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086章 意想不到的转机

《官神》 第1086章 意想不到的转机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参加中央党校的短期培训的消息,还是给天泽市委带来了不少的震动,因为都知道培训结束之时,就是夏市长离开天泽之际。

    夏想尽管也知道他将会离开天泽,但却没有想到在调离之前,还有一出短期培训的预演,他事先也没有听到了一点风声,打了电话给梅升平才知道,原来是中组部的临时决定。

    夏想明白了,是吴才洋的手笔。

    现在关于他的去向应该还没有完全敲定,省委或某些方面,还在试探和接触中,他此去中央党校,或许预示着新的转机。

    平心而论,他一是不想离开燕省,二是不想前往部委,他最想在市委书记的舞台上,破茧成蝶,完成自己仕途之中最重要的一次历练。不过现在看来,也许困难重重。

    也确实是南到郑盛,北到古秋实,或通过某种渠道,或亲自和他面谈,向他释放了某种信息,可以看成是团系的一次捂手。再加上吴才洋的相约,他离开天泽,确实选择众多。但却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众多去处之中,也没有一个最满意的位置。

    夏想甚至还想过,有可能会调他回燕市担任副书记,但突然收到了中央党校的通知,他就知道,回燕市的可能性极低了。到中央党校培训应该是吴才洋的手笔,但中央党校校长是关远曲,对于能前往中央党校参加短期培训,他心中还是充满了期待。

    至少有机会和关远曲进一步接触了。

    乍一看,夏想离开天泽,选择不少,机会众多,似乎前程似锦,其实不然,因为选择虽多,但一步迈出就无路回头了,必须谨慎再谨慎。

    事关站队大计”裤导不察,更要坚定立场。

    虽说他现在是国内政坛上正在冉冉升起的一颗政治新星,各方势力都有意将他拉入自己的阵营,但夏想现在还必须恪守本份,紧跟关键一人的冉步宋朝度。

    因为和他关系最近的宋朝度,在他的去向的问题上”一直保持了沉默,也没有向他提出让他前往吉江省任职,再加上宋朝度临走之前的蓄意安排,夏想就明白,他将往何处,宋书记心中有数。

    宋朝度是他最坚定的后台,在他升至副部级之前,还要紧跟宋朝度的步伐。主要是夏想也非常看好宋朝度的前景,虽说宋朝度比不上关远曲未来接班人的显赫,也比不上古秋实隔代接班人的远大”但夏想很清楚地认识到,在他最需要援手最需要有人在身后力挺之时,吴才洋或许会袖手旁观,关远曲或许不会替他说话,古秋实也许是中立的立场,只有宋朝度会坚定不移地支持他。

    至少目前在他看来”能不遗余力为他出头的,也唯有宋朝度一人而已。

    当然,岳父不算。岳父虽然也贵为省长,但在官场谋略和心计上,显然还差了宋朝度一筹,也没有宋朝度走得更远。另外,关键时候,陈风也会为他出头,但他和陈风之间,达不到和宋朝度之间的默契和配合。

    宋朝度在离开燕省之前,对他离开天泽之后的去向”已经埋下了伏笔……就在夏想收拾行囊准备前往中央党校参加短期培训之时,省委之中,关于他的去向”正在热烈的讨论之中。

    省委书记办公会上,范睿恒、孙习民、梅升平、马霄和王鹏飞”五人相对而坐,就夏想下一步的工作安排进行讨论。

    范睿恒首先肯定了夏想的工作,指出省委省政府对夏想的工作是肯定的,夏想同志是一位优秀的干部,在天泽市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大量的成绩,省委对他的工作是肯定的,是满意的。

    “夏想同志的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同志们都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出来。夏想的能力和为人,你们都都十分熟悉了,就不用我多说了。”范睿恒为夏想盖了一个大帽子,但并没有指出具体方向。

    马霄就说:“中组部安排夏想同志前往中央党校进行一个月的短期培训,同时提出有意调夏想到中组部,我还没有答复,只说省委要研究一下。我的个人看法是,夏想同志如果能去中组部锻炼一段时间,对他本人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孙习民意味深长地看马霄一眼,似乎是怪罪马霄提前插话,他慢条斯理地说道:“夏想同志是一个人才,是燕省的人才,就应该留在燕省。不过现在燕省各地市都没有空缺,不好安排,去中组部……我也觉得很有利于夏想同志下一步的成长。”

    梅升平很是吃惊地看了一眼孙习民去中组部是吴才洋的主意,孙习民并非家族势力的一系,他怎么向着吴才洋说话?

    或许是因为梅升平和孙习民竞争过省长之位的缘故,又因为梅升平是众多竞争者中实力最强的一位,孙习民对梅升平或多或少有点敌意,梅升平也能察觉出来。

    “我还是侧重让夏想留在燕省。”梅升平倒不是故意和到习民唱反对意见,而是他在燕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有可能会在半年之后回京,就让他在回京之前,最后再扶夏想一程好了,“夏想参加培训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说不定哪里就空出了位置。”

    孙习民玩味地看了梅升平一眼,笑了:“梅书记的话,太玄妙了。我们**人,讲究的是实事求是,不是等机遇碰机会。万一到时候没有空缺,夏想同志再回到天泽当市长?不是成了笑话了。”

    “一个月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梅升平象是回答孙习民的话,又象是自言自语,反正他好象对着空气说,就让孙习民很不自在。孙习民是省长不假,比梅升平官高一级,理应有更大的发言权。其实不尽热,官场之上的发言权并非全由职务和级别决定,还和你的人脉、姿历和关系是不是深厚有关。孙习民初来燕省,根基不稳”上有范睿恒的牵制,中有梅升平的敌视,下有高晋周和谭国瑞的不配合,可谓举步维艰。

    梅升平的举动,明显是对他的轻视,他就隐隐有了怒意,不过一想不能在书记办公会上太失态了,就强调了一句:“还是不要打无把握之仗了,早早定下夏想同志下一步的工作,也是对他负责。”

    一直没有发言的王鹏飞轻轻咳嗽了一声:“夏想同志再留在天泽显然不合适了,也不利于刘会人同志开展工作。梅书记的建议其实很中肯,不如再等等,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王鹏飞也是和稀泥的态度,更让孙习民十分不满,他还再说几句什么,不料范睿恒竟然也是同样的意见:“那就再放放。”

    讨论人事问题时,最忌讳就是书记说出“再放放”三个字,一般说放放,基本上就是黄了。但于此次关于夏想的工作安排又有所不同,是确实没有达成共识,或许范睿恒心中自有计较,只是见时机没有成熟,没有提出来而已。

    会后,范睿恒回到办公室,打出了一个电话。

    说了大概有三分钟的样子,他放下了电话,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会儿,又拨出了一个电话。响了几声之后,电话通了,里面赫然传来了宋崭度的声音。

    “朝度,京城方面暂时没有动静。”范睿恒和宋朝度说话,客气了许多,是呀,现在宋朝度和他平起平坐了,而且以后的路也许比他更宽广,他必须给予宋朝度足够的尊重。

    宋朝度的声音听起来还和以前没有两样,只不过语速比以前稍微慢了一些:“夏想刚去中央党校,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范睿恒微一沉吟:“压力不小呀,夏想现在很抢手,有不少方面前想要人……”

    “就劳范书记多费心了,我不在燕省,夏想还得在你的手上当兵。这么好的一个兵,你也不想让他被别人抢走,是燕省的损失,也是范书记的损失。”宋朝度不动声色地回应,又停顿了片刻,还是点了题,“杨表理在下面的工作,省委还是比较满意的。”

    杨表理是范睿恒的亲信,现在在吉江省一个地级市任市长。

    放下宋朝度的电话,范睿恒心中有所不解,燕省各地市都已经调整完毕,哪里会出现人事变动?他是省委书记都不掌握省内的动向,莫非真有什么突发事件发生?

    范睿恒站起身来,俯身去浇办公室的君子兰。

    君子兰是宋朝度走后留给他的,他非常喜爱,因为宋朝度很会养花,君子兰长势喜人。

    说实话,他也不想夏想离开燕省,宋朝度一走,孙习民和他之间的配合不太好,许多矛盾现在还藏在水下,他正需要团结大多数的时候,夏想和他之间又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因此他对于孙习民几次有意拉拢夏想的举动,很是不满。

    但转机在哪里?

    半个月后,果然有不大不小的意外发生、中组部忽然通知燕省省委,经中央研究决定,拟调艾成文为农业部副部长,请燕省省委配合办理相关交接手续。!……!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