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081章 后宋朝度时代

《官神》 第1081章 后宋朝度时代

下载: 官神TXT下载


    陈洁雯离任的时候,夏想率领天泽市委全体领导班班子,以及、政协的主要负责人,列队欢送。(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陈洁雯紧握夏想的手,无限感慨:“一年多来,和夏市长搭班子是我从政以来最愉快的一段经历,夏市长幽默风趣,才智过人,政治上过硬,经济上精通,确实是难得的人才。我还很想继续和夏市长搭班子,共同建设好天泽,不过还是必须要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夏想听过就算,因为陈洁雯说的不是反话,就是在说别人,反正不是说他,还最愉快的一段经历?也亏她说得出口。不过接班人物都要另当别论,他也就笑着,一脸惋惜地说道:“太可惜了,陈书记说走就走了,我也想多聆听陈书记的教诲,在陈书记的指导下工作,才心里踏实,才不会犯错误。”

    裴一风强忍住笑,夏市长第一句话就跟念追悼词差不多,说走就走了?怎么听怎么别扭。

    陈洁雯皱皱眉,又一想,或许是她多心了,就又挤出一丝笑容,客气几句,又和众人一一握手。说是握手,其实就是蜻蜓点水式的点点头,说实话,她对天泽市委没有一丝留恋,对在场的主要党政领导,几乎全部没有了好印象。

    尤其是对裴一风、徐鑫两人,连笑都欠奉一下,只一握手就立刻松开,一脸严肃。

    陈洁雯的汽车消失在远处,当场所有送行的人似乎都从心底长出了一口气,好象是无需交流的共识——陈书记总算走了。

    是呀,陈洁雯总算离开天泽了,她在天泽前后四五年的时间,天泽经济止步不前,在全省的***一直不变——是不变,从倒数第一一直坚持在倒数第一,也不容易。

    都以为陈洁雯一走,刘会人就即刻走马上任,不想到出了乌龙,刘会人意外病倒了,而且还病得不轻,需要住院治疗。省委决定,夏想同志暂时主持天泽市党政工作。

    半个月后,全省的人事调整都落下了帷幕,由此带来的动荡和硝烟,也渐渐尘埃散去。至于新调整的班子以后的磨合,就是各个市委书记的问题了,省委自然不用再过多的操心。

    省委的注意力就立刻落到了宋朝度走后的省长空缺上来。燕省进入了后宋朝度时代,梅升平、高晋周、李言弘、谭国瑞都开始了活动,毕竟是一省之长的宝座,谁不垂涎三尺?一生之中,没有几次坐地扶正的机会,机会一旦错过,也许永不再来。

    就连一向镇静的梅升平和李言弘,也都坐不住了,和京城电话不断,还不时回京城打听。高晋周也不甘示弱,他一直在政府班子打磨了五六年,从普通副省长到常委副省长,再到常务副省长,在燕省走了很漫长的一段道路,很不容易。

    但不容易不一定就花落头上,必须要关系到人情到才行。高晋周知道,他和李言弘同为吴家人,但受吴老爷子的器重程度不同,相比之下,李言弘更得赏识。最后家族支持李言弘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虽然说要服从大局,以家族利益为重,但事关个人重大前途之时,该努力争取的,也不能放松。

    梅升平也是如此,他在燕省的年头也不断了,此次如果能顺利担任省长,也是为梅家大大争气了。以前他还抱着将燕省当成跳板的想法,没想到从组织部长到副书记,在燕省呆了四五年有余了,也有了感情,如果继续在燕省担任省长,也方便随时回京活动。

    梅家,也全部动员起来。

    谭国瑞虽然在上次和宋朝度的较量中失利,但现在也觉得机会来了,也是抓紧活动,三天两头向京城跑。

    一时之间,燕省省委人心浮动,人人如临大敌。

    本来以前梅升平和李言弘关系就不好,现在因为两人都视对方为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以前见面还打招呼,现在见面只是微一点头,然后两人就都目不斜视地擦肩而过。

    就连高晋周和李言弘之间,见面之时也多了一层隔阂。官场中人,平常关系再好,一旦到了争取一个关键位置的时候,就都成了对手,而且还是你死我活的对手。当然,最后尘埃落定之后,又会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之上。

    这就是官场中人的两面人生。

    燕省省委,风声雨声猜测声,声声入耳。

    ……

    夏想虽然也关心省委的人事变动,但一来和他的层次相差太远,二来他最关心的只是宋朝度的去向,对于谁接任省长并不放在心上,因为操心也没有用,但宋朝度在此事上一直守口如瓶,他肯定不会多嘴去问。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他现在忙得很,一人身兼两职。

    刘会人到底会不会做人还不好说,但他的病生得还真是时候,让范睿恒脸上大感无光,因为刘会人动了一个不小的手术,至少要到10月以后才能出院。也就是说,夏想至少要一人身兼两职两个多月!

    差不多全省都在看笑话,刘会人可是范睿恒最出人意料的提名,结果刘会人给他来了一出出人意料的大病,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夏想确实忙得要命,党政两摊子一手抓,还真不是一个人能干得了的事情,幸好有陈天宇全力帮他,再有吴明毅也一心辅佐,他还算勉强应付得过来。

    本来在谁争夺省长宝座的事情上,夏想决定置身事外,一点也不插手,但还是摆脱不了人情的纠缠,高晋周几次来电话请他坐一坐——不是以常务副省长的身份,而是以老朋友的身份。夏想还真不好推辞,他知道高晋周的用意,是看重他和吴老爷子之间的关系,让他美言几句。

    后来高晋周搬出了高老,夏想无奈只好答应在京城见面。

    面,倒是见了,也和高老相谈甚欢。席间,谁也没提燕省的局势,但都是心照不宣。夏想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有些话能说,有些话却是万万不能说。他和吴老爷子之间关系是一直不错,就是因为他不多事,不贪心,从来没有向吴家索求过什么。如果他提出不该提的要求,说出不该说的话,以外人的身份插手吴家的内部事务,就是不懂事了。

    吴老爷子或许不会说他什么,但吴才洋也好,甚至吴才江也好,都会对他有不好的看法,认定他游走于家族势力之间,有不良企图。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很少主动和他联系的李言弘,也意外在他和高晋周会面的几天后打电话给他,提出在京城见面。

    夏想就知道,一个省长之位,让吴家的两大干将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最终夏想还是和李言弘见了一面,也是把酒言欢,但都没有谈及正事。有时候无声胜有声,彼此之间要的就是一种默契,而且以李言弘的级别,说出请求夏想帮忙的话,他也不可能说得出口,夏想也承受不起。

    就在燕省的局势还没有明朗之前——省长调动是大事,几个月甚至半年才下来结果也很正常——国内出现了几次重要的人事变动,再次吸引了中外媒体的目光。

    9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委员、下江市委书记关远曲卸任下江市委书记,担任中央党校校长。消息一经公布,国内外媒体一片惊呼,尤其是国外媒体,更是连篇累牍地报道关远曲的生平和简介,直呼关远曲为下一代接班人,然后又大量分析当前的**领导人的序列和排名,以及整体的政局走向。

    相比之下,夏想表现得十分平静,因为他已经早先一步知道了结果。不过历史还是出现了一定的偏差,关远曲提前了一个多月卸任了下江市委书记,莫非是哪个环节出现了变故?

    果然,仅仅一周之后,中央再次宣布,吴才洋兼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职务,不再兼任中央宣传部部长职务!

    夏想吃惊不小!

    中组部和中宣部两大部长虽然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但显然中组部更显赫,执掌天下官帽,非总书记信任之人不得担任,难道说,吴才洋深得总书记信任?因为根据惯例,中组部部长都是晋升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前站。

    吴家,不愧为家族势力之首,吴才洋有望成为九巨头之一。

    国内政局风云变幻,都是在为即将在10月召开的政治预演。夏想很清楚,最后一任的总书记,正在全面布局,安排大规模的人事调整。

    但燕省的局势,还暂时不见动静,估计宋朝度的调整,要到以后了。

    转眼到了国庆,国庆期间,范铮结婚,夏想出席了婚礼,并且和严小时联合送了范铮一份大礼。范睿恒对夏想的到来很是高兴,握着夏想的手,说了不少勉励的话。范铮也热情地和夏想寒喧,说是如果夏想没结婚,说什么也要让他当他的伴郎,让严小时当伴娘。

    范铮先是拉着夏想的手介绍新娘给他认识,新娘是一位很文静的姑娘,中将的女儿,很端庄,和范铮还算般配。然后范铮又拉着夏想来到一个房间,介绍另外一个人和他认识。

    此人45岁左右,头顶微秃,戴深度近视眼镜,一看就是老学究的形象。不等范铮开口,夏想就立刻猜到了眼前的人是谁……</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