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120章 全新局面,格局将变

《官神》 第1120章 全新局面,格局将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步凡知道医生后面这几句话是表示并不是自己怕死,而是不愿做一些无用功。(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步凡点了点头,道“不过我觉得还是再仔细检查一下为好,这些病毒在病人生前不表现出来,但是病人死后身体各个组织的相继死去,病毒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我们仔细检查一下,说不定可以发现些什么。”

    “肯定会再见的!”步凡笑着转身上了大巴,大巴走的时候,镇上的人都来送行,那场面又是让步凡一阵血热,感觉自己就算死这里了都值。

    开完会,步凡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徐戊悄悄跟了进来,“步凡,我有个想法要和你说说。”

    步凡把种子紧紧攥在手心,心里暗暗祈祷这次一定要成功,就往陈云鹏的病床前跨了几步。

    “你要注意这几个地方的检查,脑部、骨髓以及五脏,我一直怀疑病毒是病人自己身体地某个器官生产出来地。”步凡又赶紧吩咐了几句。

    “步凡,我找到了,找到了。”说话的正是那个去检验尸体的医生,虽然还穿着厚厚的防护,无法看清他现在的表情,步凡还是能感觉到他的兴奋。

    步凡正想得乱七八糟的时候,陈云鹏追上了步凡,“步凡,这次谢谢你了,我可是欠你一条人命。”

    专家组通过复制病毒的方法复制出了大量的这种成分,终于达到了一支注射用疫苗的剂量,现在就是找一个病人来做临床试验,看到底有没有效果。

    接下来的几天,专家组的研究进展飞速,虽然他们没能搞清楚种子的成分到底有哪些,但是却成功地从种子中提取出了抑制病毒的成分,并且成功地配制出培养了这种成分地培养液。在培养液中通过观察,专家们发现这些抑制病毒的成分,碰见病毒可以迅速杀死病毒,病毒越多,这些成分就迅速复制繁衍自身,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在数量上和病毒达到一致。

    “我已经给大家汇报了这个情况,他们现在正在化验这些异变的骨髓,看来你说地没错,病毒极有可能就是由骨髓生产出来的。”医生再次激动起来,“现在我们找到了抑制病毒的东西,又找到了病变的部位,这样治疗起来就有针对性了。真是太好了,步凡你简直就是天才啊,我太崇拜你了。”

    “这样吧,你去忙你的试验去,检查病人的尸体的事就交给我吧。”步凡呵呵笑道。

    专家组回来一番讨论,决定选择一名早先因为抢救病人而受了感染地护士来试针,这护士此时已经命悬一线了,就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好了。何况如果针真的有效,那这护士享受这个特权也是完全有资格的。

    兴奋过后,众人开始围在一起商量,希望弄出一个运作方案,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个发现、把这颗种子转换为解除疫情的钥匙。

    “恩,不错。”步凡点了点头,说道:“疫区的老百姓确实不容易啊,我可是深有体会,这事我看可以,谢谢你的这个建议,我马上安排人去办。”

    “这”医生有点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决定。

    专家组的这些人虽然都很年轻,但是都是医学界的青年才俊。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可以独当一面地。一番简单讨论过后,众人就研究出一个行动方案,有人负责分析种子的化学成分,有人负责分析药性,有人负责做融合试验,有人负责生物培养。

    步凡放下手里的药材,仔细琢磨了一遍,想起了香囊里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东西自己忘了拿出来了。步凡拿起放在墙角桌子上的香囊,一把拆开,从里面找出了那颗种子。

    步凡没着急着伸出自己地手,道:“你还要向镇上所有死去的人忏悔。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代人受过,但是镇上的乡亲们却是最无辜的。而我们则是在尽一个医生应该尽的责任。”

    “呵呵,有空去江城的话肯定会找你的。”陈云鹏笑了笑,和步凡一握手,“那就祝你一路平安,再见!”

    步凡一喜。道:“我就知道,肯定有问题。”

    步凡此时也在揣摩着少将,还是老原因,他想不通军方怎么和宫城家扯上了关系,军方为什么要隐瞒真相,是为了给自己掩盖,还是为宫城家掩盖,这一切都是谜。步凡决定出去后去一趟J国,一定要调查清楚此事,如果是军方和宫城家勾结起来做一些伤天害理地事,自己指定不会罢休的。

    章荣光和徐蓉抢过报纸一看,才知道步凡是去排除疫情去了,都对步凡不事先告诉自己而一阵埋怨。步凡有苦不能说,只好一个劲赔罪。

    “现在疫区虽然解除了疫情,但是肯定会短时间内缺少不少医疗器材,我想我们基金应该以慰问疫区人民的名义援助他们一部分医疗器材。”徐戊赶紧说出自己的想法,“疫区的人民肯定受了不少苦,不容易啊。”

    那医生深吸了口气,道:“我按照你说的,去检查了一遍病人地尸体,果然发现了一些问题,病人死后骨髓发生异变,颜色变黑,而且成沙粒壮。”

    很快,医生把步凡要的东西都拿了过来,专家组的其他医生听说这事后也都赶了过来,这让这间小小的隔离病房显得十分拥挤。

    医生露出一副羞赧的神色。低声道:“这病传染性太强了,当时曾有医生检验过尸体。结果就被传染上了,从那以后病人地尸体我们都不做存放和检查,直接火化。”

    步凡兴奋地来回走了几步,终于确定就是这个种子起了作用,他右拳一握。回头激动地说道:“YES!就是它了!”

    少将也来了,大家这是第一次看见将军的真面目,少将大概四十多岁,一股沉练之气。他走到骨灰盒前,脱掉军帽,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带了军帽后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门外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枪声,是士兵们为这些牺牲的医生送行。

    步凡也不再犹豫,赶紧行动起来,拿着各种药材来回试验,想要找出到底是什么抑制了病毒的发作。旁边的医生负责纪录,大家都在期待地看着,希望能看到一个好的结果。

    “怕啥,大不了和你一样,被隔离起来嘛。”那医生下定了决心,也就放开了,哈哈笑着。

    步凡就这么踱了两个多小时,听力超常的他听见了大家疯狂地叫喊声,步凡紧紧地攥着拳头,激动得乱挥舞,他知道一定是针起了作用。

    “你说的对,我应该向他们忏悔。”少将嘴角一抽搐,面有愧色,但是伸出地手却没有收回。

    步凡又躺在床上想着自己今后如何能在医学上再有突破的问题,想着想着竟然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步凡是被急促地脚步声给惊醒地,一睁开眼就听“咣当”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少将一眼就认出了步凡。过来向步凡伸出了手:“谢谢你!”

    给护士注射了疫苗之后,注射的位置是一个可以让骨髓吸收的部位,然后大家就在焦急地等待着结果,心里都期盼着奇迹的发生。步凡不能走出房门,又开始了在房里的踱步,每次踱到门口时,他都会趴在窗户上向外面张望一下,恨不得一脚把门踢开,去现场看看情况,最后又忍住了,自己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左右最终的结局的和自己去不去并没有关系。

    步凡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笑道:“先不要太高兴。找到了方向,不一定就能走得通,后面的就看你们的了,我是帮不什么忙了,研究方面你们是专家。”

    明确自己地分工后,大家都开始忙了起来。此时这里的实验室大概是世界上效率最高的地方了吧。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种子已经在试验室里辗转于多人之手,完全消失了它原有的物理形态,变成了一堆数据和一些化学符号。

    步凡一走进公司的会议室,迎接他的是徐戊的一张笑脸,“步凡,你可回来,我从报纸上都看到了,你真了不起。”

    “这个倒没有。”医生回答了步凡的问题。

    医生说完就冲过来双臂抱住了步凡,要不是有面罩挡着,估计他就直接亲到了步凡的脸上。

    医生说完一阵吼吼,又风一般地跑没影了。步凡笑呵呵地看着他消失地方向。现在找到了病变部位。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也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件心事。小小地满足了一把自己的虚荣心,至少自己在专家组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步凡让其他的医生拿来了他们这几天排查检验的一些报告,开始对照着研究了起来。该检查的和不该检查的现在都做了检查,不过都没有发现问题,这不禁让步凡有些迷惑,既然什么都正常,那人怎么会病倒,而且还是如此高的致死率。

    专家组在选择谁的问题上难住了,针目前只有一支,但是病人却有上千,而且谁也不敢保证这针就管用,现在病人都是昏迷着,想征求病人意见也没有办法。

    众人摇了摇头,心里的希望再次破灭,看来刚才的情况只是凑巧而已。

    “说吧,呵呵。”步凡笑道。

    不过令人失望的是,香囊里的材料总共才五六样,步凡挨个拿着试了一遍,陈云鹏都没有反应。步凡又把药材组合一遍,把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药材混合在一起去试,结果却还是一样。

    旁边医生深深一吸气。把眼泪收了收,道:“陈医生,你等着,我们现在就开工,很快就会有第二支,第三支疫苗出来的。”

    步凡也紧紧抱着那个医生,对他说道:“别哭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家了。我们该大声地笑,呵呵。”

    将军又朝所有的医生鞠躬,大家都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只有步凡面色坦然地接受了将军的鞠躬。

    步凡乖乖地表现了几天,才求得张华大赦,准许他出家门。

    所有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医生在医院里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悼念会,在牺牲在这里了的几位医护人员地骨灰盒前默哀了几分钟。谁也没有说话,相信在疫区的这段经历大家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步凡此时有些郁闷,自己以前目光有些过于狭窄了,只局限于古老的中医,在疫情肆虐的时候自己一点忙也帮不上,反而要靠更为科学一些地西医。看来自己以后也得关注一下西医。自己的医术要想再有突破恐怕要着落在西医上了。

    “有机会一定去,我还没见过嫂子呢。”步凡笑了笑,也把自己的地址和电话留给了陈云鹏,“也欢迎你到江城来玩,你可是我来这里后最为亲近的朋友。”

    大家哗一下全围了上来,都想看看步凡手中拿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果然,没一会,上次那个医生就冲了进来,跳起来一下抱住步凡,怎么也不肯松手,嘴里一个劲喊着:“成功了,成功了,疫情可以控制了。”

    医生使劲锤了步凡一拳:“你都给我们铺好了路,如果我们再不整出点东西来,我们这几十个人以后也就不用做医生了。好了,我去工作了,我现在是干劲十足啊。”

    事情报到军方之后,少将微一思索,就做出了决定:“非常事,非常对待,不用考虑那么多,究竟选择谁来试这一针,由你们专家组自己决定,出了事情由我来负责好了。”

    “你是个谜啊!”少将叹了口气。

    半个月后,专家组的专用大巴再次开进了小镇,今天专家组地人就要离开这里了。疫情现在已经完全解除了,所有的人不用再穿厚厚地防护了,镇上的人也都已经注射了疫苗,只有少数几个病重的病人还在医院里休养几天。陈云鹏几个不是专家组的本地医生,还要负责留守到最后几个病人康复后才能离开。

    步凡赶紧从床上爬起,迎了过去。“你不要着急,慢慢说。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少将奇怪地看着步凡的背影,他实在想不通,步凡究竟是个什么人,专家组的专家对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的医术都是敬佩有加,这少年的胆识自己也见识过,至于功夫,虽然自己不知道这少年功夫有多深,但是能一脚在两寸后的铁板上踹出个脚印地人指定不会简单。再者就是这少年地背景,司令给自己来电话了,只是说这少年是上面指派来的,肯定不会有问题,等疫情解除后就放行。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环节。我们怎么能漏掉了不去检查呢?”

    步凡看看门口守着的几个士兵,苦笑了一下,“那你要注意一点。”

    陈云鹏又开始痛苦地在床上颤抖起来了,步凡看着有些不忍,走过去帮他继续逼毒。

    良久。那个医生才放开了步凡。步凡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到陈云鹏的身边,“陈哥,我就说阎王不能收我们吧,这下你可以放心了,你马上就能回家去看嫂子了,哈哈。”

    “你?你现在是被隔离对象,你哪都不能去,还是我去看吧。”那医生一咬牙说道。

    “哎~”,步凡叹了口气,他又用真气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这个病毒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生产出来的。反正现在被关在这个屋子里出不去。步凡索性又开始琢磨起这个问题。

    “知道了,那我去了。”医生说完就走了出去。

    步凡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是哭了,没有谁此时还能不激动。步凡也不例外,他地眼角也有些湿润。谁说见惯了生死地医生都是铁石心肠,步凡就不这么认为,至少能来到疫区,并且顶住了压力坚持到现在地医生都是真正的英雄。

    众人先是奇怪步凡这些动作,紧接着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当步凡靠近陈云鹏的时候,陈云鹏果然安静了下来,不再那么痛苦地抖动了。奇迹就这么发生在了大家的眼前。

    步凡收回思绪,笑道:“我可不敢贪功,应该说你欠了大家一条命,不过也有人欠了你一条命啊,呵呵。”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是我出去后的联系电话和我家的地址,有空一定要来我家玩。”陈云鹏递上一张纸片。

    步凡扫了扫徐戊递上来的报纸,上面只是一笔带过,说在边陲小镇发生了小范围的传染病,卫生部及时发现并派专家过去,已经完全控制并解除了疫情。

    步凡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呆在家里乖乖地陪父母,自己一个多月不着家,又联系不上,步天生夫妇两担心了好久,把步凡关在家里不让出去了。

    步凡这才伸出自己的手,和少将的手握在了一起,“希望这话是你的真心话。”,说完,步凡松开了手,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想到死,步凡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地事情,他按铃叫来了那个一直负责排查的医生。“我想起一个问题,病人的尸体我们有没有作过检查?”

    “但是,我们做好了病人生前每一天的纪录,病人直到死去的一刻,身体各个部位的检测结果都很正常,再检查尸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医生又急忙补充了几句。

    “这是我好几年前偶然采集到地东西,我只知道它有解毒防毒的作用,没想到今天它还真的派上了用场。”!~!</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