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142章 小题大做,有所动作

《官神》 第1142章 小题大做,有所动作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1142章小题大做,有所动作

    夏想本来一直没有将孟天元**案放在心上,到了孟天元这个层次,不应该再因为女人的问题而翻船,而且他也听孟天元说过,周鸣雅告他**无非是图他的家产。(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能用钱摆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但却没有想到,周鸣雅不依不饶,到区局立了案,区局经过一系列的前期工作,初步掌握了确凿证据,上报到了市局,因为符合程序,黄得益也不好硬压下来,就想拖上一拖,不料常务副局长高启宾直接绕过他就上报到了检察院,要求对孟天元提请逮捕

    黄得益生气也没有办法,高启宾是章国伟的亲信,他在市局的威望极高,经常不听他的指挥,而且此案看似普通,其实牵涉到几方面的力量,一是常务副市长周鸣宏,一是市长章国伟。

    黄得益心里清楚的是,孟天元个人资产超10亿,是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孟天元和周鸣雅谈恋爱的过程他不太清楚,但周鸣雅最初和孟天元认识,却是由章国伟介绍的。

    孟天元主要做铁矿石和煤炭生意,和李友国的生意互补,也有合作,但最近他上马的几个项目和金刚的公司业务有了冲突,抢走了金刚不少客户,金刚找孟天元理论几次,要求孟天元收手,转做别的生意,孟天元当然不同意了,有钱不赚岂非王八蛋,凭什么你能干别人就不能干?

    结果孟天元就得罪了金刚,再加上孟天元最近和李友国走得很近,金刚刚刚因为金光和李年闹矛盾的事情而和李友国结怨,就认为李友国鼓动孟天元,故意和他作对,就对孟天元恨之入骨。

    前一段时间周鸣雅只是放出风声,要告孟天元,孟天元也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周鸣雅只是虚张声势,没想到周鸣雅动了真格。

    孟天元也清楚,他的生意触动了金刚的利益,也就触动了周鸣宏的利益。黄得益更清楚,周鸣宏对金刚的支持,不遗余力,而且周鸣宏和金刚之间的关系之密切,外人难以想象。

    更严重的是,金刚和牛林广关系也非常不错。

    一起案子,牵涉到的是多方利害关系,确实让人十分头疼。由此也证明案子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案子之外的较量,又是另一起政治事件。

    但孟天元是市政协常委,在逮捕之前,必须要先免去政协常委、委员的资格,检察院就向市政协协调,希望市政协配合工作,却被市政协一口拒绝,说是孟天元人品端正,和周鸣雅是正常的恋爱关系,不存在**一说,政协要求公安机关重新审理此案,还孟天元一个清白。

    市政协不是人大,对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没有约束力,但向来不管是检察机关还是公安机关,都会尊重政协的意见,毕竟政协的一帮老同志,都是当年在位的显赫人物,都有自己的关系网,而且说白了,一些头面人物最终也要到政协、人大去养老,留下一线也好相见。

    但检察院此次却没有给政协面子,政协不撤销孟天元的委员资格,他们也批准了逮捕,随后市局第一时间对孟天元实施了逮捕

    孟天元是黄得益的朋友,而且还是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他和孟天元之间的关系,莫说高启宾清楚,就是检察机关和法院,谁也是心里有数。秦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高启宾仗着后台强硬不给他面子也就算了,检察机关也一点不给他面子,还连政协也敢得罪,真是气粗。

    要是人大出面,检察机关还敢这么牛气?要是孟天元是人大代表,在没有罢免人大代表的资格之前,检察机关敢批准逮捕?就连公安办案也要对人大代表礼敬三分,轻易连手铐都不敢上。

    黄得益感觉颜面大失,来向夏想汇报工作,也坦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就是要给夏书记一个参考,要让夏书记清楚方方面面的环节,省得一不小心踩上了哪个地雷,就成了他的过错了。

    当然黄得益也有更深层次的想法,就是期望夏书记能出面向检察机关施压,至少也要让别的势力感受到压力,不能让他们太嚣张了。

    什么**?简直是胡说八道,一男一女在一起谈恋爱,谈着谈着上了床,过一段时间又闹矛盾了,女的要分手费,一开口就是一半财产,**,没结婚就想分一半,你的身子也太金贵了就是一线明星也不值这么多钱。孟天元的一半财产就是5个亿,某女为一个豪门生了几个儿子,最后的分手费用也没有这么高,周鸣雅还真把自己当仙女了?

    黄得益骂归骂,但也知道现在事情非常棘手,如果夏书记不出面的话,孟天元可能要玩完,架不住一群人眼红他的财产,想分而食之。

    夏想听了,沉默了片刻,就问了一句:“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是不是充足?”

    黄得益答道:“无非是周鸣雅的内裤,还有她身上的伤痕。”

    “这个说明不了问题。”夏想想了一想,“时间也有点长了,不应该作为证据采纳。”

    “是的,周鸣雅和孟天元分手都三个月了,不过最麻烦的是有一盘录相带……”

    “嗯?”夏想一脸疑问,“什么情况?”

    “上面的画面是孟天元绑住了周鸣雅,周鸣雅强烈反抗,但孟天元还是撕下了她的衣服,然后就……”黄得益无奈地摇了摇头,“周鸣雅说是**,孟天元却说是两人在玩情趣,从画面上可看不出周鸣雅是假装还是真在反抗……我就不明白了,现在怎么都爱拍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孟天元说是当时是周鸣雅强烈要求拍摄的,说是以后留作纪念,结果就成了**的证据。”

    夏想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一些变态的爱好,某些艺人的嘴脸也不会大白于公众面前,某些清纯玉女还可以继续假装清纯下去,只可惜一次硬盘泄露事情,让公众一夜之间看到了明星的另一面,也让许多所谓的偶像轰然倒塌成为下作的代名词。

    玩自*是好是坏,先不做评价,但从孟天元的事件上显然可得出结论,周鸣雅颇有心机,估计早在认识孟天元之初,就已经精心在设计棋局了。

    所以说,在玩某方面自*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因为一旦情人间反目成仇,后果很严重,以后也不乏类似的事件出现,比如著名的野兽门。

    “我让子棋打电话问一下具体情况。”夏想知道想要收服手下,就必须在关键时候,能给别人信心和依靠,黄得益此来找他,是想让他出面周旋一下,少说也要化解一下检察机关的强势对黄得益带来的负面影响。

    黄得益控制不了市局局面,对他来说也不是好事。

    黄得益见夏书记发了话,也就不再多说什么。领导怎么做,领导心中有数,他只需要含蓄地表达出意思就可以了,如果再提醒让领导怎么去做,就僭越了,也会让领导心中不喜。

    黄得益走后,夏想就吩咐徐子棋打电话给检察院,就孟天元事件表示关注。徐子棋出面最恰当不过,市委书记的秘书,代表的就是书记的态度,但又不是书记亲自出面,就又有了缓冲,表明书记没有直接插手司法。

    徐子棋的电话直接打到了市检察院办公室——直接打给检察长,他没资格,也显得夏书记太张扬了。打给副检察长,他又没有熟人,同时又名不正言不顺,打给办公室正合适。

    徐子棋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基本上事事都不需要夏想暗示了,他差不多只听吩咐就能领会夏书记的意图了。

    徐子棋在外面打电话,夏想坐在办公室,想事情。

    一件小事,非要有人故意放大,是借整治孟天元向他示威?还是只是单纯地想弄倒孟天元,贪图孟天元的财产?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能容忍陷害企业家的恶**件的发生

    不知何故,夏想就是相信孟天元没有**周鸣雅。现在的男女谈恋爱,女人比以前开放和主动了许多,甚至还有女人推倒男人的事情,一个稍微有点本事的男人,不管是用花言巧语还是用钱砸,都能让女人乖乖地脱衣服上床,还用费事**?

    **女人是最没本事的男人才做的蠢事。

    再说以孟天元的身份和身家,弄几个女明星上床也并非难事,还值得**周鸣雅?再说周鸣雅夏想也见过一面,不能说不漂亮,但绝对不是天仙美女,连肖佳的一半妩媚都没有

    最后一点,就算孟天元鬼迷心窍非要**自己的女朋友,也犯不着一边办坏事一边录象。好吧,就算他有变态的爱好,也不会笨到录象被周鸣雅拿走当证据的地步

    种种迹象表明,孟天元案件是一起精心策划的组织有预谋的人为事件,剑锋所指之处,明是孟天元,实为黄得益,再借打击黄得益的威望,对他形成有效的威慑。

    必须反击了……夏想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环节,正想拿起电话打出几个关键的电话,电话却突兀地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夏想就知道,是市检察院的来电。

    反应挺快,就看检察院方面的态度如何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