下官帽,到处串门,神秘性和权威就不复存在了。

    纪委书记不能串门,一串门,就会给别人的工作制造麻烦,增加不安定因素。

    有一个段子传说得活灵活现,虽然是编造的,但人人津津乐道,说是有一次市纪委要召开一次联席会议,邀请电视台来采访几位廉政模范,让新来的年轻人通知下面各局局长。年轻人初入官场,不懂官场语言的博大精深,说话又太粗,通知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纪委通知,请明天来纪委一趟”

    结果一句话就惹了大祸。

    当天晚上,国土局长开煤气自杀。工商局长连夜潜逃,飞往国外。公安局长以为是情妇出卖了他,将情妇杀死焚尸。反倒交通局长最镇静,写了一大堆检举揭发的材料,然后天一亮,平静地自首了。

    ……说起来是个笑话,听完之后,却是让人心酸,纪委要树立的廉政模范无一不是贪官,真是莫大的讽刺

    邵丁双腿打抖,差点站立不稳,颤抖地抽出一根烟,几次才点上,深吸了一口才问出了口:“请问,具体是什么事情?”他强作镇静,脑中飞快旋转,一点儿也想不出来哪里出了差错,因为他小恩小惠得了一些,但大钱没贪——不是不想贪,是手中没权,没人鸟他。

    黄林和刘旭对视一眼,他们见多了形形色色的贪官的嘴脸,邵丁就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们也习以为常了。刘旭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和邵市长核实几个基本情况。”

    一听对方还称呼他的官职,邵丁总算稳定了心神,知道应该问题不大了……

    邵丁跟随黄林和刘旭走进灰色的纪委楼时,陈海峰正坐在宋朝度的办公室,向宋省长汇报情况。

    “夏市长的办法已经奏效了,邵丁入围了。”入围一说是陈海峰的口头禅,是指上套了。

    宋朝度点点头,身子努力向后一仰:“海峰,你要多向夏想学学,不能总在秘书长的位置上打转,要有独挡一面的能力。”

    陈海峰以前在下面的地市当副市长,提到了省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已经有三年了,再干下去有两个选择,一是等宋朝度担任省委书记之后,他担任省委秘书长,进入常委会,完成从正厅到副省的跨越。二是外放到下面地市担任市委书记,再干一届,然后上副省。

    不管是哪一种,都要等上大概三年。

    “我就算了,跟在宋省长身边跑跑腿,出出力就行了,没大出息了。”陈海峰为人的最大优点就是喜欢自嘲,身为堂堂的省政府秘书长,总领省政府众多事务,他却逢人三分笑,没有一点架子,人缘极好。他虽然好说话,很少有板着脸的时候,但他的能力有目共睹,不少人跟他开玩笑归开玩笑,但在内里也敬佩他的为人和能力。

    都说,陈海峰如果稍微用点心,自律一点,下一步不管是升到省委秘书长还是常委副省长,都能扛得起来。

    宋朝度习惯了陈海峰说话的腔调,笑了笑,没有说话,心中在盘算着什么。陈海峰就立刻看出了宋省长的心思,想了一想,又说:“夏市长能掌握得了大局?他远在天泽,又只是市长……”

    “夏想……”宋朝度似乎思绪一下飘远了,想起了许多久远的往事,走神了片刻,“他在省政府的秘书长的位置上,或许不如你干得好,但在市长和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你可就比不了他。他的大局观,不比一些人差。”

    一些人有所特指,陈海峰有数了,但还是有所担忧:“夏市长毕竟太年轻了,万一有一个地方出现了纰漏,就坏了大事。”

    宋朝度却没有接话,而是跳了过去:“海峰,多想想你自己的事情,要是丁山能去中央党校中青班的话,你去水恒市呆上一段时间,也是一次机会。”

    从宋朝度办公室出来,陈海峰有点闷闷不乐。他知道刚才有一句话说错了,不该当着宋省长的面置疑夏想的能力,宋省长对夏想太护短了,就以他和宋省长的关系,说一句夏想的不足就不行,怪不得在中青班的问题上,宋省长不遗余力地也要保下夏想。

    但宋省长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下到地方上去,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想让他呆在身边了?但这样的想法又不能问出口,和领导关系再好,也有许多话必须闷在心里。领导就是领导,不是什么话都能当面说,不说,是你政治上成熟的表现,一说,就会惹领导不高兴。

    换了别人,还巴不得外放,陈海峰却就想走从政府秘书直接过渡到省委秘书长的路子,但显然可能性不大了,一有机会,宋省长就会把他安排下去了。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难道是……他一直铁定地以为宋省长在燕省肯定可以接任省委书记,宋省长留在燕省变成省委书记,才是他由省政府秘书长变成省委秘书长的最重要的先决条件,而现在宋省长未雨绸缪,难道是宋省长最终不会在燕省担任书记?

    有可能——不,是大有可能,否则以宋省长的大局观和长远打算,肯定会留他在身边。

    陈海峰忽然觉得有点沮丧,宋省长离开燕省,他确实需要自己独挡一面了……

    ……

    省纪委大楼,黄林办公室。

    刘旭给邵丁倒了一杯水,递到邵丁手中:“邵市长,最近在郎市的工作,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省纪委找人谈话,也是敲锣打鼓的手段,旁敲侧击或是从外围入手,等等,手法很多,邵丁就有点心里没底,他可没有应对纪委人员的经验,就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接过水一饮而尽。

    “困难肯定有,干工作哪里会没有困难。”邵丁还强作镇静笑了一笑,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具体有哪些困难,可不可以详细说一说。”刘旭态度不错,笑眯眯地问道。

    但黄林就不一样了,板着脸,坐在办公桌后面,手中拿着一份材料,翻得哗哗直响,一边翻,还一边不时地看邵丁几眼。

    邵丁就觉得后背发麻,头顶发凉,似乎黄林手中的材料就是他的黑材料一样。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惜的是,他确实做了亏心事。

    “就是日常工作中常见的一些困难,比如下面的执行不力了,群众意见大,等等……”邵丁倒是挺配合,主动列举了一些实例,说着说着,又心里有底了,因为他看了出来,黄林和刘旭应该没有掌握他的具体证据,可能会有一些捕风捉影的举报,现在是在唬他,他就又有了底气,“我是向谭副省长递交材料来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怕会耽误谭省长的宝贵时间。”

    搬出了谭国瑞压人,黄林和刘旭相视一笑,笑容中大有深意,黄林终于开口了:“谭省长正向范书记汇报工作,少说也要半个小时,邵市长不用急,我们还有一些情况想跟你核实一下。”

    邵丁心中顿时又打起了鼓,对方连谭省长现在做什么都清清楚楚,可见今天的事情,是特意针对他的精心安排难道说,让他前来省政府送材料,本身就是一个局?

    再联想到艾成文和安兴义突然走近,他意外被调整了分工,成了副市长之中分管工作最少的一个,明显受到了排挤和倾扎,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抬头一看,黄林和刘旭都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他,两人的笑容和眼神都大有内容,让人越看越心里没底,尽管邵丁也知道其实纪委的人,有时就爱故弄玄虚,能唬就唬,能诈就诈,但知道归知道,他还是心里七上八下,没办法,身上清清白白没有一点污点的话,谁也不会怕纪委人员含义丰富的笑容。

    ……半个小时后,邵丁一脸灰白地从黄林的办公室出来,外面的太阳很大,他感觉有点精神恍惚,阳光晒在身上,火辣辣地烫,他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去哪里。

    迎面走来一人,仔细一看,原来是陈海峰。一愣神的工夫,陈海峰已经来到了近前,他伸手和邵丁握手,说道:“邵丁同志,材料带来了?”

    邵丁有点失魂落魄,机械地点头:“带来了,秘书长……”

    陈海峰却和蔼地一笑,伸手拉了邵丁一把:“走,到我的办公室坐坐,正有话对你说。”

    邵丁如同木偶一样跟陈海峰走了,与此同时,谭国瑞还兴致勃勃地向范睿恒汇报工作。他今天的感觉十分良好,因为原定20分钟的汇报时间,延长到了半个小时了,范书记还没有要结束谈话的意思。

    领导愿意听你汇报工作,证明你的工作让领导满意了

    范睿恒确实对谭国瑞及时平息了下岗职工闹事问题十分欣慰,对谭国瑞的能力有了全新的认识,就耐着性子多听了一会儿,见姿态做足了,就想抬手看表,突然,电话响了。

    范睿恒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儿,脸色就越来越凝重,大有深意的目光看向了谭国瑞。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