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139章 一脚踩空,不明内情

《官神》 第1139章 一脚踩空,不明内情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一个是张光辉,另一人是高新产业园区管委会党组〖书〗记。(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副主任肖贵波。

    消息传到秦唐,顿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因为肖贵波任〖书〗记方进江提拔的人,早在艾成文时代就已经被人遗忘,被判了政治死刑,怎么突然间就翻身把歌唱了?

    太意外了,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没听说肖贵波和夏〖书〗记有来往,更没有听说肖贵波搭上章市长的线,他怎么就突然成了一匹黑马?

    而且还黑得让人震惊,黑得干脆利落,直接挤掉了王长远!

    由此带来的另一个重大的难题是,被拿掉了财政局长的王长远,突然一脚踩空,难道就此断绝了政治生命?

    然而就在当天,不少人都注意到了《燕省日报》上一篇并不起眼的文章,是关于如何更好地开展财政工作的阐述,文章不长,不到一千字,豆腐块一样放在最不显著的位置,不仔细翻还真翻不到。

    不过秦唐市委许多人都看到了这篇文章,因为文章的署名是王长远。

    一般而言,在省报上发表文章,如果不是重大表彰,就是要提拔的前奏,有人迷糊了,王长远到底要被安排到哪里?有人看出了端倪,差不多猜到了王长远的去向,就明白了其实王长远落选提名,早就有人布置好了前后手。

    章国伟得知结果之后,勃然大怒,立刻提出要召开紧急会议再次讨论副厅人选提名事宜,却被告知,省委常委会已经讨论通过,成了定局,无法更改了,他直气得七窍生烟差点打人骂娘!

    但打人骂娘不能解决问题,问题在于,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或者说是谁在幕后操纵了整个过程?显然,肯定省里有一只巨手在拨动秦唐的局势,在常委会上提出反对意见的几人,都是有人授意为之。

    联想到先前放出风声是孙省长有意染指副厅提名,难道是孙省长的前后手?章国伟在办公室中转来转去,坐立不安在接到王长远的电话之后,更是怒火上升,因为王长远虽然话里没有透露出埋怨之意,但流露出的失落和难受还是让章国伟难以心安。

    王长远是他最欣赏的亲信之一,正是听信了他的话,再落到现在的悬空的下场!

    让他情何以堪!

    而且秦唐上下差不多都在看他的笑话,因为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成了笑柄。

    真是孙省长的手笔?有没有夏想参预在内?

    章国伟心中愤恨难平,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怒气冲冲地敲开了范进的门。

    范进正在接电话见章国伟进来,点头示意,还继续讲话。其实平常范进也是如此,也算不上失礼,今天章国伟却总觉得范进有意冷落他,是在嘲弄他刚刚遭遇的重大失利他就轻哼一声:“范〖书〗记又向省领导汇报工作?你这里成了秦唐市委和省委的热线了。”

    范进听出了章国伟的嘲讽之意,就对电话说了一句:“好了,就先这样了。”然后就一脸笑容挂断了电话,“章市长,你听我打电话的口气是和省领导通话吗?”

    章国伟被范进一呛,一下噎住了,他也是气糊涂了,刚才范进通话时明明是哼,亨哈哈的口气,一听就知道是下属向他汇报工作……

    “范〖书〗记,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有些事情还是摆到明面上好。”章国伟揭过不提刚才的尴尬,含蓄地提到了副厅提名的问题。

    范进装傻:“章市长,公事当然要摆到明面上我这人做事情向来公私分明。”

    “范〖书〗记,你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省里的决定我怎么能知道得清楚,我又不是省领导。”

    “王长远同志工作能力有,作风也有……”

    “还是太年轻了一点,压不了重担。”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如同打哑谜一样,其实都心里清楚是在围绕着王长远的落选在过招,章国伟追问,范进否认。章国伟是在问范进是不是和省领导里应外合,故意反对提名,范进矢口否认,摆出的是大公无私、行事磊落的姿态。

    章国井见问不出所以然来,最好只好悻悻而去,范进还很有礼貌地送到门口。但范进越客气,他心里就越有气,越认定是范进在背后下的黑手。

    反而对夏想的怀疑降到了最低。

    想了一想,章国伟还是又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想就王长远的下一步安排碰个头。

    “夏〖书〗记,事情怎么会这样,这不是闪了王长远同志了吗?”章国伟一上来就一脸义愤加无奈地说道,“省里怎么能出尔反尔,让市委的权威哪里放?长远同志的工作怎么安排?省里这么做,会寒了人心。

    其实各个地市和省里都多少有矛盾,要政策倾斜,要项目倾斜,要资金扶植,等等,省里照顾不过来,不可能平均主义,下面地市对省里就有所不满也是常事,坐在一起议论省里的政策也不算什么,没有省领导会因为哪个地市的一二把手坐在一起说过省里的坏话,就会真正生气。但夏想作为〖书〗记,还是要适当控制一些议论舁里是非的〖言〗论,而且副厅提名的前后手,虽然他不是幕后主使,但也清楚幕后的所有过程,他也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就更有必要制止章国伟的不满。

    “国伟,省里的决定肯定有省里的考虑,我们不满意也没有办法,上级领导的出发点是大局利益,不会只照顾我们的想法,就不要说没用的话了。”夏想语气平和,让章国伟看不透他在此事之上的立场。

    其实一开始孙省长想挤掉的是张光辉,因为张光辉没什么后台,挤掉他,不容易让人说闲话。但事有凑巧,范进不知何故在上会前前来打探夏想的口风,而且也透露出张光辉并不合适的意思,夏想就知道,范进选择了向孙省长站队。

    夏想并不想拿下张光辉,但话又说回来,他对王长远的印象也是一般,因为在王长远主持财政局工作期间,秦唐的许多财政拨款都由章国伟一言而决,有时该照顾的没有照顾到,不该照顾的,却屡屡照顾,弄得许多好单位富可流油,一些差单位连一些办公桌椅都自己修补才能使用。好与差,全在和章国伟、王长远关系远近而定。

    幸好还有一点,王长远对教育经费的拨款还算爽快,很少卡,才让夏想对他多少有了一点好的观感。但综合比较下来,让张光辉上,还是更符合他的用人之道。张光辉工作勤恳,为人老实,属于最踏实肯干的类型,他能提拔上去,也为许多埋头苦干的基层干部树立了典型。

    范进的表态,恐怕也有孙省长的暗示在内,夏想就顺着他的话向下说了几句,然后又话题一转,说到了孙省长也非常关心秦唐的副厅人选提名,前天晚上还特意打来电话过问了此事。特意强调了晚上的时间,就是要让范进产生误判,认为孙省长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夏想的计策奏效了,范进果然误以为夏想更领会孙省长的意图,就不免多说子几句。

    说着说着,夏想忽然说了一句:“其实长远同志对财政工作很有心得,他以前还发表过一些如何做好财政工作的文章,听说很受省财政厅的赏识?长远同志算是一个学者型的领导,能继续在财政系统工作,才更能发挥他的个人才能。”

    范进就以为夏想的话是孙省长的意思,是想排挤掉王长远而不是张光辉,从夏想办公室回来,他就打出了几个电话,最后就布置好了前后手。

    结果事情就演变成了常委会上的情形。

    夏想并不知道范进有没有亲自向孙习民汇报工作,总之最后一系列的动作表明,孙习民对于拿掉王长远还是张光辉,并没有倾向,只要拿掉一人为他的提名腾出位置即可。至于最后孙省长如何让省委组织部定下肖贵波的提名,就不是夏想所要操心的问题了,他只需要居中轻巧地将球一带,让范进去射门就可以了。拿下王长远,让位肖贵波,有一举两得的好处,一是卖了孙习民一个人情,没有得罪堂堂的省长。二是让章国伟一脚踩空,摔了一个大大的跟头。不让章国伟摔个跟头,夏想难消心头之恨,因为他心里清楚,牛林广的挑衅,周鸣宏的挑战,都有章国伟的影子在内。章国伟最难以对付之处在于,他始终躲在幕后,遥控别人,从不出面,他总是要保持光辉的正面形象,最是让人防不胜防。

    甚至连小葵事件的背后,说不定也有章国伟的谋算在内。因为马匀是刘杰晖的女婿,据说马匀也和章国伟私交甚厚,听章国伟的话更甚于刘杰晖。

    夏想更半楚的是,章国伟在市委利用周鸣宏、鼓动范进,再加上掌控了组织部,三管齐下正面对他形成有效的牵制,在背后,操纵牛林广、利用诸葛霸道,再拿吕振洋当马前卒,对他带来侧面的挤压,所想达到的效果就是从正反两面让他在秦唐无法立足!

    夏想不出手还击,难道还要坐以待毙?拿下王长远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他还有更大的惊喜要送给章国伟。</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