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062章 真是巧妙的一着

《官神》 第1062章 真是巧妙的一着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1062章真是巧妙的一着

    谭国瑞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还没有意识到范睿恒已经脸色大变了。(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他正寻思下一步该如何安排工作重点时,忽然就听到范睿恒说了一句:“国瑞,就先这样,你先回去。”

    怎么了这是?谭国瑞才听出范书记的语气不对,抬头一看,范书记的脸色已经极差了。

    “范书记……”

    “没听到我说话?嗯”范睿恒忽然提高了声音,猛然将水杯往桌子上一放,由于用力过大,杯子里的水洒了一桌子。

    谭国瑞吓得一下站了起来,他来燕省时间不短了,还是第一次见范书记发这么大的火。他知道在现在的情形下说任何话都有可能引发更严重的后果,就只顾上说了一句:“那我先走了,不打扰范书记了。”

    范睿恒却连看也没有再看谭国瑞一眼,自顾自地站了起来,背着手站在了窗前,从背影看,还隐有怒气。

    范书记怎么就生了这么大的气?谭国瑞灰溜溜地走出书记办公室,心里一阵惶恐,不怕领导生气,就怕不知道领导为什么生气。而且看样子,气还生得和他有关,就更让他心中忐忑不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谭国瑞刚刚还兴奋莫名,一下就被浇了个透心凉。就如同站在海边欣赏无边美景,突然一个大浪打来,不但将他浑身上下打湿,还直接把他拍倒在了地上,那个难受劲儿就别提了。

    谭国瑞忽然就打了个激灵,难道范书记的怒火,和安兴义被纪委叫来谈话有关?

    谭国瑞只猜对了一半,范睿恒的怒火和安兴义的问题并没有直接关系,但却有间接关系,因为是一系列的事件综合起来,最后引发的结果。

    范睿恒实实在在地怒了,是在生谭国瑞的气。

    事情,还是和省属企业的改制有关。

    台湾的亚林公司是范睿恒的关系,当初范睿恒也是经人介绍认识了其董事长谢长海,后来经过深入接触,双方增进了了解,正好有一家省属公司破产重组,范睿恒一提,谢长海就有意兼并重组,就一拍即合达成了意向。

    后来亚林公司就和燕省省委省政府经过几番谈判,正式签定了协议,条件还算令双方满意,也是范睿恒最大的政绩之一。

    但外人并不知道的是,亚林公司在兼并重组的过程中,有许多猫腻和漏洞,国有资产流失、估算过低,等等,不过是题中应有之意,历来兼并重组之时,总有会肥了许多人,当然,大部分职工就成了牺牲品。

    亚林是一口大锅,里面炖着一锅肉汤,有无数双手在里面捞肉吃,其中有一双就是省委书记的手。别人拿了多少好处,范睿恒不清楚,也不想知道,他自己在其中得了大便宜,他心里有数得很。

    以前,范睿恒还洁身自好,不贪不要。只收礼品,不收钱财,但自从担任省委书记之后,他的心态就变了许多,因为省委书记是一省大员,是政治生涯的顶峰,再向上迈进一步,难如登天,现在不收,几年之后退下,岂不抱憾终身?

    再加上亚林的谢长海很会来事,深谙官场之道,几个回合之后,范睿恒就被拉下了水。

    但范睿恒也被蒙在鼓里,他并不知道的是,谢长海送给他的大礼,以及省委几个和亚林公司有沾染的领导的礼金,就是亚林公司准备发放给下岗职工的安抚金

    其实也不全怪谢长海,是亚林公司在燕省的全权负责人所做的手脚,但不管是谁的手脚,引发下岗职工闹事的根源竟然在自己身上,钱,都被省领导瓜分了事情要是传出去,范睿恒也不敢上街了,怕被工人骂十八辈祖宗。

    但钱拿都拿了,还能退回去不成?当然不能。官场上的事情向来是一不做二不休,做就做了,只要将事情完全捂住盖子就行了,他也清楚一点,这事抖不出去,国内政治气候不允许,谁也没有这个胆量

    是的,没人敢公开,也不会有人调查,事情永远不会见光,不会摆到台面上……但,还是可以拿到台下做幕后交易。

    要点还在于,宋朝度在亚林公司的问题上,是干净的,干净的人永远比不干净的人更可怕。这也就造就了宋朝度敢拿亚林公司说事,范睿恒就不敢。

    如果有一天他和宋朝度之间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之时,只要宋朝度将亚林的问题向中央一捅,他就立刻失分,还有可能被调离燕省,为宋朝度让路。

    隐患,天大的隐患

    这也是范睿恒在刚刚接到一个保密的电话之后大光其火的原因所在,因为他确确实实被谭国瑞气着了。

    本来谭国瑞顺利地解决了安抚金的问题,他还十分高兴,他并没有过问谭国瑞采取了什么手段解决了资金来源——他不想知道,就是在以后万一出现问题时,可以推卸责任,让谭国瑞当替罪羊,这也是书记的最大光环之一——也清楚肯定手段有点难以见光,也没什么,不过是约定俗成的规定,成了惯例了。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差点被人曝光

    都是谭国瑞惹的祸。

    接到电话之后范睿恒才知道谭国瑞动用了省医药公司的资金,省医药公司是利税大户,有钱得很,药品的高利润养肥了无数医药公司,按理说,谭国瑞的做法也无可厚非,吃大户是传统,谁让医药公司的利润高达百分之三百以上呢?

    问题不在于动用哪里的资金,都是国家的钱,不过是换换口袋而已,问题在于,省医药公司偏偏有一个会计多事,查清了帐目去向。而且她也正好认识亚林公司的财务总监,然后一碰头,一合计,就猜到了什么,事情就有了失控的迹象……

    其实就是一个会计一个财务总监,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起风浪,但很不巧的是,医药公司的会计英娜正是下岗职工代表刘见的妻子,刘见就不干了,非要嚷嚷着要将事情闹大,非要组织工人集体到京城上访。

    范睿恒不勃然大怒才怪。

    因为亚林公司的帐目不能公开,一公开,就成了他脸上的黑点,就成了别人攻击他的口实,就授人以柄,尤其是在和宋朝度搭班子的情况之下,更不能掉以轻心,弄不好就会突然接到一纸调令,将他调离燕省。

    归根结底,都是谭国瑞办事不牢靠,谭国瑞动哪里的钱不好,偏偏去动医药公司的钱,医药公司的钱动就动了,却又被人发觉了,还被一个小小的会计拿捏住了把柄,真是蠢到家了。

    范睿恒越想越上火,幸好打来的电话的人告诉他,事情已经初步控制住了,不会失控,但他还是不太放心,多大的一个地雷,踩上了没响真是万幸,但现在只是按下去了,还得时刻按下,稍不留神就说不定又响了。

    这事倒不会让他翻船,亚林公司的帐目就算再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是不是能查到别的常委头上,他不管,他只担心的是,这事该如何收场。到了他这个级别,基本上经济和生活作风问题都打不倒他了,但身上有污点,就容易随时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省部级高官落马的数量,有逐年增多的趋势,人在官场,谁也不敢说自己脚下的冰层就不会突然裂开,都是如履薄冰。

    范睿恒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几口。照理说他应该不会如此失态,但因为多年政治斗争形成的敏感和警惕性,他一下就能猜到整个事件的背后,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暗中推波助澜,是宋朝度还是夏想?他甚至不用猜就得出结论,肯定又是宋朝度暗示,夏想暗中下手的一次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

    事情有明显的针对性,借他之手,对付谭国瑞,压制谭国瑞跃跃欲试的过头的举动,让谭国瑞在燕省安分守己,不要制造事端。

    长长出了一口气,范睿恒心中又气又怒,从精妙的布局来看,肯定是宋朝度从大处着眼,让夏想从小处落脚,因为亚林公司的内情,夏想肯定不会知道。

    省委里面,在亚林公司的大锅里,最干净的两个人就是宋朝度和谭国瑞。宋朝度干净,所以他能置身事外,谭国瑞干净,所以他被人下了套。

    谭国瑞并不知道安抚金的去向,就一头钻了进去,拆东墙补西墙去了,结果西墙和东墙之间有联系,就两处透风了。

    真是巧妙的一局,如果谭国瑞也向亚林伸了手,也许就会采用别的办法了,但谭国瑞的干净反而成了他差点拉自己下水的前提,不得不说是活生生的讽刺。

    事情必须压下去,范睿恒掐了烟头,拿起了电话:“朝度,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他亲自打开宋朝度,就要给宋朝度一个面子,摆出的是诚心解决问题的姿态,相信宋朝度能充分领会他的意图。

    但范睿恒也清楚,政治人物要面子,但更要利益,他也知道宋朝度想要的是什么……

    就在范睿恒和宋朝度第一次面对面地坦诚利害关系之时,就在省委的局势突然笼罩在一团迷雾之中之际,天泽市的局势,也出现了令人措手不及的变化。

    PS:月底了,兄弟们,速度支持官神,不胜感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