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195章 启动问责,变化莫测

《官神》 第1195章 启动问责,变化莫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1195章启动问责,变化莫测

    随后,国务院立刻启动了特别重大安全故事问责程序,就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问题,进行研究。

    在总理的建议下,政治局召开了会议,就燕省特别重大安全事故的处理意见,进行讨论。国务院提交的责任认定是,安县县委县政府负有主要的领导责任,燕市市委市政府也负有一定的责任,燕省省委省政府也有监管不力,隐瞒不报的过责。

    建议对省长孙习民警告处分。

    吴才洋却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燕省省委省政府也要负起主要领导责任,建议免去孙习民燕省省长的职务

    吴才洋气势十足,他的话一经抛出,就在政治局会议上立刻引起了不小的议论之声。

    吴才洋是家族势力的领军人物,他的话,基本上会有不少家族势力的政治局委员附和。果然,他话音一落,随后就有四五人表示赞成。

    委员长反对罢免孙习民。

    总理也是反对意见。

    总书记没有表态。

    关远曲的态度不太明朗。

    第一次会议,没有达成共识。但都看了出来,吴才洋的态度十分坚决,相信还会继续推动罢免孙习民的提议。

    谁都清楚的一点是,孙习民得罪了吴才洋,尽管有人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得罪了吴才洋,但都看了出来,反正吴才洋是铁了心要抓住此事不放,不会轻易罢手。

    吴家一怒,虽说不至于风云变色,也会掀起不小的风浪。

    何况孙习民确实有问题被人抓住了把柄……

    燕省,省长办公室。

    孙习民似乎一下苍老了许多,颓然坐在椅子上。他已经第一时间听到了政治局的会议动向,对于吴才洋提出的对他的免职提议,虽在意料之中,也是备受打击。

    难道是因为夏想?

    孙习民自认和吴才洋没有什么过节,来往也不多,平常关系虽不密切,但也说得过去,不算是太敌对的一方,怎么吴才洋就抓住此事不放,非要堵死他的仕途?

    在官场上,毁人前途就杀人性命没什么两样。

    孙习民对吴才洋恨之入骨,但也只能无奈叹息,他现在身上全是脏水,洗都洗不掉,也不能怪吴才洋非要落井下石,还是自身不够硬。

    但问题是,谁能想到会意外出现重大的安全事故?

    再想到到安县视察之时山水路突然山体滑坡,堵住了去路之事,他心里就更堵了。由此再联想到安县是夏想曾经担任常务副县长之地,山水路又是夏想修建的公路,莫非夏想真是他命中的克星?

    好好的,当时为什么鬼迷心窍非要视察什么山水路?燕省之大,哪里不好视察,哪里没有风景,偏偏当时就想到了安县,想到了山水路,难道下意识里,还是有夏想的因素在内?

    孙习民追悔莫及。

    但人生之事,后悔却是无用,事后诸葛都会,却无法弥补弥天大错。

    一步错,步步错,或者从一开始有意拉拢夏想就是迈出的第一个错步,然后拉拢不成,就转为疏远和打压,然后就有视察安县,然后就被趋炎附势的安县党政领导及时领会领导意图,扩建山水路。

    其实不管是不是承认,孙习民也知道在骨子里还是对安县扩建山水路的举动很是受用,所以才会十分关心工程的资金,也亲自过问了此事。

    当时的热心,现在都成了他的麻烦

    孙习民摇摇头,官运不济,没有办法,不能怨天尤人,只能怪自己,用一句难听的话来形容就是,倒霉催的。

    一条山水路,当年成就了夏想的名声,不成想,竟然成了他的滑铁卢。他和夏想之间,就这么格格不入?

    秘书刘程在外面轻声请示:“孙省长,谭省长来了。”

    事故生之后,燕省的一干主要党政领导,都对他敬而远之,好象他是瘟神一样,就让他心中大为愠怒,他还没有倒台

    燕省官员,怎么都如此势利?

    他未必就过不了这一关

    孙习民甚至不无愤慨地想,等他过关之后,再重新收拾河山,再重新树立威望,一定要让小瞧他的人,都付出代价。

    再等他在燕省当上了省委书记,以前对他敬而远之之人,个个都要对他高看三分。

    没想到政治局的风声传出之后,第一个前来向他示好的竟然是谭国瑞,就让他微微感慨,人心不古,国瑞,才是一个好人。

    政治局会议虽然第一个回合没有结果,但哪个省委常委的背后没有政治局委员的支持?因此,消息已经在内部流传了,不过毕竟都是高层次的干部了,谁也不会说,更不会表露出来。

    但所有人都对他冷落,他也看了出来,就让他对燕省的一干人,没有了好印象。

    谭国瑞迈着安稳的步子走了进来,语气很平和,态度很端正:“孙省长,安县的事故处理方案,我初步拟定了一个章程,请您过目。”

    在国务院没有正式得出处理意见之前,燕省也必须做出样子,对相关责任人拿出处理意见。

    谭国瑞表面上镇静从容,其实内心也有不安和恐慌,事情闹得太大了。而且他甚至有不祥的预感,说不定还会连累他的前途。

    他心里说不怨恨孙习民那是假的,如果不是孙习民去视察山水路,也不会突重大安全事故。燕省又不是西省,没有大型煤矿,以前也没有生过特大安全事故。你说好好的,孙习省一上任就生了3oo多人死亡的大事,不是倒霉催的又能是什么?

    不过谭国瑞随即又敏锐地意识到,万一孙习民受到牵连被中央免职,燕省省长宝座易人,说不定他有机会一步迈进,接任省长一职

    如此一想,谭国瑞再看孙习民时,目光就有所不同了,不再是敬畏和尊敬,而是有点怜悯和嘲弄了。

    孙习民没有意识到谭国瑞的目光已经起了变化,简单地看了一眼谭国瑞的汇报材料,也没有表什么看法,就说:“先放我这里吧,等有时间再研究一下。”其实他也清楚,在中央没有对省委领导的责任认定出来之前,省里不会先处理下面的相关责任人。

    谭国瑞点点头,转身要走,孙习民又叫住了他:“国瑞,等一下,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口气是前所未有的客气。

    若是以前,谭国瑞巴不得和孙习民多坐坐,以便交流感情,增加了解,但现在,却不愿意多停留一分,以免和孙习民走得过近,惹祸上身。

    但又不得不停下脚步:“孙省长还有什么指示精神?”

    “不是指示,就是随便说说话。”孙习民摆出了是随意聊天的姿态,还从办公桌后面绕过来,坐在沙上,以示亲近,“对于目前你手头的工作,有没有什么想法?”

    一般而言,领导问你对工作有没有什么想法,多半是提拔的征兆。但孙习民显然不够格提拔谭国瑞,不过他还是有足够的权力将一些重大项目指派给谭国瑞负责。

    重大项目既出政绩,又有好处,因此,省长的权力还是很大的,尤其是对副省长来说。

    谭国瑞却没有一点欣喜的想法,但又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就说:“谢谢孙省长的关心,对目前手中的一摊儿事务,还算满意。”

    孙习民一听就知道谭国瑞没有继续深入交谈的兴趣,不由眼神一闪,摆手说道:“好吧国瑞,就好好做好本职工作。”

    谭国瑞一走,孙习民一下觉得周围一片凄凉,原以为谭国瑞还会和他走近一些,至少也让他得到一些慰藉,没想到,最后他竟然成了孤家寡人。

    偌大的燕省,除了他的秘书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亲信,失败,天大的失败。

    对,还有一个彭勇。不过在彭勇被封为口出狂言的秘书长之后,孙习民就大概知道,彭勇的政治生涯,走到头了。

    想了半晌,他还是拿起电话,打给了委员长。

    “委员长,我向您诚恳地认错。事情太突然了,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习民呀,你也别太自责,你才到燕省多久?事情怎么能怪你?”委员长的声音听上去很淳和,也很笃定,“不要着急,继续安心工作,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也就是吴才洋提了一提,我不点头,总理不点头,总书记不点头,你就下不来。”

    孙习民是一省之长,不是副省长,政治局会议之上,必须要几个巨头点头才行。甚至不夸张地说,先在几个巨头之间达成了共识,才会上政治局正式讨论,最后形成决议。

    因此,孙习民的省长宝座想被人拿掉,也不容易。

    委员长的话给孙习民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

    然而孙习民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委员长通话的同时,吴才洋召集了四大家族的主要力量,举行了一次小型会议,就推动罢免孙习民的提议,进行了闭门交谈。最后一致达成共识,吴家带头,梅家、邱家和付家同时响应,力争一举拿掉孙习民。

    京城的局势,陡然紧张起来。

    而距离京城不到2oo公里的秦唐,也正在经历一次前所未有的冲击和磨擦。

    Ps:百倍诚心,千般辛苦,万分努力,只问一句,各位喜欢官神支持老何的兄弟,可得一两张否?</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